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法轮大法好”

Print
【圆明网】大家好,

2002年1月21日为了帮助挽救无辜的人的生命,我去了中国。我没有花费心思和精力去想自己可能面对的生命危险,我的心中所有的只是对那些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中,面对着毫无人性的迫害,保护真善忍挺身而出的中国法轮功弟子的勇气和毅力的敬仰。

我的身心深处感受到了他们所作的一切,我想将自己在“紧急救援被迫害的中国法轮功弟子,法轮大法真相步行”活动中得到的鼓励、支持和美好祝愿带到中国与中国的法轮功弟子分享。在五个月的旅途中,从葡萄牙到土耳其,我们访问了欧洲南部的14个国家和30多个城市。我知道在精神上无数热情洋溢的心与我们弟子同在。在加拿大北部我们从Yukon走到Inuvik还经过了北极圈。在这段行程中我们很高兴一个小城Inuit的市长,一位老人发表了这样的声明:“人生存在这个地球上不是为了折磨别人,这一切必须停止。请告诉每一个人,加拿大人支持和平善良的人。”无论我走到哪里,我告诉每一个人法轮大法/法轮功弟子是和平善良的人。我总是将功法展示给他们看,让他们自己感受这种平和。

我希望提醒中国人民,法轮大法根植于古老的中国文化。他们令人尊敬的祖先曾经修炼并遵循真善忍。我猜想回到远古他们知道这三个字是生命的核心。

我希望告诉中国人民,他们被政府的谎言欺骗了,因此他们被迫在这场迫害中成为帮凶。他们必须停止迫害,为了他们古老的文化,也为了他们自己的未来。

因为中国国家主席封锁了中国,除了用秘密的方式,真相无法传入中国,也无法从中国传出。我知道我只能亲身将这个好消息带入中国去鼓舞我的同修们。

出发前一个星期,我的身体开始发抖直到无法控制。我喊道:“啊,师父,这就是所谓的掉下来了吗?”我的手颤抖得无法拿住书,但是我背下来了“论语”和“心自明”,我一遍又一遍地背诵着。在最深处一个细细的声音开始重复“我是一个修炼者,我是一个修炼者。”我记起师父说过的“你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好事……是为了让你发现你必须放下的执著心。”我重复着“船翻帆断……泥沙淘尽……”我的牙齿碰撞着结结巴巴地说“师父,我的船翻了,我的帆断了,但是我还用我的指甲坚持着。”然后我记起了更多的师父的话“只要你真正的修,我的法身就会帮你──一帮到底”一瞬间我的身体停止了颤抖,泪水夺眶而出,我发誓自己做一个真正的修炼者。我知道这就是师父说的“泥沙淘尽显金光”。我开始感觉到温暖,思想变得清晰,我开始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的干扰。

思想清晰了,理智和智慧也随之而来。佩戴着这个条幅在全世界这么多国家得到了尊敬和荣誉之后,我怎么能为去另一个国家感到害怕呢?我意识到这不过是邪恶的毫无意义的干扰。我清除这个想法并想它死,它就象师父讲的那样消失了。我知道自己已经踏踏实实地修炼了4年了。我知道自己即使在最痛苦的过关中也没有放弃对法负责。

我回想起每一我曾经介绍过大法的人,每一个我捐过书的图书馆,每一个我亲自开始的炼功点,所有我做过的介绍班,所有讲述我如何在法中进步以及修炼后得到平和宁静的演讲稿。我知道读书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事情。我每天5点钟起床读书,每一次看到新的法理时的快乐让我微笑,我为这一天将展现给我的法理感到激动。这对我永远是一个惊喜。我内心深处真正的自我在法中平静下来,我明白自己会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因为我是大法的真正粒子,现在是我无畏地走出来让邪恶看到我,让他们为我所代表的宇宙真相而害怕的时候了。

当中国国家主席下令根除法轮功,15位女弟子在6月份被集体屠杀,10位男弟子在7月份被折磨致死的时候,我曾经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走出来,到中国领事馆门前300小时抗议。我记得2001年7月1日,“加拿大日”的中午在多伦多,我经历过邪恶的考验,因为我的衣服上印有法轮大法几个字,当我走在加拿大籍中国人的游行队伍旁边时,一些中国男子曾围攻我。有9次,他们想将我绊倒打倒,甚至用身体撞我。我持续对他们发正念并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也听说过在北美发生的对法轮大法的攻击,甚至一位加拿大国会议员穿着法轮功T恤衫去参加中国人举行的聚会时也受到了攻击。因为世界无视中国国家主席对法轮功弟子的迫害,使很多人认为他们攻击法轮功弟子没有问题。我要告诉你们,不会没有问题。这已经超过了忍的范围。这场迫害必须在中国这个开始的地方立即停止。我重新预定了机票。

当我打电话给儿子时,他表现出冷静和客观。他建议我给家里和媒体写信以防万一。他清楚地告诉我如何去做以便他知道什么时候我需要他的帮助。我打点行李并保持正念。当地的弟子们在知道我的计划后也尽力帮我。我将《转法轮》用白色封皮包起来以便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安全地阅读他。我在一天内读完了整本书,感觉自己象被包在一个金色的壳中。当我应该出发的时候,我非常平静并且处于一种自然的祥和心态。我知道我做的是对的。在飞机上,每当我的神经开始活跃的时候我就清除邪恶。去中国的一路上我觉得自己好像漂游在法中正经历着移民。我遇到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很帮忙。中午的时候我抵达了目的地。我走到了紫禁城和广场,象其它游客一样照相。阳光明亮温暖,欢迎我的到来。街上的行人也对我喊“欢迎”。我知道他们在我身上看到了法。而后我回到旅馆炼功读书。

2002年1月23日早上,我炼完了功读完了书。我已经将“紧急救援法轮大法真相步行”的条幅缝好了并将条幅的一角放入我的上衣口袋,系上了上衣纽扣。当我走向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对我微笑。那是一个美丽的温暖的晴天。很多人走过我身边,要求同我合影,我表示同意。在天安门广场我同每一个人合影留念,也用我自己的照相机拍下了照片。我原打算1点30分的时候开始我的步行计划,但是有人告诉我会有人在两点开始,所以我决定等他们。1点30分的时候很多游人都带着照相机,但是两点的时候却看不到照相机了。我想起了师父讲的随着大家一块走出来,但是没有人的时候他自己溜一圈就回去了。我看了看四周,穿着绿色长外衣的警卫正在换岗,他们正在换手套,我对自己说我还没准备回去呢。我必须把我走过的所有国家的祝福发出去。然后我脱下我的外衣放在地上,抬起我的手臂做出女神的姿态来,我开始唱“法轮大法好”。我没有忘记歌词,我不停地走来走去在国旗前唱歌。穿着绿色外衣的警卫经过的时候看了看我,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直到一群一直看着我的大约100多中国人中的一个人说法轮大法。于是一个便衣走过来看。他不停地问,法轮大法?法轮大法?我唱起了法轮大法好,他抓住了我的手臂开始将我向广场的中央拖。有人跑向他,这个人停下来抓住条幅往下撕,大约猛撕了7下才将条幅撕下来。我一直唱着法轮大法好。他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拖回开始他将我拖离的地方。我知道是大家的正念让他糊涂了。我的声音更大了。他试图将我的手臂拉下来,他一次次地用力但是还是无法将我的手臂拉下来。他仅仅说了句“法轮功”然后就放弃了。我对他微 笑并一直唱“法轮大法好”。我仿佛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他发现了一辆停着的警车就将我推进车内。司机开始开车,却突然熄火转了一个大圈。当时我想,哇,正念的威力好大呀!警察从一个背着照相机站在那里的摄影者手中拿走了一张身份卡片,就向警察局开去。

他们示意我进入一个房间坐在一把椅子上。很多警察挤进房间来看我。有人走过来拿起条幅将它放在地上摊开来,他看着条幅并用他的脚移动他。我站了起来。所有的警察都用中文向我吼。我对他们摆摆我的手指然后指着条幅说:“你将那条幅放在这张桌子上。”我重复着说:“你将那条幅放在这张桌子上”。

我告诉他们必须尊敬这个条幅,他走过了14个国家,在每一个国家都受到尊重对待,他们也必须要尊重他。他们拿起条幅轻轻的将他放在桌子上。我坐下来不停地清除邪恶。我告诉他们紧急救援和这个条幅代表的意义,并告诉他们我到那里去是要将鼓舞、支持和美好的祝愿带给中国的所有法轮功弟子,因为全世界的人都为他们为真善忍挺身而出的行为感到骄傲。

很快他们将我送到了一个更大的警察局。在这里一个女官员和一个翻译问了我3、4 个小时的问题。

她说我破坏了中国的法律。我说除非我有律师,否则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然后我拿出我的书“转法轮”读了起来。这位女士说她不过想让我多了解中国文化并问我能否听她讲。于是我听她说什么。她说我违背了中国法律。我告诉她,你们的法律伤害了无辜的人并强迫人将别人折磨致死。在加拿大我们没有伤害无辜百姓的法律,也没有命令人将别人折磨致死。如果有,我们也会投票否决它。你们没有这样做这太糟糕了。我说你们的法律不仅将你们推到百姓的对立面上去,使你们将他们折磨致死,而且这个坏法律还不允许人们探访自己的父母。它不让人们得到签证以便走访亲友,如果有人进入了这个国家,610办公室,(我问她是否知道610办公室,她点头说知道),那么610办公室就要带走他们并折磨他们。怎么可能有人遵守阻止人们探望父母的法律?你们是不是还有法律阻止空气的流通或者阻止阳光或者阻止人们呼吸或者阻止你自己心脏的跳动?你们阻止不了法轮大法因为他是宇宙的法。他在你们的心中成长,他是你们古老文化的一部分。你们所有的祖先曾经修炼并遵循真善忍。

我给他们讲别人讲给我的古代中国绅士的故事。他们每隔15分钟就要内省自己,过去的这15分钟我对遇到的每一个人好吗?我有没有伤害别人?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他们微笑着点头。我说法轮大法让我们做的比他们还要好。我告诉他们,你们不需要法律告诉你们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只要每一个人都试一试法轮大法,好的就会留下来坏的就会终止。我告诉他们你们也许不知道,因为你们的国家主席将中国以外的消息都封锁了,但是在荷兰海牙有一个国际法庭。这个法庭专门审判那些犯有违反人性罪行的人,也就是那些将别人折磨致死的人,还有那些帮助这些罪行的人。他们必须为他们的恶行负责,他们对他人的伤害必须要被公正赔偿。两个人明显地在发抖。我说你们的主席用谎言欺骗了你们。在西方法轮大法已经洪传7年了,从来没有死亡、杀人或者发疯的事情发生。为什么偏偏你们中国政府在没有第三者调查取证的情况下搞出这么多呢?你不停地告诉我没有人被杀,而我告诉你我们有几百个人死亡的报道。联合国和国际大赦组织的报道证明了你们的国家主席说的全是谎言。很多其它证据也正在搜集整理并报给国际法庭。

女的审问者说她在天安门现场看到了天安门自焚。我说,“那么你一定知道事实真相了。你知道吗,将你们政府自己散发的录像拿来,我们只是将它放慢,就可以看到这场火是安排好了的。很明显可以看出,那个在火中挣扎的女子头上被重重击打后被打死在地。”我还告诉他们西方记者是很好奇的。他们总是想了解真相。他们来到中国与那些认识自焚的人的人们交谈,他们已经证明了那些自焚的人没有一个象你们政府说的那样是法轮功弟子。

几小时中,女审问者和我之间形成了一种亲切关系。她问我是否有孩子,他们多大了。审问者和翻译员听说了我的孩子的年龄之后都不相信地摇头。他们说我看上去太年轻。我笑了,我说法轮大法使人年轻,充满活力。她问我是否有孙子孙女。我说我的孩子们还没有结婚,不过我觉得所有的法轮大法弟子都是我的亲人。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另外一个原因。我关心我的每一个家庭成员。这位女子问我是否知道中国用动物代表年,我说我们报纸有这些文章,我属龙。她看了看我的文件说我属兔。我说我希望我能讲中文,因为我们有太多需要谈的话题。她问我是否知道中国家庭,我说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家庭观念值得我们学习的。我说生命太宝贵了,所以法轮功弟子不会杀害任何人。作为修炼者我们珍惜每一个时刻,因为每一刻我们都可以变得更纯净,学会如何对他人更友善更关心。每一个人从他自己独有的视角和生活方式都可以为别人付出。我们的教导也是严格禁止杀生的。她告诉我镇压的原因是有一些法轮功学员搞政治。我告诉她不可能!法轮大法不可能参与政治因为有更高的思想并且没人能利用法轮大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这是宇宙的法理而不是简单的人做的什么东西。

其中最后的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到这里来?”经过了三,四个小时的问话后,我用双手拍拍胸脯,然后向他们张开双掌,用这个动做来回答他们的这个问题。他们说:“噢,法轮大法”,我说:“是的,法轮大法好。”那个女审问员突然说她错了,我是应该属龙。我对她笑了笑,心想她会发现她好多事都错了。

一名男士进来并做出手势好象要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拉起来。这位女审问员阻止了他,并和他说话。这个男士侧向我翘起大拇指。我一直看着他们并发正念。我拒绝了他们对我的晚餐邀请。在他们这样的监视下,我将不吃也不喝,以此来悼念被他们迫害致死的中国同修们。

他们向我表明整个过程已被录像。我告诉他们,他们欺骗了我,我不会在与他们合作的,我不想给他们机会篡改这个录像并用来中伤我和大法。

他们将我带到一个警察局的旅馆,两个警卫轮流看管着我。整个晚上我都在读书和打座。我看到警察对双盘很感兴趣。翻译员带着一个摄影者进来了。我下床坐在地上。我说不要再照相了,你已经欺骗过我了。你已经有足够的照片了。他坐在另一张床上低下头说,“对不起,那是我的工作。”

我注意到警察们整夜所看的节目中充满了对法轮功的诬蔑,我深深感到迫害是如此的严重。几乎每个故事都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或歪曲,取笑他们,魔幻他们,或演他们被逮捕和审判。这些东西放了一整夜。我只睡了两个小时。我意识到他们随时都可能攻击我,而且没人会在乎。但是我仍然坚守大法原则,做一个修炼者应该做的。

第二天早上,我告诉他们电视里的节目非常坏。他们关上了电视。然后我们离开了这里。我以为今天他们会送我去监狱。首先我们来到了审讯室旁边的房间,这个房间里有黑色的皮沙发。一个摄影师走进来,我用书挡住脸说:“不要再拍照了”。我保持用书当着脸。他们把我带到一辆小车上,车子行驶时有两个年轻女警察一直在我的两边。当车停下后,那个男士离开走进另一座楼时,我们开始讲话。他们问:“在中国之外,真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吗?”我说:“亲爱的,我们有成千上万的人,我们在游行和讨论会上发表演说讲述我们所得到的益处。”他们问是不是人们真能受益于法轮功,我告诉他们法轮功修炼在西方已有7年了,从未有过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我们都热爱这个功法。我告诉她们,当看到我们游行时那鲜艳的彩旗在空中飘扬和在巨大的彩球上飘荡时,她们会感到很壮观。我说:“我现在能看到这一切。天安门广场上挤满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大家一齐在练功。那将是无比辉煌的!”她们只是笑并摇头。她们问我是否懂任何中文,我告诉她们:你好,再见,谢谢,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并告诉她们每套功法前面的口诀。当我说时她们也重复着这些诀。佛展千手,身神合一等等。

当那个男士回来后便开车带我去机场。当我登上旋梯之前,其中一个年轻女警察说:“五年内你不能到中国来。”我说:我听到你的话了,但是让我们看何时我会再回来。当我迈上飞机时我转过身来向所有穿平装和制服装的警察们挥手并说:“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我希望我所做的能表示真,善,忍的重要与珍贵;
我希望它能激励我的同修永不放弃卫护和修炼法轮大法
我希望它能表明我们多么的在意

师父的无量慈悲使我很安全、很高兴回到家里。

我深深感谢每一位帮助我走过来的人。法轮大法好!

谢谢大家,再见。

(2002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