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船长(连载二十五)

Print

【圆明网】

(二十五)

去过兴城的人多半都要到菊花岛走一圈,边勇他们也不例外。普通的小岛,散住着不多的人家,据说独立为一个乡。绕岛走一周,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码头上有卖螃蟹的,有卖纪念品的,如今也无非是个完全靠旅游吃饭的地方了。

一周轻松的培训生活过去了,回到北京,又开始了正常工作的节奏。

刘翰成的办公室,边勇、于红、李总监、李辉、王成在开会,开公司的干部会议。

会议的主题是,把各部门需要沟通,协作的问题,现场解决;把各部门如今存在的问题找出来,拿出切实的办法解决;明确公司对管理人员素质的要求,明确公司的一贯的管理方针;讨论提拔中层干部的人选问题;部署下阶段的工作。

在会上,李总监提出,销售部业务员差旅费报帐慢了点,办公室李辉的招待费超标,自己用车有时不及时;于红检讨了自己因工作经验欠缺,使销售部工作节奏不够紧凑,而且出现了王雪薇事件,表示愿意就此事件给公司带来的损失,接受处罚;边勇也提出用车紧张的问题,说自己和办公室,财务室用一部车紧张了些,同时他指出,销售计划再提前一周通知车间,这样生产安排能够有条不紊,关于重新测算绿色原料单价的问题,自己还心里没底,需要到原料基地走一圈再说。目前,按眼下的销量测算,库存的原料某些品种还要抓紧补充进货,农户手中很可能没有存货,这样到药材公司抓货,价格肯定会高;李辉抱怨如今的社会关系不好处理,没有点小恩小惠,吃吃喝喝几乎寸步难行,而且李辉表示,公司的管理制度少了些,手续过于简便,看得出来,他对刘总的员工素质 ,道德教育不十分理解,他言外之意这次销售部的事件是个很好的例子;王成指出,原料班和成品班关键是在作业流程上有冲突,两个班长是因为工作彼此有些抱怨,没有任何个人恩怨,如果原料班每天能够提前半小时上班,提前处理好一批原料的话,那么成品班就不再为原料不及时而着急了,那么他们的冲突也就没了,所以,解决这个矛盾的好办法是原料班每天提前半小时上班,提前半小时下班,但是,这个规定要公司上边给定,底下执行起来应该更顺畅些。同时,他表示自从基地开展了修养课程后,员工的工作自觉性,及精神风貌大有提高。

经过大家的畅所欲言,充分协商,许多问题圆满解决。充实中层领导的候选人问题,也有眉目了。

最后决定,公司再买一部捷达王车,给边勇和于红用,李辉和李总监还用那部富康车。边勇和于红要抓紧学车,争取早日拿到本子(驾照)。基地的工作时间调整问题,公司立即下文明确下来。王雪薇事件,给她家属打招呼,限期内没有答复,公司将采取措施,总之,这个事件不能再拖延处理了。销售部的成绩是值得肯定的,在销售量迅猛上升的情况下,工作略有脱节是可以理解的,近期于红在家把有关工作理一理,然后再下去跑市场,销售部扩充人马势在必行,招聘广告由李辉负责与报社联系,有关财务手续要严格执行。由边勇负责,到农业大学聘请有关专家,指导绿色原料的种植技术。并且抓紧落实下年度的绿色原料基地,眼下库存的缺货赶紧补充,首先考虑的是质量,价格高些是没有办法的。

最后一点,也是刘翰成最重视的,就是关于企业领导人素质问题,观念问题,及企业文化的培植问题。

刘翰成还是没有独揽话题,让大家自由讨论,充分表达自己的看法。实际具体地说,这个问题的焦点就是修养课程的必要性的问题。

于红,王成对修养课程是持赞扬和肯定的态度。李辉更强调制度的完善,和严格的管理,主张修养课程可以减少次数,为每月一次,同时课程内容要以能够提高员工专业技能、本领为主。边勇本来对修养课程是积极赞同的,但是,由于王雪薇事件,使他过去的看法有些动摇,主张严格的制度和思想教育都不可放松,也就是‘两手都硬’。李总监态度比较中性,只是说没想到大陆人不如台湾人好管理,思想复杂。

很显然,大家在这个问题上分歧很大。李辉和于红在争论,刘翰成在沉思,边勇反复强调自己的意见。

刘总反复思考,目前的管理制度是不是真的有漏洞,不够完善哪?不是。那么修养课程的意义到底多大,自己是明白的。那么怎么说服李辉和边勇,大家在此达成共识,一心一意地把修养课程搞好,培植一个良好的企业文化哪?他明白,这点上,李辉不止是观念的问题,还有部分感情问题,也许当初他聘请他们老师时许过什么愿,在这个事情上坐蜡了(下不来台阶的尴尬,或失言)。不过当初我们并没有承诺长期聘请他的老师呀。只是允诺每次讲课支付定额的报酬而已。

“大家别争了,我谈谈我的看法。”

刘翰成欠了欠身,接着说。

“边总,你搞过销售,如果今天的销售部是你抓,王雪薇的事情能否完全避免?”

沉思了半晌,边勇答道。

“应该是可以避免的,只要不让业务员摸到货款。”

“那么,如果摸到哪?”刘总问。

“那可不敢保证,现在这个人没法说,我只敢保证我自己”。

李辉接过话头说,

“这就清楚了嘛,我们的制度是不够完善的。就是不该让业务员接触货款。”

“具体情况不是这样,我们为顾客着想,为客户方便,在客户实在忙不过来时,没时间去银行办理汇款的情况下,业务员正好在场,收了货款存入自己的卡中带回公司是没什么问题的。”

于红还在阐明自己的看法。

李辉还想说什么,刘总打断了他的话头。

“李辉呀,你现在管几个人?”

“算我自己,一共6人,三个司机,一个清洁工,一个助理。”

“呃,那你是怎么管理的呢?”

还没等李辉回答,刘翰成接着说。

“如果某个司机在出车的间隙办私人的事,你能够知道吗?如果清洁工把部分卫生用品拿回家,你能知道吗?”

“你可以让司机填写出车清单,填写行车里程等等,实质上你真的能够完全限制他们的公车私用吗?你可以检查卫生不断督促那位清洁工的工作,那么,你如果出差时,谁来检查她哪?如果在你看不见时,她浪费水电你能知道吗?”

李辉语塞了。

刘总起身给杯子填水,踱步到窗前,打开窗子,一股热流伴着蝉噪涌了进来。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了许多,气氛缓和了许多。

大伙沉默了下来。

过一会儿,他顺手再关上窗子。转过身来,语重心长地问道。

“边总啊,你刚才说,能够保证自己摸到货款不出问题,那我想问问,是什么原因保证你不出问题的呢?请你回答我。”

沉默了一会,边勇欠身道。

“俺打小,娘就叮嘱俺不撒谎,不占别人便宜。告诉俺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做恶的人,终有报应”。

“是这样,就是说,是道德的力量约束了你。那李辉,我再问问你,在这里,咱俩共事时间最长,我对你信任不信任?”

“这还用问吗,刘总。”

“我对你的信任,才使你能够施展才干。之所以我信任你,是因为我看你小伙子道德水准高。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你的招待费可能会超标,但是我并没有想的太多,也没有特意过问此事,因为我相信你。”

刘翰成回到座位上,接着说。

“作为我,我能够相信自己的下属,那么,同样作为领导的你们,为什么不能相信自己的下属哪?”

“你们不相信他们,从而制定几十条的框框来约束他们的行为,规范他们的行为。实质上真的能约束得了吗?”

“我相信你们,是因为相信了你们的道德水平。同样的,我们的员工,除了职位比我们低之外,他们的道德水平真的就不如我们吗?对他们的不信任,就是对其的不尊重,不被尊重的心灵是痛苦的呀。”

“我看,今天咱们的会,时间占用的很长了。该讨论的,该处理的问题也都解决了。最后哪,我借用孔子的两句话送给大家。”

“第一句是,‘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这就要求我们当领导的自己要先正身,然后才能管理好下属。”

“第二句,‘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这句是,管理者用德、善、礼来管理下属,下属知廉耻且品格高尚;否则,一味地靠章法来施政,虽然约束了人的表面行为,但是,人们会变得无耻而不自重。为将来的不道德行为埋下了祸根。”

“那么,咱们今天的会就开到此吧。孔子的两句话,大家都回去琢磨琢磨。人生与修养我们还要继续搞下去,而且要搞得更好。不能因为一个王雪薇事件,就动摇了公司管理的大方向。我想今后的人生与修养的课程,公司要全员参加,每个部门都要搞,领导带头。这个问题,我们今后单独开会讨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