������������������

  • 芬兰:“万家劳教所”幸存者在联合国作证

    吕适平女士向分管"酷刑折磨"问题的官员描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酷刑:电击、绑吊、体罚、长期关禁闭、坐铁椅子、毒打、谩骂、高分贝的噪音折磨、野蛮灌食、受冻和禁止上厕所等等。由于在中国长达八年的受迫害经历,她至今无法从恐惧的阴影中走出来。即使在今天自由的环境中,一有人敲门她就感到紧张。
  • 爱尔兰:我对这场残酷迫害的见证

    1999年7月21日,我听到江XX政权将法轮功列为非法组织,禁止人们信仰真、善、忍法理时,我想要告诉政府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所以我就去中央政府的上访办公室向当局讲法轮功真象。在往信访办的路上,到处都是身穿制服和便衣的警察,所有警察都是全副武装。时不时地,他们还会拦下路人问他们:是否修炼法轮功?回答「是」的人会被粗暴地拖进等候在一旁的警用车厢内。接着一群警察便会冲出来用警棍和脚对那人毒打一顿。
  • 俄罗斯:一段难忘的经历

    在我们周围有数不清的家庭为了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为了坚持我们的信仰,不放弃给我们带来美好幸福的法轮大法,我们只得离家出走。经朋友帮助于2002年1月26日来到了俄罗斯。当我看到这里的人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公园里炼功,不会受到任何干扰,感动得直想落泪。
  • 英国学员的证词:中国领事馆迫害旅英中医师

    对于中领馆向其老板施压一事,赵女士表示,“我没有作错什么。我是一名中医师,向病人介绍法轮功是很自然的事。法轮功使人身心健康,效果显著是众所周知的。我自己修炼多年,受益良多。”她继续说, “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了4年。在工作中提及法轮功-这样的事若发生在中国,毫无疑问,我会失去工作
  • 欧洲学员的见证:中国政府挥霍大量钱财迫害法轮功

    我粗略地算了一下,在这四个星期里,他们至少出动了21名便衣警察,5辆警车,若干辆出租车。我们在家或在亲戚家,警车就停在门口。出门还有出租车临时跟踪。到农村时,警车去了两辆,搞得全村人都很紧张。每到外省或其他城市都有新一轮便衣特务接替。全国上上下下形成了一个严密的间谍网。它们中有职业的,有业余的,还有临时雇来的。
  • 四位瑞士公民在香港遭受无理逮捕与虐待(一)

    四位瑞士法轮功学员在香港中联办前展开为期三天的绝食请愿,目的是抗议江氏政权下达对法轮功学员「当场枪杀」和「杀无赦」的命令,有十一位香港学员和一位新西兰学员也参与这次绝食请愿。学员们为终止屠杀中国大陆学员而请愿,并且紧急呼吁世界各级政府、组织和所有善心人士伸出援手。
  •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欧洲居民的迫害(二十六)-英国法轮功学员的妹妹被关押在劳教所(译文)

    梁简虹女士的妹妹梁文建于2000年2月23日依要求每天例行向所在地公安局汇报时,在未有搜索令的情况下遭到逮捕,并被带到广州省一劳教所。后来在未经审判、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她被判送入劳教所强制劳动两年。
  •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欧洲居民的迫害--被关押在劳教所的亲友

    李苏庆先生是赵莉莉的丈夫。2000年6月李先生遭到逮捕并被关押在深圳市的拘留中心,并于二个月内获释。2000年12月他在天安门广场请愿后又被逮捕,在监狱内历经折磨后,李先生的痔疮复发。他的痔疮曾因修炼法轮功而痊愈。他被紧急送到医院接受治疗,但仍受到严密的监视。现在李先生被关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 江氏政权对欧洲居民的迫害--搜集的瑞士法轮功学员黑名单

    他的机票先是被取走,然后他的行李被送到那间他遭到拘留的办公室。有人问他,是否携带尖锐物品或武器。他开始意识到他可能会因为带了一支小指甲剪而无法进入香港。一位女警官用英文询问他,问他晚上在哪里过夜及其他一些问题。乌尔里奇先生反问是什么理由他遭到问话,整个过程一点也不像是例行性的检查。
  • 江氏集团对欧洲居民的迫害:瑞典学员在北京遭到虐待(译文)

    马丁.劳森在天安门双盘打坐,第一位被抓。警察抓着他并在地上拖着他。当他告诉警察没有必要使用暴力时,警察告诉他“这是中国,照我说的去做”。在被送到警察局之后,劳森先生被强迫与其他人隔离。受到审问,不被允许与他的大使馆联络,以及被强迫搜查。


  • 页面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