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归正 女儿恢复听力 儿子皮肤病痊愈

Print

【圆明网】我得法二十多年了,刚得法时,还是学生时代,转眼我已经成为两个孩子的爸爸了,目前,自己的孩子都上学了。这里分享一下大法在我两个不修炼的孩子身上展现的神奇。
一、不小心掏破女儿耳膜 女儿五天完全恢复听力

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七晚上,女儿躺在床上睡觉,突然哭了,说耳朵不舒服。过年期间,女儿回过老家,我担心她象最近电视里报道的病例一样,在老家睡觉时耳朵進虫子了。

我打着电筒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我就用棉签轻轻的给她掏了一下。就在我掏过之后,孩子不哭了。过了一会后,她又哭起来,还是说耳朵不舒服。

为了看个究竟,这次我用带灯的耳勺探進去,掏了一下,结果不小心把她右耳膜掏破了。当时看到掏到点什么,但再看,又没看到了,以为是掏到了什么异物。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孩子大哭了起来。

母亲让我赶紧把孩子抱到师父法像前跪下,求过师父,然后把孩子放到床上哄了一下。她哭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后来,我还跟妻子说,掏耳朵时,好像看到什么东西,再掏,就没看到了。妻子想着孩子的反应,说我不会是把孩子耳膜掏破了吧?她说,小孩的耳朵不要随便掏,怕掏破耳膜,她都很少给她掏,而我还是第一次。

第二天早上,妻子叫孩子起床,发现孩子的脸上和枕头上有一点点血迹。看来,我昨晚真的是把孩子的耳膜掏破了。由于我和妻子都赶着要上班,所以一边给孩子穿衣服,一边准备早餐,忙忙活活吃过早餐,就带着孩子出门了。

上班前,我将孩子带到岳父家,由岳母带着。中午下班,我回到岳父家,感觉孩子的反应变迟钝了。经过测试确认,她的听力受到影响了。用比平时音量更大的声音和孩子讲话,她有时都听不清楚我们在说什么。

下午,我们回到家,我跟母亲说了孩子听力的问题。母亲说,这几天她来带孩子,她打算这次带孩子看师父的九讲录像。

第三天,我们上班前,就把孩子交给母亲了。在上班的路上,我心里还没底,一路上都在担心孩子的听力问题。上班也抽空在网上搜索关于小孩耳膜与听力的相关话题,看到说这么大的孩子,耳膜受损还是可以自己恢复的,只是时间要一个月的样子,但是要注意饮食,以及不能刺激孩子的听力。看到这,我就在想:还好,还能恢复,只是这一个来月的时间,还有这么多禁忌,好难啊。唉,不想了,下午回家后,看看情况再说吧。

下午回到家,我就叫孩子测听力,虽然知道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对孩子是有好处的,但也不曾想到能有这么大的变化。近一个白天的时间,孩子的听力就已经恢复到平时一半的水平了,很多早上还听不到的声音,现在她能有反应了。不得不说,大法太神奇了!妻子也显得有些兴奋,于是,对孩子做着各种听力测试。孩子自己啥也不知道,可能只是觉得父母今天特别愿意逗她吧,倒是挺乐意的。这一天,孩子看完了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一讲和第二讲。

第四天,妻子就要把孩子带去岳父家,我母亲说,孩子刚恢复,让她在家把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完一遍,再去吧。平时大家都还没安排出这个时间,这次正好,也看起来了,还是留下来吧。

以前,孩子发烧,看过大法师父讲法录像,退烧后,我们一看到孩子好了,就带孩子到岳父母家了,结果有几次,搞的孩子反复发烧。尤其有一次孩子反反复复烧了一个星期,连岳父母看着都心疼流泪,我还当着他们二老发了脾气,才把孩子留在家里,让修炼大法的母亲连续带了三天,孩子就恢复了。

在此次孩子耳膜恢复过程中,母亲不希望又是那样反复。但妻子很坚决,因为岳母对我母亲的修炼是不理解的。我知道妻子是好心,她太想给她的母亲看看这发生在孩子身上的奇迹了,因为她想让岳母有个改观。因为此事,早上出门这点时间,妻子与母亲还闹的不愉快。

这一天,在岳母家,孩子的听力恢复情况没有進展。但是妻子向岳母介绍了一天女儿恢复一半听力的神奇经历,岳母才反应过来,前一天中午孩子看动画片,声音开的比平时大,且孩子有时对大人爱理不理的,原来是这样。下午孩子从岳母家回来后,我们又对孩子進行了各项测试,从结果看来,听力停留在昨天的状态。因此,母亲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希望对孩子好,让孩子的听力彻底恢复,就让她连续带着孩子把大法师父的九讲录像看完。这次妻子迫于现实,只好答应了。

第五天,我们就把孩子交给母亲,自己上班去了。出门后,我心里再次犯起嘀咕来,虽然有了第三天的经历,但还是不禁怀疑着,就一个白天,有那么神奇吗?被现代科学观念泡大的我,还是不能理解。但是下午回到家,不可思议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孩子的听力已经完全正常了。这一天,孩子看完了大法师父讲法录像第四讲、第五讲和第六讲。

就这样,没有治疗,没有用药。整个恢复过程仅五天,而其中仅仅带孩子看了两天的讲法录像。同时,母亲发正念时,也带着孩子。

二、通过改变自己的修炼状态 儿子严重的皮肤病不治自愈

大概是在儿子满月后,身上就开始出现湿疹,但一开始,也没怎么管它。后来偶有出现,妻子都给他用药物抑制住了,但时常反复。直到七、八个月大,外出游玩时,孩子的皮肤出现了问题。

出游第一天,抱着孩子走在路上,发现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些小红点,刚好当天下午游玩的地方我与妻子曾经去过,所以我们就留在酒店休息,孩子脸上的红点也就没发展开来。

第二天上山,抱着孩子走在路上,发现孩子的脸部皮肤开始逐渐泛红,慢慢的面积越来越大,孩子也开始频频的用手去挠脸了,不让挠就哭。妻子带孩子到药房开了些药,希望孩子能好受一点。

在外两天多的时间,就回家了,母亲看到孩子后,与岳母商量,告诉她让孩子先在家里调养,不要跟着我们去岳母家了,等好了再去。岳母答应了,并一起过来帮忙。

母亲看到妻子还在给孩子用药,就告诉妻子可以把药停了。因为母亲认为这是把病又压回孩子体内了。妻子不是很认可,因为孩子痒的哭,要挠,不擦药,不好带。妻子有些生气了,说:“不擦药,那你来管。”

母亲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把孩子带在身边。停了药以后,孩子的皮肤就渐渐的被他挠烂了,晚上必须有一个人不睡觉带着孩子。但就是这样,孩子也还是能挠到几下。挠不到,就用头往人身上或物体上蹭,蹭的脓血都流出来,才舒服。

白天我与妻子上班,母亲做家务,岳母帮忙带孩子。晚上,除了我可以睡觉外,母亲、岳母、妻子都轮流带孩子。时间长了,大人也有些扛不住了。白天晚上都有犯迷糊的时候,这时孩子就可以腾出手来挠个痛快了。

不让挠,孩子要哭,挠完了,也要哭。皮肤都挠烂了,一头的脓和血。脸上没有一块好的皮肤,甚至有时眼睛都被脓血粘着,难以睁开,双眼皮也不见了。给孩子照相时,根本对不上焦,因为孩子坐不住,不是手往头上挠,就是头往物体上蹭。如照片1、2、3(慎入),头上、脖子上都是,这还不是最烂的时候。最烂的时候,就像同修文章里的那张照片那样,黄色的、厚厚的结痂。

'照片1 。头上、脖子上都烂了,但这还不是最烂的时候(注:请慎入)'
照片1:头上、脖子上都烂了,但这还不是最烂的时候(注:请慎入)
'照片2.头上、脖子上都烂了,但这还不是最烂的时候(注:请慎入)'
照片2:头上、脖子上都烂了,但这还不是最烂的时候(注:请慎入)
'照片3.头上、脖子上都烂了,但这还不是最烂的时候(注:请慎入)'
照片3:头上、脖子上都烂了,但这还不是最烂的时候(注:请慎入)
一个来月了,除了越来越烂,看起来没有好的迹象。但母亲坚信,大法师父在管孩子。后因为孩子挠的过猛,结痂又厚又硬,他把一个手指的整个指甲盖都抠掉了,原来长指甲的位置都化脓了。妻子看到了,很担心,希望母亲能帮孩子用针挑一下脓,认为把脓放出来,会恢复的快些。

母亲与我交流,说师父肯定在管孩子,虽然看起来还没好,但是把不好的物质推出体外,也需要一个过程;这么长的时间不见好,也还是给我们悟的时间,需要找找自身修炼方面的原因了,所以还是没有挑那个脓包,也没做任何处理。

第二天,那个脓包就消了,由于我们的关注点都在孩子的皮肤上,所以当注意到孩子手指甲长好了时,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找到同修交流,同修问了我修炼的时间安排。我说每天下午下班回家后,是先学法,晚九点炼功,然后发完正念睡觉。同修问:“其它事没做了吗?交流也不看吗?救人的事呢?”我说没时间。“学多少法?”我说只能学一讲。“其他讲法也没看过吗?”我说是的,没有。他提示我师父的法:

“弟子:修炼人的年纪很小的孩子需要看医生吗?
师:不修炼的人该看医生就看医生,因为常人得病就是要看医生。我这里讲的是真正修炼的人,你的身体都将要转化成佛体,那是医生怎么治也达不到的。但是修大法的人往往有许多家庭有小孩,他们很可能不是一般的孩子。没投胎前他就知道这家人将来会学大法,我要投胎到这家去,那么很可能是有来头的。凡是这样的孩子,大人炼功的时候,就已经替小孩炼了,直到他能自己炼的时候为止。有很多是这种情况,这就靠你大人去把握了。如果你也看不出是不是这种情况,你送他到医院不算什么错。但是其中也看你的心,也会表现出各种想法、各种心态。这么讲吧,如果你是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就会明白人各有命,不应该出问题的轻易不会让他出问题。往往我刚才讲的这种高层次上来的小孩是来得法的,他根本就没有业力,他根本就不会得病。他所承受的一切很可能是替你们大人在承担,有好多是这种情况。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具体情况你们自己去把握。”

[1]
他认为,鉴于我的修炼状态不够精進,所以孩子是在替大人承担业力,并建议我把炼功时间改一下,改为早三点多的晨炼,晚上的时间看看师父各地讲法,同时也看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有条件的话,还应该参与救人的事。

回到家后,我立即按同修的建议作出调整。晚上先看交流文章,发完正念睡觉,三点多起床。突然的改变,心里感觉还不适应,担心睡眠不够,心想还是今天把精神养足了,明天再起来晨炼吧。为了把早起的习惯养成,没有马上睡下,而是爬起来,去了趟厕所,再回来睡下。第二天,起床晨炼了。

两个晚上的交流文章看下来,看到同修们从法中认识到,就在实际行动中做到,现状就跟着改变的一个个实例。我也决心开始改变,悟到就做到。如果孩子是在替我承担,那就从我自己这来改变。第一天早上没做到晨炼,决心第二天一定起来。

我的改变真的有了回应,虽然这两天妻子都是晚九点多带着孩子睡觉,但第一天,孩子依旧难以入睡,要先哭闹一阵,才睡下。但是第二天,妻子带孩子進房间后,孩子很安静的睡下去了,妻子感觉孩子的状态在改变,并在次日告诉我她的这种感受。

妻子的这个反馈给我很大的鼓舞,同时因为两天的交流文章看下来,自己感觉也很受益,于是我的晨炼坚持下来了,同时除了每天看《转法轮》,也开始看师父在各地的讲法了。后面的事实也证实了,第二天孩子的安静入睡就是一个转折点,因为从那一天开始,孩子的皮肤一天天的好起来了。回想起来,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就全部恢复了。

'照片4.孩子的皮肤好的差不多了,只剩一些小红点了'
照片4:孩子的皮肤好的差不多了,只剩一些小红点了
'照片5.孩子的皮肤完全恢复了'
照片5:孩子的皮肤完全恢复了
几年过去了,儿子的皮肤再也没有复发过。

两个孩子出生以来,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很多的神奇事。就从妻子怀大孩子开始,她工作环境的几次调动,都是心想事成。这是她事后告诉我的:每次的调动,都是她心里先有了一个愿望,但并没有向任何人提起,但随后单位就按她这个想法给她作出了调动。她之所以事后告诉我,就是觉得这事很神奇。正如师父所说“我不是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吗?”

篇幅与写作水平所限,加之写稿的过程中,也遇到一些事情干扰,但还是希望能把这个真实的经历与大家分享。

* * * * * * *
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转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