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利用各种机会讲清真象(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于1999年伊始开始修炼。我住在奥地利的勃根兰,在维也纳音乐及表演艺术大学主修电吉他和爵士吉他。

从法理看对我来说这个问题一直很有趣:我学习的专业是流行音乐。那么在这个历史时期我应担当的角色在哪里呢?为什么我的这一世不是个古典音乐家而是从事现代音乐呢?奥地利以其音乐历史闻名遐迩,象莫扎特,海顿等人都是奥地利人。如今全世界的学生涌向奥地利学习古典音乐。我却居然没有扎根于古典音乐创作及完美诠释的土壤中,而是翱翔在吉他弹唱的音符中。

我想,为何我主修现代音乐的一个原因是:在这个末法时期几乎无人能欣赏古典音乐或那些不朽乐章了,所以我要在现代音乐中开辟出一条使人们了解法轮功真象之路。

2003年年初我们在那时对法的理解基础上组建了一个四重奏乐队,演绎的音乐的歌词是我们对法的体会和对迫害的揭露。我们将讲清真象作为主线。

此后不久我们有了个庞大的演出阵容,这样我们可以登台了。几场演出后好评如潮,听众感觉我们的音乐,我们的每次亮相都感人至深。而我们在筹备工作中最美好的是师父已经送给了我们最佳的修炼环境。

每次排练前我们都或学法或炼功。而每次登台都会有触及心灵的打击,多是因为受到了同修的批评。于是我们必须向内找直至找到我们的不足;而且每次在受到观众的赞扬后我们还必须将这成就感摒弃。如此一来我们每次感到升华自己从而达到法的更高标准是那么的不易!2003年夏季"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发表后,我对音乐的理解简直是突飞猛進。所有其他的音乐家对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了如指掌,而对于我来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黑暗中摸索。不过那一段时间我也愈来愈明朗了。

现在我明白了,我们应该尽可能的在大型洪法信息日或是其他类似的活动做出贡献。在我们这个小国家里人数不多的学员中有着比重较大的懂音乐的学员妙不可言,尤其我们大多数人都参加了“为你而来”的合唱团。这样我们就能自然而然的在信息日的活动中发挥特长了。

再说远点,多创作新的音乐对新唐人电视台来说也是意义重大的。在这里我也把创作更多音乐提供给电视台予以己任,因为节目中总还是以流行音乐的比重为大吧。

由吉他音乐的谱曲来看我上大学以来有个很大的变化。我的主专业包含两个相同分量的部分:电吉他和声乐吉他。现在我又得到了学习古典吉他技术的许可,这样在整个的大法音乐创作之路上我更加得心应手了,因为这样至少我的乐器不会变异的太厉害了。除此之外我还在涉及个人创作的修饰润色手法上有了完全的转变。

除了这些我还想讲述一次在大学中的经历:

大学里有门课叫做歌曲创作,授课的是一个出名的奥地利谱曲家,他刚刚制作了一个奥地利新歌星的新专辑。

课堂上布置了这样一个任务:作词谱曲。也就是说先作好词再谱好曲,最后写好和弦。

我们分成了三人小组而且必须找到一个共同的主题:一个能引起我们共鸣且感人至深的主题。我马上想到了法轮大法的主题虽然肯定很独特,但是会涉及到我们小组每一个人。我们经过激烈的讨论后发现我们提出的想法没有一个是真正有意思的。我很惊讶,居然没有一个能真正打动人的主题!我们的老师却将我们绞尽脑汁的搜寻如释重负:他建议小组的每个人都先阐释一个自己想的主题。如此一来我明确了:我已经有了我的主题了! 我的同伴请求从我开始阐述,这样我就有了个绝佳的机会,向他们讲述法轮大法和他遭受迫害的真象。他们聚精会神且听得津津有味,随后他们也讲述了他们的主题。

然后老师准备倾听每人的个人主题。轮到我的时候,我刚简短的介绍了法轮功和他所遭受的迫害,老师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并且一再追问。那是一个全面的关于法轮功和迫害的讲述,教室里的所有人都受益匪浅。在他几乎是非常激动热情的询问后面学生的主题之后,我突然强烈的悟到了:之前我的确有种不适的感觉,我以为如果我讲述法轮功的事实就会有种什么东西妨碍我。但是当这一步迈出去之后,我就从一扇在另一唯空间开启的门走出来了。

在老师听取了以下几个人的设想后,要求我们每个组还是要选出一个共识以便合作。同时他指着我并提及了法轮大法的主题。他推荐将其作为一个作词的典范素材,因为他是极广泛的且令人兴致大增,我们学生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之后我的两个同伴建议采纳我的主题。

我对此心满意足:向他们借助一种常人的形式---在课堂范围中---精确的讲述真象。我可以充分利用师父为我开创的机会。 除此之外在这全部是讲述法轮功的环境下我的同伴也十分幸运的能够直接参与创作。至于谈到这个作品,我还不能准确的描述,但是我们的曲子肯定是一个很有可能被获准上市的小样。也许随后我们还能在电影学院的合作下做成音乐电视。

在这一天我明白了,在我的修炼道路上所有不同的誓约---只要我能悟到认识到的---我都必须兑现。这就要求我必须持之以恒的做好三件事,那样我才能在各种情况下用法来衡量。

在我们几次相会共同创作中,我特别惊奇的发现我的同伴能够真正的進入到修炼者的角色中,并且能够体察到他们的正念。我想,这真是太棒了,他们认识到什么是正信和正信如何能影响人们。(原因是歌词是关于一个修炼者的)

以后的几次相会中我认识到了我在学法少正念不足的情况下的修炼状态给我们的小组和创作進展负面的挫折。有时出现了例如主题人性化的争论,所有的建议都变得内容空洞。还有干扰,比如有人说:“这个题目真是太复杂了……”,或“我们或许还是做个关于爱情故事的主题吧。”这些干扰之所以形成是因为我们的故事中还有一个女人。每次当我想到会有人对歌词中某些地方忍俊不止,就会极度影响到我们创作的進展。

从中我又上了一课。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好兑现我的誓愿,并且做好其中包含的一切。最后的两三次会面又有了无法比拟的起色,终于我们完成了我们的作品蓝图,我必须要自己演奏一下。所有人尤其是我们老师非常喜欢它,他无法再改动一处。他只是说,他想通过精简和弦来使它更商业化一些,以便争取更高的卖座率。随后我的同伴立刻反驳:“千万不要!那样会得不偿失的!我是不会改动一丁点,还是保持原样为好!”

除了在录音棚内完成我们的作品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我们的乐队现场演绎。我们乐队已经在节目单上有了若干关于法轮大法和其受到的迫害的曲目,也获得了很好的经验。这些曲目收到的听众反馈是令人振奋的,因为他们都把大法歌曲当作最爱。

我希望在这个领域我能更出色的担当好我的角色,并且在师父和正法的要求下走正我的修炼道路。

“你开启我的双目”

我在人生路上向着那中央之国
被风暴席卷
我的双腿清醒的载着我
穿越苍茫大荒和神秘古刹直到你面前

完全的陌生却又永恒的相识
你那内在的宁静轻抚起我好奇的涟漪
那舌灿莲花的智言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哩?

你开启了我的双目
指与我全新的世界
你开启了我的双目
和不同的心灵世界

我认识了自己,身神合一

在我的人生路上
我想去真理森林找寻我的根

面对一次次的风暴
重要的是我的基石
自岿然不动
且永不迷失

生命的真善忍
如万能钥匙开启所有门
因为他就是一切的根本

你开启了我的双目
指与我全新的世界
你开启了我的双目
和不同的心灵世界

我认识了自己,身神合一

在这个中央之国
恐惧和妒嫉使他不得人心的被压迫
自由的灵魂被囚禁和折磨
我面对酷刑和死亡毫不退缩

还法轮功自由!
还法轮功自由!


(2005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