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兑现誓约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师父在2010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可是大法弟子都是天上下来助师正法的王,是宇宙要正法才有了根基这么大的大法弟子的根本原因。要被救度的世上众生也不简单,一般的生命也不配宇宙的大法与大法弟子救度。“看到这段讲法,更让我感受到师父在看到我们有救度众生的愿望时,就把我们该救的有缘人领到我们面前。也更加领悟到,修炼是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存在的法理。还有救度众生的紧迫感。

在此借法会之际,向大家汇报一下我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这些年也是在师尊不停的点悟和指正下,我让我走到了今天。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1、在神韵推票时的一点经历

这几年神韵来维也纳的演出,我都在参与神韵的推票工作,主要是经常去购物中心推票,印象最深的是今年的推票。在今年演出前一天,我和另一位同修被安排在晚上六点到九点在维也纳郊外的购物中心卖票。当时没有人买票,到了八点五十五分左右,和我一起的同修对我说,她去提车,然后我们收拾摊位回去了。

我在参加别的法会时,经常听同修交流坚持到最后一分钟的经验。只要摊位的时间定了,那师父的法身会让有缘人来我们这里,而且往往会有人买票。所以我也在想,到最后几分钟也要坚持住。同修刚走,在我们的信息台前忽然来了一对年轻的恋人,那个女的看着电视屏幕关于神韵晚会的短篇介绍。我就走到了她的跟前,向她介绍神韵演出。他们看起来很感兴趣,接着跟我聊了起来。说他们本来要去巴黎度一周的假期,机票什么都订好了,可是因为冰岛的火山爆发,巴黎机场关闭,飞机一再延误,他们在机场等了整整一天,所以不打算去了。 我跟他们说,“这不是正好吗,神韵会让你们有一个异样的惊喜和借机了解一下纯正的五千年中国传统文化。”他们紧接着问了座位的情况。我知道这两个人是太有缘分了,而且神韵是他们久远年代就等待的。在跟他们讲时,我表面很平静,但是心里已经在不停的发正念了。后来,他们高兴的买了第二天的票。

因为工作原因,我接触很多人,大部分是主流社会我们要找的人。有一天,一位女士要试试衣服,在货架上挑来挑去。当时我就把一件适合她的衣服递给了她,她兴奋的跟我说:“你知道吗,这件衣服是你去年就介绍给我的,但是我没买。今年你又拿了给我试,但是对我来说太贵了。”在她旁边的朋友坚持对她说,要送给她这件衣服,作为她的生日礼物。结账时,她的信用卡上写着某某博士。我借机给她们两个介绍了神韵晚会,并告诉她们去看。后来在神韵晚会的当天,我看到了这位付钱的女士也在神韵观众里。

我认识一对六十岁上下的夫妇,男的是奥地利一家著名大公司的总裁,两个人做人低调,待人和气。 我在神韵第一次来维也纳演出时,就向他们介绍神韵晚会,但是因为那位先生工作忙,而且还要花时间在周末开车去维也纳,所以他们客气的回绝了我。第二年神韵再次到访维也纳,我又向他们介绍了神韵。那位太太有点动心了,笑着对我说:“也许这一次我们能去。”但是两周以后,忽然那位太太在滑雪时腿摔断了,需要半年疗养。旧势力想尽办法不让众生得救。其实让他们去看神韵,得到救度也就越是重要。在今年神韵再次到访维也纳,我又向他们介绍了神韵。今年那位太太很早就在我这里定了两张票,而且给我买了巧克力,作为感谢。

我的一位当地的画家朋友,因为目前她的经济不太允许,而且还要买去维也纳的火车票,又要买神韵票,对她来说很奢侈,我在给她看了神韵介绍光碟后,她对我说她知道这台晚会的意义了。但是她没有说要买票。我决定买一张票送给她。结果过了几天,她对我说,她跟住在下奥地利洲的哥哥说了,哥哥的全家和她还有她的两个孩子决定一起都去看神韵,并且购买了九张票,而且他的哥哥邀请她去看神韵。在演出结束后,她给我来了封感谢邮件,写到:“谢谢你让我们有这个机会了解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和让我们有这个机会看这场美丽的晚会。”

当然还有一个不成功的经验,就是一次在购物中心,一位男士来到展位台前,我跟他介绍神韵,他看起来很感兴趣,本来他还想再想一想,当时我就说,现在可以在这里买票,因为 我的念很强,就是让他买,结果他决定买四张票。和他是亚洲人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一起去看。并且要买第二等价格的票。由于当天出票的同修又跟他反复介绍了一些关于神韵晚会的情况,和寒暄了一会座位问题,而且打印机又不太好使,所以后来有了一些干扰,他的孩子忽然过来了,说不看,他把所有的票都取消了。如果当时我们动作再快个二,三十秒钟,其实这四张票就卖了。我个人的理解是,有时候如果我们的念很正,对方明白的那面就会清醒起来,表面的语言当然很重要,但是修炼那边的正念也要很强才行,往往我们能决定他们是否买票。而且负责打印的同修,最好在去卖票前检查一遍打印机和纸张,今年也听说还有的同修碰到过因为打印机的原因,票卖不出去的时候。毕竟师父把有缘人都送到跟前来了,那我们就应该尽量的做好。

2、在参与九大赛找选手的一点体会

新塘人电视台的9大赛需要欧洲的学员加入,尤其是声乐大赛和小提琴大赛,是最重要的两个大赛项目。一些同修让我加入,帮助找声乐大赛和小提琴大赛的选手。虽然没有成功的找到选手,但是每一步都能感受到师父的精心安排。当我们救度众生的意愿一起,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带到我们身边。

在我决定去当地音乐学院之前的一天晚上,特意在音乐学院的网站上找到中国留学生的名字,和简历,第二天下班后,我就去了音乐学院,结果刚好就是声乐课的表演课程要在五分钟后开始。钢琴伴奏的那位中国人,就是我在前一天要找的人。演出 结束后,我把大赛的消息和章程告诉了她,她说她年龄已过,但是会把这个消息告诉别的中国学生。

又在一个周日,我特意去参加一个朋友儿子的小提琴演凑课,当时我把大赛的章程给了他的教授,并向她简短的讲了一下大赛 精神。那个女教授告诉我,她会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认识的中国学生。而且在这个演凑课上,我又凑巧碰到了我要找的另一个来自香港的留学生。

通过这几次经历让我更加觉得,在奥地利有很多和大法有缘的艺术家没有找到。纽约大赛协调人曾经说过,只要我们全世界每个国家找到一个参赛选手,大赛就会办成一场盛会了。其实找到一个选手不难,只是这需要我们的共同努力就能找到。

3、参加天国乐团的一点修炼体会

参加欧洲天国乐团已经快四年了,在最近两年,因为神韵的演出,所以欧洲天国乐团的活动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聚集在后半年里演出。在去年,很多天国乐团的活动我都没有太参加。今年的前一个月,天国乐团要去匈牙利大游行,所以我也决定去。紧接着,当我决定把长笛拿到工作的地方练习练习。就在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商店里进来了一个几年前来过的德国人忽然对我说:“你就是那个前几年练习长笛的女孩吧,我已经好久没来了,这次特意来看看你,你的长笛练得怎么样了?”我跟她说:我还在吹长笛,下周去演出。她笑着对我说:祝你练习的好。

就在她刚走出商店,忽然进来一位女士,背着个长笛的盒子,她是被商店的一件衣服所吸引,而进来的。当我问她是否是吹长笛的,她告诉我她是在我们当地专业乐团的长笛手。而且她正在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否要买那件衣服。过了一会她忽然对我说:“如果是命运的安排,那我就买下这件衣服。”她的这句话说者无意,听者有意。短短十分钟的经历,非常的触动我,而且师父在借两位顾客的嘴点化我,让我好好练琴,参加匈牙利的游行。在去匈牙利的路上,我还是有些悟不懂,为什么师父在我已经决定去游行了,还要这么的明显的点化我。当我们的游行在匈牙利鲜花节取得了巨大成功后,我才明白了这次师父点化 我去的原因所在。因为这次游行太重要,电视和现场的观众覆盖面很大,将近100万人。

回家的第二天,晚上要下班时,有四个人来到了商店,是两对年轻夫妇。他们在商店买了很多东西,而且对我特别的尊重,他们对中国文化非常的热爱。当我知道他们是从匈牙利来的,我告诉了他们我就在一天前去匈牙利游行,并且给了他们法轮功的传单。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其中一位女士用不熟练的英文跟我说:“欢迎你到布达佩斯来”。而且他们不停的跟我握手。他们那种依依不舍的神情,让我很久不能忘记。也感谢慈悲的师父,给我这次去匈牙利的机会,让我有机会救度这些和我有缘的人。

4、悟到顺其自然,随遇而安的重要性

也许是历史上的因缘,我来到了奥地利。从我来时开始,没有一天喜欢过这个国家,尤其是刚来的前几年,我非常地排斥这里的一切。我认为,我来到这个国家是旧势力给我安排的,我不应该在这里居住。而且这里的修炼环境也让我感觉非常地艰难。我参加所有的欧洲其他国家举行的大型活动 ,当时当然也是为了讲真相,救人而做,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不过,我还有一个背后的原因,就是我不想留在奥地利一天,哪怕离开一天也好,让我松口气儿。记得每次活动回来,只要快到了奥地利,我都是心情沉重,伤感不已。觉得被关起来了, 而且认为我是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人。相由心生,旧势力也看到了我这个巨大的漏洞,想尽办法迫害我,让我的另外空间充满了邪恶因素,对我进行了长期的精神迫害,给我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寂寞的场。我也经常和一些同修交流,别人都不理解我,说大法弟子怎么会寂寞。我还经常跟他们解释,这个 寂寞不是我的,是另外空间压向我的。但是当时的 我就是无法突破,痛苦不堪。现在写起来容易,不过当时的难是非常大的。

一提到修炼,我就联想到进山,与常人隔绝,吃苦,而且这个痕迹在我思想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使我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上,没有突破,老是正念不起来。越是正念不起来,旧势力越让你的环境很窘迫。我越是觉得有时候要承受痛苦,认为救人 哪有一番风顺的,这个想法越是符合了旧势力的口味,它们就没完没了地变态的加重干扰因素,因为它们抓住了这个法理上的错误的理解,其实也是我在法理上对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清晰造成的。当然也在学法,但是正念起不来,带着解决问题学法,法理也不显现。

就在今年参加华盛顿法会回来,师父也借一些同修的嘴来点化我,而且我也隐约明白了,我来这里的使命和找到了我自己的路。其实修炼主要是修这颗心,在哪里都是修炼,都能救度众生,我也不再执着要离开这个国家了。我只要在奥地利一天,我就要做一天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相由心生,一切环境又变了,商店的客人对我都非常的尊重,我也尽量的珍惜到商店来的每个人。而且周围的环境也变了,我忽然发现了我住的这座城市的美,和她的内涵。其实在下雨天,也是很美的。我觉得自己很好笑,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注意过呢?而且,我不再寂寞了,从没有过的轻松感觉。记得前几天和一个同修交流,我说,我变了。他说,“我从你的第一句话中就感觉出来了,不是你变了,是你的心变了。”

记得在我上小学时,我的课本上被我画满了万字符,当时在邪党的教育下,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图形很特别。现在才知道,其实,那是一个生命的久远记忆!师父又在这一世找到了我们,帮我们消掉生生世世的巨大业力,把我们洗净,帮我们建立威德。就像师父说的,“救众生的事情就得你们做,不但要做,大家一定要做好。不是给师父做。说是救度众生,也不全是为他们做,是为你们自己而做。因为你救度的那些众生,包括你讲 真相的那些人,很可能那些生命将来都是你巨大宇宙中的某一部份的众生。你在圆满你自己,你在成就你自己,你没有这些你也当不了那个王,你也完成不了你的使 命,你也树立不了那么伟大的威德,就是这么一个关系,所以你们必须得做好。”(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师父给了我们一切,但是只拿走我们的一样东西,就是我们生生世世造的业力。

今年7月25日,于华盛顿,伟大的师尊送给全体奥地利大法弟子一句话:“学好法,正念足!“让我们牢记这句话,在正法最后阶段,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三件事,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

谢谢大家

(2010年欧洲罗马法会选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