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侨谈傅怡彬杀人案

Print

【圆明网】**政府部门失职酿成“家庭悲剧”
--李维柯 (美国AGERE SYSEMES电子公司资深系统结构主设计师、电子工程博士)

旅居海外多年,以对国内政治的关心渐渐淡漠。回国时和朋友及家人的话题也无非是下岗,医疗保险改革等“家庭琐事”。不过像我这对“文化大革命”仍然记忆忧的一代,养成了一个习惯,常常将由政府控制的媒体发布的“新闻”以相反的角度来看。

悲剧发生为何不追究政府失职?

近来看到一则“人民日报”关于北京傅怡彬的报导。具称“修练“法轮功的傅怡彬将他的父母及妻子杀死在家中。然后是记者采访傅怡彬的对话为证明,傅怡彬杀人是由于他”修练“法轮功,因此是法轮功要对此负责。不知道负责这个报道的责任编辑是否是失职呢,还是有意误导读者。我忍不注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政府各个级部门都有被绳之于法的贪官,他们是政府部门的主管,因此这些政府部门都是贪污腐化的部门。再将这个逻辑堆延到其它方面,所得出的结论一定会让这个责任编辑丢掉他的工作,或者更差的结局。悲剧发生应该追究政府失职 。

英国发生类似惨案, 检讨医疗部门失职

傅怡彬杀家人实在是他个人和家庭的悲剧。记得几年前住在英国时也听到过一个类似的悲剧。因为医院的错误,一个经神病患者在其病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前被允许出院。结果照成他杀死其女友的悲剧。当时的媒体报道和社会与论都集中检讨医院及政府医疗关理部门的失职以便防止此类悲剧的重演。在中国,媒体对傅怡彬事件的报道中没有任何人对医院及政府医疗管理部门问责。相反,这个家庭悲剧却被用来作为攻击法轮功的依据,把它延伸为一个社会悲剧。政府人员不但不会去想办法防止和制止这种悲剧的发生,相反会去“挖掘”这类新闻事件以配合其政治需要。

家庭悲剧被滥用令人心寒

“人民日报”称“法轮功”在精神上控制法轮功的修练者。事实上,不正是中国共产党正在试图以这种方式来控制大陆人民的精神吗?由于没有独立的新闻媒体,任何一个事件都可以根据政府的要求给予编辑和设立报道角度。更何况有“予加其罪,何患无词”。还记得吗,当年定刘少奇“叛徒,内奸,工贼”的罪名时是“人证”和“物证”据全。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在要把一个人或组织搞倒时总是会在肉体上消灭,在名声上搞臭。对它的“内部同志”是如此,对它的政敌亦是如此,对不同政见者更无例外。近两年多对“法轮功”的镇压也是同样手法。先是用“打,抓,关,杀”来对付以善良为行为准责的法轮功修练者,然后制造并利用“自焚”和杀人事件把法轮功搞臭。这种手法使得中共专制下的新闻媒体在运用上得心印手,无人可以相比。

**家庭、医院、警方缺乏系统配合,中国精神病犯罪日趋严重
--李正国(中国广州中山大学心理系教师)

我是中国广州中山大学心理系教师,我本人是医生。看到傅怡彬杀人案后,作为一名医生我们感到很难过。从照片上看,傅某是很明显的精神病患者,象病人达到这样的程度,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前兆,医院和警方为何都没有任何行动?

在我接触的病人中,神经病近似巅狂状态仍在社会上自由活动者很多。这中国目前仍未被重视的社会问题。前年,在去新疆的一列火车上,一节车厢上就有二十多个人同时发病,当时是因为长时间误点,加上疲劳,心理焦虑之下,精神病发病率非常高。这些事件的频繁发生,给社会民众带来恐惧。

中国是国际精神病发病率最高国家

中国在国际社会是一个精神病高病区的国家。特别是近十年来,每年精神病发病病例高达七千万,成为国际之最。我们虽然采取了一些措施,例如在大学和各大社团增设心理专科和心理门诊。但社会保安方面缺乏系统配合,而且中国人爱面子,家中有精神病人,常常掩盖,现时各大城市每日均有这类精神病人作案的事件。政府应该对中国精神病泛滥的社会现象采取紧急行动,防止更多的杀人案再出现。

有关法轮功的新闻由总编室机要人员安排
--贺洁(旅外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部高级记者)

我是中央电视台国际部高级记者,正在海外探亲。我在加拿大姐姐家知道北京发生傅怡彬杀人案。这几天新年,姐姐家来了不少客人,其中有一些是根本没有去过中国的老华侨,他们在议论北京杀人案,有的很相信。我觉得很好笑,忍不住想说几句。

事实上,关于法轮功的新闻在我们台是属于最高新闻,谁都动不了。稿子都是总编室机要人员直接下来的,各部门都当作政治任务来完成。这个新闻都是专人进行,非常保密。我们谁都不愿管这摊事,明知道是假的,还要当回事做,现在都是些投机记者和直接受国家安全部控制的“编辑”来负责这些新闻,他们在政治上都是“绝对靠得住”。

2001年12月26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