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警察严吉被关洗脑班、强制退休

Print

【圆明网】法轮功学员严吉,五十多岁,湖北省安陆市公安局治安大队警察,为人正直善良,是公认的好人。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四日,正在上班的严吉被劫入安陆市孛畈镇长松洗脑班,所谓的“关爱之家”。八月二十四日回家之后,目前被公安局强迫退休和严密监视。

被劫入洗脑班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四日,严吉正在上班之际,安陆市政法委610和公安局国保大队一伙人到他工作的部门,开始只是漫不经心似的说要找他谈一下。接着,不由分说就将严吉带上车。严吉的前后都有人,上车后,左右是人,呈绑架之势。

一路大约三十公里,严吉被拉到孛畈镇一村委会所在地院内,这里新设了一机构,金属招牌上美其名曰:“关爱之家”(即洗脑班),严吉被投进其中。这里钢门钢窗钢栅栏,玻璃窗上贴着不透明膜,门口钢栅栏上,还附着一层不透明塑料,见不到天地日月,这里显得阴森封闭。

剥夺人身自由

非法关押严吉的房间和厕所门的反锁扣已被拆卸,以方便610人员、国保警察、协警、保安、“帮教”和所谓的“老师”(犹大)随时可以如入无人之境般的检查、监控。

晚上睡觉,禁止关灯,窗户要敞开。一次,严吉在浴室洗澡,协警不让关门,严吉觉的这样不符合人性化管理,对方坚持说,这是他的工作。此协警一直站在门内,只是原地将脸转向,并说:“不看可以了吧?”

严吉的站姿、坐姿如不符合其意,也会遭受粗暴呵斥。严吉只要是离开自己的房间,端饭、倒水,都会挨吼。

当时天气炎热,严吉突然被绑架,又来不及带换洗的衣服,衬衣两腋下汗渍斑斑,还有异味。后来,他托人捎来衣物,才得以解决。

严吉的头发长了,也不能理,严吉要求出去理,派人跟着,也得不到同意。请师傅上门来这理,也不被同意。一般监狱还让放风,这里成了禁话,吹吹风,看看青枝绿叶,都成了实现不了的奢望。

剥夺私人信息

严吉被劫进去后不久,国保人员就要求将他身上和随身所带的所有硬性物件全部交出,包括手机、钥匙、裤腰带等,并当面承诺不解锁看手机里的东西。严吉说:没有腰带,提着裤子不方便,也不雅观。他们中一人说,把肚子鼓着,裤子就掉不下来。后来,腰带丢失。

据610杨某说,手机已请人解密,并花费了两万元钱。从杨某有意无意地透露细节内容得知,严吉的手机确实被解密,且被看了其中的内容,花没花那笔钱,是哪单位支付的,就不得而知。他们的不讲诚信与荒诞,真是让人惊叹。

没有法律、道德与文明

严吉无端被限制人身自由和不公正待遇,只是因奉行真、善、忍这一传统的核心文化与普世价值观,力争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这里没有法律,不讲道德与文明。他们说,党叫你怎样你就怎样;政府不让你怎样你就不得怎样。严吉想,难道法律不能代表党与政府的意志?制订者和民众都应遵行的吗?法律并无明文规定法轮功违法啊,事实上,法轮功是合法的。他们又用不谈法律而只讲政治来搪塞。按常理,正常的政治一定是基于大众的福祉,与正常的法律应该是相辅相成而不是矛盾的。

严吉说,现在最大的福祉就生命平安,法轮功修炼者就在告诉人们保平安的办法,是真正意义上的救人,人得救是有标准条件的,就是了解真相,好与坏有了辨别,思想理念符合了,才行。因为人所持的理念与平安是有根本的内在关联的,人的生与死就在这一念的选择之间。他只是给有缘的善良人一个选择的机会,并无别意,也不强加。

杨不屑地问:哪个没你活的滋润?别人的生死与你的……(脏话)相干?还说:自己信奉“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把你提溜进来,你能搬块石头打破天?犹大张桂红说:灭了你就象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律师听得真相 震惊

严吉分别向610和国保负责人要求,请公安局领导放下身段到这来,对他进行法律等方面知识的辅导。大约十天后,那里的人都回馈说领导不能答复此要求。

后来,洗脑班安排来一程姓律师来,一开口就是政治,并威胁说,搞得不好,可能将严吉挪地方异地关押。严吉说:你谈政治也不能说你错,但你是以律师身份来的,还是从法律层面谈比较合适。

严吉让他从手机上百度“现行法律所明文规定的邪教十四种”,结果其中没有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三月国家新闻出版部署颁发的废除令,其中的99条和100条解禁了法轮功相关的书籍等制品。这律师看了,沉默良久,掩饰不住的震惊和不解,态度是180度的大转弯。他也觉得至少“上头”还没把法轮功之事理顺,意见还不一致,下面必然乱象丛生。

公安违法办案

这期间,国保和派出所把严吉当作犯罪嫌疑人来办案,到他当时房间、单位的办公室非法搜查,非法抄家时,连衣柜、冰箱、床斗都不放过,最后一无所获,气急败坏的拿走他的电脑主机,至今未还。

在谈话或做笔录时,严吉问办案人,在事实方面,他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做了什么,造成了什么危害、有多大程度的损失?在法律依据方面,他涉嫌犯了哪一条?对方语无伦次的答不上来,只说了个刑法300条。严吉告诉对方,此条前提条件是要属于“邪教组织”,且“破坏法律实施”非掌权者不可能做到,法轮功是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与此无关。严吉说,自己遭不公正对待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

公安局强制退休 仍被严密监视

在后期,严吉还接到了单位提前退休的呈报表,他问:还有别的选择吗?回答说:没有。国保负责人说,无论如何了结,前提是必须“转化”。严吉明白:黑监诛心是真,“关爱教育”是假。

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四日,严吉回到家中,可能邪党人员未达到所谓转化标准,严吉的单元楼梯内,被装上了一大号带灯的探头,正对着严吉的家门口,推门出户就遭刺目的光直射,无论何时何地,走到哪,都有虎视眈眈的眼睛在盯着,如对待杀人放火犯一般。

严吉虽出黑窝,但仍在中共大数据的平台中,还是被监控对象。他手机被监控,常常打电话时,听到自声回音或对方声音被干扰听不清,收到的图片比打了马赛克还模糊不清,甚至把电话直接掐断。电脑同样,时常不光上网困难,且使用过程中被远程监控,下载好的文件,一下就被撤走,没了,登陆网页,一下就退回到刚开机时的桌面状态。

严吉在职时,因其信仰遭歧视,工作电脑被设密码,不给数字证书,导致无法上网和登陆目标网页。这保密、那保密,他俨然成了连协警都不如的局外人,警衔、警长晋级也被莫名落下,据说,他是唯一的一个,直接影响在职和退休后的工资。

善劝参与迫害者

严吉奉劝公检法的同行朋友们,慎重用好手中的权力,正确适用法律,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不要被裹挟,不盲从机械的当工具人,公务员法有明确法律条文,执行了错误的决定,是要承担后果的,虽现在用你顺手,来日倒查时有口难辩。政治往往朝令夕改,良善恒久昭长远。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