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在神韵项目中修好自己 整体配合

Print

【圆明网】

Lei: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

我94年得法,参加了94年师父在济南的九讲学习班。

神韵晚会是师父亲自带领大法弟子进行的、能够救度无数众生的、非常重要的正法项目。作为大法弟子,如何做好神韵晚会的工作,就很重要了。师父多次教导过我们,要我们配合好,这是把神韵工作做好的关键。我想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体会。

所有的同修都想把神韵工作做好,没有理由配合不好。我体会到当我和同修之间有不配合的情况时,肯定我有责任,一定要无条件的向内找,不执着于表面的对错,哪怕在表面上看是别人的错,那也是在点我,帮助我去掉某方面的执着。

理解同修,去掉成见

我记得2008年瑞典第一次做神韵晚会,开始时我对一位协调人的同修不满,觉得他总是鼻子高高的,喜欢把他在常人社会里的做法搬过来,对他有成见,就不太用心去听他的意见。这一来,误解就多起来了。同时,我还和其他有同见的同修不愿配合他的做法。协调人之间不能互相配合的现象也就多了。时间长了,不配合的同修之间,会形成一种物质,像一道围墙把我们间隔起来。

通过学法和向内找,并与同修交流,我开始问自己,我有没有不带有成见地去了解同修?当我真这样做时,我看到了他真心想把神韵工作做好的那颗可贵的心,并且默默地为神韵付出很多。他在常人社会的专业经验很可能在神韵工作上也可以应用的,而且这一点也正是我的不足。慢慢的,我就经常提醒我自己:一定要多理解别人,多用心地听听别人的意见。我发现,当我没有成见并多理解对方时,对方也容易听懂我的意思,配合也就越来越好。

正念支持同修

一年前,在我们办完2009年神韵演出后不长时间,一位协调人同修出现了大消业状态,像是遇到了生死关。当我得知后,马上跟另一位同修飞快的去看她。当时见她非常的虚弱,呼吸很困难。我们俩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很长时间,时间好象停止了。尽管我们当时彼此都没有对话,但是我们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了。

完全否定旧势力,我们要一起助师正法。渐渐的她的呼吸正常了,精神好多了,脸上也出现了笑容。后来,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心里知道你们会来,一直在盼着你们来。此时此刻我感觉到,挡在我们之间的那种不好的物质好像都融化掉了。所有我对她曾有过的埋怨和误解也烟消云散了。同时心里感到很惭愧,对同修的正念支持太少,总是爱看到同修的执著。这一次的经历对我触动很大。我更加珍惜有与其他同修一起助师正法的机会。感谢师尊的再次点化。

相信同修,发挥更多同修的潜能

前两年安排神韵工作时,我们找不到能负责神韵演出团餐饮的同修,所以我就承担了协调08年和09年神韵演出团在北欧期间的餐饮工作。我费尽心机,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但还是出现了一些漏洞而且餐饮水准偏低。一些同修批评我了,我心里很难受。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哪怕被冤枉,还是要向内修,况且神韵是世界顶级水平,演出团餐饮的协调工作水平也要提高。

2010年神韵在瑞典北欧演出前,我决定找合适的同修帮我做。经过一段时间用心地寻找,我发现一位同修曾开过餐馆,当过老板。我把我的想法同他交流,他说他可以帮我协调此事。我还特意邀请了一位有特长的德国同修一起帮忙。结果大家配合得很好。今年神韵演出团在北欧期间的餐饮工作神韵满意,同修满意而且花钱少。我亲眼看到的这些结果是那些发自内心,默默付出的同修们的结果。

做师父要的

当大家在为主办2008年的神韵晚会准备时,听到要由佛学会做地方神韵演出的主办单位,学员之间对材料上要不要注明佛学会为主办单位,展开了讨论,有时候讨论还变成争论。过了大概三个星期,有同修提出,这是师父要的,作为弟子就根本不应该讨论它的合适不合适。大家都明白过来,再也不讨论了,而是全力以赴的去做。所有的资料都打上佛学会为主办单位的字样。观众反应很好,神韵晚会也相对的成功。我想,关键是按照师父要的去做。

2008年瑞典的第一次神韵,同修间从短期争论而达到基本配合。第二年大家配合得更好,但是还没做到互相主动地去理解同修,主动地看到什么地方需要补充,然后象师父教我们的那样默默地补充。第三年,2010年我们基本做到了。神韵晚会也就一年比一年好,出票多,主流社会人士多。

大家慢慢的都发现,其实,所有的同修都各有长短,成为一个无条件互相配合的整体后,就能互补长短,整体力量就成倍增强,按照师父要的去做,神韵工作也就做的越来越好。谢谢师尊给我们参与神韵的机会。

Anders:

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95年得法的瑞典大法弟子。

过去3年来我一直负责制作神韵在瑞典演出的推广资料,过去2年也一直在帮助挪威制作神韵推广资料;此外我也承担神韵的其他项目。我是平面设计专业人员,承担这些任务真是利用我所能的最好方式。我从法中学到的技能可能在很多年前就安排了。能在正法时期承担并完成这些任务,我非常感激并感到十分荣幸。

我喜欢以自己的方式快速工作,不愿意过多讨论怎么做。神韵资料的设计都是由神韵办公室提供的。对这些资料的设计和制作都有明确的规定 ,不能任意更改。对此,我很高兴。也就是说,资料的排版、内容、色彩等等这些方面,没有争论余地。如果有人想说服我改一下,我只需说神韵办公室有方针政策,不能轻易改。

但在做大法项目中,有很多修炼的因素在里面。因此在这3年中也有改动、争论和考验。一般来说,我喜欢别人说了算。别人做出决定,我只需照办。第一年办神韵时,一些同修自己想出很多主意并制作宣传资料,我不得不让他们停止这样做,因为当时他们的想法和神韵办公室的指南不一样。让大家明白神韵是一个高档品牌,与其他大法项目还不太一样,这需要一个过程。对我来说,这也是学会恰当处理这些问题的过程。我真地不想出一点差错,我必须请示美国总部的意见。工作展开之后我觉得越来越知道怎么做好了。

但是,一些同修仍然想根据地方具体情况进行更改。这也促使我学到了一些新的知识,也就是说通过和神韵有关技术人员的讨论,宣传资料的某些方面确实改进了。但对我来说有时工作量很大。完成日常工作的同时,也要完成挪威和瑞典的神韵资料工作,有时候我的压力也很大。每次改动都意味着额外的工作,再加上我有按自己的方式工作的执著,有时我会不高兴。如果我发现需要改进的,我认为是重要的,我便认为认为那是值得努力并获得美国总部批准; 但是,如果别人提出的修改要求,我往往认为不那么重要。好在我意识到这一点,因此一开始的不高兴之后,我仍向内找,最后接受修改建议。

在多年的修炼中,我参与了一些项目的协调工作。我身边的同修非常信任我,相对来讲我对我自己的信心却不足。然而,我答应的事情和责任,我都会努力的做好。

师父最近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我们要记住师父的教导,不辜负师父的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将欧洲的神韵演出项目办好,办成功。

Lilly:

师父好!同修好!

97年的一天,一位瑞典西人借给我一本《转法轮》。书中的论语和师父的照片一下子打开了我那被人世红尘封存已久的记忆,启悟并唤醒了真正的自我。一向远离各种宗教及气功的我,随即加入到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

虽然十几年修炼中所经过的风风雨雨,大大小小的考验和磨难从未动摇过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念,然而,修去在人世轮回中形成的各种执着和人的观念,对我来说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在神韵项目及其他正法项目中,做到无条件配合则更难,因为其前题是要放弃各种人心。在修炼中,需要我们对同修的宽容和理解;进而在无条件配合中,需要对同修的信任。

修去埋怨心理,做到整体配合

2008初冬的一天,我们与V市剧院有一个约会。在开往V市的火车上,我们就工作中要加强的一些环节交流起来。谈话中,我责怪她不理解我:别人我不在乎,我们一起跑剧场,跑赞助,你是应该能理解我的。我说了很多埋怨她的话,结果她哭了。看到她流眼泪,我意识到我刚才完全是用人心看问题了。假如我需要别人的理解,那她不是也需要我的理解么?我诚恳地对她说:“对不起,是我错了。”我陷入了沉思:责怪和埋怨都不能使事情做得更好,反而会给对方带来伤害。我仿佛看到师父的眼神。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修掉埋怨这个执着。

火车还在前进。我突然有一种预感,我们坐过站了。一问其他乘客,已经过了一站了。我看一下表,离约会的时间仅差半小时。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V市。一位乘客建议我们可以随他在下车,乘出租车到V市。这是最省时间的方案。于是,我们随他一起下了车。这时我才发现他走路一拐一拐的。我们快速地朝他指的出租车站走过去,那里一辆车也没有。我们打电话给出租车公司。回答说一个小时候后有车。我们我们找其它出租车公司,但整个城市,就这一家出租车公司,而且还只有一辆车。

我在瑞典生活了20多年,头一次听说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我们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不约而同地开始发正念。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绝对不能被挡住!

那位乘客站在一旁一脸焦虑的看着我们。来接他的一个朋友坐在一辆红色轿车等他。我问那位乘客:”你的朋友有时间吗,你们可以送我们到V市吗?我们付给你们车费。“他们同意了。那是一辆很旧的车,后车坐上又脏又乱。

车子启动了,车里的温度原来越高。过了一会,车子突然停在了路边。司机说发动机太热了,他拿了一块硬纸板下车了,说要修理一下发动机。我们继续发正念。我求师父加持。司机回到车上。车内气温很快恢复正常,车子的噪音也不那么大了。他们两人开始和我们聊起来,并热情地问了很多有关神韵演出的事。临别的时候,他们表示如果神韵在该市上演,他们会带着亲戚朋友都来看。

我们与V市剧场约会很顺利。剧场负责人带我们看了所有的设施,并认真地听了我们的介绍。他们甚至还主动出了很多主意并表示:如果神韵在此剧院演出,他们会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来帮助做市场宣传。尽管最后由于技术等多方面原因,神韵未能来该市演出,但他们的态度表明了他们对神韵演出的期盼。

这段经历使我更加体悟到:只有修去埋怨心理,才能做到同修间的默契配合,正念场就强。不同的思想念头能导致不同的结果。

正行来自正念

当2009年神韵欧洲巡演大体定下来后,我们原定的剧院日期已经没有了,其它与巡演相符的时间已经全部订满。一时间,我们面临没有演出场地的问题。我们几次通过电话和电子信件等与剧院有关负责人联系,但每次得到的答复是:抱歉,已经订满了。我们希望能同他们面谈,也被他们婉言谢绝了。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仍不放弃。大家静下心来交流。我们早在2008年第一次举办神韵演出时,曾多次向他们讲真相。所以面对中国大使馆的来访及其提出的要求,他们的态度表现得很正。况且他们也观看了2008年的神韵演出,对神韵之高超表演艺术水平有很好的了解。因此,我们排出了他们不了解真相和屈服中共干扰的原因。那么没有档期,一定有另外空间的因素干扰和限制。我们决定找院长当面谈一谈;一方面是最后的争取,另一方面是清理另外空间干扰因素。

以往,我们几个都是非常注重西方礼节的,但特殊情况下,我们也不能被这些限制。我们认为应该争取与院长面谈。我和另一位同修坐火车来到斯德哥尔摩,与另外两名当地同修一起来到剧院。大家带着很强的正念,静静地等他。一会,他驾车来了。我们向他解释说:“很抱歉,没有事先与您定时间。知道您很忙,但您能不能抽出几分钟时间,我们一起看一看2010年和2011年的时间?”

他虽然有点为难,但还是很高兴见到我们。因要外出开会,他希望我们中午再来。中午,我们在剧院贵宾室见了面。不讲话的同修发正念。话题很快谈到2009年的神韵演出。我们给他看新的短片和像册,还给他介绍神韵演出在瑞典及其他国家的影响。最后,我们提议要与客户协商日期,如有必要,我们可以给他们补偿。他被我们的真诚所打动,表示会帮我们去与对方沟通并为我们争取演出日期。就这样,我们于2009年3月18日在该剧院成功的举办了两场神韵演出。

我从中体会到,整体的力量是大的,正念出正行。在困难面前,如选择后退,那摆在前面的都是困难;如果理智且堂堂正正的面对,宇宙正的佛道神都会来帮助我们成就正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10年罗马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