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持续迫害 内蒙古江海滢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江海滢遭受中共种种迫害后,于二零二一年七月十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五岁。原本是一个圆满幸福的家庭,被中共邪党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她的丈夫瘫痪,女儿十三岁左右,正在上六年级。

这是一起中共邪党政法委、公检法人员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导致家破人亡的惨烈案例。由于邪党的封锁,案发一年后,才得以曝光其邪恶。

江海滢,善良、淳朴、真诚,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被无端绑架,被非法关押了两年零三个月,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江海滢被释放回家,释放证上写着:“由于证据不足……”而被关押。从被绑架时起,她和她的家人陷入了巨大的苦难。现在,江海滢走了,她瘫痪的丈夫由弟弟和弟媳照顾,孩子成了孤儿,由年迈的姥姥照顾。

以下是江海滢生前所受的迫害以及她的亲人遭受苦难的部份经历。由于邪党封锁消息,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阴毒的迫害,更多的情况,有待核实后,再续报道。

一、回娘家乘车被绑架 江海滢被劫持两年、庭审四次

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内蒙古包头市法轮功学员江海滢在包头火车站候车,回赤峰娘家,在检票处,被非法扣押,被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头子陈惠君劫持。

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头子陈惠君在当地检察院多次退卷的情况下,拒不放人,并多次凑黑材料,两次写信,督促青山区检察院非法逮捕江海滢,致使江海滢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初被非法批捕。

期间,610头子陈惠君用各种卑鄙的手段对江海滢诱供,欺骗她,让善良的江海滢承认他们凑的无中生有的材料是自己所为,叫江海滢在法庭上按照黑材料上编撰的情况说话,并承诺所有法律程序都走完,就释放江海滢。据此黑材料,青山区法院四次对江海滢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七月,律师接到江海滢再次开庭的通知,七月二十一日早,律师千里迢迢赶到包头,给法官孙锦民打电话却不接。七月二十一日上午,江海滢被第四次非法开庭。本次庭审时,法官孙锦民只是恐吓,威胁、逼迫江海滢承认有罪,不到十分钟便结束了,庭审时间之短、草率和中共体制下法官对法律和法庭的藐视堪称世界之最。

二、江海滢的亲人承受巨难

江海滢被非法关押的两年中,家人经历了无尽的苦难。

警察绑架时,在四岁的女儿面前带走了她的妈妈,这成了孩子幼小的心灵中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家人为营救江海滢,孩子恐惧去车站,恐惧见到警察,甚至出现了自闭的症状,不愿与别人交流。

江海滢的丈夫在工作忙和营救妻子期间,四处奔波。仅仅四岁的女儿曾有四天白天独自在家,每天早上她的丈夫离家时,留给女儿的是一杯水和充饥的饼干,并告诉女儿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后来女儿上幼儿园了,江海滢的丈夫因工作必须出差时,四岁的女儿只好寄养在老师的家中。

江海滢的老父亲是脑血栓后遗症,为了照顾江海滢的女儿,江海滢的老母亲带着老伴千里迢迢赶到包头市,帮助照顾孩子。江海滢的老母亲因担忧恐惧、想念女儿心切,心情极度不好,精神恍惚,没几天,在拖地时,摔跤摔坏了腿,好长时间不能走路。

此时,江海滢的丈夫一边营救自己的妻子,还要挣钱养家,还要照顾身体不好的岳父和摔伤的岳母,看着年幼的女儿无人照顾,更是心急如焚,没几天,头发全白了。

三、江海滢回家后持续遭骚扰 丈夫在压力下瘫痪

江海滢在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年多,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回到家。此后,江海滢继续多次受到当地政法委、国保、综治委、派出所、居委会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上门骚扰或打电话的方式骚扰。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日,当地政法委、国保、综治委、派出所、居委会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八人,到江海滢家骚扰,让她签“不炼功的保证”。江海滢拒绝签字后,辖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还通过打电话,上门方式要求签“不炼功的保证”。

当初江海滢的丈夫为营救妻子,耗费了大量钱财,积下巨大债务。他的心情极度颓废,在家无心过日子,说,看到天都是灰的,给孩子养个猫为伴,家里屋外都是猫屎,卫生间里都进不去人。

江海滢回家后,因政法委人员的不断骚扰,江海滢的处境并没有改善多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上,她丈夫突然病倒瘫痪,原本艰难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在她丈夫刚住进医院时,由于找不到医保卡,医院就催交钱,但江海滢手里没钱,就用了“水滴筹”,丈夫才暂时在医院住下来。

她的丈夫当时生命垂危,瞳仁都没了,当时医院就说,他不死,也是植物人,但是江海滢一直乐观细心的照料他。她丈夫单位领导去医院看望时,看他恢复的这么快,就跟江海滢说:“都是因为你这种乐观的态度,他才恢复这么快。“

江海滢也得到医院医护人员的高度评价,当得知当江海滢是名课外辅导教师时,护士当时就表示让她亲戚的孩子去江海滢那上课。医护人员说:一看你这个人,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江海滢多年前曾带过一个研究生学生,学生的家长是体制内人士,见过江海滢后曾说:世界上就剩下一个好人了,就是江老师。在她丈夫住院期间,他们一家曾到医院去看望。

在江海滢的丈夫住院昏迷期间,有信用卡催债的人来了,江海滢才得知,在她被迫害期间,她丈夫不知往警察那送了多少钱,刷了好几张信用卡。丈夫一直说自己的工资低,是一千多,原来钱都还债了。后来,从亲戚口里才知道,她丈夫还向别人借钱了,她也不知道借了多少。她丈夫没告诉她,是心疼妻子,怕她有压力。

江海滢的丈夫在医院住了半年,医院距离家里很远,好心的朋友看到他们如此艰难,给他们送了一段时间的饭。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江海滢自己在家早晨炖点菜,带到医院,由于经济原因,她每天做的菜有很少的肉,留给她丈夫吃,她自己经常吃土豆。江海滢每天早晨把孩子送到学校,她就往医院跑,孩子中午只能放在托管班。

丈夫住院几个月,江海滢每天都是这样在医院和家里往返奔波。她丈夫回家后,由于不能自理,江海滢就雇佣了一个护工伺候。在狭窄的家里,江海滢给她丈夫顺墙安了横杆,每天很吃力的扶起丈夫,再搀着他一步一步的锻炼,希望丈夫能走起来。同时为了生计,她还得给几个学生上课,以维持生活。

四、江海滢被政法委、610多次疯狂骚扰 身体出现病症

江海滢每天都在多重压力下艰难度日,更为严重的是,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当地国保、六一零、公检法司、街道轮番骚扰她,持续四个月,甚至有一次去她家十几个人,其中就有当年造了无数假证据罗织罪名把她关进看守所的陈惠君。陈惠君是当时迫害江海滢的主谋,也是主要责任人,释放证上写着由于证据不足,予以释放。

陈惠君等人去骚扰时,江海滢不开门,他们就在外面疯狂地砸门,逼迫江海滢写“不炼功保证”。国保六一零的人时不时地就闯进家骚扰、威胁。有时警察伙同其他骚扰的人在她家呆几个小时。几个人亲眼目睹江海滢的丈夫瘫痪在床,江海滢一个弱小的女子不离不弃、悉心侍候丈夫的过程,也无动于衷。

江海滢当时的压力非常大,就是没有警察敲门的时候,她自己都时常出现警察在敲门的幻觉。每天还一门心思地想让丈夫身体康复起来,每天都和护工艰难地扶着丈夫做康复,甚至她明知自己乳房出了肿块的情况下,也无暇顾及。后来,她的左半身被带动得疼痛难忍。

由于病情的加重,江海滢不得不把年幼的女儿交给了护工照顾,她拖着被病痛折磨的虚弱身体,只身回到了远隔几千里的亲戚家,想在亲戚家快点调整好身体。出门前,看着年幼的女儿,她不舍得的流下了眼泪。江海滢颠簸了17个小时后,来到亲戚的楼下,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步一挪地蹭到了楼上。

她离开包头几天后,包头青山区政法委又去她包头的家里骚扰多次,并且往她娘家打电话,确认江海滢的下落。

后来,江海滢不得不回了克什克腾旗的娘家,由近八十岁的母亲照顾她,母亲还要照顾近八十岁的脑血栓后遗症的父亲。

包头政法委的人得知后,又多次电话骚扰江海滢的娘家人,娘家人告知江海滢的病情,包头政法委要求娘家人上传医院的证明和江海滢的照片。包头政法委还不死心,五个人追到克旗江海滢的娘家,谎称说是在克旗开会顺便来看看。他们看到江海滢已经在床上起不来了,乳房僵硬肿胀,半个身子不能动弹,其中一个女人还流了眼泪,还说着你咋变成这样了?江海滢当时就和那几人说:都是你们骚扰我,把我吓的,我在包头时,你们的人天天去砸门。

包头政法委的一伙人来骚扰完江海滢回到包头后,就把照顾江海滢丈夫的护工强行撵走,把江海滢丈夫强行抬到小区里类似于收容站的地方,里面住着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人的地方,瘫痪的他在里面躺着,彻底失去了康复的机会。

五、江海滢含冤离世 家破人亡

身心不堪重负的江海滢,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下,出现严重病态,撇下幼小的女儿、瘫痪的丈夫和年迈的双亲,撒手人寰。留给亲朋的是无言的痛苦和再也无法弥补挽回的悲苦。

善恶有报,苍天有眼。那些参与了迫害善良修炼者的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公安、610的陈惠君等官员们,对善良的好人江海滢,精神摧残和折磨以致死,造下千古大罪。中共暴政统治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犯下了种种不可饶恕的罪过,最终必定受到人间正义的审判和上天的严惩,无论是主动行恶、还是旁观或是沉默,一个都逃脱不了的。

都知道法轮功是在做好人,却仍昧着良知,助纣为虐,迫害好人。在一个个警世的报应面前,诚心反省自己。希望世人珍惜自己,把握机缘,摆脱中共魔爪。也希望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大法,或还在迫害大法修炼者的各地官员,立即停止迫害。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