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珍惜与同修一起正法的美好时光(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第一次遇见大法是在2003年的九月份,当时,我在巴黎的一个公园里散步。于是,我开始练功,然后读了书,这一切进展的很快也很自然。尽管我对那一刻的记忆不是太深刻了,但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觉得是师父把我带到一个保护圈内。我就这样平平稳稳的,不急不忙的成为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

我那时在巴黎读书,大学毕业时,我决定回到我的家乡――克莱蒙费朗。据了解那里以前没有法轮功学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能让那里的人们来了解法轮功。

一个人独自在这个地区给我带来了一定的困难。最初,我主要是感觉享受不到和同修们在一起的能量,我变成自己一个人,没有同修可以交流。好在我的性格比较孤独,不太爱说话,这种环境对我的影响到也不太大。可是,我还是感到周围空空的。我特别想念一些同修。我在电话里经常能听到这里、那里或在一些小组里都有一些矛盾…。

做为我来说,独自一个人在此,非常希望能见到更多的同修,从电话里听到的这些让我感到很遗憾。独自一人让我非常珍惜和同修们的相见,非常珍惜同修们的美好的一面和他们的善心。师父常常对我们说,要看到别人好的一面,不要总盯着别人的执着。对于我一个人独自修炼的,这告诉了我不要把矛盾看的太重要了,现在我试着把我们能够在一起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当我非常想念同修时,就会有很多的句子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来帮助我,比如说 :“我离同修们远,但我却靠近师父”“我与同修们交流的少,可我和师父说了很多”“如果我在真、善、忍中,我就永远都不孤独”“我和所有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都在师父的心中”。

以前,我和其它同修的联系还很有限,但是后来参与做媒体项目以后,我有了很多的机会交流,我们还可以在TeamSpeak上一起学法,这对于我来说真是太珍贵了。

说到和同修们的交流,最近,我意识到了我的一个执著。那时,我在我们城市组织了一次酷刑展,我接待了一位马赛市的同修,因为我住在我父母的家里,当她到了以后,就开始和我母亲聊天。于是,我就不能按我原来曾经打算好的那样和她聊了,我的心里确切的说是很生气,因为我有很多的话要和她说,而且我等待着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我很快的就意识到了这是我的自私。我缺少善心,我是那么执著于交流,难道我的母亲就没有权利体验这位同修的善心和好意么?她确实有这个权利,而且她一定比我更需要这种交谈。现在,当我再见到同修时,我更多的时间是让自己保持沉默,我不再在乎这时该说什么,我试着感受和他们在一起的喜悦。

在我的修炼过程当中,我自然有很多的执着心要去掉,有些给我的感觉是象剥洋葱皮一样,要不断的去,一层层的去,一个境界一个境界的去,直到最后把它们从根上去掉,就象私心、色心、自尊心;我觉得自己好象得时刻警惕,就象师父说的那样:“时时保持正念”,否则,它们就会卷土重来。每时每刻、每一件事情或者我接触到的每一个物体,我都尽可能的努力使自己更纯正。开始时,我有过比较困难的时候,那时我就对自己说,走出地狱、生在未来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今天,我可以说我明白了“从地狱里捞出来”的真正含义了,磨难使我们长大,走向成熟,我无限的感谢师父对我们的救度。这就是推动我努力提高心性的动力,它使我的思想越来越纯净,能够更好的达到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

我参与了一个媒体小组的工作。由于我离的远,我的工作和对这项目的理解都没有进展,我一下子意识到我应该尽快的投入进去。可是我感到象山一样 的压力在我的头上,我很紧张,因为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大量的工作,却没有工作经验。当发正念的时间来到时,我坐下来,让自己放松下来,努力使自己心更平和,那时,我清楚的感受到那座山消失了。于是我明白了,这一关和这个压力都是因为我的人的观念和我自己错误的想法造成的。为了进入一种祥和的状态,我放弃了人的观念,就象脱去了旧衣服一样,一切不舒服的感觉都不存在了,也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了。这不是说我找到了我的问题的答案,不是,只是改变了想法,改变了我内在的状态,也就改变了我对问题的理解,我也不再紧张了。

我所居住的城市有很多的中国学生,我向不同的商店发放中文报纸。因为我也是学生,所以有很多的机会和他们相遇,于是我就和他们交谈。这对我来说有时是很困难的,因为我的性格是属于内向型的,平时话也很少。当我走向他们并把真象带给他们时,我真切的感到我需要跨过这个障碍。在没修炼之前,如果说要在大街上接近一个女孩子去和她说话,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做的。现在,当我需要向一个女生讲真象时,我就走过去,放下所有可能阻止我前进的东西,并想到我变了;于是我在内心深处笑了,并对自己说:“大法无边”。

我感到如果我用善心去救度众生时,路立刻就通了,我慢慢的理解到,善心是一种力量,我们需要开发它和利用它。如果我的动机真的很善的话,就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和让我逃避的,当我和人们讲真象时,无论他是赞成法轮功还是完全反对法轮功,无论他是对我笑还是蔑视我,如果我的心是善的,我很容易站在他身旁 :因为所有的事物都有善心,没有任何东西能使我远离他,我总会给他一个机会接受真象的。当然,时时刻刻保持这种心态是很难的,我认为这是记忆问题:不能忘记我们是谁,我们是从哪里来,我们要去哪里,特别是不能忘记谁和我们走在一起,每时每刻,在我们高兴时或在我们痛苦的时候,是谁在指引我们走向我们圆满的路。

我有善和关爱的感情,这既是常人和修炼人之间的区别,也是常人和修炼人之间的联系。善心能使我们提高,向我们展示一个美好的世界,但是同时,又是善心使我们留在这里,是善心引导我们去接触每一位遇见的人并救度他。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还感觉到,当我能够 去掉一点根本的执桌时,大量的小的执著也去掉了,例如,前一段有时期,有一句来自我思想中的话对我帮助很大,为了去掉我自己的所有的欲望,这句话是:“常人中的一切景象都不能使我迷惑。”这句话对于其它的执著也很有效果,例如,当我看到一道看起来很好吃的菜时,或者当我看到一些让我不喜欢的东西时,我就重新复述这句话。比较难做到的是要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来提请自己注意。如果有人对我发火,我会和自己说:没有什么幻想能够触动我。

前不久,我有机会在酷刑展中扮演一个警察。我知道,在同修中很难找到愿意扮演这一角色的人。然而,我听一位女同修讲,这是一个丰富的经历,从过往行人的角度看,这种经历很难,但却很丰富。所以我很兴奋的想到要扮演警察这个角色,当我看到这个角色已经让另一个人扮演了时,我甚至还有一点失望的感觉。一会,那位扮演警察的学员让我替他,我很快的换上服装站到了警察的位置上,我在观众的眼神里没有发现什么,没有愤怒也没有蔑视…但是,我感到自己对扮演警察这个角色的意义上太天真了。当我站在哪里什么都不做时,没有问题,可是,当我做出一个动作,也就是说扮演一个恶警在打学员时,我完全做不了。在做表演和拍照时,我只能拿棒子轻轻碰了她一下。我记得这次的经历让我感到很混乱,很多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于是,我发正念,随其自然,不过多的去想它们。

写这篇修炼体会对我来说的确象是一条布满荆棘的路。我要准备考试,做媒体,做常人工作和做为一个修炼者应该做的三件事....。我常对自己说,我迈出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大法。我觉得,把每一刻都当作是伟大的,独一无二的对我来说越来越重要了。我越来越经常的坐下来,花五分钟的时间坐下来思考一下这一切。我们的幸运,我们师父的伟大,他的慈悲…很难想象,有时我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前不久,我和我的家人一起过过圣诞节,那是一个非常幸福的时刻。但是,到了晚上,我想到了那些没有我这样幸运的人们,在这样的夜晚里,他们还在遭受痛苦。于是,我又想到了法正人间的时刻。那时在天上,等待以久的时刻即将到来,神的心中充满了喜悦,而选错了路的人将会在痛苦中被消毁。我更清楚的意识到我们的工作的重要性,剩下时间是很宝贵的。

对于邪恶,我是这样想和这样理解的,我常常对自己说:“我要完全清除所有隔在我和师父之间的一切”。我尽可能的使自己有更大的决心决不动摇自己的信仰,为了去掉我自己的执著心,排除干扰。我写了一首诗。我想念给大家听:

你在寻找我的漏洞并企图使我动摇
你的眼神在我心中完全没有地位
我的每一口气都是为灭你而生
你隐藏在漏洞中并以吸取恐惧为生

我们现在来履行我们的诺言
为了所有被蒙蔽了,对你寄托希望的人
为了画出一条通天大道
我们冒着火焰来清除你的毒素

为了因为我们的害怕和痛苦而流过的泪水
为了我们在你巨大的仇恨下倒下的兄弟们
师父永远在我们身边,他的道路在我们心中

我们静静的走着,不为你的打击所颤抖
为了亲手打破你的安排
而让宇宙永远在法上

谢谢大家。和你们在一起分享的时光总是美好的,为此我感谢师父。

(2005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