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笑看人间

Print
【圆明网】“李白真是天上的仙人下凡啊!”我一边读着他的故事,一边想像千年前的李白。仰天望月,我笑李白,便赋诗一首曰:“我来江边坐,明月独照我,我恋江上月,投身江月中。天上一明月,千江皆月明,月月将身寻,月也难为情。”

写罢!我彷佛听见李白也在笑我。

天上谪仙人

李白是天才。他写《蜀道难》,一破题真是石破天惊。贺知章读了,感叹地说,你真是被贬到人间的仙人啊。

他十岁就读通五部儒家的经典。不过,他绝非迂腐之儒,他喜欢击剑、喝酒;他纵横游历,轻财好施。当世惊其天才赡逸,连大唐天子玄宗皇帝都亲手为他调羹。

我不禁感叹:国清才子贵啊!只有大唐的盛世明君,才知道天才的可贵,只有玄宗皇帝那样的气度,才能容得李白的放荡不羁。

根据史书记载,唐太宗当秦王时,出现“太白经天”落于秦地的天象,这意味着天命落于秦王,也就是太宗将为真命天子。

李白的妈妈梦见太白星之后,便生了他。太白星就是长庚星,用现在的话讲就是金星。这颗太白星,真是一颗文星。《西游记》里,孙悟空一闯祸,仙班中必闪出太白星上奏陈情,力保孙悟空,玉皇大帝才封他为齐天大圣。在西方,金星代表着爱、浪漫与战争。您看,像不像李白?

李白如果是从天而落的一颗星,我看除了金星,也别无选择吧!

轻舟已过万重山

有一首西洋老歌《离家五百里》:“假如你赶不上我搭的那班火车,那就是我已经走了。你会听见汽笛在百里外响起。一百里、两百里、我已离家五百里。”

我每次听见这首歌,都会想起李白:“挥手自兹去,萧萧斑马鸣”的潇洒与离情。彷佛马鸣声也离我而去,五百年、一千年、一千二百年。

李白为什么那么令人不舍呢?原因是他去得太快。他像是一朵人间的游云,在人间的残碑上,刻划下千古绝唱。人们读着读着,与他结下一份缘。一千多年来,代代的中国人都是他的读者。人们心里都埋藏着笑看人间,修炼成道的种子。

于是,他可以潇洒的去了,没有一丝离情,没有包袱,这就是游仙李白。您看,他的身影多么轻快:“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读着读着,我简直要放下仅有的残躯,随着他那潇洒的壮丽而去,直到天涯海角。

李白也有奇功

他在金銮殿上,醉了便吐;他写番文诏书,要国舅磨墨、奸宦脱靴。不知李白者,说他太傲;深知李白者,才知道他早看出国贼在此,君上不察耳。

他别具慧眼,有知人之明。当时郭子仪获死罪,李白一见郭子仪,便知其为人,救他的死罪。后来郭子仪果然中兴唐朝,建立不世奇功。这份功劳,李白也该记上一笔。

不过,李白毕竟不是官场中人,他属于千古,必归而隐之。

晚年时,李白入于黄老,好神仙之术。元朝人辛文房的《唐才子传》,写到李白与杜甫,下了一个结语:“观于海者难为水,游李杜之门者难为诗。”李诗飘逸,杜诗典重,代表了大唐盛世的文学高峰,后人可望而不及。

我常想,若非心灵澄明,写不出李诗的境界;若非忠心孤愤,写不出杜诗的忧切。诗好似天使的语言,唐朝直如人间的神国,否则,又怎么会有李白的绝唱,天使般的诗篇呢?

李杜而后,唐朝已然衰亡!

李白归于月夜

李白死的方式,也不同凡响。他喝醉了,以为江上月是天上月,于是水中捞月,一下去就没起来了。

李白是月夜的吟唱诗人,怎么会糊涂得错认明月呢?“天上明月光”怎么会变成“江上明月光”了呢?

禅宗有一本《指月录》,人们往往看到手指,而不看月亮。李白投身江月也是公案哪!他在告诉世人:月在天,不在江啊。江月虚幻,投之必将沉沦,唯有天上之明月,微微放着光明,才是人们永恒的仙乡。

我曾写下:“吾已随意卧高眠,梦中不复思故烟,只见茫茫一明月,月中独坐知是谁?”是谁?是谁?也就留与您猜想!

写罢李白,李白犹在身边。

夜已深,月何在?随着月光,我彷佛看见李白!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