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评论:剖析中共邪恶党文化的话语系统

Print

,60=>【圆明网】随着九评的广为传播和三退大潮的持续高涨,中共邪恶的党文化正在日益广泛深入的从舆论上和人们的心目中被清除出去。在这一天灭中共的历史进程中,舆论界发挥着越来越纯净的推动和促进作用。说这种推动和促进作用“越来越纯净”,是因为此舆论界的朋友们也都在造舆论的同时清理着恶党直接间接地给自身所硬灌与暗下的或多或少的党文化毒素,并且是以清理自身为广传九评、力促三退之基础的。正因为如此,这方面的醒世佳作日益增多,而且其吸引力、感染力、说服力,其气宇,其神韵,其文采,其盛况,都是空前的!但是,本文的本意并不在于此,现在也不到大唱颂歌的时候。只是想提个建议,为了把我们除恶扬善的舆论搞的更纯净些、更纯清些,效果更好些,请各位同仁志士更彻底地唾弃惑众妖言——中共邪恶党文化的话语系统。

九评明确指出:在其党文化里“中共还创造出它自己的一套话语系统,谩骂式的大批判语言、肉麻的歌功颂德语言、空洞无物的官样八股文章等等,使人一说话就不自觉地坠入‘阶级斗争’和‘歌颂党’的思维模式中去,用话语霸权代替心平气和的说理。它对宗教词汇的滥用,更是在扭曲词汇的内涵。”“中共常用的词汇十分具有迷惑性。”

在这方面,我们虽然已经做了很大努力,取得不少成效,像故意混淆“中国”与“中共”界限等类妖言,现在其市场已经小多了。但由于我们中的很多人毕竟曾经沦为过“狼孩儿”,好像也不可能一口唾沫就把其惑众妖言——邪恶党文化的“话语”、“词汇”全都给唾弃干净,特别是那些牙垢似的、已经藏在我们舌头根上、血液中的、灵魂深处的,甚至是浸透在骨子里的,还不时的一不留神就冒了出来,还需要我们认真清除。唾弃惑众妖言——中共邪恶党文化的话语系统,包括思维模式、文风、语气和词汇等诸方面。下面仅从词汇上略举几例,抛砖引玉:

“阶级”和“阶级斗争”。这两个词儿和“阶级斗争学说”,尽管不是马克思的发明,可它们却是马克思主义歪理邪说中的基本零件,更是被中共用滥了的东西。问题是:“阶级”和“阶级斗争”压根儿就是不存在的。人类社会并不是它们所描绘的阶级社会,人类的历史并不是它们所宣扬的是“阶级斗争史”。而人们一见到“阶级”和“阶级斗争”这两个词儿,思想就会钻入它们的圈套。如果我们在传九评、促三退的时候,继续不自觉地使用这两个词儿,意味着对它否定的不彻底,也就是还在承认着中共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学说”,客观上可能会给邪恶以可乘之隙,那就可能起到负面作用(使用邪恶党文化的任何话语都有此类问题)。实际上,中共也不是所谓的什么“无产阶级政党”,而只是黑帮式的政治流氓集团,是披着政党外衣的邪灵,是与暴政合一的邪教,它哪个阶层都利用,哪个阶层都坑害,连其集团内部的任何人都无一例外。

“马克思主义哲学”。严格的说,它算不上哲学。从本来的意义上说,所谓“马克思主义哲学”并不是人类的真正哲学,而是被扭曲了的、变异的、败坏了的“哲学”,是披着“哲学”外衣的歪理邪说。共产恶党自己公开声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立是人类哲学的革命”,“是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它们所称的“德国古典哲学”,是人类的真正哲学(当然到了那个时候人类的哲学也已经走了下坡路了)。的确,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出现,真的是革了哲学的命,把人类真正的哲学给瓦解了、败坏了、葬送了。古代的哲学,在西方叫作“智慧学”。而在共产恶党的所谓“哲学”教科书里,把“智慧学”解释成了“聪明学”。而“智慧”和“聪明”,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智慧,那是天性、良知,与先天的根基、慧根相关,取决于人的心性。聪明,则主要指的是后天为实现个人奋斗目标的心眼儿、心计,与人生的经历、经验相关,取决于人的欲望。古典哲学属于神学范畴,主要是引导人基于对神的敬畏去认识人自己的来源和归宿,引导人向内修己修德的。它所要回答的问题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即如何通过调整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天的关系,提高道德水平,达到人自己内部的身心和谐和与外部环境(家庭、社会和宇宙)的和谐,也就是中国所说的“天人合一”、“天时地利人和”。现代有人说“哲学研究到终点就是宗教”。不无道理,但这话是倒着说的,是从下往上说的。其实,真正的哲理就是宗教教义(佛家讲的“法”、道家讲的“道”)的最低层次的东西。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是无神论,它是外向的,引导人局限在一生一世的现实物质世界向外观、向外界巧取豪夺。它被自我标谤为“斗争哲学”、“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理论武器”,其信条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在古代,哲学家,被称为先哲、圣哲、圣贤,是先知先觉,首先是个德高望重的圣者、仁人,不是什么人随便就可以当的,也不是脑袋里装了几本书、考上个什么学位、发表多少论文、写上几本书就能算数的。而“马克思主义哲学”把哲学界搅乱之后,其哲学家不过是夺取和维护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文痞、打手。

“辩证唯物主义”。这是所谓“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另一称谓,被共产邪党奉为其邪教教义基础理论中的基础。其实,它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理论”,而是地地道道的杂烩谬论。应该明确,辩证法是佛法正见在人类思维中的一种体现,它既不是什么唯心的,更不是什么唯物的。唯物与唯心之分,是无神论的一种主观臆断。按照其说法,这种区分本身,就是唯心的。马克思把自己的所谓哲学叫作“辩证唯物主义”,为的是用辩证法给其卑劣的唯物主义遮丑和贴金。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直白的讲“诉诸感官”,“人的社会存在决定人的社会意识”,公然教唆人纵欲,“与传统所有制和传统观念彻底决裂”。马恩说古典哲学“头足倒立”,其实其“辩证唯物主义”才是真正的“头足倒立”。蓄意不承认“意识决定存在”,可又没办法否定“思想(头脑)支配行动(手脚)”这个事实。在断言“存在决定意识”并将其绝对化之后,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就在借无神论回避“整个人类社会的存在是由什么决定的”这一更本原问题的同时,用辩证法来打补丁、堵漏洞,说什么“意识对存在具有反作用”。可是其本意是真正的让人“头足倒立”,以便于其愚弄。毛魔头说的露骨:“屁股决定脑袋”。说白了,就是要把人变成“人面兽心”的恶党工具。但如果直接这样说,就没法骗人了。于是,就武断的把物质与精神割裂开来,以所谓承认物质是第一性的还是承认精神是第一性的为标准,硬是把人的思维方式划分为唯物的和唯心的两种,并由此把人也划分为所谓“两大阵营”。

“历史唯物主义”。这是所谓“辩证唯物主义”的“精髓”,被自诩为所谓“马克思的两大发明之一”。其实,不过是改头换面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讲的是没有道德规范的“弱肉强食”和“无节制的纵欲和索取”。所谓“暴力革命”、“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所谓“为的是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建立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人间天堂”、“发展社会生产力是首要任务”、“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稳定压倒一切”、“发展是硬道理”等谬论,都是从这条毒根上冒出来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曾被中共当作“文革”后所谓“拨乱反正”的“一把利剑”,至今仍被不少人奉若金科玉律。其实,它也是假理。邪党立此论时,理由是“真理(理论)本身不能作为检验自己正误、真伪的标准”。那么,“实践”本身也有正误之分,它本身又由谁来检验呢?这不是钻牛角尖,有事实为证:“二战”之后,“社会主义阵营”内部战争不断,这种同一“主义”下的同一“实践”,双方(比如1979年的中越之战中的中共与越共)都指责对方,都说自己有理。那么,到底谁对谁错呢?真理到底在谁手里呢?最后,还不是“狗咬狗一嘴毛”?那个战争“实践”给检验出来了吗?显然没有。可是,中越不开战,不经过那个“实践”,如果中共宣布打越共,放下别的不说,人们也明白中共有理没理。这不是说,实践对人毫无关系,只是说,其所谓“实践标准”之所以把人蒙住了,是因为它抓住了人们的一般认识活动要运用感官通过实践这个现象,偷换了概念。而中共在这里最看重的是对真理的解释权,它是藉着“实践标准”进一步把持对真理的解释权即自己对一切的领导权。有人对中共至今坚持对法轮功的迫害不理解:它们不是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吗?怎么就不听听“实践的呼声”、不接受“实践的教训”呢?其实,就是不知道自己被中共这个流氓骗约到“实践”的沟里去了。

“实事求是”。这个词儿,被中共用作了它们所谓邪党“思想路线”的简称,它最能体现这个邪灵的邪性。直到今天,有人在骂中共邪党的时候还这么说,“共产党最不是玩艺啦!它整天喊‘实事求是’,其实它最不‘实事求是’啦!”那天与一朋友提起这事儿,她也问“实事求是”也有问题吗?事实上,直到前些天,我在给人交谈这个问题的时候,也还在肯定着 “实事求是的态度”。当然,对于受邪恶党文化毒害很深、对恶党本质还根本没有什么认识的人,还不能一上来就对他(她)讲要放弃“实事求是的态度”。因为在这个时候,“实事求是的态度”,对于他(她)来说,那还不单单是个“说词”、“说法”,而它同时是其“正确态度”的唯一的代名词,在其思想观念中还没有别的词儿来表达其“正确态度”。但,这是邪恶党文化造成的悲剧。它只是表明,邪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及其话语系统的欺骗性是非常大的,其流毒是非常深广的。对于其“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毛魔头是这样解释的:“实事”就是“客观事物”,“是”就是“客观规律”(真理),“求”就是人们去“研究”。即:“实事求是”就是“从客观事物中研究客观规律(真理)”,作为“改造世界的理论武器”。从其这种解释,可以看出,“实事求是”的主要谬误至少有以下四点:

第一,它是无神论的鬼话。其所谓“客观规律”(真理),是把“天规地理”说成了没有神灵、没有灵魂的所谓纯“自然界”中的,不受任何力量支配的所谓“客观规律”。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因为神的确也是“客观存在的”,而世间的真理,是神传授于人的。从根本上说,是让人约束自己的心法,是用来区分善恶、正邪的,是引导人修德行善的,而根本不是供人争斗、争夺的什么武器。

第二,它是唯物论的歪理。唯物论的要害是缺德,是否定道德,败坏道德。它把“真理”等同于“客观规律”,就抽去了“真理的灵魂”,就使“真理”变成了“善恶不分”、“正邪不辩”的所谓纯粹的“客观是非”标准,骨子里是用“利”替代了“理”,讲的是“有用即真理”,落脚点是其所谓“物质利益原则”。所以,中共喊了几十年“实事求是”,到头来特别是搞市场经济以来,人们都唯利是图起来了。也可以说是脱光了“实事求是”的外衣,直接“是事求实(实利、实惠)”起来了。奇怪吗?感到奇怪,是因为没想到这个邪灵会这么邪性。其实,并不奇怪,只要认识到它是个邪灵,就不会再感到奇怪了。

第三,它是绝对化的邪说。“实事求是”,的确如它们所说,是“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应读作歪理)与中国革命(应读作邪灵祸乱中华)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应读作杂种)”。列宁极力推崇和宣扬“真理的具体性”,把所谓“真理的具体性(具体真理)”绝对化,强调“真理总是具体的”和所谓的“真理的阶级性”。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曾经编入中国小学课本的两个俄国富农兄弟向列宁找真理的故事。那两位富农兄弟的土地被无理地剥夺了,就找到列宁,质问列宁天下还有没有真理。他们本来是想从列宁那里讨回公道,没想到列宁竟“理直气壮”地回答他们说,“把你们富人的土地抢过来分给穷苦的农民,这就是我们的真理!”“实事求是”,实质上就是这种绝对化的东西,就是为强盗式流氓“暴力革命”和暴政的“强词夺理”提供具体思路的。后来的所谓“与时俱进”也是这么来的,就是把“应变”极端化、绝对化,掩盖其“没有原则的原则”的流氓原则。

第四,它是愚昧而狂妄的呓语。在无限的世界之中,人所感知的“实事”,永远都不过是沧海一粟;人的认知活动,永远都如盲人摸象。“真理”根本不是人类自身所能独立掌握的,更不可能由人自己从那么一点点儿“实事”中就能“求”出来的。

这些妖言之所以还在惑众,一个根本性的原因,就是我们还把它当成了“人言”,而没有视为“妖言”,也就是还没有至少是在这些问题上还没有把中共邪灵当成“邪灵”,还只是把它视为“政党”。所以,还得看九评,多看九评,好好清理自己的思想。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