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祭奠被中共迫害致死的老人们

Print

【圆明网】又一个重阳节到来了,每到这个节日到来之前,就会想起那千千万万被中共迫害致死的老人们,想起那千千万万个被迫害得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家庭。在此仅举数个被中共迫害致死的老人的案例,以示对他们的祭念。

案例1: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桂荣女士,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78岁。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桂荣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绑架,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迫害。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李桂荣浑身被打的变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薅住她的头发满屋跑,大把大把的头发被薅了下来。还有蹲刑迫害,逼迫李桂荣蹲一天一宿半、蹲两天两宿半。在蹲的过程中,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

案例2: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66岁,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的。

公丕启,上校、正团职军官,退休前任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在青岛政法委、610、市北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操控与构陷下,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和法院非法判公丕启七年半,劫持到位于济南市的山东省监狱。

山东省监狱是长期残酷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有背后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案例3:黑龙江省哈尔滨道外区法轮功学员苏云霞女士被枉判五年入狱,本应于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出狱回家,可就在出狱前两天,被迫害致死,终年67岁。据说,被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要想拿到出狱通知书(俗称“大照”),就必须在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上签字,否则就会遭到大犯人的最后“教训”,九月四日有人听到苏云霞被八监区犯人毒打。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长期打压迫害中,苏云霞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一年,苏云霞被非法劳教,在万家劳教所,她被反手绑吊在二层床铺铁栏杆上,飞机式脚尖离地,并用胶带封嘴。

案例4: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初立文,六十五岁,昌邑法轮功辅导站义务站长,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累陷冤狱十一年。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初立文被警察绑架。二零二一年腊月二十八又被冤判八年,因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出现严重病业症状被释放回家,于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含冤离世。

初立文多次被中共邪党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了酷刑折磨。被铐在树上冻、戴背铐、举凳子折磨、戴大镣、野蛮灌食、奴役、冷冻、钢针扎、面壁、捆绑、抻铐、皮管子抽打、戴脚镣、手铐、电击、被掐脖子窒息、关小号、小腿肌肉被跺烂、喂蚊子,身体都被蚊子咬烂;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初立文被电击致面部毁容、全身溃烂。二零零八年八月,他被劫到潍坊市“洗脑班”,被铐在暖气管子与铁椅子上蒙头群殴,小绳子勒進肉里,即“上绳”等残酷迫害。

案例5: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石河村八十岁的刘希永老人遭三年冤狱迫害,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出冤狱这天,被大连市金州区警察从监狱直接劫持,非法关押到大连金州三里看守所,并再次构陷、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第三监狱。狱方称:有一口气就不能让他回家。老人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案例6:重庆市国防企业长安公司二厂冶金科的退休工程师、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柳珍在邪党人员长期迫害中,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离世。她曾被非法劳教两次、三次被关進精神病院摧残,打毒针、灌毒药、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严重损伤她的内部器官。邪党人员长达十多年对她進行二十四小时的严密监控,还在她家门口搭建一间小屋专门监视她,派九人三班式、脚跟脚式的跟踪监视。监视人员受上级机关唆使,经常对王柳珍老人毒打、推拉、辱骂……曾用木凳打断她的鼻梁,推断她的双腿等。

案例7:内蒙古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季云芝女士二零二二年大年初一被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徐剑峰等绑架迫害,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惨死在巴林左旗医院,终年六十六岁。她生前在看守所遭狱警和犯人的毒打,被折磨致奄奄一息。她曾跟监室的人说:“如果我死了,就是被迫害死的。”

一个个被中共残酷迫害致死的老人,一个个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家庭,截至目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三年中究竟有多少老人多少家庭遭到这样悲惨的遭遇?真是罄竹难书啊!他们善良待人、奉公守法、促人心向善,道德回归究竟有什么错?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董淑贤老人正在家,朝阳市双塔法院耿红岩等三人伙同前進公安分局三个警察闯入老人家中,耿红岩進屋假意问候老人,老人笑脸相迎。这些人拿出对董淑贤老人秘密非法判刑七年的判决书,称来执行所谓的“判决”。董淑贤老人见此情景一脸茫然,质问耿红岩:“我干什么了?我在家什么都不知道,就非法判刑七年?我犯什么法了?把文件拿来让我看。”

许多法轮功学员就象董淑贤老人,被无故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冤判,遭受到惨绝人寰的迫害。在中国大陆宪法、法律只是中共拿来愚弄百姓的一纸空文,江泽民信口开河的一句话“法轮功就是×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被公检法当作所谓“法律”执行。在中共二十三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施行着惨绝人寰的迫害中,这样的案例太多了。据明慧网报道,仅在二零二二年上半年,获知9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含冤离世,366人被非法判刑。其中有107名60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年龄最长者85岁。

传统的中国老年人因为其智慧和经验,自尊和仁厚,是社会中最受人尊敬的群体。清朝康熙帝曾经两次在畅春园和乾清宫举行千叟宴,宴请65岁以上蒙、满、汉文武大臣以及致仕人员达千人以上。乾清宫的两次筵席上,康熙与赴席老人们飞觞饮宴,皇子、皇孙们侍立观礼,并为老人们斟酒。为纪念这两次盛会,康熙帝即席有赋《千叟宴》诗一首,并命大臣们“赋诗记事”。可是今天中共政府却把善良的老人们视为敌人,极尽打压迫害,上述案例中都是奉公守法善良的古稀老人,却无辜遭受到如此的残酷迫害,凸显了中共的惨无人道、丧尽天良和它的邪恶本质。

中共在迫害残杀老人的同时,也在毁灭着我们的家庭,达到它们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愿更多的中国民众及国际社会关注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的千古奇冤,帮助中国人民尽快解体灭亡中共这个邪恶政权,将可怜的中国民众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使他们过上一个平安自由的受法律保护的太平生活,让千千万万善良的老人们能够安享一个平安幸福的晚年!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