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市岳淑霞生前在看守、监狱所遭受的迫害

Print

【圆明网】赤峰市元宝山区太平地七旬法轮功学员岳淑霞两次被非法判刑,刑期累计七年。岳淑霞于二零二二年三月三十一日与女儿同时被非法抄家、绑架,身体出现严重病状,几乎失明,六月六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三岁。

岳淑霞是赤峰市元宝山区太平地人,她曾患有眼底炎、气管炎、胃炎、结肠炎、关节炎等几种疾病,自从二十多岁起,几乎没有离开过药。她家庭也很不幸,大儿子患有精神分裂症,因而儿媳办了离婚手续,给她扔下一个孙子扬长而去。一九九六年岳淑霞修炼大法后,她身体健康了,严格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家人也跟着受益,大儿子的病也好了,也能出去打工赚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权迫害,一夜之间,全部媒体铺天盖地的抹黑法轮功,整个国家机器开足马力的打压法轮功。岳淑霞仅仅因为坚持和捍卫自己的信仰,被非法监视、跟踪、窃听、抄家、拘捕、关押、转化、两次被非法判刑,刑期累计七年多。她就是因为说真话,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精神与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痛苦与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被诽谤诬陷,为使世人明白真相,岳淑霞坚持向世人广传真相,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大早,元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王贺然等一帮恶徒,闯入岳淑霞的家中,开始打砸抢,王贺然摔坏大法师父法像,恶徒们抢走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等。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晚,岳淑霞的女儿李秀荣(四十岁,元宝山区平庄卧佛寺)在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邪党谎言毒害的恶人诬告,西露天派出所出动警察开始跟踪李秀荣。西露天派出所警察又打电话给元宝山区公安国保大队,四月十四日晚,警察非法对李秀荣抄家、绑架一起进行。那些警察暴力审讯李秀荣一无所获,开始威胁李秀荣上初中的孩子,逼供孩子交代她妈妈的资料是谁给的。在警察的恐吓下,年幼的孩子说出真相资料来源于她的姥姥,十五日大早警察绑架了李秀荣的母亲岳淑霞。又把岳淑霞和她的女儿绑架到平庄看守所。

一、在平庄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在看守所,岳淑霞不听警察一切要求与指使,不穿号服、不背监规,她炼功,遭到警察恐吓和辱骂,看守所有一个恶警叫张世民,每次看见岳淑霞炼功,就破口大骂,又敲窗户又踢门。岳淑霞不为所动,始终坚持背法、炼功。岳淑霞和看守所所有监号的犯人都和睦相处,处处为别人着想,累活脏活抢着干,在法轮功学员没进监号之前,每天犯人轮着擦地打扫卫生,自从岳淑霞进去以后,天天帮助其他人擦地打扫卫生。犯人都特别感动。岳淑霞把自己当做修炼人,不忘救人的使命,给每个犯人讲真相劝三退。每进去一个新犯人她都不会错过机会,给犯人讲大法真相,大多数人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在看守所,不管冬天夏天每天都是两顿饭,那里的条件极其坚苦,每个人一顿给一块玉米干粮,早上给一点咸菜,中午是菜汤,一个人只给一快玉米面干粮,如果家里没人管的、不给存钱的,根本就吃不饱。那真是三根肠子闲两根半,让你饿不死、活受罪。如果犯人家庭条件好的都不吃那里的饭,都用高价订餐。看守所半个月让人定一次货,可以买洗漱用品、买吃的用的,价钱特别的贵。岳淑霞把买来的好吃的、还有咸菜自己都舍不得吃,拿出来让没有钱的人吃。有一次警察告诉各个监号,有人要来参观,要每个人都要坐好。不一会听见很多人走了过来,岳淑霞两腿双盘单手立于胸前,有的同修也两腿双盘单手立于胸前,发正念除恶。每个监号的门和窗户全部打开只有铁栏杆,不知道是哪个部门哪个单位的来了很多人。还有人扛着录像机的,走到岳淑霞监号门前,她们看见有几个法轮功在那里发正念,听见有问:这几个人在干什么呢?听警察说她们是炼法轮功的,有人说到这里她们还敢炼功呢?胆子真大。

还有一次看守所逼迫每个监号都学一种什么气功,乱七八糟好几种和在一起的气功,逼迫每个人必须得学、必须得练,每个监号打开电视从电视上统一学,一个监十几人,警察让每个人站在地上,排两行队。岳淑霞和其她三个法轮功学员不但没有下地,反而双盘打坐,单手立于胸前发正念除恶。来了几个警察又喊又骂逼迫她们学,无论警察怎么骂、怎么喊,每个法轮功学员都不为所动。法轮功学员们都清楚的知道,学这种附体功是在害人、在毁人,恶徒想用这种附体功来毁法轮功学员,绝不让他们的阴谋得逞。警察连喊带骂一阵子,一看也没有什么效果,也都散去了。连续几天,看守所的警察一看没有一个法轮学员学,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从那以后看守的警察再也不放附体气功录像了,也不逼迫人们学附体功了。

二、在内蒙古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岳淑霞在平庄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个多月,在没有任何程序的情况下,法院对岳淑霞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下旬的某一天,岳淑霞和两个同修,被戴上手铐脚镣被劫持到内蒙古女子监狱。逼迫体检,体检完以后送到了监狱,把岳淑霞她们送进攻坚组。

攻坚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惨无人道。法轮功学员每个人被关进一个房间里,有两个包夹、挑选的包夹都是心狠手辣、打人敢下手的。岳淑霞被关到一个房间,有两个包夹一个罪犯叫赵清、一个罪犯叫李晓兰,是最邪恶、打人最敢下手的。一进去就逼迫背监规,逼迫量血压吃药的罪犯叫刘晓红,极其邪恶。用这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吃不明药物,不吃就拳打脚踢,几个罪犯抓着往嘴里灌。早上吃完饭,逼迫所有法轮功学员看诽谤诬陷大法的录像。看完录像后,攻坚组狱警康建伟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残忍,张口就骂举手就打,有一个六七十岁的法轮功老太太一脚被他踢出去撞在门上,把门都撞碎了,他问每个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的认识。如果法轮功学员证实大法,就遭辱骂或拳打脚踢,让包夹看着体罚。

有一天康建伟到关押岳淑霞的屋里,问岳淑霞对法轮功的认识,岳淑霞证实大法,遭到康建伟的拳打脚踢辱骂。两个包夹也一拥而上对岳淑霞大打出手,两个包夹一会扇耳光一会拳打脚踢。康建伟告诉两个包夹,只要她不转化就让她成天成宿的站着体罚。如果不好好站着你们就给我打,遭到两个包夹无休止施暴的迫害,腿脚都肿起来了,身体承受到了极限,强迫岳淑霞吃不明药物。马上要过年了,把岳淑霞分到二监区。

到了二监区逼迫岳淑霞出工干活,搓围巾的穗,定任务一天搓几块,定的任务非常高,如果在车间到收工时还搓不完,就逼迫带回监舍在监舍里半宿半夜的搓。二监区管法轮功的队长叫王爱春,

王爱春让犯人看着岳淑霞,等她收工回来,不让她随便走动不让她出屋。天天逼迫她吃不明药物,岳淑霞拒绝吃不明药物。遭到王爱春的辱骂与殴打,逼迫她站着体罚。后来又把她转到六监区,到了六监区还是逼迫她出工。包组警察队长还逼迫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岳淑霞住宿上上铺。上床还得爬梯子上。一个监区三四百人,没有一个六十多岁逼迫上上铺去住。根本就不把人当人看,这也是一种无形的迫害。

三、持续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岳淑霞刑满出狱,但在赤峰610的胁迫下,前进路派出所警察、村委会的协同,岳淑霞未能回家就被劫持到赤峰洗脑班继续迫害。

岳淑霞、杨翠玲、王艳昕,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五日到喀喇沁旗所管辖的乡镇村落传播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而被喀喇沁旗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临近四点时,赤峰喀喇沁旗法院对岳淑霞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杨翠玲被非法判刑四年,岳淑霞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王艳昕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八年七月中旬,岳淑霞、杨翠玲、王艳昕被劫持到内蒙古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内蒙古女子监狱岳淑霞遭到康健伟等狱警的非人虐待,不让睡觉、体罚、被打被骂等。二零二一年五月四日,岳淑霞结束了三年半的冤狱,走出内蒙古女子监狱回到家中。

二零二二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岳淑霞老人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岳淑霞不配合前去绑架抄家的警察,多名警察强行把她放到被子上,四个警察每人拽着被子的一角,用被子抬着岳淑霞,把她绑架到警车上,拉到平庄派出所,非法审讯。此次被绑架起因是,岳淑霞的女儿在发放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平庄派出所用监控录像去绑架她女儿李秀荣。李秀荣正好回娘家,被警察监控跟踪着去绑架,母亲岳淑霞同时被绑架。

在平庄派出所,岳淑霞被非法审讯,被威胁恐吓。此次被迫害岳淑霞没有配合警察们的无理要求,但是身心受到极大的刺激,被释放回家后,岳淑霞的双眼视力急剧下降,几乎失明,身体其它方面也出现了病业状态,于二零二二年六月六日含冤离世。岳淑霞的离世,给她老伴儿留下了无尽的悲伤,她的子女们处于极度的痛苦中。

在中共统治下,冤狱遍地,社会已经被当局变成一座黑监狱。天理昭彰。希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检察官、法官,或者当过迫害法轮功学员帮凶的人们,赶快停止作恶,不要继续跟中共邪党迫害善良。天灭中共的大难已悬在眼前,就是要淘汰所有的中共邪党分子。希望你们守住心中的良知,立即停止参与迫害,真心希望你们有个好的未来,良知善念下,为你们自己和你们的家人留一条逃生的退路。保护好人,惩恶扬善,那才是公检法人员应尽的职责。如果您还觉得自己是个警察、检察官、法官,让自己的言行对得起这个称号,那就尽快从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找回公检法人员应有的尊严,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