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被非法判刑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二年八月九日家人得知,北京延庆区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被非法判刑——吴方玲两年八个月,杨进香两年四个月,韩仕民一年十个月,郭金山一年四个月。四位法轮功学员当时都表示不服,不能接受,马上上诉。

四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认为他们无罪,修炼法轮功在中国一直是合法的,中共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迫害完全是用见不得人的内部文件、通知,用胁迫、高压和利益收买等手段,驱使警察、检察院、法院参与迫害法轮功。

坚持真善忍 获身心健康

杨进香,女,一九六四年三月四日生,今年五十八岁,家住北京市延庆区永宁镇。她曾患腹膜结核、鼻窦炎、肾病、皮肤病、痛经、神经衰弱等疾病,是一个摔倒就扶不起来的“病秧子”;腹膜结核出现腹水,肚子胀得像六、七个月孕妇;鼻窦炎严重到从眼眶往出流脓。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杨进香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短短一周,多种顽疾几乎全都消失,脸上白里透红,人轻松精神。她的父亲看在眼里,高兴地对她母亲说:这丫头简直换了个人儿。杨进香感恩大法师父救了她的命。

韩仕民,杨进香的丈夫,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十六日生,今年五十七岁。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六日,韩仕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以前的病(男科病)全好了,挽救了他将要破裂的家庭。

郭金山,男,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出生,今年六十一岁,家住北京市延庆区井庄镇。一九九八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他患有多种疾病,药不离口。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郭金山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为他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人变得宽厚了,在不知不觉中,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他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全家人都生活在无比的幸福之中。

绑架和构陷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晚,杨进香和丈夫韩仕民,以及郭金山、刘俊、宋密枝、吴方玲等被绑架。郭金山和韩仕民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杨进香和吴方玲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刘俊因身体情况,当天回到家中,宋密枝于二零二一年七月九日回到家中。

韩仕民由于身体很不好,尿血严重,多次危及生命,被“取保候审”。因为他没有子女,村委会也不愿管,说是找个人照顾他,也没找,后他一直一人在家。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来了一个北京的某领导,领着“专家”来看望他,韩仕民要求把妻子杨进香放回来,照顾自己。他们说会往上汇报。

杨进香

韩仕民和杨进香夫妇都是朴实善良的好人。杨进香被非法关押在昌平区看守所后,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看守所人员对她灌食,直到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一日开始,通过输液维持她生命,二月十五日开始至今,又通过鼻饲对她灌食。

吴方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被延庆永宁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也在抵制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二一年八月,吴方玲、郭金山、杨进香和韩仕民被北京市公安局延庆区分局永宁派出所警察构陷到检察院,被非法批捕,二零二一年十一月,被延庆区检察院构陷到延庆区法院。

非法庭审 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原定被非法开庭。由于一位律师没有接到通知做核酸,协商后,改为下午两点开庭。黎雄兵律师获得许可单独在宾馆用手机视频开庭。韩志广律师参与了庭上辩护。几位律师不约而同地说:“审判人员通情达理!”

当庭,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都不承认法院对他们的指控的罪名,他们都说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在法庭上,韩志广律师响亮地说:“真、善、忍三个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三个字,为什么真善美可以提倡,而不能提倡真、善、忍呢?”

律师表示,代理这类案子,虽然收入很少,但是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每个环节、每个细节那么用心,处处为别人着想,总是考虑别人,言而有信,有诚信的品行,使他们还是愿意接,愿意去辩护,一个电话过来,无论几千里路,就敢答应过去。韩志广律师几次称赞:“法轮功学员是最善良的人,能忍受委屈,宽容待人。”

法院为法轮功学员韩仕民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本来该律师说好,尊重韩仕民本人意愿,做无罪辩护,但是开庭时,不知怎么法律援助律师变了,但他非常认可韩仕民是个大好人。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可以使修炼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身心净化,道德回升。修炼法轮大法福益家庭、社会,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颠倒了是非善恶,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伤害了所有善良人的心。

二零二二年八月九日得知,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吴方玲两年八个月,杨进香两年四个月,郭金山一年四个月。二零二二年八月十日, 延庆区法院人员到韩仕民家搞了一次“宣读”,韩仕民被非法判刑一年十个月。四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不接受,决定上诉。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三年中,法轮功学员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因坚持信仰,都遭到中共残酷迫害。

郭金山被团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郭金山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延庆派出所的警察诱骗绑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警察还抄了郭金山的家。后来,郭金山被劫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在大队长赵江的指使下,每天让郭金山十二点以后睡觉,四点起床,其它时间就是罚站、罚坐、不停地看侮辱大法或是侮辱大法创始人的邪说。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赵江指使看管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必须是受过三次劳教的犯人,是人中真正的人渣,其他人不配他用。罚坐时,让郭金山坐的是塑料小凳子,姿势必须是上身和腿是九十度的直角,坐不直,就被看管他的两个犯人拳脚相加,并且谩骂。打完,再让郭金山站军姿,站不直,就又是一顿毒打、谩骂。

看管着郭金山的一个犯人跟郭金山说:“你算什么!你看我,在这进出自由,跟队长一样,我就是那个坏人。你是好人我承认,你再好有什么用?你得在这受罪,我看到老太太借的住院的钱,我都偷,看到老太太急得嚎啕大哭的时候,我也没有把钱还给她。”

另一个接着说:“你不知道吧,我在火车站偷,我们三到十人,每天每人必交给那儿的警察两千元,余下的是我们自己的,我进来没关系,警察拿钱往出保我。我在这管你,还多挣分,早出去,你算什么?见钱,你都不知道捡。”

还有一次,因干活时间太长,郭金山身体非常劳累,晚上看电视时,实在坚持不住,就打了个盹,被一个姓王的小队长发现后,他立刻让郭金山所在班里的人全都回班,不让看电视了,让全班人都骂郭金山。

还有一次,干活中途,排队上厕所,郭金山看到他后边的两位老人憋得难受的样子,就让他们先上,又被那个王队长看到,他厉声大喊阻止郭金山。两年的非法劳教给郭金山造成精神上和身体上的伤害。

韩仕民曾被非法判刑七年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七日至二零零一年期间。韩仕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每一次上访,他都被天安门警察劫持,被延庆警察非法押回当地。延庆警察对他刑讯逼供,威逼他,不让他炼功,还野蛮殴打他,拳打脚踢、电棍电击、打耳光、皮带抽打。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二零零一年七月,韩仕民因再被绑架,被北京岳各庄派出所警察电击、上背铐后,按在地下,然后把凳子放在他身上,几个男警察再上到凳子上压。此时,韩仕民的内脏疼痛难忍,呼吸困难,造成腰部内伤,手铐勒入肉里,手腕严重受伤。警察用鞋底抽打他全身,他的牙被打掉了,耳朵被打聋了,全身到处是伤。

后,韩仕民被从岳各庄派出所转到廊坊市文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韩仕民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转押到前进监狱。

在前进监狱,警察为了逼迫韩仕民放弃修炼法轮功,对他罚站,不让睡觉(从早晨站到后半夜一、二点钟),每天只让睡觉三、四小时,还强制干奴工,不许家属接见,不让买生活必需品等。韩仕民被前进监狱迫害的便血,致奄奄一息,才被送入医院,医生下了四次病危通知。二零零八年,韩仕民回家。

如今屡遭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因坚持信仰,再遭非法判刑,依次为两年八个月、两年四个月、一年十个月(已在家)、郭金山一年四个月。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