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我在举办“真善忍”画展中的修炼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在5个月前得法。我参与了今年在英国举办的三届《真善忍》美展,现在我和大家一起分享我在其中的修炼心得。

今年第一届美展的地点是国会山,传统上是乔治风格地区;几个世纪以来,很多艺术家、作家、音乐家和创新科学家对这里情有独钟。画展举办地附近有很受欢迎的咖啡厅,同时多种活动也在附近举办,这为我们的展览提供了更多的参观人群。画廊很小7个主题不能一次全部展出,许多艺术家反映他们不能理解整个画展的故事情节,不能理解整体主题;有的还觉得画展布局不太专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放弃了对各个主题的介绍,让观众针对每一幅作品进行参观,对整体画展进行自己的体验。这样一来观众反而有较好的反应。但是我们还是认为师父希望我们用整个7个主题的故事主线来打动众生,我们觉得在这方面让师父失望了。为了今后能做好,我们只有净化心灵,完全相信师父的安排。

师父在2009年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世人是为法而来的。”

除艺术家外,许多具有不同文化、精神和政治背景的观众也来了解真相。他们花时间参观作品;还有些众生就是专门来得法的。一天,画廊里冷冷清清,我们就发正念。不一会儿,一位老年女士就来询问法轮大法,并阅读了好一会儿转法轮。画廊里人重新多起来之后,老年女士便离去。之后一位年轻男子走进来,拿起转法轮专注地站着阅读,情景很是感人。我当时感到师父就在现场,感受到他救度众生的巨大慈悲。

另外重要的就是让众生能有和作品进行沟通的空间,让作品自身来表达。这些绘画作品都蕴含着法的力量,能深深地感动人心。师父利用在很多情况提高我的心性,帮助我去掉执著心。一次,我带着一位年轻女士参观并讲解每幅作品,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她表情不自然,然后就找机会离开了。接着一位老人进来,视力不太好,用放大镜来阅读墙壁上的资料。我关心他并且给予帮助,他开始讨论许多历史问题和政治腐败,我觉得很难跟上。我当时就感到我就是那位年轻女士,能体会到她的感受,觉得不自在。当时我明白了,我太为难那位女士了。

我的想法是错误的:我只看到 自己而没有无私地完成我的使命。明白之后,那位老人变得十分友善并感谢我的倾听。师父的指导对我帮助巨大,从那之后我和观众之间的互动好了很多。

第二次展出所在的城市有着很好的艺术文化背景和多种类型的创造性人群。画廊距市中心的繁忙市场很近,过往人流持续大量,我们就像他们派发传单。展览所在建筑正面的墙上自带有9朵莲花,真是为我们预先安排好的,而且所有7个主题的作品全部展出了。

一天早上5点钟发正念之后,我们进入展厅并背诵论语。在画廊我们在第一主题作品前练功并发正念。这是十分独特,纯净的环境,整个空间和真善忍特性融为一体。我们就是这样开始了一天,这样干净的空间带来了好的结果。练功后的早餐刚结束,距正式开展还有一段时间,观众就来了,他们看上去十分放松和自在。

展览的全天我们要么轮流发正念或集体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效果很好。预先安排来参观的众生能来参观,发正念也不断地净化着环境和我们。

另外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是在画展场地内的修口问题。一天,有一个同修问了我许多他感兴趣的问题。协调人对我们说:“如果你们要谈论个人的事情,请到外面说吧。讲一些跟大法无关的事情,会阻止人们进来。你瞧,现在进来的人很少。”当时有一对年轻人在门外面看了一会我们的横幅,但没有进来。

师父在2001年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说:“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当参与任何项目时,我们的心和思想必须纯净地集中在助师救度众生上。只有我们的思想在法上,我们才能符合标准,配合好,有好的效果。

最后一天,我帮助派发传单,和过路行人交谈并把他们引向展厅,效果很好。一些人停下来说画展览的美丽和有力。一个当地人说,“你们走了,我们会想你们的!“ 画展感动了众生的心,先后上千人参观了画展。

第三次美展数天之前,我忙于工作和大法项目,感觉没有时间。因为没有抽出时间学法,我的修炼也停滞不前。消沉感慢慢袭来,得法后第一次我感到消极。我觉得这是执著心,但是感觉无法改变。去画廊的路上,我原计划学法,但几个晚上都没有怎么太睡,我无法保持清醒状态。慢慢地我状态越来越差,感觉我真是没用。我的正念变得很弱。

师父在2001年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还说:“那么也就是说学法对大法弟子来讲、对修炼的人来讲,确确实实是非常重要。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

在画廊,我惊诧于当地协调人的纯净和无私的心,那是大法造就的沉稳平和的生命。他帮助我们在市中心支起大横幅,安排我们派发传单。许多人不接受我发的传单,我缺乏信心并有些犹豫,发正念时又做不好。一会儿另一位同修叫我过去,我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他要教训我干得不好。向内一找我很震惊,我看到了为自己辩护和为自己争斗的想法,我真是太差了。实际上同修只是问我午餐要吃什么,他的善意让我放松,让我想起来‘我们在帮助师父救度众生中是个整体’。我发现了我自私的执著,满脑子都是不管‘我‘修得好或不好,不管‘我‘有能力还是没有,‘我‘为大法牺牲和贡献了;我也意识到我过去的欢喜心变成了消沉的心态。我感到无地自容,我偏离了法和走正修炼的路。

当我的正念变得强些后,我感到身体有力,充满能量而温暖。静下心来后,就有几个人走过来,不仅拿了传单而且还很感兴趣。我也能很容易看到有中国人向我走来。发传单时,我同时发正念清除干扰,眼睛注视对方,直接走过去帮助救度那个生命。有时我感到我和众生之间有个光通道。当我用人的观念去发传单,就没有在师父的安排中。比如,如果不耐心,我就很容易错过中国人或者高级专业人士,宝贵的机会就丢了。如果我不专心,人们就不接传单。

在师父的安排下,发生了许多奇迹。一次中国女士从我面前走过,我发现了她,并发正念,她突然停下整理鞋,这样我就能和她接触。女士心善,对展览也很感兴趣。另一次,街对面一侧人行道上有一群中国人,我发正念之后,一群人挡住了这些中国人的路,于是他们就向我这边走来,我就把传单发给了他们。有时,我们集体背诵《论语》,效果很好,许多中国人和西方人,都被吸引来看我们的横幅。他们对画展很感兴趣并感谢我们。一些西方人直接向我走来要传单和询问通往画廊的路。

这次展出画展的画廊很不寻常,坐落在一个夜总会楼上若干层;这个夜总会距市中心有一段路,在一个破乱的不起眼小街上。但是我们必须相信师父的安排。夜总会的主人很开明公平,在夜总会的一面墙上,挂了一个大的‘忍‘字。很长时间他一直在寻找真正的艺术。 夜总会楼上旧的展览刚撤离,就有人向我们的协调人推荐这个地方,并且找了夜总会的主人,他马上同意了。在寻找展览地点和助展过程中,如果遵循师父的安排,事情就会进行得非常顺利。

参观画展的观众,质量也很高, 许多关键人物接受了邀请。最后一个周末参观展览的人数比其他所有周末的总和还多。许多同修最后一天都来了,给予了无私的帮助。人手充足,正念场很强,真是不同。我们一直将展会进行到晚上才撤下作品。看到每位同修的全力投入,大家都象一个整体一样地工作,我非常感动。

《真善忍》艺术展将会到更多的地区展出,我希望我们同们修能配合得更好,兑现我们助师正法的誓言。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0年罗马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