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修炼如初——伦敦中共使馆前和平抗议20年心得交流

Print

【圆明网】我在1997年于北京得法,1999年来到英国。今年六月五日,英国大法弟子在伦敦中共使馆前的24小时和平抗议已经走过了整整20个春夏秋冬。

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同修们的无私配合,让我们走到了今天。参与的同修中有80,90岁的老年弟子,也有和父母一起来的小同修,有伦敦本地的,也有来自地球那一半新西兰和澳洲的同修。

常人对我们的坚守,也有不同反馈。有人曾说应该让女王给这些使馆静坐的法轮功修炼者颁奖,他们的和平和坚韧,为英国人树立了典范。 也有的人问说,夜里中共使馆的人都下班了,路上也没有多少人,你们还坐在这里有意义吗?我也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还要坚持?

写下这篇交流,回顾过去20年的修炼历程。

1、初愿

2000年10月1日,一位西人同修发起了在伦敦中共使馆前连续3天的抗议。当他得知在中国大陆的同修们失去了信仰和修炼的自由,甚至被迫害致死,他要用自己行动反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我知道后深受感动,与其他几位同修一起参与了3天的抗议。

我想我不能回国上天安门广场,但我可以尽我所能在中使馆前和平抗议。

活动结束后,Robert又提议是否可以每天早上在使馆前炼功,和平抗议?那时我在读研究生,学校离使馆不远,时间许可以,就参与了。那时,3-4个弟子,每个工作日的上午7-9点,在使馆前炼功,旁边竖立一个A2大小的展板。

2、开始24小时

2002年5月份江魔出访欧洲。所到之处,都有大法弟子参与的近距离24小时发正念。在英国,有条件的同修都出国参与近距离发正念,没有出行的就集中在伦敦的中共使馆前24小时发正念。活动结束后,有同修提议,我们应该坚持在中使馆前24小时发正念。那时已有他国家的同修这样做了。

2002年6月5日,在伦敦中共使馆前我们开始了24小时的和平抗议。当时我已经完成学业,孩子放暑假,整个夏天我都和孩子待在使馆前。暑假过后,参与的同修少了,需要排班确保24小时都有人。我就开始与同修沟通,安排值班表。那时大法的项目不像现在那么多,排班还不是很困难,主要的挑战是周围居民的投诉。

中共大使馆在伦敦的使馆区,除了办公楼外,还有高档的住宅楼。开始居民投诉我们播放的练功音乐声音大;我们的展板和横幅不整齐破坏了这里优美的环境;由于我们在这里,中使馆申请了外交警察保护,这些花费是英国纳税人的钱,英国人不该为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买单。

大家交流和向内找,改善我们没有做好的地方。练功时音乐声音不要太大了,有特长的同修设计和制作了展架和展板,经过几次改进,成为现在的样子,有大活动时,提前给周围居民发信,说明为什么要组织活动,给大家带来不便表示道歉。圣诞节前,给周围居民发信感谢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几年下来。环境大大改善。常常有附近的居民在冬日的早晨给我们送上一杯热咖啡,或在夜晚送来一份盒饭。

3、面临的考验

2007年下半年,英国开始做神韵。那时大家都在摸索如何做宣传和推广,几乎是全员参与,好像人手总是不够。当时有同修找到我,说能不能把24小时改成只做白天,因为24小时排班占的人手太多,影响了神韵的推广。还说我是不是太自我,才坚持24小时。

参与的同修们交流后,大家都表示要坚持下去,同时要做好自己能参与的神韵推广活动。我也反思:是不是自我而坚持这个项目?没有把做好神韵放在第1位?师父的希望是什么?我想师父一定是希望看到我们能做好神韵,同时其他需要长期坚持的项目也没有中断。如果我们没有被表面的困难吓到,一定会看到师父的安排。

有几次都觉得坚持不下去了,实在是没有人手排班了,但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0年英国的神韵在伦敦外的城市办。每个周末我都要去外地参加神韵推广活动,不能值班。这时有位刚从大陆来的同修把所有的空班都顶下来了。

还有一年,一位香港同修来英国陪孩子读书。她住在离使馆不远的地方,其他的地方不认得,就知道如何走到使馆。于是她把所有的空班都包了。

静下心来检查自己的念和行:参与神韵的推广和坚持这个项目在自己这里产生过矛盾吗?可以肯定:没有。实际上安排好了,是相互促进的。

记得有一次我到伦敦郊区的购物中心卖票,晚上10点结束后,我乘车回市中心接夜班。在购物中心一整天不停的介绍神韵,坐在车上时才感觉到疲劳。接了班后,我就立马坐下来打坐,立刻感到能量通透全身,身体上的疲劳,就像洗澡一样,瞬间就被清洗掉,心中充满了感恩。

了解其他同修的情况,大家也没有因此而影响参与神韵的推广。如有同修在离使馆近的剧场外发神韵传单,一般散场时间都不长。到点过去,发完单再回来接着炼功和发正念,中间会空一会儿,但是兼顾了两个项目。还有的同修做早班,炼完五套功法后,去做D to D,让自己在出发前“充好电”。

仔细梳理后,就看清楚了。只要在整体沟通协调上多花些心力,修去更多的安逸心,我们是可以坚持下去的。

4、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标志

是为了反迫害,我们才在中共使馆前的开始了和平抗议,更是由于迫害的不断升级,我们的抗议才变为24小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停止,我们的和平抗议就要坚持。这也是当时参与同修的一致的最初一念。

几年前的一个傍晚,我们换展板上的海报。有一辆车路过,车里面的人摇下车窗,问:你们要走了吗?迫害结束了?你们要坚持啊!

10多年前的一个夜里,我与一位在BBC 做完节目的诗人交谈。谈话进行的比较深入,我离开了打坐的地方,与他一起站在了展板的后面。一会儿,一位骑单车的青年停在了我们的面前。我问要不要在征签表上签名,他回答说:签过了,他停下来是想看看今天为什么没有人坐在这里?是迫害结束了吗?如果是,他要把这个好消息马上告诉他认识的人。如果不是,他要在这里替法轮功顶一会儿班,等有人来了他再走。

在英国民众的心目中,我们这个点就是法轮功反迫害的标志。

5、传播真相的窗口

我们展板的前面,是条繁忙的街道,过往车辆不断。还有几趟观光旅游车也经过这里。经常会听到路过的车辆鸣笛致意,或摇下车窗伸出大拇指。也经常会听到观光车上的导游向游客介绍:这是法轮功的抗议。

我们背后的大楼,是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经常举办学术会议,展览和各类晚会。出入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

值班的时候,同修一般是炼功,整点发正念,征签,向过往行人和车辆发传单。也有很多路人是主动停下来看展板,在签名,或与同修交谈进一步了解真相。日积月累,很多英国民众从路过这里,开始了解法轮功的旅程。

了解了真相的人又会向其他人讲。经常会听到路人给他们的同伴们解释:这是法轮功,对面是中共使馆,他们在这里和平抗议。

3年前的一周末,我白天值班,看见有一个西人男子径直来到了我们展板前,转一圈,然后认真的看展板。等我练功结束时,他就问:你们在这里10多年啦?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是这本书上写的。于是给我看他手里拿着书,是一本介绍伦敦可以徒步观光的书。其中就提到了我们的24小时和平抗议。

几周前的一个傍晚,我正在打坐,背后的大楼里有活动。听到一名男子在讲电话,好像是在告诉电话那一端的人如何过来:你就在中共大使馆对面的法轮功的展板前下车,法轮功在这里己经18年了。我听到后想,他很肯定说出18年,一定是有所了解了,不过少数了两年。过了一会儿,又听到他与女儿讲:这位女士是法轮功,她在打坐反迫害。小女孩回答:“就在那里打坐,那多没意思啊!”我很想听听父亲会如何回答?父亲什么也没说。小女孩停在展板前开始了阅读,过了一会儿,她对父亲说:“你看你看,这么美丽的女子被电成这样,最后还被折磨死了,太残忍了!”

我当时悟到是一定这里的能量场,解体了阻挡众生了解真相的物质,使生命有了了解真相的机会。

我个人理解全球大法弟子的反迫害,每一个项目,每一份努力,每一份付出,可能当时看不到明显的作用,但都在改变着人心,在正邪的较量中积累着正的能量。

6、个人修炼提高的好环境

记不得有多少次过心性关时,都是在值班时悟到了法理,或得到了点悟,打开了心结。

有一次一位常参与的西人同修向我建议:使馆的项目对大家的个人修炼都有帮助,你应该把所有的协调人都排上。我心想:好啊!这个建议不错。那周正好有个夜班空着,于是我就给他打电话,问能不能帮忙?他回答说去不了。我当时心里就开始抱怨。带着抱怨的心,我就去值夜班了。没待多久,就觉得特别疲劳。于是就打开帐篷想躺一会儿。刚躺下就感到有人在外面拖拉帐篷,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刚一出帐篷,就被一个鸡蛋打中了头部。

当时心里特提有多沮丧。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呢?转念一想,一定是自己不对了,要不然不会遇到这些事情。是自己对同修的抱怨,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于是我就坐下来发正念,心情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早晨回到家里跟丈夫说,原想他会安慰安慰我,没想到他说:你得找自己的问题。当时听了,委屈得只想哭。平静下来后,又开始思考夜里一直思考的问题:当初为什么参与这个项目?为什么要坚持?同修能参与我应该珍惜他们的付出,不能参与我也不能有任何的抱怨。我应该努力做到的就是,带着纯净的没有自我显示的心跟同修交流这个项目坚持做的意义,才能有更多的同修来参与,项目才能坚持下去。

7、修炼如初

从2000年10月1日开始到现在,有20多年了。时间久了,就有些懈怠了。有的时候会觉得像常人的值班,例行公事一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都面对同样的场景,做同样的事,看不到波澜壮阔的场面,也没有惊心动魄的经历。

常常被问到,坚持了这么多年不容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也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还要坚持?

我们当初的一念不就是要坚持到迫害结束的那一天吗?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继续,我们有什么理由停下来呢?是困难大,我们克服不了?坚持不下去吗?

这个项目让我们在看似平平凡凡的每一天,踏踏实实的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在大法修炼中,身心不断的净化和升华,使我们能够承受身体上的考验,夏日的炎热,冬季的寒冷,连绵的雨季,都动摇不了大家坚持下去的信念。

在排班上还有困难,是我自己没有做好,加之近年来自己还参与了媒体的项目和神韵推广。如果我可以多与同修们沟通,交流这个项目的歷史和意义,一定会有更多的同修参与。之所以没有做到是怕同修说我有显示心,怕同修拒绝的虚荣心,还有怕麻烦的心。我体会到,只有不断的提高,才能做到修炼如初。

师父在2019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走到最后了,我们要更加做好我们该做的,因为越到最后越关键。当初那么艰难的环境,那么邪恶的环境,你们都走过来了,没理由不在最后做的更好。迫害当初,全世界的媒体到处都在转载中共媒体的造谣文章,全世界的人都很难分辨到底是怎么回事。在那样一个困难的情况下,国际社会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改变了全世界人们的认识,走过来了。最后你们自己得珍惜所做的这一切,不能放松自己,绝对不能放松自己。”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交流不妥之处,恳请指正。

(2022年华沙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