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对外孙女的情的过程

Print

【圆明网】我今年七十岁。年轻时,我丈夫就腿有残疾,我带两个孩子,里里外外都靠我操心;我从小没有娘,没人帮我。婆家因我生了两个女孩,也不拿我当回事,我吃了很多的苦,养成了很强势的性格。两个孩子长大了,我也累了一身的病。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修炼一个月后,我无病一身轻,再没花钱看过病,全家十几口人的饭都我做,从此我们这一大家子和睦相处。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时,我婆婆对居委会的人双手合十说,我举双手赞同法轮功。

我的两个女儿结婚后,我又给她们带大了孩子,所以,在这个家里,我说了算,都得听我的。那时也不懂得修心性,党文化也很厉害,对孩子情也很重。老伴有时顶我几句,我都受不了。也知道不对,但是就是控制不住,为此我很着急。我叫女儿用记号笔写上:修炼人向内找,贴到门上,客厅里,卧室里,厨房里。这样也不行,眼睛看着,嘴里还是说。现在想起来。就是没有实修。

外孙女长大了,上了幼儿园,我就开始背《转法轮》,第一遍背了一年,后来就坚持背。在背法的过程中,感觉这几年自己根本就没有向内修。

下面就谈两件我和外孙女的事情,我给她取名小新。

小新出生后,满月接到我家来,就没有走过。女儿工作忙,经常出差,所以白天晚上就由我带着。有时半个月也不见她妈,见了,她也不理睬。这孩子从小我就叫她听法,七岁开始炼功,她就能读《转法轮》、背《洪吟》,也是大法小弟子。

后来小新上了初中,矛盾就开始了。我发现她偷着玩手机,我觉的对不起师父,一次,我把她手机拿走了,她和我大吵,说不在我家住了,要走。我就给她爸打电话,把她领走了。

我心里也空了;她长这么大,就每年的大年初一去她奶奶家住一天,从没有离开过我,我不知如何是好。下午,她妈过来,把她的东西拿走了,我一下受不了了,但我没有说话。我的心跳加速,我就发正念。发不下去,我心慌,心堵,后悔不该让她走,怕她受委屈,但我很清楚的知道这情该去了。

我拿来五十个黄豆,每天做完晚饭,我双盘坐在师父法像前,只要会背的师父经文,《论语》、《做人》、《真修》、《道法》等,背一遍,数一个豆,拿走一个豆,五十个豆拿完,再往回拿一遍,一百遍,每天如此,逐渐的放下了许多。后来就五十遍、二十遍。

这期间,我也没有打电话,也没有问她,就是背法。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父看我剜心透骨的想去这个情,就把这个物质给我拿掉了许多,心里轻松了,不再想她了。

可叫我没想到的是,过了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女儿带着小新回来了,進门就说,我们回来住,炼功来了。我也没说什么,心里很平静。可是这情没有去完,还得一层层的接着修。

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新的脾气也越来越大,发展到了就是不能跟她说话,我一跟她说话,她就大声嚷嚷你闭嘴,我進她屋,她就喊你出去。我给她讲道理,根本不听。我就威胁她说:我看你每天还能跟我学法,要不,早就让你出去了。她还不吃这套,说:你出去。

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我说,师父啊,小新说我什么我都能忍,可我把您的小弟子带成这样,我是不是在犯罪呀?怎么办呀?有一次,小新还用粗话骂了我,也不知她从哪学来的,我们全家谁都不会说粗话。我找同修交流,同修也没说什么,老伴也不替我说话,女儿却说,你当年对我们的威风呢?怎么不用在她身上呢?

我就强忍着,这才想起向内修来了。这样过一段时间,又不行了,这一关一关来的太快,实际是我修的太慢了。找协调同修交流吧,转念又一想,人家那么忙,自己这点事,还占人家宝贵的时间。师父看我为别人着想,用法点化我:“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我顿时心里豁然开朗,哎呀,师父就在我身边呀,是啊,你自己抓着执着不放,不修自己,还去问别人,能管用吗?

这次就算过去了。可总觉的没有找到根,小新变化不大,只要说一句不顺她心的话,她就对我大叫。我向女儿告状,女儿却说:就小新能治你。搞的我身心疲惫,每天都怕面对她。

慈悲的师父看我实在过不了这一关,就用二零零七年《对澳洲学员讲法》点化我。我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似乎找到了根源,在我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求回报的心,因她从小是我养大的,我嘴说不求回报,其实是想叫他们对我有点感恩,尊重我,而得到的却是相反的,说来说去,还是想让他们都听我的话,放不下这个自私、自我。

是啊,师尊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让我们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回想这二十多年的正法路,那一串串脚印,每一步都浸透着师尊的心血,过程中使我们一步步走向成熟。师父为我们上亿的大法弟子消业,净化身体,而且大法弟子不同层次都有,师父都没有给弟子摆架子,讲法时,还是那么的慈悲祥和,连怎么称呼师父都不在意(当然我们得尊重师父),从没有强迫弟子怎么做,我这点付出还算得了什么呢?!

想到这,我猛然清醒,观念一转,再向内找,没有了任何障碍,越向内找,越觉的小新、女儿、老伴没有什么不对,反而觉的很对不起他们,他们本不是这样的,全是我这一颗颗的执着:亲情、自私、自我、党文化、独断专行招来的,是师父安排来帮助我修炼的。如果我早点修掉这些心,还用人家那样吗?向内找真是个法宝,师父早就给我们讲了,怎么到时就不会用了呢?

觉的根找到了,此刻,我真想把这一个个不好的心拿到学法组,把它们都晾出来,曝曝光,可又不想占用同修们太多时间,借这次投稿把它写出来。

从小新初中二年级到高三困扰了我五年。我放下了,心性提高上来了,师父把我多年形成的不好的物质拿掉了,弟子诚心的谢谢恩师。

我改变了,不再觉的委屈,不再自我,小新也在变,以前那种粗话也很少说了。当然我也会适可而止,有时看她一想生气,我会说,有话慢慢说,生气,表情就不漂亮了,咱们都是炼功人,听师父的话,以前姥姥跟你生气,都后悔了,以后你监督着姥姥,给我指出来,我改正,她也就不说话了。从此,家里祥瑞安宁了。

不过有时有些事也不听我的,我也不执着,比如,她每天晚上洗澡,洗完也不收拾,我给她说,你早点洗行吗?十点多洗完了,把头发晾凉,我把厕所收拾一下。她都半夜十二点洗,我发完正念,就不愿动了。她不听,我也不多说了,我就第二天早上收拾,把这个自我放下了。

对她的情放下后,还有个意外的收获。她考上大学走后,我再没有想过她,也不惦记她,心想有她父母呢,不用我操心。有时,她妈妈用微信跟她说话,喊我。正学法时,我不愿动;这要是过去可不行,最惦记她的就是我。

现在想想师父对我们每个弟子的修炼都做了有序的安排,在她上学走之前,正好把对她的情也修掉了,要不,还没这个环境了,现在我稳步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做着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