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我的一点心得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是在2004年得法的,当时我和我的丈夫在印度寻求修炼的方法,在班加罗尔的法轮大法学员教了我们功法的动作并向我们介绍了转法轮。我们在那时起就听到了那句最重要的话:学法,学法,学法。那段时光是一个布满了心性考验的功法入门阶段,我们有时感觉到好像被卷入了洗衣机中,被迅速的清洗着。

这段在印度紧张的修炼和证实法的经历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以后在瑞士的生活。开始时,我们向我们的亲人和朋友洪法,但由于过于偏激效果并不是很好。修炼的头一年,我们没有和其他在瑞士的修炼人联系,包括在网上。当时我们就是自己读经文,我们甚至怀疑在瑞士有没有其他人修炼法轮功。

第二年,我们又重返印度四个月加强学法并在那里做了一些助师正法的工作。我们去了很多所学校洪法,有时露宿在硬地上,让我们修去了执着安逸生活的心。印度人的热情及他们向我们陈述他们在大法中难以置信的亲身经历以及我们后来的经历更加坚定了我们对大法的信念。有一次,一位学校的校长问我们:你们在你们的家乡里洪法了吗?我们不得不告诉他我们还没有这么做。结果遭到了批评:你们太自私了,得到了这么好的法却不愿意告诉其他人,让他们也得救。这时我们好像得到了一个启发, 我们明白了我们也需要在瑞士多参加大法活动。

或许我们需要那一年的时间成熟起来。当我们重返瑞士后,就接触到了在瑞士的大法弟子,和他们一起学法和组织洪法点。因为在这之前我们一直是独修的,现在和其他练功人一起学法练功时,我们马上感觉到了不同,感觉到能量场很强。渐渐的,我们明白了一些以前不能理解的道理,例如我们得正式结婚, 在神佛面前确认我们的关系。在这之前,在很多事情上,我们都受常人社会的影响,没有认真想过。通过学法我们明白了很多事情,知道了在日常生活中怎么做。

在我怀孕期间,我很积极的参与了推广神韵的工作。超声波透视时,我们看到了我们的孩子打着坐,结着手印。我明白了他选择了我们,因为他也希望拥有大法父母,自己也成为一个小弟子。有了孩子对我的生活来说是件好事,因为我时时都面临着得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的挑战。当孩子哭闹时,我就唱法轮大法好,他就会很快的安静下来。很多人都夸奖他,说他是一个很快乐善良的孩子。我还需要更大的提高我的容忍和耐心,因为我不能只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还需要考虑到这个孩子是个独立的生命,有着自己的感受和选择。

在推广神韵时,我受益非浅。大法弟子间配合得很密切。当我们组织卖票时,我们每天晚上都在网上交流并讨论第二天谁和谁一起去卖票,到哪里卖票等。同时我学会了放弃执着, 例如喜欢和谁一起去推票,喜欢到哪一座城市,在哪个最合适自己的时间中去推票。有时会遇到些临时的改变,与我们的计划有所不同,

我学会了无条件的配合,最终我们都达到了目标,我发现了这件事情在更深层已经安排好了。同时,我体会到,与其他同修的交流及经历, 更加充实了我的生活。

在推广神韵时,我明白了师父在指导着我们并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我们正经历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就在演出开始前,我们真的感觉到了所有的市民都知道这件事了。当我们遇见了一个人时,他就会告诉我们,他已经收到了传单,或在商场看到了神韵录像,或在剧场前得到了神韵演出的消息。

每当我积极参与正法工作时,我就会遇到些障碍。我越积极,障碍就越大。我意识到了另外空间正在发生巨大的改变,这时需要我更清楚更坚定的做我该做的事情。在面对任何情况下,只要坚信大法和师父,我们就会变得很强大。那时不可能成功的事就成功了。我看到了其他大法弟子的坚定心,这促使我也在修炼中更加坚定。当我抱着信师信法,无条件地配合大法工作和慈悲救渡众生的心时,艰难的路就变宽松了。

谢谢师父的教导, 谢谢您的慈悲,谢谢所有与我们在一起的大法弟子。

合十

(2010年欧洲罗马法会选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