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评论:人都吃了 挖个肾算什么

——从被中共摧毁了道德底线的中国社会现象看苏家屯事件
 
Print

【圆明网】从3月8日,苏家屯事件首次被曝光以来,特别是第二位证人的出现,直接描述了过去几年里,发生在苏家屯的具体故事,和其本人与家庭深受其害、其苦、其扰之心境,无不让人感到一种无尽的愤慨。每个善良人的心都被这非人类的残暴所震骇:人怎么能够这样去对待自己的同类哪!?但更多的人还在保持着沉默,特别是与中共保持着某种关系的媒体,正与中共共同创造着一种和谐:沉默,以自我的人性为代价的沉默!

大概他们沉默的藉口是:请曝光者提供充分的证据。我只想大声质问这些媒体的精英们:你们那无孔不入地追寻明星们个人隐私与性爱故事的干劲和忘我的工作精神在哪里去了?!当你们酒桌上愤恨般地诅咒别人缺德时,现在的你们又是什么?

高智晟律师是以“人类现在堕落得人类自身都难以置信!”来表达他的心境的。我这里仅以最近从网上看到的另外两件事来对比苏家屯的事件:

人吃人——三千元的???

在博讯新闻网3月7日,以《花3000元就可以吃人!!婴儿汤-天道??啊!》为题,报导了广东佛山一家餐馆,出售婴儿汤的事情。客人是以壮阳为目的, 3000多元一盅,大多是女婴。餐馆里的大厨以排骨作为婴儿的代名词。而广东省公安厅以中共习惯性的说法否定了事情的存在:“有人故意丑化中国。”

中国孤儿院涉嫌非法贩卖婴儿谋暴利

在3月14日的万维新闻网上,有这样一条消息《中国孤儿院涉嫌非法贩卖婴儿谋暴利》,内容是以华盛顿邮报的报导为主,文中说:美国夫妇领养的中国婴儿,很可能来自中国不法商人的拐骗和贩卖,中国女婴现在转变成值得窃取的贵重商品。

在2004年7月的一个的晚上,广东东莞发生抢劫女婴案,一个陌生人从一辆白色搬运车跳下 ,将16个月大的费梅(Fei Mei)从她的8岁表兄手中抢走,逃离而去。费梅的父母第二天早晨报告了当地警察局,警察说在同一晚上也发生另一宗类似的抢劫女婴案。

这个案件最近才水落石出,湖南省的一个儿童非法贩卖集团被警方逮捕,根据中国媒体报导和华邮采访了熟悉案件的知情人,去年11月警察拘捕了这个集团的27名成员,自从2002年他们在广东省拐骗或购买了多达1,000个孩子,以400到538美元的价格卖到湖南省的孤儿院 。

湖南衡阳的地方官员拒绝华邮记者采访。但知情人说湖南案件交易中心是在衡阳县孤儿院。他们安排那些孩子被领养到外国家庭里,而且大多是美国人,领取每个婴孩必须支付3,000美元,这个数字几乎两倍于中国人的平均年收入。

同样,位于北京的中国收养事务中心(China Center of Adoption Affairs,CCAA) 拒绝华邮采访。

人都吃了、孩子也偷了卖了、挖个肾怎么了?!

是呀!被中共摧毁了道德底线的中国社会中,人们对道德、人性的脆弱的坚守,被利益的欲望和贪婪的风暴摧残着,许多人在这样的环境中,根本无法抵御金钱的诱惑,在这样放纵的环境中,物质与财富的相互攀比、信仰的空虚、思想的被禁锢、网络与新闻事实的被封锁——精神封锁、贪欲放纵成为了整体社会的现实,再加上中共统治50多年里,把中国人的真正信仰的权力、机会、和愿望整体扼杀了。维护道德基础的信仰的消失,使得相当数量的中国人除了惧怕共产党,其他什么都不怕。

大家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样的现象:婴儿汤,是为了壮阳大补;偷了别人的孩子,不管其父母的失子之悲哀,卖了,是为了获取金钱;器官移植,却是一个更高利润的项目。所以,在一个没有了信仰约束的人群中,为了自我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出的。

一个简单的比较就可以发现:病,人人都可能遇到,特别是内脏器官的病;但自愿把自己的器官捐献给他人的人,却少之又少;由于内脏病体的排他性,使得一个人要想获得完全适合自己的器官,成为了非常稀少和昂贵的事情。但为什么在近几年的中国,凡是你从海外谘询或要求器官移植时,国内的医生便一口的承诺没问题,而且,断然拒绝透露器官本身的来源。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人在某个地方等着,随时把自己的肾脏、脾脏、肝脏出卖给他人呢?器官移植是不能像猪肝一样冷藏冰冻起来呀!它一定是在供需双方之间以最短的时间来传递的。

苏家屯事件的出现,不就是以如此可悲的人伦道德丧失遗尽为基础的吗?!在那些唯利是图的人的眼中,人都吃了、孩子卖了,挖个肾怎么了?!真的就是这样的。

所以,苏家屯事件一定是存在的,而且,恐怕在中共之下,不仅仅只有一个沈阳的苏家屯。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