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陷冤狱十二年 柳德玉再面临司法迫害

Print

【圆明网】湖北荆门市法轮功学员柳德玉二零二二年七月八日在街头讲真相时被东宝区泉口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荆门看守所,恐面临司法迫害。

柳德玉在二零二二年四月也曾因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东宝区泉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被放回。这次他又被绑架,借住的房子被翻得乱七八糟,法轮功书籍等物品被洗劫一空。

柳德玉,六十六岁,原荆门市卫生防疫站干部,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中共邪党对迫害法轮功的疯狂中,他曾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累计被关押迫害长达十二年之久。他还多次被迫流离在外,睡过桥底、涵洞、路边……

进京和平请愿,在湖北沙洋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同年七、八月间,柳德玉进京和平请愿、说明真相,被荆门市“610”派人绑架,在被劫回的路上,为躲避迫害,纵身跳下正在高速运行的列车,致一条腿骨折。二零零零年一月,柳德玉被劫往湖北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柳德玉在沙洋劳教所八大队院内讲真相,警察教导员董国强、分队长沈雁鸣指使六个犯人对他进行二十四小时包夹;还挑唆包夹:把他搞定了,可减大期。每天柳德玉被强迫奴役劳动十六小时以上,晚上被罚站、蹲,睡地铺,甚至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饱饭。一天晚上,吸毒犯唐陶阡向蹲着的柳德玉胸部猛击一拳,柳德玉被打得倒退一米多远被墙挡住。短短两个月,柳德玉就被迫害体重减了二十多斤,瘦成皮包骨。

示意图:中共监狱中的奴工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沙洋劳教所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迫害,成立了所谓“严管队”,劳教所的书记、政委、警察、特警全部到场,气势汹汹。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必须回答:我是什么人?当问到柳德玉时,他回道:我是法轮功学员。几个警察一拥而上,三根电棍同时电击他的脸、腰、脚后跟等处。柳德玉高呼:我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警察停止了电击后,柳德玉身体抽搐了近半个小时。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被关押迫害一个半月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柳德玉讲真相,被荆门“610”人员绑架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关押迫害一个半月。柳德玉被放回后,单位在荆门“610”的邪恶压力下,不让他上班,并停薪。柳德玉手写申诉材料张贴在本单位各个科室的墙上,在明白真相的人们的声援下,单位才同意让他回到工作岗位。

被枉判四年,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柳德玉讲真相时被警察殴打致伤,被迫流落到湖北省枝江市,以卖袜子为生。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左右,柳德玉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荆门虎牙关看守所迫害;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他被荆门市东宝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左右,柳德玉被劫入湖北沙洋沙洋范家台监狱继续迫害。柳德玉坚持信仰,拒绝“转化”,监狱每天只给他一顿饭吃,长达数月之久。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在召开几千人的监狱大会上,柳德玉在会场绿叶广场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当场被一群警察暴打、拖走,被关禁闭室,戴手铐脚镣长达两个半月。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柳德玉还长期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屋子里,由四个犯人包夹,几个邪悟者对他实施“转化”,未能得逞后,警察就把他关禁闭室,铐在板子镣上,将他双耳戴上耳机,反复播放攻击大法的声音,见没有效果,又将他吊铐。

被非法判五年,再次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柳德玉讲真相时被绑架,又被非法关押在荆门虎牙关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他被荆门市东宝区法院非法庭审,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柳德玉再次被劫入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在狱中,柳德玉坚持信仰,拒绝“转化”、拒穿囚服、不报数、不喊报告、不背监规、不做奴工,长期被罚站、罚坐、不让睡觉、关禁闭、戴镣铐、电击、挨冻、挨饿、烈日下暴晒、毒打等残酷迫害,牙齿被打得全部松动脱落。

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柳德玉最后染上肺结核,又被关进监狱医院迫害一年多,直至出狱。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日,柳德玉结束五年冤狱。这时他早已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养老金也被非法停发,没有任何收入来源,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荆门市政法委
常务副书记、平安办主任张德宏

荆门市公安局
电话:0724-8882063
局长陈实
副局长熊杰
副局长瞿培清
副书记王文忠
纪委书记李晓明
政治部主任胡立刚
工会主席钱先斌

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
电话:0724-8881111
局长徐金华
副局长陈武

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泉口派出所
电话:0724-2332878
所长罗帅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