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 我的修炼体会

Print

【圆明网】我叫泰瑞斯,和太太艾丽萨一起住在英国的曼撤斯特。再过四个月我就68岁了。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11个月了。

大约五年前,我曾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很大的石雕佛,放射着耀眼的无与伦比的光芒。我当时无法做出什么反应,而这个梦却总是萦绕在心头。《转法轮》一书的到来才使那个梦的含义得到了证实。

我初次炼功就感觉到了美妙的摇动。法轮均匀的转动使我的双手充满了生气,呼吸声好象雷一样在耳边回响。

长期的疾病使我不能工作达15年之久,脊骨长期不适而且失眠症一直持续到修炼的那一天。大约在我修炼四周后的一天,我正要睡着时,一束强烈的光直射到我的脊骨上那19年的病灶处。除此之外,长期的脱肛症现在几乎消失了,眼睛的虹膜炎也没有再犯过。其他老年人的病症也都减轻了。经过多年失眠症的折磨,但现在我的头沾上枕头,几乎立即进入梦乡。

在我修炼后第六周的一个下午,我刚刚开始做法轮桩法,突然有人用恶毒的语言咒骂师父,而且还有其他肮脏的东西出现,我吓了一跳,但发现自己还在保持着炼功姿势。我厌恶地拒绝接受这些肮脏的想法,它们不是我自己的想法。因为当时还没有认真地读《转法轮》和《中国法轮功》,对思想业那部分记得不请。当我想到这可能是一次没有过去的考验时,我感到很失望。我使劲地翻书,试图找到思想业的那部分,但没找到。两天以后,我去参加读书小组的学法时,却读到了我要找的那部分。直到这时我才感到轻松了,发现思想业是自己要面对的一种考验。

这些思想业在一段时间内不断地减弱。无论什么时候它们只要一出现,就被坚决地排斥掉了。

不断地通读《转法轮》以及认识到书中所揭示的现象也强烈地促使我理解《转法轮》的深刻含义。

我的心性考验经常以不寻常的方式出现,而且原因也都是意想不到的。我越来越肯定它们不是偶然的。我和太太结婚已43年,她有时在指责我时变得很严厉,而之后她又变得很体贴,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解。在《转法轮》中师父说:“... 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 ...”。

以前没有注意到的显示心和争斗心现在也都表现出来了。譬如说,从钱包里取出信用卡炫耀地大模大样地放在桌子上;在和别人谈话时“我这人门第不凡”这句话几乎脱口而出,这是想在别人面前显示自己的身份不一般。当显示心理表现出来时,有时我能够在行为上控制住它。

别人欠我的几笔钱也没有再去追回。随着不断地炼功,以前认为能减轻关节与肌肉疼痛的一些特殊食物也不吃了。以前炼了25年其它的功法也放弃了。对其他人生活的干预,性欲方面的吸引,对良辰美景的回想与向往,要求舒适,睡眠,食物,看电视,看报,政治兴趣,体育活动,不必要的旅行,所有这些都是对我心性的考验,现在也都在一一放弃之中。

我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记录下来,以便发现哪还没有注意到的执著心。

我和同修们去了大屿山看《转法轮》书中提到的大佛像,我们到那里以后有人看到了那个壮丽宏伟的铜佛像后在抹眼泪,我当时似乎未受感动。然后我们开始沿着又陡又长的台阶向山顶的大佛像爬去。走到大约一半路程时,我奇怪地没劲了。以前坏的思想突然涌了出来。休息了一会,我想真奇怪在这样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地方怎么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同时又觉得不值得去想为什么。在继续向上爬时,坏思想还在脑中,我仍然觉得很虚弱。终于在爬最后的12个台阶时,坏思想消失了,突然也觉得有劲了。到了山顶之后,我凝视着那大佛的手和莲花掌的手指。在下山时,坏思想又冒出来了,但不象以前那么强了,它们在我离开大屿山时消失了。那天晚上,我夜不能寐,眼前总呈现着大屿山上的大佛像,怀着深深的敬意,不断地流着泪。

(2000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