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参加布尔诺的第一次反酷刑展的经历(译文)

Print

【圆明网】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从我一开始决定要参加这次的洪法活动,我就不得不“和平常一样”,克服许多邪恶安排的困难和干扰,比如说:

我的老板走过来和我说:“两天之后,(也就是九月八号,我们洪法那一天,)我们要和研究组一起开一个公司特别会议,是在下班之后。”当我回答说在那天我另外计划有很重要的活动时,他对我说:“如果你可以改变主意,我会非常的高兴,参加这次会议,给我一些支持吧,我很需要它,而且这对我们公司也是很重要的。”我善意的但却很坚决的对他说:“我很抱歉,但是那天我真的不能来,因为....”“好吧,如果你不能来的话就算了吧。”他这样回答我,对话到此结束。我想要再多说一点关于我要参加的活动的事,但是他打断了我说:“你不需要道歉或者是解释什么。我了解你的为人,我知道如果你选择去那里的话,那一定是因为它真的很重要。那么,下一次吧。”

之后,我又要克服一些我妻子给我制造的麻烦。就好像是:“你哪里也不许去!星期四你要去炼功,星期五是公司的活动,现在,整个周末你又计划要待在布拉格?你想干什么? 你什么时候才会在家里做一些事情?告诉你,待在家里为你的家人做些事情,听见没有?”

当然了,邪恶利用了最好的时间和最好的语言,并用强烈的感情来修饰。但是我的决心已定,所以这些干扰很快就消失了。

我做完了所有的工作之后,就到了布尔诺。当我离洪法的地点越来越近的时候,我觉得这一次是会不一样的。从很远的地方,我就可以看见很多的人都在向右边看,那是我们的学员揭露在中国被使用的酷刑的地点。当我到了现场,我认识到这酷刑展是多么有力量。

当我看见一名扮演被酷刑迫害的学员的时候,他的妆化的是这样的逼真,我都没有认出来他是我的朋友,我还在问我自己:“那个新学员是谁?是谁看起来被打得这样惨?”之后我走过去看我们各种酷刑展板,我发觉到我自己心中的慈悲是如此的少。我经常忘记那些在中国遭受酷刑的学员。发正念是唯一一个能让我想起他们的时候。

现在,我更加认识到在这五年的迫害中那些人要承受什么样无法想像的苦痛。之前,我的想法总是:“我知道中国有几千人在遭受痛苦,我并不赞同这件事。”但是,我的思想到此为止了,因为我认为这是对他们巨大的考验。今天,我才知道那都是我的误解。我们应该更多的去考虑他们所遭受的痛苦。因为他们也在为我们承受,他们在帮我们消除我们的磨难,使得我们可以能够得法。这些遭受酷刑折磨的弟子们向师父请求把这样一个伟大的大法传给所有的人,我的意思是,传给我们所有的人。所以我们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去消灭邪恶,结束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

让我们回到洪法中来。我刚才所提到的所有的事情,都帮助我使我的心态平静,心中充满慈悲。当我达到这一状态的时候,我开始向那些面露震惊神色的过路人讲真相。在这之后的2,3个小时内,我遇到了一些引人注意的情形,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

任何一个过路人的思想,不论他们有没有拿传单,至少有那么一小段时间是被这个场景所占据的。很多人在读了那些展板之后都对这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很震惊,很多人留下了眼泪。有些人甚至无法承受去看我们的真人表演。

从他们的眼睛里你可以读到一些疑问:“这是什么?这是真的还是游戏?有可能这么恐怖的事情还在世界上的一些地方发生着吗?”这些人们的巨大的好奇心和想要知道我们要传达什么的愿望使得很多人停下来并且拿一份传单,在另外一个情景下他们也许不会这样做。

更多的人们向我们提出问题并要求得到解释。由于人们对这些有直接的经验,很多人想要为我们做些什么,并在我们的征签表上签名。另一个令我吃惊的现象是人们对我内心的平静和慈悲的回应。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试着去记住我所做的事情是很宝贵很不平常的。因为当我给一个人传单的时候,我这样做是在给他一个被救度和进入新宇宙的机会。因此,我试着保持我的思想状态使之符合这样大的责任。

在洪法中保持大法弟子的心态是我不久前在布拉迪斯拉发洪发时认识到的,所以我试着把它做得更好。我正眼看着路人,同时温和的把拿着传单的手伸向他们。有些人为了避开我而改变他们的行走方向。但是,当他们走过我的身旁或者只是在我前面一步远时,他们会突然转回来在最后一刻拿走那份传单。有些人甚至停下来,走回来拿传单。有时,当一个人走过我的身边时,好像他们可以听得到我的想法“多可惜呀,你看起来很好!”有许多次我们彼此微笑。然后好像有什么事情令他们停下来,改变了他们原本要避开我的决定。

我确信当我们达到正确的思想状态的时候,如果我们在接触别人时有最大的慈悲,大法无边的威力会产生一个场,这个场会触动到人们的心,给他们一个机会去了解大法。有时他们的感激非常的强烈(比如说他们的微笑或者是说“谢谢”),我会从心底给予他们最好的福,祝愿他们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看清楚手中拿的是怎样的一个令人惊奇的东西。

在这次洪法中,很多的时候我都是面对位于高部的街道,因为那里有很多人从电车站过来。但是也有人从其他的方向过来。所以我不停的转身寻找我先把传单发给谁。我拿着传单的手一直是伸着的,在给他们机会--“谁想要就拿走吧,这是给你的一份礼物。”这样很多人都拿了传单。但是我没有机会答复他们,因为我可能是背面或者是侧面对着他们。一次次,当人群包围了我时,人们会停下来伸出手表示他们也想要一个 —— 但是他们有时得一直等到我给我面前的人发完了之后。

另一个情景是有两个发快餐宣传单的男孩子来到我面前。他们提议我拿一份他们的材料,我对他们说:“小伙子,我会从你那里拿一份,你也从我这里拿一份。”在他们读了传单几秒钟之后,他们回答我说:“先生,您可以多给我们一些这个传单吗?我们会帮你发的。”我真的很感动,因为他们说可以帮忙是他们真诚的愿望。我给他们两个每个人一些我的传单并向他们表示了我的谢意。不久之后他们又来了,因为当时我身边有好多等着签名的人,所以他们两个在旁边等了一阵。之后,他们来到我面前问我他们是否也可以在征签表上签名。我想知道他们是否明白他们将要签的是什么,他们对我说知道。他们刚刚读完那些在中国对大法学员所使用的酷刑方法的有关信息,非常的吃惊。签完名之后,他们又拿了更多的传单去派发给人们。

然而,事情总是有两方面的,我也有一些反面的经历。举个例子,有一位亚裔长相的老先生,很像中国人,他一边看那些酷刑的表演者一边一步步走向我。之后他从我手里拉走一张传单,在我面前把它撕得粉碎,并诅咒我们。之后他把撕碎的传单扔在地上,很快的走掉了。这件事对我也有一些触动。很快我就认识到,他也决定和选择了他的未来。

我把地上那些碎片收拾在一起放到了我的背包里面。这样的突发事件一年前在布拉迪斯拉发时我也经历过一次。这一次我又没能保持心不动。由于我自己不能正确的对这些反面的挑衅行为做出反应,有十分钟的时间我变得很伤心。我内心的变化立刻明显的表现到人们对我的反应上。突然之间人变得很冷漠,相互之间的微笑也不见了,而且更多的人不想拿传单了。渐渐的我明白过来,在这一时刻,有很多的过路人为了在这一场景里见到我从而选择他的未来已经等了几百万年,可是如果他只是看到一个伤心的人在这里给他几张纸—他有什么机会去选择呢?他怎麽会感到这是重要的事,是让他的元神等了这么漫长的时间的事呢?

也许看起来好像是我对消极的反应有强烈的执著心,但是我的经历引导我去思考怎样去适当的解决一些在洪法中通常会遇到的情景。

情景1– 人们拿走真象资料,我们有一种开心的感觉,也许是我们帮助救度了多少多少人。我们很高兴而且在我们心里有一种特殊感。同时我们忘记了我们只是在帮师父而已。师父和他的法才是能够救度众生的。

情景2– 对一些过度好奇和健谈的人,我们以一种好意与他们交谈,但是这些谈话突然之间会占用好多时间。最后我们通常发现他只是想要说他想说的。但是我们却因此而好长时间停止了讲真象。

情景3–有一些怪诞的或者是喝醉酒的人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们想要把他们对我们洪法的看法,他们个人的问题和对世界的灾难看法强加于我们身上。我们试图与他们讨论,说服他们,等等。但是最后我们发现这只不过又是一种阻止我们讲真象的方法。这些人通常不能接受我们所说的任何事,而且更糟糕的是,他们通常很吵而且行为不好,这使得其他人开始回避我们。

情景4–有一些很具有挑衅性的人接近我们而且很不友好。这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很明显的一种对我们的平静和慈悲的干扰,而且阻止我们发传单。

在师父2004年9月1日的经文里边,我找到了所有针对这些情景的答案。

“...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 ...”

我个人对此的理解是,它涉及到所有的大法弟子,包括国内和国外。这是为什么从现在开始我把每一次洪法都当作是我的工作,因为我要尽全力完成我的责任。如果我们所有的人,作为一个整体,想要达到最好的效果,它取决于我们如何理解和解决那些我们在洪法中遇到的所有的小麻烦和我们自己的懒惰。因为这些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最后的结果。

我如何在洪法中做好我的那一部分也很重要。它可以影响到其他学员在准备洪法工作时的努力和为整个的活动带来或者好或者坏的结果。如果我们只是来炼炼功,和其他学员聊聊天,... 那就不好!我们洪法的目地是让尽可能多的人来了解大法和针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

最后,我想说—特别是对我自己说—“让我们在大法工作上对自己严格要求,因为这是历史给予我们的巨大的任务。并且,未来我们只有越来越少的机会去改正我们的错误。”

(2005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