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前夕又获悉1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Print

【圆明网】根据明慧网消息统计,中秋节前夕的八月份又获知18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其中四川省4人,河北省、河南省各3人,辽宁省2人,湖南省、吉林省、江苏省、陕西省、重庆市、云南省各1人。今年一至八月份共获知118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4532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骚扰,479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迄今,根据传到海外名单的不完全统计,截止到二零二二年八月,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4832人。

2022年8月份 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统计表

迫害案例
1、河南法轮功学员李国勋遭绑架第二天被迫害致死

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八日,河南周口市法轮功学员李国勋被周口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警察入室绑架,十九日被死于非法关押中,情况待查。

李国勋,男,70岁,当过兵,身体健康,退休之前在周口市电业局工作,人事科科长。他修炼法轮大法后,为官清正,谦卑和气,以行善事为乐,在单位、家乡、亲邻、战友中口碑甚好。是公认的好人。

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八日十一点多,周口市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大概有八、九个警察直接闯入周口市电业局家属楼(当时没关门)李国勋、于秀英家中,没有出任何手续,声称二十大维稳,有人举报说你们发法轮功资料了,就开始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电脑、播放器、手机、还有四轮电动车等,并且直接把李国勋、于秀英夫妇二人从家中绑架到周口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在这过程中,李国勋、于秀英一直给相关人员们讲真相。

第二天晚上,公安分局的人给于秀英说:李国勋有病厉害(实际上人已经去世,在火葬场、殡仪馆里),让你回家,不要上哪里去。并把电动车、手机给了她儿子,于秀英七月十九日晚上回到家中。

于秀英回家后,儿子说:我父亲已去世,现已在殡仪馆,公安分局的人说:死因是“突发性脑溢血”。于秀英说:不可能,修炼二十多年我们就没有过病。为什么绑架走一夜人就死?他们也没让我见丈夫最后一面,直接火化。

李国勋的死因待查。

2、河北保定市雄县杨智雄被迫害离世

河北保定市雄县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智雄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半,于二零二二年八月十日晚上八点四十六分在河北唐山协和医院重病监护室离世,死不瞑目。他离世时瘦得皮包骨,眼睛睁得大大的。

杨智雄

杨智雄曾进修于河北经贸大学,原是河北《法制日报》社记者,后在石家庄卓达房地产公司主管销售,后在北京某外企公司任办公室主任。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三年六月他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妻子祁荭瑾被非法劳教两年。杨智雄出狱后失去工作,靠打工维持生活,二零零八年他被骗至保定市所谓“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非法拘禁一个多月。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雄县法院对杨智雄枉判三年,他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迫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半。他被劫持到冀东分局第五监狱第五监区。

二零二二年七月份,家属接到监狱的电话,说杨智雄病重,住进唐山协和医院重症监护室,让家属去看。家属来到唐山协和医院,见到杨智雄身体非常消瘦,身上戴着手铐、脚镣,插着各种管子。医生介绍说:“杨智雄被诊断为骨髓瘤,身体状况不太好,不敢对其化疗,只能给其输血及蛋白,让其恢复一些后,再进行化疗。”

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从一个健康、开朗的壮汉,被迫害得虚弱、多病到倒下直至死去,不知杨智雄在唐山冀东监狱遭受了怎样的折磨和虐待。

关于杨智雄遭受的更多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曾遭二次冤狱 河北雄县杨智雄又被非法判七年》、《从绑架到庭审杨智雄,看河北雄县公检法违法犯罪》、《原河北《法制日报》社记者“被失踪” 面临冤狱》等。

3、陕西铜川市牛学东在渭南监狱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十六日陕西报道,陕西铜川市法轮功学员牛学东,在渭南监狱遭毒打,精神失常,于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牛学东在渭南监狱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所谓转化,被重刑犯王凯在十冬寒天拖到雪地里用棍棒暴打一百多下,当时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秋衣。人从此失去了意识,不认识人,大小便在裤子里也不知道,监舍的号长就不给饭吃,也不许别人给他吃的。

牛学东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六日中午吃饭时给了两个热馒头,吃过后噎得不能呼吸,含冤离世。

4、河北85岁老妪悲哀离世 老伴冤狱中受煎熬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马维山、王月夫妇到三河市检察院递交诉江控告状

河北廊坊三河市法轮功学员马维山(75岁)、王月(78岁)是一对老夫妇,他们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年来持续遭到中共人员的迫害,尤其是马维山被非法判刑五年,如今仍在狱中遭受迫害。

王月是一名退休教师,她年年遭中共人员骚扰,在红色恐怖的高压下,日日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四日,王月老人没有等到狱中的老伴来看最后一眼而悲哀离世,享年85岁。

马维山曾多次被中共人员绑架到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迫害,他曾经历两年的非法劳教,还曾两次被非法判刑,冤刑共计八年半。已经82岁高龄的马维山老人,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冀东监狱迫害。

5、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法轮功学员李殿秋被骚扰、构陷 含冤离世

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法轮功学员李殿秋,79岁,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在街上发真相小册子,被跟踪绑架、非法抄家,到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回到家中。

从此,李殿秋多次遭潢川公安社区人员骚扰迫害,于二零二二年八月五日含冤离世。就在她离世的前三天,法院人员打电话到她家,要2张照片。她丈夫说,她只有年轻时的照片,要不?法院人员说不要。

6、被强制戴监控电子表 79岁湖南老太在骚扰恐吓中去世

湖南省湘潭县79岁的老婆婆石巧云经常遭警察上门骚扰、恐吓,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倒在堂屋中,再也没有起来。老人生前因给村民们讲法轮功真相,被中共法院判缓刑、限制居住,被强行戴上监控电子表,她在骚扰、恐吓和贫困中度日,经常晕倒在地。

石巧云一九四三年十月三日出生,家住湘潭县排头乡排头岭黄田组。她屡遭迫害,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年近七旬的石巧云因给村民送福音,遭排头乡严冲村邓家组村支书邓某恶告,遭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八时许,石巧云老人到排头乡排头岭村赶集,她向当地村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结果被一个政府人员告到湘潭县公安局。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花石派出所警察把她劫持到湘潭县检察院、法院签字。

而后,老人接到湘潭市雨湖法院判决书,对她自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至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限制行动自由,强制给她戴上监控电子手表,任何情况下都不许取下。

戴上电子手表不久,石巧云老人日渐消瘦,感觉心脏受不了。一个月后,她强烈要求花石派出所警察取下电子手表。花石派出所警察硬性要其交一百元,又用旧手机安装上什么卡片,限制她外出。

就这样,在湘潭县防范办、“610”人员、村干部时时上门骚扰、恐吓下,这位已近八旬的老人,整天担惊受怕,加之仅以一个月百元的低保度日,使她上顿不接下顿,严重营养不良,日渐消瘦老化,经常晕倒在地。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三日,老人晕倒在堂屋中,含冤离世。

7、辽宁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国友含冤离世

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国友二零一五年六月因邮寄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信,遭吉林省通化县三棵榆树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通化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遭迫害,二零一九年他出狱时全身浮肿、呼吸困难、心衰,于二零二二年八月五日含冤离世,终年76岁。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国友屡遭迫害,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通化县法院非法枉判张国友三年。

张国友被非法关押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二零一九年出狱时全身浮肿、呼吸困难、心衰,于二零二二年八月五日含冤离世。

8、辽宁沈阳市47岁法轮功学员宋刚生前遭受的迫害

辽宁沈阳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宋刚多年来承受着来自国保警察的骚扰与高压等迫害,于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九日出现心跳骤停,心衰症状,在医院抢救无效含冤离世,年仅47岁。

宋刚原是交通银行员工,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工作认真,对储户耐心负责,任劳任怨,为人善良、厚道。对两边父母及长辈,他更是孝顺体贴,经常买东买西,问寒问暖,是难得的孝子。他的离世给家人带来巨大的痛苦,年迈的长辈经常以泪洗面,至今难以接受这一事实。

二零一五年八月,宋刚实名控告恶首江泽民,向两高、国务院等部门及领导提交申诉状、寄控告信;十月二十九日被凌空派出所非法传讯,做笔录,询问信都寄向了哪里和家庭情况。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凌空派出所警察再次以问讯为由将宋刚带走,铐在派出所铁椅子上,随后非法抄家。宋刚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取保候审一年。这期间,警察经常到家拍照、问讯、对照笔记,使他心理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一年取保候审期满解除后,二零一七年一月至二月,警察又去骚扰宋刚,期间宋刚被强行带至当时寄控告信的邮局前拍照,并被告知监视居住半年。

9、四川成都市赖贵英遭长期骚扰等迫害去世

四川成都市天府新区(双流县)华阳法轮功学员赖贵英长期遭到当地派出所、社区人员骚扰等迫害,从去年九月起,她至少被骚扰了五次,给她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负担和伤害,于二零二二年八月十二日病逝,终年58岁。

赖贵英的丈夫程怀根二零零六年修炼法轮功绝处逢生,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在小区悬挂条幅“世界需要真善忍”,后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乐山嘉州监狱,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年仅54岁。

赖贵英曾被绑架抄家,被强制戴上手铐脚镣,打耳光,刑讯逼供。

10、四川南充市法轮功学员刘思清在迫害中离世

四川南充市法轮功学员刘思清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迫害。二零一零年三月她被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四川省简阳市养马河镇女子监狱遭迫害致命危,二零一四年出冤狱时看不清物体,几近失明。她于二零二二年五月四日含冤离世,年仅59岁。今年这大半年,中共邪党人员还去她家骚扰三次。

在高坪看守所她被强行脱光衣服搜身,捆绑到县招待所大坝场开宣判会,挂上牌捆绑着在主要街道游街侮辱,把她和法轮功学员的双脚用粗铁链,脚铐铐在一起,还强迫做奴工,选又臭又脏的猪毛。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在里面同样被强迫脱光衣服强行搜身,每天强迫背监规,做奴工。在安平派出所,所长王某带多个警察,杜秀云被恶警用拳头狠打头部、脸部、全身被他们乱打,多处出血。全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眼睛被打得充血。

11、四川省古蔺县八旬罗正贵遭中共迫害 含冤离世

四川省古蔺县八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罗正贵在被中共警察企图抓捕后,再度流离失所,期间病危,回家乡十几日,于二零二二年七月六日,含冤离世。

罗正贵,男,生于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四川省古蔺县石宝镇镇政府退休干部。一九九九年四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功,胃癌痊愈,获得身心健康,家庭的幸福。

罗正贵说:“三十多年来罗正贵从未享受过的人活着无病无痛、快活自在的滋味,现在我得到了。我真切的体验到了什么是生命的真正美好。法轮大法真是神奇无比,珍贵无比,美好无比。在修炼的不断升华中我还体悟到,我的所有疾病,是师父从根子上给消业消去了,这是用医药无法做到的。”

中共迫害法轮功,罗正贵、张自琴夫妇因坚定信仰,二十余年中,受尽了中共邪党的种种残酷迫害,数次被非法抄家、关押、洗脑;夫妻双双被非法判刑迫害两次;罗正贵被剥夺退休金,住房被强占,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五日下午三点左右,八十六岁的罗正贵取钱后回家,在街上,突然被古蔺县“六一零”国保大队长朱键勇及朱带领的十几个便衣当街绑架。随后,这伙人追到罗正贵的租住屋,砸烂门锁,无证抄家。

为躲避更严重的迫害,罗正贵夫妇不得不把瘫痪在床的老母亲委托给他人,再度背井离乡,流落他乡。

在几个月的颠沛流离中,在邪恶恐怖的高压下,八十六、七岁的罗正贵身体每况愈下,病危中的罗正贵回到家乡。二零二二年六月三十日,罗正贵的老岳母含冤而亡,相距几日,二零二二年七月六日罗正贵也含冤离世。仅几日内,家中失去了两位亲人。

12、遭十四年半牢狱迫害 云南昆明吴广成出狱不久离世

云南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吴广成先生被非法判刑五年,在云南省第一监狱遭受迫害,长期被严管。二零二二年四月六日他出狱时身体衰弱,于七月二十七日下午上卫生间时跌倒后不省人事,经120急救人员抢救无效,不幸含冤去世,终年63岁。

吴广成

吴广成,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出生,原是河南省开封市房屋经营总公司负责人(书记),修大法后,经历了人生脱胎换骨的转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他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因为修炼法轮功,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共3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共11年半,合计遭非法关押迫害14年半。

吴广成二零一二年出狱后,为了避开国保警察骚扰,与妻儿移居到昆明。妻子王德平也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在河南省开封市曾经因为两次上访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冤狱5年;移居昆明后,由于向世人讲真相被绑架、抄家、关押、骚扰。儿子因为父母被关押,受惊吓,丧失了父母之爱,导致精神失常,无法工作,一直患病在家。

二零零一年元旦吴广成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公安警察绑架、殴打,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号称东南亚最大,全国“设施”最全、“待遇”最好的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警察驱使羁押人员殴打吴广成,强逼其洗“冷水澡”,坐“喷气式”,将吴广成的手(指)脚(趾)甲用铁门缝夹掉;脚趾、手指被几个人摁在地板上用脚跺烂,鼻梁及小腿迎面骨被用塑料鞋底砍得鲜血淋漓……号里羁押人员说:“这都是警察让搞的,你们来之前所长专门给号长开了会”。吴广成被殴打后,脸上、手上、双腿都是伤,腰被打得无法躺卧站起。

在开封市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劳教所政委指使犯人排队吐痰在吴广成口中,冬天指使犯人把吴广成衣服扒光,用冷水浇,夏天指使犯人用棉被裹在吴广成身上,并用电风扇吹。劳教所警察还将吃剩的馒头块用脚踩后强逼吴广成吞咽,还进行无端辱骂。吴广成受尽非人的折磨。

吴广成被劳教所警察张勇打耳光,致使吴广成的右耳鼓膜被打穿孔。劳教所政委还指使警察让吴广成坐“约束椅”长达10小时以上。

13、遭冤狱、经济迫害 四川乐山法轮功学员张建英含冤离世

四川省乐山市法轮功学员张建英在遭受两年半冤狱及扣发退休金的迫害后,身体非常虚弱,于二零二二年七月下旬含冤离世,终年63岁。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因为张建英不放弃信仰,多次遭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张建英用手机拨打真相电话被乐山市中区分局警察非法刑事拘留,同年七月二十一日被非法逮捕,二零一八年五月被乐山市中区法院冤判两年半,出狱时她身体非常虚弱。

二零二一年,张建英的退休金被停发,她去单位问原因,单位说张建英需要把在服刑期间领取的退休金十几万全部退回去。

二零二二年五月,张建英开始给单位领导写真相劝善信,还发给市中区社保局部门,结果对方都不给予解决。

由于冤狱关押和迫害,张建英的身体非常的虚弱,再加上退休金被停发,生活没有着落,于二零二二年七月下旬含冤离世。

结语

面对中共的残酷迫害,这些真善忍的修炼者在承受着巨大苦难的同时,始终以美好、和平的方式在人间传播着真相,呼唤正义与良知,帮助人们从谎言蒙骗中清醒过来,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

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虽然他们离开了人间,但是他们的精神光耀千古。23年来,法轮大法修炼人以坚韧不屈的精神、大善大忍的胸怀,重塑人类道德丰碑,为人类的未来带来光明与希望。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