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放下自我 做好广告设计的工作(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从今年五月份开始我在大纪元担任艺术主管的职务。今天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就我通过在大纪元工作所得的修炼心得进行交流。

当我刚刚开始担任这个职务的时候,我其实希望另一个有经验的同事会接替我,重新担任这个职务。我希望他会通过我在这个岗位上表现的无能和毫无经验重新认识到这个工作的重要性。然而事与愿违。作为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新工作人员,突然间我必须在很多事情上做决定。这让我感到无所适从,战战兢兢。然而,心到位的时候,我会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了帮助,尤其是从神那里。这样的经历在我進行广告设计的时候就开始了。

我刚刚开始工作,灵感就如泉涌般出现,而且这些想法都是正确的。如果我放开心灵,睁大眼睛,在我的生活中可以发现许多关于工作的提示。比方说,这些提示会告诉我,应该如何做,哪个才是正确的方向,通过哪个途径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认为设计就是一种交流,是一种传播信息的辅助工具。就设计而言,重要信息能准确无误的传播和表达,是尤为重要的。也就是说,我的工作必须得到雇主的认可。雇主可能是报纸的编辑也可能是广告顾客。但无论是对谁我都太急于他们的认可了。我希望他们告诉我,我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对了。一旦事与愿违,当我的工作或我本人被批评的时候,我的心情就会非常沉重。我听不進去批评,并且会很激动的对待批评。而这一切又会在我的工作结果中体现出来,从而造成恶性循环。师父在2006年曼哈顿讲法中的一段话提醒了我。

师父说:“我发现有许多人那个东西还在扩大,个别人已经到了根本就不能碰的程度了,稍微听到一点不中听的马上就受不了,一碰到个人执着就炸了,那个东西已经很顽固、很大了。不能被人说,不能被人批评,哪怕做错了都不能被人说,这怎么能行啊?这哪是修炼人哪?你就是在做大法的事、救人的事也得是修炼人做,不能是常人做。甚至于有些人一做错了,别人哪怕是善意的提出来,他都要开脱。一有错就解释,瞪着眼睛撒谎,甚至错就解释、找客观原因。”

师父的话使我陷入沉思。我就此问题思考了很多。工作过程中,我努力去除这个执着。批评对我来说不再那么难以接受了,与其相关的不虚心等现象也不再那么严重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必须放弃私心,这一点并不容易。我总把别人对我的工作的批评看成对我个人的批评。追求别人对我的认可已经形成了一种执著心。我对自己没有足够的自我评价与肯定,并向外追求别人对我的认可。这种观念是很早以前就形成了的,它在很多方面都对我造成了阻碍。

在大纪元的工作使这种观念显现了出来,并使我认识到了这种执著心的存在。这样我清除了许多这种心。我必须构划许多事情,然后由别人告诉我,我的工作是好还是不好。通过工作我可以向内找,并发现问题。如果我没有好好的学法,没有认真发正念,那么我的工作的结果也会不好。

我不再把批评看成是对我个人的不满。相反的,我认识到我的环境是由我影响的。我是否在法中,我修炼的是否精進,都会影响我做的事情的结果。对于工作的构划,我觉得是那么的自然而然,那么的清楚明了。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感受。对我来说这个报纸很自然的变得的越来越重要。我不需要特地做什么或决定什么,我所需要的理解和认识就会自然的产生。

服从领导

当我以为我的工作渐入佳境时,我看到了师父在华盛顿的讲法。在那次讲法中,师父谈到了服从主要负责人的问题。对我而言这个提示非常重要,我知道了我必须重视报纸企业内部的结构。刚开始时,接受领导层对我的工作的变动,对我而言并不容易。我自己对这些并不满意,也没有真正的信任领导的能力。我并不能完全理解我为什么要听他们的话。他们不是专业人士,而我正在努力使自己专业化,我不愿意在前進的过程中后退。但是通过几次深入的交流,我明白了,其实前進与后退的矛盾并不存在。一切都是由于我的心不平静造成的,我的心中正念不足。当我明白,我必须执行上级的指示时,领导的建议突然间变得专业化了。

通过这些我明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谁没有做好或做的太晚了,我都应该向内找。我所能做的最有效的事就是向内找,发现并清除自己的问题。

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过:“一个王说了算就容易,哇,这么多王在一起,主意就多了,想法就多了,而且都有很强的独断性。这就是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上碰到的最大的难度,这种阻碍来自于你们自身。”

这是师父对我非常明确的讲法。通过学法我放下了自己的骄傲,并且做别人叫我做的事。作为修炼人,我们就做师父教我们做的事。师父给我们安排了修炼的路。这条路跟以前比应该更容易。修炼的路对每个人都不同。这条路让我们能挽救更多的众生。

担忧是一种执着

负责广告设计需要我突然间承担许多责任,并做一些重要决策。在有些问题上我过于担心,造成一些与同修间的矛盾。这一切都告诉了我,我应该放弃担忧的执著心了。我的担忧是因为我想对报社的所有情况都了如指掌。这样我会发现许多错误、有待解决的问题和不恰当的工作方法。发现这些后,我就担心事情办不好,并做一些不该我做的工作。我不信任同修,总觉得他们把那么多能改进的机会都放弃了。我觉得那才是对报社负责,这种心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觉得如果我不做这些工作,工作上就会有漏洞。

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因为这样我就把我自己和我的工作看的太重要了,而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我们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负责范围承担着责任,不多也不少。我总是做超出我责权范围的事,甚至做我的领导应该做的事。通过研讨会我明白这是不对的,因为这样可能会使同修失去建立威德的机会。

我一直以为我应该挽救报社于危机之中,但这其实并不是我的责任。我应该把握责权范围之内的事做好,这样报社才能从危机之中走出来。几乎每一次出版时我都会担忧这样的问题,就是我不知道我们究竟能不能准时出版。每一次我们都做到了准时,而且效果是令人满意的,甚至有些效果是很好的。

现在我试着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我看到了我们已经取得的成果。我们当中几乎没有人受过专业训练,我们就是用心办这个报纸。在我们的努力和神的帮助下,我们办成了这么一件了不起的事,一件挽救众生的事!让我们共同努力,把他办得更好,让更多的众生可以得救!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10年欧洲罗马法会选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