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石市两位七旬老太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Print

【圆明网】黄石市75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芬(女)与73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泽惠(女)二零二一年八月被绑架,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位于黄石市下陆峰烈山的第一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黄石港区警察非法闯入张淑芬家,抢劫了与法轮功相关的私人物品,包括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法像。张淑芬被非法拘禁在位于黄石华新附近的宾馆,遭强制洗脑迫害,被逼签不炼功的“三书”。因她不愿意签字,很快被劫持到黄石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家住黄石港区的张泽惠二零二一年八月五日被警察以检查疫情为由骗人开门,非法抄家,警察抄走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

张淑芬是印染厂退休女工,以前身患多种疾病,印染厂倒闭很早,一家四口人吃饭穿衣都成问题,又遇丈夫不管家,吃喝玩乐只顾自己,她哪敢花钱治自己的病。一九九七年丈夫把她的血汗钱浪费了,张淑芬心情不好,有个妹子安慰她,叫她看法轮功录像就能心情好些。就这样张淑芬有幸得了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获得健康,无病一身轻。

一、张淑芬以前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底,劳资科黄望珍、工会黄顺友、黄石港街道办事处及黄石港公安分局等人来到张淑芬家以欺骗的手段强行将她推上了一辆单位面包车(司机叫黄浩),到黄石港法院所谓的“学习班”,实际是洗脑班,非法拘禁了十天。包夹人员:王春宜、王后芳。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下午,黄印村居委会来了个收卫生费的人,借机刁难张淑芬,不肯接受她一百元的钞票,一定要她拿零钱出来,给的零钱里面有一张真相币。她质问这钱上怎么有字。张淑芬说:只准江泽民在电视上诽谤大法,不准老百姓讲清真相吗?那人气冲冲地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有人敲张淑芬家门,她刚开门,他们就猛力地推门,险些将她推倒。冲进来三男三女,其中就有收卫生费的人,还有黄印村党支部书记刘学群,副书记胡小梅和警察。他们野蛮地将张淑芬家中的衣柜、书柜、家电翻了个底朝天。刘学群指使片区警察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并摔到地上,用脚使劲踩,玻璃碎片扎伤他的脚,流血不止,送去医院。虽然张淑芬善意地给他们讲了许多善恶有报的道理,可他们不听,还打电话叫人。一小时后,又来了五、六个男警察,其中一个头目见张淑芬双盘坐在地上,就拉她的双手要她跟他走,张淑芬坐着不起来,又有人拉,她就是不动。最后他们走的时候,抢走了大法书籍和其它资料物品若干份,女式皮包一个,家里四处放的零用钱和包里的钱大概有三百元全抢走了。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下午二点左右,张淑芬家门外有人叫门,说是快递的。她把门打开,门还没怎么大开,突然冲进来几个人,其中有(黄印社区610主任)包夹:王勇、王春芳、罗玉兰。片区警察与王勇两人将张淑芬双手反扭到背后,猛力将她推倒在床上,使用各种暴力手段强行将她绑架到青山湖馨家宾馆开办的洗脑班。此洗脑班就是湖北关爱协会在黄石办的,负责人是龚某、谭某、戴某三个。黄石港区国保、国安、公安、区政府(陈某)各地成员等,还有帮教严国英。张淑芬被他们非法关押了十二天,回来当天,还没到家时,王勇私自用硬卡片打开张淑芬家门,非法抄家和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数本、真相人民币二百元。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晚上九点多钟,有人在门外谎称是张淑芬女儿的同学,委托他带东西给她,这次闯入八、九个人,其中有王春芳、片区警察徐兴跃、特警、便衣,他们将张淑芬双手反扭到背后,按倒在沙发上,左右两边一边一个人死劲反拧她的胳膊,折腾一晚上,致使张淑芬手臂上到处是淤血,手抬不起来。这次,他们抢劫了张淑芬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手机、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电子书二个,人民币大约六百元等。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九时,张淑芬在外讲“法轮大法好”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被下陆公安分局社区警务室六大队(团城山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黄石市峰烈山拘留所五天。

二、张泽惠与双胞胎妹妹张泽兰遭受的迫害

张泽惠生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武汉钢铁公司快餐工厂职工,与双胞胎的妹妹张泽兰两人都修炼法轮功。

张泽兰在二零零零年上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人盯梢了,被绑架后由妹妹制药厂保卫科科长李克勤,派出所“610”派遣李晓辉两人劫持回来,之后一直被他们监督、跟踪,又一次被关押到沙洋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回黄石。张泽兰的工资被李克勤卡着,一个月分四次给,几乎每月都没给全,张泽兰说了他不应该这样对待她,不合法。李大喊大叫,看你是个老太婆,不然卡死你,你等着看,我送你去关两年是轻而易举的事。(李克勤遭恶报,老婆得了甲亢,儿了年轻轻三十多得了不治之症,站不起来了,孙子小便也生毛病了。)

二零零六年八月,张泽惠姐妹俩踩着三轮车去市郊区或边远农村卖西瓜,这天公安车早已在妹妹厂门口盯住妹妹了,当她到张泽惠家来后一起出门,车子已开到她们面前了,警察下来首先搜查她们背的包,然后不由分说的强拉硬扯拖张泽惠上了警车,还呼叫她妹妹自己骑三轮车到港派出所去,妹妹跟围观的人讲真相。

张泽惠和妹妹这天在派出所被关了一整天。“610”头头杨志远来提问了张泽惠的情况,方知她从武汉回来,户口还在武汉,要派人到武汉了解,张泽惠说欢迎你们去,谁都会提供我的优秀材料。

当晚八点后,妹妹张泽兰被送进黄石看守所,一星期后直接送往省女子劳教所判了两年。张泽惠被劫持到快深夜十二点才送回家。

张泽兰二零零八年七月份非法劳教期满回来了,家人才知道,她一开始进女子劳教所就被刑逼先写三书,直到你疼痛难忍,就非写不可。恶徒们还经常在厕所里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她的脸,牙也掉了,血也流得满处是,擦干净,不许别人看见。有时还用电棍电口腔。更严重的是,恶徒乘妹妹不注意,一次在她背后一脚踢到屁股根上,当时屎就拉到裤子了。从那天以后,大小便就失控了,直到现在无论冬天还是热天她就象婴儿一样,裤子里要夹卫生巾。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左右,张泽兰被劫持在港青山湖馨家宾馆由港610、有街道办事处、有省转化班参与的洗脑班,硬逼着她放弃了法轮功修炼,从此走回过去庙堂宗教佛门。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张泽惠被销家铺居委会向团城山派出所举报,绑架送往下陆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当时拘留所的警察也明白法轮功学员是专门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