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古稀再被构陷 锦州市杨凤英遭诬判

Print

【圆明网】近日获知,辽宁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凤英于二零二二年七月被凌海市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半,罚金四千元。凌海市法院在非法开庭前并未告知家属,而凌海市法院是否真正开庭审理杨凤英也成了谜团,因为锦州看守所查不到对杨凤英视频开庭的记录。

杨凤英女士,现年六十八岁,家住锦州市滨海新区,二零二二年一月九日因遭人恶告,被锦州市公安局滨海新区分局国保大队长李刚等绑架、抄家。

一月十日中午,有一男一女(估计是国保警察)拿一张锦州看守所的拘留单子到杨凤英家,让家属签字,家属拒签。一月十四日,凌海市检察院将杨凤英非法批捕。从绑架到批捕,邪党部门只用了五天的时间。

二零二二年九月初,家属在得不到杨凤英任何消息的情况下,打电话给凌海市法院,被告知杨凤英已于七月份被非法判刑两年半、罚金四千元。家属质问:开庭为啥不通知我们?干啥判那么重?对方回答:不服你们可以上诉。

第二天家属到锦州看守所给杨凤英存衣服和钱时,看守人员说:要是视频开庭,记录中得有杨凤英的名字,但他们在记载视频开庭的记录中没有找到杨凤英的名字。那么杨凤英是如何被枉判两年半的?家属对此非常气愤。

杨凤英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邪党对法轮功残酷打压的腥风血雨中,她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家人也倍感压力和痛苦。以下是她多次遭迫害事实:

两次劳教 加期迫害

二零零零年杨凤英去北京证实大法,被警察非法抓捕回当地,她在天桥派出所被毒打,耳朵被打聋,脸被打得青肿,大腿等部位都被打肿、打青,遭毒打三个多小时。八月八日,杨凤英被送马三家非法劳教二年,期满回家后,因坚持信仰,人还没到家,直接又被劫持到洗脑班,后被非法加期三年教养,再被送回马三家教养院。在教养院,杨凤英遭到身体上、精神上的严重摧残。

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杨凤英与一法轮功学员去看望友人,因给路遇干活的世人讲真相,遭恶意构陷,当时俩人被劫持到王家派出所,后杨凤英被劫持到锦州拘留所十天。

在看守所遭毒打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杨凤英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在锦州龙栖湾经济开发区娘娘宫乡崔屯讲真相时遭诬告,被龙栖湾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并抢走手机、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

龙栖湾公安分局警察将六名法轮功学员隔离开,一个人一个屋,单独提审。警察想录口供,问杨凤英的名字,家住哪里。杨凤英说:我们什么坏事也没干,一没偷、二没抢、又没杀人放火,我们是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没有必要告诉你们这些,没有用。告诉你们了好上我们家里让我们家里人担惊受怕,我不能告诉你们,我也不想让你们继续犯罪,我这样做对你们有好处。他们不听,其中有一个年轻警察,看杨凤英不说,就用皮鞋踢她的大腿,另一个小警察用电暖风烤她的脸。杨凤英说你们这样做对你们不好,你们还年轻,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后来,他们又找来两个便衣警察,一个警察到杨凤英跟前骂着说:这么多人就说不了你?!然后手指戳着杨凤英的脑门让她抬头,接着就狠狠地打杨凤英六个嘴巴,打完后骂着就走了。另一个想以唠家常的办法让杨凤英说出名字和地址,带头抓人的警察对杨凤英说:你不说也照样判你。

这所谓的“提审”持续到凌晨三点多钟,带头抓人的那个警察带着另一年轻警察把杨凤英等人送进看守所关押犯人的屋子里,并把她们分开一屋一个,杨凤英被分到二室。到屋五点多钟,杨凤英想盘腿打坐,这个室里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嫌犯,屋里人称她为老大,也是“班长”,打人特别凶狠。杨凤英打坐她不让,她就指使两个年轻的女犯人把杨凤英的外衣扒下,只剩下衬衣衬裤。

一月七日,那个“班长”叫杨凤英穿号服,杨凤英说:我没干坏事,我不是犯人,我是被迫害的。杨凤英不穿他们逼着她穿。

八日那天,“班长”又说杨凤英干活少,杨凤英就给她讲真相,说自己不是犯人,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没犯罪,自己和她们不一样,是被迫害的,“班长”气的恼羞成怒,举手就打,拳打脚踢,打嘴巴,扇耳光,特别凶狠。打完把杨凤英拖到厕所里,又逼杨凤英验血;下午逼杨凤英报数。杨凤英不报,仍说自己没犯法,不和你们一样,那个“班长”又下狠手,又打嘴巴,又上拳头,打完将杨凤英拖到厕所里。然后不让她睡觉,让她打更,又让她加班。

九日上午,“班长”又气急败坏地开始抡拳头、打嘴巴,还强迫杨凤英按手印、照像,杨凤英坚持说自己没干坏事不按。杨凤英想跑回室里去,可忘了来时的路,跑到二道门那儿,有个警察把杨凤英扯回,打她一个嘴巴。回到屋里,又把杨凤英拖到厕所里,说:“谁让你跑的?你尽给我添麻烦!”说着又给杨凤英四个嘴巴。下午,“班长”又下狠手把杨凤英的衣服扒光,仅剩下裤头。北方的一月正是数九隆冬,很冷。杨凤英对“班长”说,咱都是女人,你侮辱我就等于侮辱你自己。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十日下午吃完饭,这些人让杨凤英去厕所站着,杨凤英不去,“班长”指使两个刑事犯,她们仨人把杨凤英拖到厕所门口,又从头顶倒下两盆冷水,杨凤英的衣服全都湿透了。

直到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晚,杨凤英等人才被接回家。

绑架未遂 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锦州市“610”和特警支队警察接连绑架了滨海新区六名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因不在家、绑架未遂。杨凤英当时正好不在家,得以幸免,但家被抄,私人物品被抢走。

再被拘留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下午,杨凤英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去孙家湾发福字讲真相中,被王家窝铺边防派出所警察绑架,晚八点多被劫持到锦州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在家中被绑架 遭冤判八个月并被强制扣除服刑期间的养老金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四点多钟,在锦州市滨海新区国保大队长李刚的指使下,滨海新区天桥派出所五、六个警察闯入滨海新区西海口村法轮功学员杨凤英家,将她的大法书等私人物品非法抢走,并把杨凤英劫持到锦州市拘留所,说拘留十五天。但到了十一月三十日,杨凤英却被转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同年十二月十日,杨凤英被滨海新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锦州滨海新区法庭法官李玉夫以视频开庭的方式非法庭审杨凤英,不到半个小时就匆匆结束。家属没能参加开庭。

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杨凤英坚信自己没犯法,始终不配合恶人,高喊“法轮大法好”,坚持讲真相,拒绝签字。杨凤英最终遭冤判八个月,一直被非法羁押在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杨凤英老人平安回到家中。

但是,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左右,在锦州市社保部门的指令下,锦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保局给杨凤英的家属打电话,说是扣去了杨凤英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到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八个月)的退休工资14091元,要其补交,并给了银行账号不然每月不能正常领取养老金。出于无奈,家属到银行补交了这一万多元钱。据社保局人员说,以后杨凤英是不可以再涨工资的。

如此,杨凤英不仅遭冤判八个月,还被经济迫害。

正告相关人员

遍寻中国和世界的法律典籍,也无从找到法轮功学员违法的依据,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当凌海市法官在杨凤英的家属质问下回答:不服你们可以上诉时,可曾想到这种敷衍的背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法官在明知法律规定在接到判决书次日起十日内提起上诉的情况下,却在时隔两个月后让家属上诉,已经完全丧失了作为一名人民法官应有的职业道德,视生命为儿戏!意味着司法人员对自己及家人的极端不负责任——判决书上签字的是法官而不是幕后操纵的所谓“上面”,将来有谁为你们担责?!

在中国,作为一名合法公民,仅仅因为坚守正信屡遭迫害,仅仅因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而身陷囹圄,天理难容!诚然,作为一名佛法修炼者无怨无恨,但那是修行者的胸怀,绝不代表施恶者不受天理的惩罚。望仍不醒悟者自重,并找寻自我救赎之路。

相关责任人信息:

辽宁省凌海市法院
地址:辽宁省凌海市商业路41号,邮编:121200
院长张凤武,办:0416-8152001

辽宁省凌海市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凌海市商业路56号,邮编:121200
检察长薛伟巍:13332188885,办:0416-8182177、0416-5528128
检察长马量:13941689616

锦州市公安局滨海新区公安分局
国保大队长李刚:13940655557,办:0416-3571700,宅:0416-2931108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