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脱维亚:抱着纯净的心更全面的展现大法的法理(译文)

Print

【圆明网】

向您合十, 尊敬的师父!
同修们好!

我是拉脱维亚里加市的大法弟子。我是在5年前第一次听到法轮大法的。那个时候我正在积极的寻找适合自己的功法。从年少时我就喜爱体育,当我不从事体育时,我感觉我好像缺少了自我约束似的。说笑话,那时我对于道德理念的理解似乎象人们说的那样:“有力气,有意志,但缺少意志的力量” 就在那个时候我的一个教练送给了我大法书。

最开始我半年都没能读完36页。每次开始读的时候都下决心一定把书读完,但每次我的努力都停留在上次读到的地方。我现在回想起来,认识到那是我积累下的业力不让我读大法。在同修的慈悲帮助下我参加了师父讲法录像班。当时我想,我既然自己不能够读完书,那么在9天内每天找2个半小时看录像还是应该能够做到的,可我还是漏了一讲。为了能跟上讲法录像,深夜我在家把那一讲读完了。使我感到惊奇的是,我非常快的就读完了,没遇到任何阻力。自己读了这一讲后,我能够更清醒的听后面的讲法了。9讲班结束后,我开始每个礼拜参加集体炼功点。那时我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炼功上,而没有重视学法。而后因为炼功消业的关系,我才意识到学法的重要性。这样炼了一个月左右,我有一次感觉到了微观,那感觉好像似天空敞开了,亮晶晶的星星在闪烁。像开天辟地似的

修炼后我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我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那时我从事建筑的生意,几乎每日生活在与酒精为伍的日子里。听了讲法后的第三天我就不再饮酒和吸烟,同时我再也不骂脏话了。3个月后我原来所有的病都消失了,其中有的病是我以为要伴随我一生的。我看着我自己都惊讶――大法是这样容易的让人从已经霉暗心灵解脱出来。这些周围人几乎无法察觉的变化鼓舞了我在以后的修炼路上精进。

在得法后的第三个礼拜我就和其他弟子去了周边的一个旅游城市讲真象。 而后我都争取一次不落的参加大法活动,同时也为了让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真象。开始时我紧闭双眼,并不是为了让身体能量流畅,而是因为我以前工作都是和各个企业VIP高级人员打交道,为了不和我那些熟人相遇,我就闭上双眼......当人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他自己做什么的时候,往往他做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好事。我是大法修炼的,我怎么会不好意思呢。师父在《转法轮》里第一讲就写了:“真,善,忍” 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 我就对自己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对人有益的。想明白后,我的这些怕心就去掉了。阅读从明慧网下载的师父书籍和经文让我更明白在现在这个期间对大法修炼人的要求,我的思想更清晰了,心也越来越向好的一面发展,念也越来越正。

学大法书和新经文我不止一次的读到修炼最主要的是修人的心。在经文“拜师” 《(1995年12月8日 )(精進要旨)》师父讲:“不套旧礼规,弃其表面只见人心,” 在《转法轮》第九讲写道:“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按照法理对照自己是否做的象大法弟子一样,是否做事象常人那样为了名、利、情。按照师父讲的,作为修炼人时时向内找自己还没去掉的常人心,我去掉了自己的执著并在大法修炼的路上更加精进。

从1999年开始后,我和同修参加了国际的很多重要的讲真像活动。因为我的外语水平很有限,所以在这些活动中我都是尽力而为。在讲俄语的国家我能够和媒体记者与执法人员交谈。在其他的国家参加了多次的游行,在街上派发报纸和单子,或者对过路行人说:“法轮大法好!”从参加这些活动中我明白了,腰鼓的声音大小并不是因为鼓的大小而决定的,得度的众生数量也不取决于我们发的资料的多少,路人对我们的微笑不是因为天气的好坏。好天气、发自内心的微笑、腰鼓的声音、读真像资料的人们――这些只能是在大法弟子用心的结果。我明白了那颗善心――是匆匆看几眼所看不到的,有着非常微妙的界线,那是常人与大法弟子做事的区别,在每次在出发前或去做某件事都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做,带着什么心去做?

最近的一年里欧洲大法弟子的活动和其他地区的活动都很多,特别是一些活动的重要性师父也讲给了我们。每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我都遇到了阻力和困难。 师父在《路》 经文里讲:“ 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基本上在每次活动后都会知道下一个有重要活动的时间,当同修问我是否参加的时候,我都很难马上答复,但读了最新的经文后,我的正念更强了,而周围的环境也给我创造机会让我能够参加下次的活动。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对师父许愿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虽然修炼中我看不到什么,但我明白,在这个时期所有在我周围的生活环境都是为了能使我救度世人完成誓言而创造的。参加正法中,我看到了今天的历史是如何开创的。

在曼哈顿我成了大法弟子在大量救度世人中所表现的伟大慈悲的见证人,在那次的行程中我也明确了深一层揭露XX党在迫害法轮功所起的作用的必要。

记得师父在《致俄罗斯第二期大法法会》 中:“希望通过这次法会,把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工作开展得更好。要经常与国外其它地区学员沟通,互相鼓励,共同精進。” 我是在原来的苏联出生的,在当时很多成年人都是在那种理念发展的顶峰期间成长,受教育并参加工作的。国家机器的宣传早早的从幼儿园就开始了。在那样的环境下每个人的身体都存在XX党的因素形成的空间场。我从纽约法会回来后我和同修们就从大法的角度交流了对这些事的看法,我们讨论了因为那些旧有形成的观念没有去掉而出现的干扰。

对法理的认识让我更清楚明白了师父在《预言参考》经文所说的“从共产主义国家来到西方发达国家的人都有一个同感:觉得这里好象共产主义一样,只是不讲暴力革命那一套。”。

我发现,以前读这篇经文的时候,只是有一种确凿事实的感觉,到处都存在XX党的因素。我意识到,这种表面的想法也表现在我体内的深层空间,也使旧势力形成的因素能够藏在那里。思考这个问题后,我意识到渗入的旧势力因素也存在与更深层的空间。它们非常的隐蔽。就如同字和百年前是一样的,但穿过空间他们的意义却发生了改变,很多字的意思都变异了。最明显的例子,奥林匹克的原则是“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 这个原则不光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已经被理解成另外的样子,在西方国家也是一样的。 这些深层的因素表现在积极的竞争,争取领先,对物质利益的夺取,在科学无神论的基础上反对“因果关系”―善恶有报的道理。

在纽约曼哈顿勇气长城的队伍里我看到了明亮的画面,一个路人停下来和一位女大法弟子交谈。那个路人情绪激动,说话态度非常生硬,而在他面前站着女大法弟子没有和那个人争论。从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带出了慈悲和善。在回答路人问题时候,她的每句话都清理着周围的空间,并在给那个路人得救的机会。

现在我更明白了,为了能让世人得度需要的是最纯净慈悲的心。

上面是我个人在大法修炼中现在的心得,请慈悲指正。

(2005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