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二五”的见证 | 天安门“自焚”真相 | 吃药问题 | 敛财与豪宅 | 7.20 | 邪恶的610 | 时事评述

  • 坊间评述:看到真相的人才称得上智者

    “拥护”应该是发自于别人的内心才真实、才长久,而中共邪党为了达到别人拥护它(最起码在嘴上说“拥护”)的目的,不惜用腐败来拉拢其党徒,让其为邪党效忠,不惜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让别国默认其迫害民众,对内靠着高压来维护其统治。那么这种“拥护”会长久吗?一个靠欺骗和暴力起家的邪党,对民众是镇压的,那么对其内部的党徒也好还是别的国家也好,不也是利益为上吗?为了一时利益而被中共邪党胁迫也好利用也好的人与各类组织,要清醒的认清这一点:帮助邪党行恶,那不但是助纣为虐,更会引火烧身,殃及自己!
  • 圆睁慧眼 看透中共邪教

    法轮功教人向善,真正的修炼者都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中共在诽谤法轮大法的同时,列举了两种所谓的邪教,至于这个教叫什么名不知道也无处可查。说该教利用其组织奸污妇女。我们不知它具体所指,如果说在中国真的有这么一种“教”以如此手段害人,当然是应该受谴责。因为这种行为绝对是亵渎神明的肮脏行为,是不能容忍的。
  • 插播无罪 迫害不止 传真相不停

    当已知的三千五百多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当法轮功学员承受着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被活摘器官的罪恶时;当法轮功学员面对被随意剥夺就业、读书、生存的权利时;当各个行业的骨干精英,或者是普通的老百姓面对大肆搜捕和虐杀时,是谁危害了这个国家的安全?任何国家的发展都离不开良好道德素质的民众,正是因为不愿看到国家处于这种危险境地,民众受骗,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坚持把一张张真相传单递出,冒险把真相插播到千家万户,并把退出中共大潮的信息带给人们。
  • 插播不是劫持海外华人的借口

    中共利用媒体散布谎言,掩盖真相,已经使中国人深受其害,而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民众的迫害也在延伸到其他民众身上。电视插播是维护中国民众的知情权,也是在揭露和阻止中共对民众的迫害。无论钟鼎邦是否参与插播,我们都不能允许中共对他非法关押迫害。让我们共同营救钟鼎邦,让他早日回到家人身边。
  • “北京奥运”与“柏林奥运”

    一向热衷于在世界舞台上出风头的中共当局,在本届奥运会上可谓如愿以偿,着实风光了一回,过足了面子的瘾!热衷涂脂抹粉,惯于欺世盗名,是共产党和纳粹共同的爱好和特长。对比“柏林奥运”和“北京奥运”,一个是第三帝国的“化装舞会”,一个是中共最大的“面子工程”,翻遍整部奥运史,再也找不出比它们更相像的两兄弟了。
  • 插播真相合理合法 不仅无罪反而有功

    笔者不知道钟鼎邦先生是否参与插播,无论如何,插播真相是令人钦佩的正义之举。在中国大陆,很多网民正在享受着动态网、无界网、自由门等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软件,得以看到外界真实的信息,插播真相同样是利益众生的善举。我们应该铭记刘成军、梁振兴等为传播真相付出生命的法轮功学员,我们也应该关注钟鼎邦先生的情况,绝不允许中共以插播为借口陷害好人。
  • 浅析“敌我矛盾”之话语恐怖

    这样的好人被划分为“敌我矛盾”,在中共的历次运动中屡见不鲜,历次被划为“敌我矛盾”的人,他们不是坑蒙拐骗,不是杀人放火,更没有想夺取中共的权力,他们是家业兴旺的土地主、富裕农民、是企业家、实业家、是敞开心扉给中共提意见的知识份子、是中共的异见人士、是想要反腐败的六四学生,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 从犯人的同情看法轮功学员的狱中遭遇

    应该说犯人是最底层的人了。在有些人的印象里,犯人连最底层的人都说不上,因为他们不但失去了自由,还失去了人应有的尊严和最起码的尊重。他们远比乞丐、流浪者的境况还要悲惨。说这些人去同情他人,难道还有比犯人遭受更大的痛苦的人吗?
  • “第三帝国的语言”与共产党的“党话”

    相比较而言,纳粹和共产党的党文化固然在具体内容上有许多细微的差异,但本质上它们都是反人性的邪恶文化,都强调党的利益高于一切,领袖的思想就是圣旨,都热衷于煽动仇恨,鼓吹斗争,宣扬暴力,都是扼杀思想自由的枷锁,禁锢独立意志的牢笼。构建和灌输这种文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全体国民都变成满嘴纳粹语言,张口就是党话,只会按照独裁者的意志思想,没有一点独立想法的政治炮灰。
  • 纳粹的社会团体与共产党的群众组织

    通过把不同的人分门别类地纳入不同的社团组织,纳粹和共产党在他们各自统治的国家里,精心构建了一个极为相似的,以自身为核心,辐射渗透到社会各个领域、机构重叠、组织繁杂、管制严密的巨型社会控制网络。这样的怪物,翻遍古今中外的历史,也找不出第二个。它就像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把人们最基本的自由和尊严全都吞咽了。
  • 喉舌媒体与中共当局的双簧表演

    想当年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时代,几千万人中国人纷纷饿死之际,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精心导演下,先后有美国记者斯诺和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受邀到中国参访。所到之处,不都是白面馒头外加歌舞升平吗?以至于两位都信誓旦旦地向外界证明:“中国没有人被饿死!”在萨斯肆虐之际,世卫组织到中国调查疫情,北京的医院不是将患者装在面包车内在北京城兜圈,以此躲过世卫的检查,以缩水的数字证明在中国旅游是安全的吗?
  • 杀人者的琴声与施暴者的狂笑

    这样的兽行兽性不仅普遍存在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也广泛存在于对所有被共产党眼视为“敌人”的人的迫害之中。古人曰,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然而,纳粹和共产党在折磨和屠杀自己的敌人时,不但毫无恻隐之心,甚至还充满了某种愉悦和荣耀。除了毫无人性的杀人机器和施虐狂,还有谁会这样呢?!
  • 被中共洗脑的喉舌们的悲哀

    同样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报道,赵良英如果有勇气象这两家媒体的记者那样,去采访赵国元身边的法轮功学员,这样即使一时写不出深度透视的佳作,或者没有发表的渠道,最起码也可以在探寻事实真相的过程中完成反中共洗脑的自我救赎。作为一个媒体人,即使在高压下不能做到探寻真相,做出客观真实的报道,至少也不能昧着良心颠倒黑白,栽赃陷害,助纣为虐;至少,也应该有勇气看清并承认剥夺中国民众新闻自由权的罪魁祸首正是中共邪党。
  • “希特勒就是法律”与“党比法大”

    现代社会理应是法制社会,法律本该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任何党派和个人都不能超越于其上。但独裁者们不信这一套,在他们眼里,法律充其量不过是自己的奴仆和玩偶,是用来掩盖暴政的装饰和巩固权力的工具。共产党和纳粹的所作所为便充份证明了这一点。
  • 漫话共产党和纳粹

    共产邪恶就只能称为邪恶,不能叫别的,……共产主义极权需要的是绝对的权力。而对于这个绝对的权力,人就必须变成动物一样,忘记道德,忘记灵魂,成为非人类。——乌克兰总统尤先科没有事实使我们相信,在人类自由之命运上,斯大林党徒好过希特勒党徒。——晚年陈独秀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共产党的唯一出路是退出历史舞台,任何改革都无济于事。——吉拉斯


  • 页面 | 1 | ... | 2 | 3 | 4 | 5 | 6 | 7 | 8 | ... | 22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