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在法的指引下,尽职尽责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Felix,来自荷兰。我在2000年得法。

在法的启示下修去自私的我

我生长于一个音乐之家,最初在家乡时在一个乐团里吹单簧管,后来改吹萨克斯风,上了一些音乐课程后,我在一所音乐学院进修了几年。在这个过程中我形成了许多人的观念,因而带出了执著心。我很自负,学了古典乐后又学了爵士乐。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我很快就认识到,自己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想演奏出优美的音乐,而是想证实自己。我缺少的是一颗纯净的心,我怀有的执著心是不对的。

刚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几年我没有碰音乐,因为我不知要演奏什么,也不知道应如何演奏。我意识到我已经厌倦自己演奏方式。后来,在读了数次师父的《音乐创作会讲法》后,我渐渐明白该怎样做了。

我重新拾起萨克斯风,再次开始吹奏,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我吹奏了一些我会的大法歌曲,发现这些音乐演奏起来非常祥和,非常优美。一天下午我在背天国乐团的乐谱,我感觉到了强大的能量,是我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感觉。音乐渗透了我的全身,我感到好像被清洗了一样,身心都被清洗了。当我把所有的歌曲背会之后,就仿佛是一个全新的音乐世界向我敞开了大门。这些歌曲很简单,但他们那么纯净。

参加天国乐团的第一年,师父赐予了我许多修炼的机会。在乐团中我的执著心都展现出来了。对自己的不足我觉得难以启齿,却还经常批评别的乐团成员。乐团负责人调换后,我开始承担多些责任了。要负这个责任,我知道自己必须从内心深处提高,要多学法。我尽量让自己更精进,修去执著心。我想为乐团做更多。因此我必须注意平衡好工作、家庭和大法项目之间的关系。在这期间我在工作中和家庭中都遇到了很多问题,要平衡好越来越难。

同是修炼人的妻子指出,我花在电脑前的时间太多了。有时她是开玩笑的告诉我,有时是生气了。每日每刻,当矛盾发生时我向内找,把自私的自我放在第二位,尽量先替别人着想。虽然不是每次都能做到,但每次能做到时感觉那个自私的我就变的小了一点。

有时我认为我的主意比别的乐团成员的好。可是,通过更多的学法我渐渐能够放弃自己的主见而支持他人了。从某方面讲好像我变的更轻了,又好像是被提升了。在乐团中我从他人身上学到很多。我意识到,我的执著心归根究底来自于那个自私的我。

放下对协调员工作的执著,勇于担起责任

2009年我被推选为乐团主要协调人之一。我在音乐方面有很多经验,但在协调方面却没有经验。我消极的衡量着自己,其实又是我自私的一面在作梗。我认为别的同修比我有能力,还是让别人做吧。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样推责任不对,于是我说:好吧,如果需要我做,那我会尽最大努力做好。

在跟纽约和台湾的天国乐团协调人交流过以后,我们欧洲天国乐团的协调人明白了我们欧洲的情况与纽约或台湾完全不同。最大的差别在于欧洲各国文化语言各异,乐团成员来自不同的国家,互相住的很远,这意味着每个团员都得长途跋涉来参加游行或其它活动。在纽约或台湾情况不一样,他们经常见面,每一两个星期聚集一次,在欧洲这是无法做到的。在交流中我们提到学法对提高演奏水平是重要的,有助于大家互相了解,建立一个扎实的整体,要提高演奏水平,集体练习才是关键,而不是单独在家练习。

早期我想用常人的处理方式组织乐团,所以我提出了建立一个组织结构,其中更多的乐团成员可以承担一部分责任。各地区分别成立了训练地点,这样住在同一地区的团员可进行小组训练。各地协调人可以负责协调,他们也负责及时跟团员沟通,这样乐团策划游行活动时可以加快进度。最初对于协调这么大型的大法活动我没有经验,所以就依靠我策划常人活动时的经验来做。

开始时我跟其他的主要负责人及我们的协调人小组做了很多交流。我们交流了关于自己的修炼及对于做好此项目所应承担的责任。地区性训练地点成立后其它方面进行的并不顺利,因为我们得花数小时讨论组织游行,编写乐团须知和提高演奏水平等事项。同时我又在互联网上寻找各地文化游行活动,联系主办单位等。有时出现的问题与情况没有现成的答案或解决方法,所以需要时间讨论。每当这时我很焦虑,因为我一向喜欢提前解决问题与做计划,这又是让我学会放弃自己主见的一课。逐渐的我放弃越来越多自己的主见而越来越能无条件接受别人的建议。大家在乐团中经常会有意外情况发生,状况每次都不一样,但同修们都以同样的冷静与理智对待。

一月份大家都很忙,忙着讨论及策划许多事情,以致我们忽略了个人的修炼及同修间的交流,互相之间也沟通的不够,所以各种误会与矛盾出现了。我们遇到许多干扰,如活动的许可被拒、批准的地点却不是我们所申请的地点、坏天气的干扰等。我试着把责任分配出去,奇怪的是,更多的责任却落到了我肩上。有的意外情况发生时我必须的独自承担,过去的怕心,犹豫不决的执著又出现了。由于我花在乐团的时间更多了,家庭环境也变得紧张。

师父在《再认识》经文中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我冷静了下来,向内找,花更多的时间学法。师父在《法轮功》中说:“中国有句俗话:退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你会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们对此交流了很多,也交流了关于所遇到的干扰。一位协调人说:当需要承担责任时,怕心是非常明显的。另一协调人也交流了关于证实自己之心。我们总结,多学法与多做修炼方面的交流是最重要的。于是我们决定下一次我们只交流关于个人修炼与提高心性方面。乐团在网上开会时,我们鼓励每个人交流关于个人修炼。对我来说,交流非常强有力的帮助我们在修炼方面提高,有助于我们将来做的更好。

2010年我们将会更重视学法与交流,通过集训来提高演奏水平。尽管在很多方面我们还应该改进,但是我们毕竟成熟多了。在今年各地,包括在威斯巴登、布鲁塞尔、匈牙利和巴黎已开始的地区培训活动中,我们都能够冷静地讲真相和救度众生。

匈牙利文化花卉游行

在匈牙利活动的准备是于今年四月开始的。在匈牙利的这一活动是匈牙利修炼人组织的第一次大型活动,而他们之中大部分还应算是新学员。几个星期后,他们得知在布达佩斯250公里之外的一个叫Debrecen的小城里将举行一个文化花卉游行。认为这个活动很适合天国乐团和匈牙利的同修们,参加这个花卉游行很重要.

当匈牙利的同修们和Debrecen举办文化花卉游行的组织者进行第一次联系时,对方对我们要讲真相提出了几个问题。我们约好了面谈。起初,匈牙利的同修们还不知道怎么说,在我们内部交流后,他们就明白了应该怎么做。他们给对方看了天国乐团行进的照片,打开相关的网站,解释了大法,强调我们将参加这次文化花卉游行和展示大法的美好。我还记得约会那一天天国乐团成员发出强烈的正念支持匈牙利同修。那天的约谈非常成功,就象我们和布达佩斯当局的其他约谈一样成功。

8月19日周四那一天,我们由布达佩斯特成公共汽车到达Debrecen市。第二天周五早上七点,乐团就得在Debrecen列队,八点整乐团就开始前进了。我当时很惊讶那么早就有几千人在街道两旁观看游行,就这样,天国乐团从早上八点列队行走到十一点,中间只是暂停了几小会,每当天国乐团走过的时候,街道两旁的观众都不停地鼓掌,很高兴。下午一点半,我们乐团在一个大的体育馆,由花卉游行组织者介绍给观众。暂短休息后,我们在晚上又参加了一次游行,随后一些同修接受了采访。在Debrecen,很多路人跟我们要传单,匈牙利和临近巴尔干国家的同修发出了五万份传单。周六早上,我们在中使馆前举行集会,并演奏了“法轮大法好”等乐曲。

现在我承担着一份责任,作为天国乐团的协调人和大法弟子,师父总是帮助我完成这项任务。师父在2010年7月24日发表的《再精进》中说:“作为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他自己修的好不好也很关键。他修不好了,那么就会影响到整个项目停滞不前、困难很多,所以这也很关键。”

我现在在做着几年前不敢想或不能做的事情。我认识到作为一个协调员是一个非常有责任的任务,这需要我非常重视自身的修炼,如果摔了跟头,我就得向内找,看看我哪儿能做得更好,提高心性。我将继续努力地修炼和救度世人,助师正法。

以上如有不正之处,请与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