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在协调地方神韵演出中的修炼体会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参与协调神韵晚会在维也纳的演出已经是第三次了,但今年是我觉得最为艰难的一次。

为了迎接2010年的巡回演出,我们从09年的夏天就开始了准备工作。2010年初晚会临近之时,我们在各个方面的计划都无法按时推行。有的协调人由于工作或家事而很难联络的上,他们也很少有时间忙晚会的事。还有的协调人正在修炼过关中,并想放弃协调的工作。有位协调人甚至说明了,此次Gala结束她就会去纽约。

许多同修带着误解和疑惑打电话给我,担心同修们不珍惜奥地利这个环境。常有同修在电话中说协调人如何如何没有能力;而协调人呢,反过来说他们很难找到足够的同修积极配合准备晚会的工作。看上去好像所有的项目总是几个少数学员在做。

起初我还可以在各种状况下坚定不动,尽我所能帮忙。但渐渐的我也开始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动。我感到就像是在一场战役中,将军发出指令,但只有很少人协同作战。有一天我想:我不要再做协调工作了,太艰难了,谁愿意做谁做,反正没有人听我的。这种想法把我自己也给吓住了。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发现,其实是我把自己看的太重了。我的感受和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办神韵晚会是为了救渡众生。怎能凭我的感受而放弃呢?看看周围,同修们无论修炼状态如何,无论有什么不同意见,他们都希望晚会成功,希望跟随师父的意愿挽救更多众生。我怎能放弃,怎能不去帮助他们?

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师父在2008年纽约法会上讲法中还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

难正是提高的机会。我坚信,经过这三年主办晚会,我们都在修炼的路上有了進步变得更强大。所以无论表面现象如何,我都不该为之迷惑,不能允许旧宇宙因素利用我们没修去的执著干扰救渡众生。

写这篇心得时,我想起师父在经文《致欧洲法会》中说,“有些学员修炼中一直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谁对自己不好了、谁说的话不好听了、谁太常人了、谁和自己总是过不去了、自己的意见总是不被采纳了,因此什么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事都不干了……你真的认为耳朵听的是好听的、大法弟子都顺着你的心讲话你才愿意修炼、你才能提高吗?”

从前我并没觉得这句话和我有关,但现在我对此有了更深的理解。当我们放下自我,不以自己为重,就能看到别人的美好。意识到这一点,我可以更踏实的做协调工作,并能更好的做到无条件配合。

在纽约交流时一位协调的同修谈到这样的体会:协调人就像一条项链的线,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宝贵的珍珠;线的存在就是为了使所有的珍珠串在一起,做成一条价值连城的项链,每一颗珍珠的价值都因此得以展现。对我来说,如果我把自己当作珍珠,那我就无法发挥线的作用。

在神韵晚会推票过程中的修炼

许多同修在讲真相中都有这样的经验,主办晚会无论哪个环节,一个最好的方法是面对面讲真相。我在卖票过程中也发现这一点。面对面讲真相可以在卖票时近距离的有效的清除干扰因素,帮人们更容易决定买票。

有一个购物中心,我们几乎没有设点的可能,但有两位同修决定还是去那里,即使只能发传单也要去为神韵做宣传。经过他们的努力,我们在那里设了售票点。他们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去那里帮忙卖票。当时我正在维也纳富人区派发德文大纪元发行的神韵特刊。我想没有偶然的事情,师父看这两位同修非常用心在做,便帮我们在那里设成了售票点。我欣然前往帮忙,演出前的那些日子一直都到那里卖票。

刚开始时,没人接我发的传单,人们与我很快擦身而过。我因此而变得很消极时,同在那里的一位年长的同修给我很大帮助。她当时其实在消业状态,有时要走到角落咳嗽的很严重,但当她再次回到展台,她总是能面带微笑对待每个过往的人。在售票点站上一天已经很不容易,更何况日复一日。这位老同修一直都在,并坚持到了最后。她的坚定深深鼓舞着我,渐渐的我能够更主动一些了,我不再因为被拒绝而受影响。

我把思想集中在救渡众生上,我发觉自己说话时都可以掷地有声。我讲的很大声,但却带着慈悲,无论人们对晚会感兴趣与否,我的声音回响在整个大厅。那时好象许多不好的因素被清除了。我感到我们的售票点笼罩在一片祥和慈悲之中。走入这个场中的人,都放慢脚步,我们可以更有效的打开他们的心结,向他们介绍神韵演出。越来越多的人停下来了解演出。

有位女士看了演出的宣传录像后很遗憾的说,演出那天她不在维也纳。她还说,她全家都对舞蹈感兴趣,错过这么好的演出,真的非常遗憾。最后她留下了电子邮件地址,请我们一定在神韵再来奥地利时通知她。一位先生接过传单边看边说“好美,好美”,走了几步后他才发现把传单拿颠倒了。看到人们明白的一面被唤醒,我非常感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缘分,找到他们心中的缘分的火种,点燃它,加持它,将他们引向师父——这真是一种美妙的经历。

还有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国人经过售票点,我和他打招呼并给他看演出宣传录像。他听得很仔细,还说他从大纪元报上知道神韵了,他认为,将中共破坏的传统文化再现是非常重要的。演出前一天,他又来到我们那儿买了一张票。后来我还在大纪元上读到他看完演出接受记者的采访。真高兴又一个生命完成他的夙愿。

演出前那天,还有位台湾女士经过我们的展位,我给她看我们的传单并告诉她,演出就在下一天了,现在还有机会买票。她说几天前已经在这里拿过一张传单了,她觉得演出很好,但是对她来说票价太高,所以她不确定是不是要去看演出。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又给她放了一边录像。谈话中我了解到,她对舞蹈和美术尤其感兴趣。我于是对她说,既然她如此着迷,现在又有机会去现场看演出,如果错过的话真的很可惜。最后她终于下定决心买走两张票。

那真是正邪大战。邪恶因素试图阻止人得救,但就在面对面售票中我可以有机会直接看清不同人的机缘,直接清除干扰。

在法上提高

最近一次奥地利学员的聚会上我们又在一起交流了许多感想。夜里我身上出现病业反应,先是浑身冰冷,之后又极度燥热,每隔几分钟我就必须起身去厕所。这期间我发正念。我知道这不是一般的消病业。整个夜里我都作着同样的梦:有一种物质,我试图将它转化,无论我怎样一遍遍的努力,就是没有变化。我不知所措。第二个夜里我在梦中看到,好多神仙为了使一种东西得以改变而转生到某一境界中,一生又一生转眼即逝,另外的神仙们来接他们。就在他们要返回的那一瞬间,他们忽然发现,他们要改变的那个世界原封未动,那里的东西也没有改变。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们不知道还要不要再来下界。虽然他们不知如何改变那些东西,但他们仍然毫不犹豫地再次下走。我醒了。

我们大法弟子是来救渡众生的,我们带着这个洪愿而来。能够解开这一切根本问题的惟有大法。不能同化大法,就没有智慧和力量来改变这一切救渡众生。遇到问题时我总是把精力集中在如何想办法解决,却没有意识到,那时正需要多学法,在法上提高。

慈悲的师父一再提醒我们多学法和配合好的重要性。这两点,我真的要做得更好。

最后以一首师父的诗与大家共勉:


感慨

风雨十年莲满庭
橙黄紫绿九霄明
金刚百炼清纯现
真念化开满 天晴
法徒慈悲世间行
善念救人除邪灵
一路正念神在世
满载而归众神迎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2010年罗马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