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卡迪夫推广神韵中的修炼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同修好!

在通知我们找神韵剧场时,我想到了卡迪夫的千禧中心,那是个很棒的剧场,就像专门为神韵准备的一样。神韵如果能来卡迪夫、救度威尔士的众生该有多好啊。这个想法出现后,随之而来的就是“这怎么可能呢?”卡迪夫没有学员,让同修们跑这么大老远来推广神韵是挺为难的。

在网上交流时,一位同修讲:美国有一个城市,尽管只有一位学员,但神韵在那里非常成功。这句话鼓励了我,我决定如果神韵能来卡迪夫,我会辞掉我的工作全力推广。从内心里我感到这是史前安排的,是我多少世转生等来的机会助师正法。

去年早些时候,我的母亲过世了,给我留下一小笔钱。一个想法进入我的脑海,这是师父安排的,我的母亲会得到德和保佑的。当我告诉妻子为了推广神韵我想早点退休,她非常生气,说她受够了法轮功,要跟我离婚。我知道当时她真是那样想的,这是对我的考验。几天后,她能够接受我这个打算了。

我记得我当时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经验,其他同修比我更有能力。我想唯有相信师父,师父会给予我任何我所需要的。一次又一次,每当我感到压力和巨大的责任时,我就想起要相信师父。

我也非常感谢同修们的支持,他们鼓励我,当我念头不正、缺乏信念的时候。
在跟威尔士千禧中心约定会面之前,一有时间,我就前往卡迪夫,在千禧中心里面发正念。

当我和英国的协调人跟经理见面时,我播放了神韵DVD,他对演出的艺术价值印象非常深刻,但担心政治上的影响。他对神韵的商业价值没有信心,会不会得到卡迪夫民众的支持。他说2010年2月、3月剧场都排满了,4月份可能会有一个演出被取消掉。

几个月过去了,我们得不到剧场的承诺。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已经跟决策层商讨过了,他们因为担心来自于千禧中心的赞助者——威尔士议会的可能存在的政治压力而无法决策。千禧中心和威尔士议会都跟中国有着紧密地政治和商业联系,那个经理说起过他们与中国重庆的一个剧院有协议,中心的管理层将去那里给他们提供帮助。

我的脑海时常会出现消极的念头,想这件事可能会办不成。每一次出现这种想法,我都想这是威尔士多么好的机会,这里的民众会得救,师父和众神在支持,常人能说和做的都不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我能记起当时我的思想在跟中心决策层明白的一面在对话。我提醒他们,他们在这里是为威尔士的人民服务的,应该遵从他们的意志、免除政治或经济利益的诱惑,他们应该履行史前安排的道路、建立起帮助师尊将真正的艺术和神传文化带给威尔士人民的威德。

经过一番电话和邮件洽谈后,中心的经理和他的团队同意4月份给我们一天的时间,最后答应给我们两天的演出。

演出中心的政策是所有的票都通过他们的票务系统发售,经过一番洽谈,他们考虑同意我们出售其中的一部分,但当他们收到以前演出剧场的负面反馈后,他们看起来是在考虑取消神韵的演出。我们发出正念,承认过去我们是犯了错误,但是我们会利用这个机会、通过更好的相互配合跟剧场建立良好的关系。

推广神韵的开初,我们的协调团队与中心管理层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当我将要出门的时候,我打开了为部分住宅供水的一个在冬天里从未使用过的水龙头,水从屋顶泻下,幸好我认识一个修理工,他说能够马上赶过来。当我到达卡迪夫参加会议时,我的妻子卡罗哭着打来电话,说她无能为力了,到处都是水,她要我回家帮忙。

修理工告诉我问题出在管道之间的接口上,之前的工作没做好,他必须把所有的接口连接好。我心想这跟卡迪夫的神韵演出怎么会有关系呢?如果我们同修之间没有很好的联系,当师父安装神韵来卡迪夫演出的管道时,我们就会浪费大量的精力。正念的同时,我们需要良好的配合和组织才会成功,我们需要像整体一样的运作,只有这样,能量场才会强大到足以去救度众生。一些同修说,他们来卡迪夫时能够感觉到这个场,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修炼环境。

开始做推广时,我们在卡迪夫租了一个住房,我想同修们会来帮忙吗?六位中国同修来了,但只有两个会讲英语。我非常感动,不会讲英文的同修也放弃他们的时间来帮忙,我感到了一个善的能量场。他们努力的工作,张贴宣传海报,我记得一些观众讲他们是看到了海报后来卖票的。

我看到同修们几个月来几乎每个周末风雨无阻的前来卡迪夫帮忙推广神韵;我看到同修们用光了所有的假期前来帮忙;我看到了同修们慷慨的为缺钱的同修提供设备和经济资助;我注意到那些在背后默默无闻的不知辛劳。我记得有人要我做神韵以外的工作,我说我太忙了。后面的几天我觉得失去了上天的帮助,这对我是个很大的教训。当我后来表示了歉意、完成了那项工作,我感到天神的支持回来了。

演出中心的经理对我们推广神韵的杰出表现印象深刻,但演出前几个星期,他收到投诉,一些组织和企业多次收到同一个信息。

在网上交流时,大家普遍认为几乎所有能做的推广都已经完成了,我们现在应该集中发正念、提高心性和对师父的信念。我被告知在住所同修们有几次非常好的修炼交流,各组的同修在持续的发正念。我们试图不注重销售出多少张票、而是注重有多少民众能被救度。

演出的时候,在卡迪夫的能量变得非常强大,90%的上座率,每一场演出观众都起立鼓掌。

我深感荣幸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分子、帮助师父将神韵带到卡迪夫。让我看到了为什么修炼的人是这么的特殊,普通人无法理解修炼者怎么可能这么的努力工作、付出这么多来帮助别人,常人没有我们被赋予的:他们等待着师父的救度的恩泽。

请帮我指出认识上的不足。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10年欧洲罗马法会选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