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党解体之际清毛邪(结语)

Print

【圆明网】解体中共邪党和清除毛邪之间有着休戚相关的联系。中共邪党其实早就被中国大陆的社会民众从心理上所抛弃,但是,一般的社会民众无法了解在历史上的毛邪和中共邪党有着什么样的真实关系,他们一向把毛邪当成自己心目中的“最伟大者之一”,他们无法从心理上抛弃在自己心目中有着“最伟大者之一”形象的毛邪,因此,爱屋及乌,他们也就无法启齿说出要抛弃中共邪党。这里的关键是,在民众心目中的毛邪“最伟大者之一”的形象跟历史上毛邪真实的罪恶形象相比有着大相迳庭的差异,乃是天壤之别。所以,最重要的是要让民众认清这种天壤之别的存在,然后让民众慢慢了解毛邪在历史上的真实罪恶形象,从而彻底清除毛邪的残余流毒。
如果中共邪党已经解体,让中国大陆的民众了解毛邪在历史上的真实罪恶形象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中共邪党还并没有解体,而中共邪党没有解体的重要原因就是民众对留在自己心目中的,被人为的制造出来的,有着“最伟大者之一”形象的毛邪怀有留恋的心理,从而拒绝认同“九评”,拒绝立刻“退党”。

既然如此,那就要让中国大陆民众了解毛邪在历史上的真实罪恶形象。但是,由于中共邪党的继续存在,它对历史资料的封锁,隐匿,对历史真相的扭曲,对真相传播的阻碍等等,由于这些邪恶因素的现实存在,所以无法让中国大陆民众广泛的,大面积的,充分的,没有任何压力的,不受任何威胁的,不带任何偏见的,主动全面的去了解毛邪在历史上的真实罪恶形象。因为人类就是有这个心理特点,自己认为是“美好”的事物,他会极力的维护。而在这里,毛邪的历史真实形象本身是极其邪恶的,但是在历史过程中却于社会民众心目中造就了一个“美好”的虚假毛邪形象,人们就舍不得放弃这个虚假的“美好”毛邪形象,也就不能转而去了解真实的罪恶毛邪形象。

于是,解体中共邪党和清除毛邪好像就成了一个左右为难,进退维谷的两难悖论,好像成了两根永不相交,永远共同延续的平行线。

现在我们就要来想办法使解体中共邪党与清除毛邪这两根线搭起来,通上电,打上结,结束他们之间的永远延续平行的状态,使这两者同时彻底完结。

如何来完结这两者呢?中共邪党是邪恶的,所以要解体中共邪党;毛邪是邪恶的,所以要清除毛邪;但是,这两邪恶物件之间却多了一件东西,那就是历史上人为造就的,留在每个人心目中的毛邪虚假形象:“最伟大者之一”的“美好”形象。当我们说要解体中共邪党,因为它是邪恶的,可这个虚假的“美好”毛邪形象却让人们拒绝认同这种说法,虽然这是真实的说法;当我们说要清除毛邪,因为它是邪恶的,这个虚假的“美好”毛邪形象又让人们拒绝认同这种说法,虽然这也是真实的说法。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将计就计,说:我们要解体中共邪党,因为广大的社会民众,不管是农民还是工人,大家心目中的那个(虚假)“美好”毛邪形象的毛邪还在人世的话,它一定早就会把中共邪党解体了,一定早就“退党”了,一定早就非常痛恨中共邪党欺骗了它一辈子,利用了它一辈子了。这样,利用这个人们心目中的虚假的“美好”的毛邪形象去帮助人们下定“退党”的决心,让这个虚假的“美好”毛邪形象以中共邪党之头的身份去咬住中共邪党现在残余势力这个中共邪党之尾,让毛邪去吞噬现在的中共邪党全部残余邪恶势力,好的化掉,重新为人;坏的留下,自然就成为将来上天要惩罚和淘汰的物件。

打着毛邪的“旗号”去劝人“退党”,好人尽留,坏人尽灭。最后,当真实的毛邪罪恶形象展现在人们眼前时,人们已经对毛邪毫无维护的兴趣和心情了。这就是同时完结解体中共邪党和清除毛邪的通电打结过程,也就是让中共邪党自噬的一个过程。

解体了中共邪党,清除了毛邪之后,人们该干什么呢?修德于天下。每个人都来修心养性,每个人都来重德积德,每个人都来重视自己德行的提高,每个人都来重视自己道德水平的提高,每个人都来做一个好人,每个人都来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每个人都来做一个道德更高尚的更好的好人……

最后,还来说明一个问题,记得以前江邪烂鬼喊过一句话:“以德治国”。非常荒谬,非常可笑。荒谬在哪里呢?“以德治国”,真能“以德治国”吗?如果这个人要是真的有“德”,这还好说一点,至少不是在画饼充饥;但是如果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德”,一点“德”都没有,它拿什么去“治国”,它没有,它拿什么“德”去“治国”?难道它拿别人的“德”来“治国”?就像江邪烂鬼,根本就是无德无能,它江邪烂鬼拿什么“德”去“治国”呢?拿个喊出来的“假德”来“治国”吗?这不是非常可笑,非常荒谬吗?

还有更荒谬的一层意思。我们都知道是要“修德于天下”,天下人都要修德,老百姓要修德,官员大臣也要修德,连这个天子,皇帝,国王,总统,也照样要修德。这是“修德于天下”。那“以德治国”是什么意思呢?这个人有德,那这个人就拿自己的“德”去“治国”,拿自己的“德”去“治理”别人,是不是这个意思啊?可是,真正有德的人,就是自己做的非常好,别人看了就很受感化,很受感动,也跟着他做好事,做好人,这叫“以德服人”,这哪里是“治理”,这明明是“感化”嘛!如果说,这个人有德,他就要“治理”人家,他就要“修理”人家,叫人家怎么怎么做,理由是他有德,或者是他的德比别人高,如果真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这本身不就是一件非常损德的事吗?强迫人家做什么事,就是做再好的事也是在损德。所以,即使有德,这个德也不是用来“治理”国家的,也不是用来“治国”的。就像人没有筷子不好吃饭,但是,即使有了筷子,也只是用来吃饭的,而不是拿筷子当枪去上战场打仗的。一个人拿德来“治国”不就像人拿筷子上战场打仗一样荒谬可笑吗?

所以,不要听信江邪烂鬼这句鬼话,它老损德,在历史上早把自己的德损光了,所以最后讲的话没有一句不是荒谬绝伦,专门教唆人们去干不好的事,去干损德的事的,谁听了它的话谁倒霉。

最完整的论述就是“修德于天下”,古人早就为我们造好这句话了,只要是在人类社会中,从地位最高的人到地位最低的人,全都要修自己的德,都应该要修自己的德,不断的向上修,是没有止境的,也没有一个例外的。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