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第三看守所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

Print

【圆明网】据知情人透露,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第三看守所的胶州市法轮功学员张秀兰身体极度虚弱,浑身瘦得皮包着骨头。即使这样,她还不时地遭受着看守所狱警的折磨。

张秀兰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六日被胶州中云派出所陈志杰等四个警察谎称是物业人员敲开家门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第三看守所。看守所逼迫她转化。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张秀兰被青岛市黄岛区法院非法开庭、枉判八年,青岛市第三看守所狱警继续逼迫她转化、并强逼她在诬判书上签字,她不答应转化、签字,狱警就打她骂她。她本就极度虚弱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生命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众所周知,看守所是对临时羁押罪犯和重大犯罪嫌疑分子的场所。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青岛市看守所沦为了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帮凶。直到目前,青岛市第三看守所仍不收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犯下了累累罪行,下面仅摘录几则迫害案例:

一、翻译家蔡颖被迫害致死

青岛市法轮功学员蔡颖,女,一九七零年出生,翻译家,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被警察绑架。四月二十七日被关入普东看守所,五月八日被迫害致死。据救护车上的人说:她的死与我们无关。意思是说:救护车接到她时,人就已经死亡。

二、姜淑娥身体受严重损伤

莱西市法轮功学员姜淑娥女士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被莱西国保恶警李为魁带人绑架,被劫持到普东看守所,入所时遭残忍折磨。姜淑娥在控告李为魁的控告信中所述: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半左右,我刚下班,被等在户主楼下的七八个警察绑架到青岛路派出所。过程中被多人非法审问、照相、按手印等。当我问邪教科的李为魁为什么绑架我时,李为魁说不出原因来。

之后,他们把我拉到普东看守所非法查体。在一个窗口抽血时,两个男警用膝盖使劲把我顶在一个窗口下的墙壁上,身体紧紧地贴着墙不能动,使得我喘不上气来。断断续续地说出几句话声音也变了。窗内一个大夫拽住我一只胳膊给我抽血。

接下来,我又被拽拖到一张床上,被多人按住全身给我拍片子,我不配合他们对我的迫害就喊:“法轮大法好!善良的警察们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摆放个好位置。”他们这样折腾我两三次,导致我身体受到严重损伤:整个右手颤抖不停,浑身无力,两腿发软,不能正常行走。我是被警察连拖带拽出了查体室的。

之后,我被六七个人抬进监室时已是晚上十点半多了,我的手还在不停地抖。我浑身无力,站不起来,并伴有恶心现象,这是后来同监室的人告诉我的。当时有几个好心人不停地帮我捋着颤抖的手,给我喂水等。两天后我还是不能正常行走,也吃不下饭,上厕所得有人搀扶着我去。

一个月后,莱西检察院两次到看守所非法审问我,问我家里是不是有个老妈八十八岁了,曾经是不是在哪里住过?有没有被劳教?认不认识谁等等。但他们都一直不回答为什么绑架我。我被关进看守所已经五个多月了,至今我的身体仍没有康复,每次只能吃少量的饭,致使我浑身无力,不能长时间站着,腰痛,经常肚子疼,被人不小心撞一下也会震得肚子疼,经常头痛头晕。

三、侯成香被囚禁逾一年:被灌药、打掉五颗牙齿

青岛开发区法轮大法学员侯成香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在青岛开发区扒山集市上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在回家的路上被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长江路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被劫持到普东看守所。警察强制侯成香到看守所医院查体,抽血、化验、作B超、还检查阴道等,测量血压达到180mmHg/kpa,医生说:“不吃降压药,所里不能要!”医生就给派出所警察一粒黄色的小药片(降压药),几个警察立即象疯了似的冲上来,七手八脚的把侯成香摁住,强行掰开她的嘴和牙齿,往口里塞药片。侯成香的一颗门牙被警察掰活动了。过了一会儿,警察担心一片药不起作用,又强行往她的口里塞药。大约二十分钟后,又给她量血压,降到了170mmHg/Ka。所长张腾、女警王丽等立刻抓着侯成香的头发,把她的双手扭到身后,摁在椅子上,强行给她照像,折腾了好长时间。侯成香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五、六个警察把她抬起来,塞进警车,拉到监区,投入监号里。

侯成香后来诉述说:

“……第二天开始,监区把我抬到医院去强行打吊瓶,每天四、五个,一直打了八天。从第七天又开始一天两次给我灌食,然后再量血压,一直到十月二十一日。他们一边骂着我,一边给我灌,我心里又难受又恶心,牙被他们弄掉,从嘴里吐出来,我被他们折磨得几次都喘不过气来,快要死掉了,身体出现很难受的状态。打完吊瓶又强迫我吃药,量血压、检查。冬天晚上去医院天很冷,他们不让多穿衣服,故意冻我,折磨我,一次被逼吃药后,头胀心跳的很厉害,无法睡觉,就对他们说:‘我又没有病,你们这样折腾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十月二十日,我被换到另一监号,一进监号,上来几个女犯不由分说,就把我拖拉到厕所,剥光我的衣服,把我拖拉到厕所,摁在厕所地上,用大盆往我头上泼水,我被水浇的喘不过气来,憋得快要昏过去。

“迫害持续了一年多。他们打掉了我五颗牙齿,原来一百五十多斤的我被他们迫害的还剩九十多斤,人都脱了相,浑身无力,双腿不能正常行走。每次见律师、开庭,都是他们派人架着我去的。在第二次庭审时,我儿子几乎认不出来我,在庭上号啕大哭。”

四、警察指挥在押人犯对郑全花施暴

青岛市莱西市城区法轮功学员郑全花(六十三岁)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被莱西市公安局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普东看守所构陷,二零一九年十月份被即墨市法院枉判七年。

普东看守所警察在劫持郑全花去山东省女子监狱时,郑全花坚决不从。看守所警察指挥多名在押人犯往外拽郑全花。郑全花连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直喊得嗓子哑了,发不出声了,还在不停地喊。最后,郑全花是被抬走的。不知何故,现场指挥的警察当时倒在了地上,人们议论说是“现世现报”。

位于青岛即墨市普东镇的青岛公安监管包括:青岛市第一看守所、青岛市第二看守所、青岛市第三看守所(青岛市女子看守所)以及青岛市拘留所、青岛市收容教育一所、原即墨市看守所(并入第一看守所)。其中,青岛市南区、市北区、李沧区、崂山区、城阳区、即墨市被绑架的男性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一所”、“二所”,即现青岛公安监管内部称的A、B监区,之前曝光出的疑为被活摘器官的何立芳就是被关在男监被迫害致死的。全青岛市所有被绑架的女性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三所”,即青岛市第三看守所,现青岛公安监管的C监区。青岛公安监管还设有一个小医院,配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青岛市普东第三看守所人员信息:

青岛市普东第三看守所
地址:即墨市普东镇,邮编:266234
所长庄丽洁(警号:010003):0532-66578901、13589276366
教导员刘茜:0532-66571939、13583270293
副所长杨海毅(警号:025427):0532-66571931、13864860826
副所长孙永松(警号:024278):0532-66578728、18678906278
警察万晓燕:0532-66571931、13953279326
警察曲丽艳:0532-66571931、13583288081
警察李维兰:0532-66571931、13969884072
警察王玉芳:0532-66571931、13687614685
警察杜云阁:0532-66571931、13969817891
警察王文丽:0532-66571931、13061286961
警察马琍:0532-66571931、13853216788
警察王洪泉:0532-66571931、13583217001
警察林雪菊:0532-66571931、13863969437
警察刘艳:0532-66571931、13864856957
警察相丽:0532-66571931、13153283321
警察沈璇:0532-66571931、13792870339
警察徐颖:0532-66571931、15969821827
警察郭海燕:0532-66571931、13206439622
警察王珊:0532-66571931、13793233070
警察杨艳:0532-66571931、13012429886
警察王慧:0532-66571931、13606307699
警察翟丽丽:0532-66571931、13505324833
警察穆丹:0532-66578728、13153210898
警察周璐倩:0532-66578728、13012426588
警察戴晓彬:0532-66578728、13335058803
警察康丽丽:0532-66578728、13969816232
警察段雯萍:0532-66578728、13791911898
警察王亚辉:0532-66578728、15306399019
警察卫清:0532-66578728、13355328971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