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我的正法之路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想跟你们交流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修炼心得。

我第一次参加法轮大法学习班是在1998年,我大学的最后一年。一天,我在校园里看到了一张海报:“法轮大法,基于宇宙原理真、善、忍的高层次气功。”之前,我学习过很多其他修炼方法,起初也感到疑惑。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去法轮大法的教功班学习了功法,也读了《中国法轮功》。当时《论语》中的第一句“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挑战着我很多观念。尽管我觉得非常有意思,但当时固有的观念阻止着我看到更深的法理。

几个星期后,我停止了炼功。大约就在1999年7.20,我开始感到生活非常压抑,我好像对任何事都失去了兴趣。我现在相信那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在佛罗里达讲法中说:“从1999年的7.20以后啊,那个时候可能每个学员都感受到了,这个邪恶好像是无孔不入,无所不在。一切好像真的象那些预言家所讲的,铺天盖地的邪恶来了,真像天塌了一样,到处都是邪恶。”那时我真的有这种感觉,我相信那是旧势力在阻止我得法并成为正法弟子。在这个时候,我找不到生命的真义,很多时候,我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2001年5月,我又重新找到大法弟子。在集体学法中,当我读到《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 》时,我恍然大悟,李老师的洞察力和法的威力刺穿了我沮丧的深层。当时父讲到空间和其他现象时,我立刻就能接受,并发现非常令人着迷!这时已经没有来自我的人的观念的障碍,我真的相信“佛法是最精深的!”这仅仅的两三个小时,胜过我多年的所得。

我简直不能相信大法有这样大的威力,使我最后喜出望外地感到像重生一样被赋予新的生命。读完关于迫害的材料,我想帮助使邪恶曝光并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多么的美好。两天后,为了讲清真相、助师正法,我和都柏林其他弟子一起在国家电视台节目中演示功法。我几乎还没把功法学好,但是,我能出现在电视上助师正法。我决定走出来,融入正法进程。大约一周后,我开始和其他弟子一起去Grafton大街,都柏林最繁华的商业街去洪法和讲清真相。我还发现这是一个摆脱对名声的执著的好环境。

我在很短的时间内,读了《转法轮》和很多师父的书。我不断地读法,感觉越来越好。这么多的事情对我来说突然变得清晰了,所有在生活中曾思考的问题都被给予了解答。我知道这是我寻找了整个一生的东西。我对自己说:“谁是能看到这样高层次的师父?谁是他讲的内容包括数不尽层次中的佛、道、神的师父?谁是能把我一生思考的问题仅用几个字就解释清楚的师父?”然后不久我明白了“主佛的慈悲是宏大的,已经把佛法留给了人。”(《再造人类》)我不能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得到了这么神圣珍贵的东西。

我开始有了一些特别奇怪的体验。我做了一个梦,师父的法身在我身体里下了一个法轮。当我看功法的录象时,能看到一个紫色的光环环绕在老师周围。当我看讲法的录象时,能够看到明亮的光和师父的功从电视中流出并充满房间。一天,当我和一个同修交谈时,看到一个白色的光环围绕着他。经历了这些奇异的事情,我认为自己在做梦并在等待着有人把我叫醒。

一个月以后,我去参加在瑞典哥德堡举行的我的第一次法会。遇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修炼者,我觉得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一天,当我们炼功时,一个大的太阳光环出现在天空,象进入另外空间的一个门,虽然不能看到什么,但我心里觉得很多佛、道、神在看着我们,他们为我们和我们在正法中正在做的事高兴。这正象师父所说:“宇宙中无量无计的佛、道、神与更庞大天体中的生命都在注视这小小的一粒宇宙尘埃上的一切。”(《精进要旨(二)》:走向圆满)。在一个大游行之后,修炼者们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去讲清真相。我感到有数不尽的神在护法,在那里看着我们。2002年7月,我荣幸地听到了师父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当我看着老师讲法时,眼泪夺眶而出。我不能相信我是这么的幸运,能看到他,能看到法轮从他的身体涌出,在师父前面的法轮图形正在旋转并发出明亮的光芒。

经历了这样美好的事情,我在助师正法中变得非常坚定。我知道自己必须精进才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我被邀请参与欧洲圆明网的工作,这是我在正法中的主要工作。师父在他写给欧洲圆明网的文章中说:“这是为讲清真相而做的,为揭露邪恶迫害所做的,为救度世人而做的。同时要注意媒体在民众中的作用。这对人们了解大法真相、救度世人、揭露邪恶是极其重要的,而且影响也是巨大的。”我想鼓励我的同修往我们的网站投稿。圆明网在正法中是一个有力的工具,欧洲的修炼者有很好的环境和机会通过写他们在大法中的体验并告诉世人我们是谁、我们是怎样的,接触和救度中国和全世界的人。

因为大法的工作非常忙碌,有时我发现不容易静下心来学法,并经常忽略学法。有时,我只是一个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师父不断地强调做好正法工作,我们必须静下心来多学法,我们正在同化新宇宙的要求,只有那样,我们才能更有效的做正法工作。但是如果我们不学法,我们就很可能被旧势力不正的安排和旧宇宙中的理限制住。师父说:“如果按照他们所安排的这一切去做,那么大家想一想,做完了那不也等于没做一样吗?做完了还是那个境界和标准,怎么能行呢?”(《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所以只有多学法,才能符合新宇宙的标准,真正地正法。

去年十月,我去休斯顿近距离对邪恶之首发正念,救度众生,减少对中国同修的迫害,当在那里时,我感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的强大的正念和功集中在邪恶之首呆的旅馆里,完全歼灭和摧毁了另外空间的邪恶。我觉得我们另外空间的身体不可思议的巨大和坚不可摧,就象金刚一样。邪恶惧怕大法弟子的威力,并且没有找到机会反击。那里的修炼者是这样坚定地发着正念,经过大雨和其它的干扰,似乎不管发生什么事,修炼者们都会保持着坚定,护法、发正念。我发现这非常感人和激励人心,如果我会死掉或被碾成微粒,我不会介意,因为我是为了护法和救度众生。

在我的修炼之路上曾遇到了很多困难和考验。可能我最难放下的是对圆满的的执著。得法晚,使我觉得总是需要去追上同修。有一段时间,我个人的修炼成为比正法更重要的事了。当我更多地学法,认识到我们正在做的正法的神圣与伟大时,我几乎完全放弃了这个执著。我也发现当我有一颗助师正法的纯净之心时,提高得很快,不再需要考虑很多个人修炼的事情了。师父还说:“朝闻道,夕可死。”通过学法,我们在不同层次同化了法,那么我们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呢?师父只看我们的心,如果我们是纯净的,师父会帮助我们克服战胜一切,以他无边的法力来保证我们达到圆满。现在,自己是否能够圆满对我已不再重要,我只是想在正法中尽我最大的努力。

我经常问师尊:“在宇宙所有的众生中,为什么您选择了我帮助您正法,在广阔宇宙中所有不可计数的伟大庄严的佛、道、神中,为什么我这么幸运成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经常,当领悟到师父为我们做了什么时我会流泪。我将永远难以懂得师父的慈悲,我对师父的感激永远也不够,或者能配得上他的仁慈。就象师父对另一个弟子所说的:“你今天是最幸福的宇宙生命了,你是大法学员了,天上的神都羡慕你呢,你还自卑什么。”(《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现在我只是在尽全力助师正法,并感激“佛”的无限慈悲美好。

这些仅是我个人的体验和法在我自己这个有限的层次中的显现。“大法是无边的”,所以请以法为师,如果你有你自己的或更好的理解,请尽管交流以使我们能象大法中的一个整体那样提高,履行我们神圣的正法使命,跟我们伟大的师父返回我们神圣的天国和天堂。

谢谢大家。


(2003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