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四年半牢狱迫害 吴广成出狱不久离世

Print

【圆明网】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吴广成先生被非法判刑5年,在云南省第一监狱遭受迫害,长期被严管。二零二二年四月六日他出狱时身体衰弱,于七月二十七日下午上卫生间时跌倒后不省人事,经120急救人员抢救无效,不幸含冤去世,终年63岁。

吴广成

吴广成,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出生,原是河南省开封市房屋经营总公司负责人(书记),修大法后,经历了人生脱胎换骨的转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他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因为修炼法轮功,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共3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共11年半,合计遭非法关押迫害14年半。

吴广成二零一二年出狱后,为了避开国保警察骚扰,与妻儿移居到昆明。妻子王德平,也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在河南省开封市曾经因为两次上访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冤狱5年;移居昆明后,由于向世人讲真相被绑架、抄家、关押、骚扰。儿子因为父母被关押,受惊吓,丧失了父母之爱,导致精神失常,无法工作,一直患病在家。

一、修炼大法获新生

吴广成从部队转业到河南省开封市房屋经营总公司,曾经担任邪党书记。由于受中共数十年的党文化毒害,中共体制腐败,无官不贪,他也免不了随波逐流,吃喝玩乐,收受贿赂,那时来家送礼之人也是络绎不绝。

吴广成在部队服役期间就患上“乙型肝炎”,多年来,从部队到地方他多次住院,到地方后又几次出现病危。吴广成受尽病痛的折磨,一年的医疗费要花去几万元,给家里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就是这样,吴广成的病情仍没有得到根本好转,反而越来越重。一九九五年吴广成由于疾病的折磨已无法正常工作,到一九九七年他几乎卧床不起。

妻子王德平一九九三年也患上了“双肾结石”,多方求医也没能彻底治愈。

一九九七年九月,吴广成和王德平夫妇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仅几个月吴广成的病情就出现了明显好转,当时就连给吴广成治病的专家都感到不可思议;王德平的“双肾结石”也不治而愈。

修大法后,吴广成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从做好人开始,做一个真正的好官,他严格要求自己,不再接受贿赂,同时杜绝单位的不正之风,以修炼人的标准,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事情首先为别人考虑,被民众称为一个好官。

二、坚持修炼遭非人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团伙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吴广成一家人平静安稳的生活被打乱了,吴广成夫妇由于表示坚持修炼法轮功,在河南省开封市10多年间,屡遭派出所、居委会、单位频繁骚扰,搞得家无宁日。吴广成先后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被绑架劳教两次累计3年,关押在开封市劳教所;被绑架、判刑6年半;吴广成移居昆明后又被绑架判刑5年,吴广成累计被关押将近15年,在劳教所和监狱吴广成受尽非人的酷刑折磨。

1、因为上访被关押期间遭“殴打”、坐“喷气式”、洗“冷水澡”、门缝夹掉手(指)、脚(趾)甲……

二零零一年元旦吴广成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公安警察绑架、殴打,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号称东南亚最大,全国“设施”最全、“待遇”最好的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警察驱使羁押人员殴打吴广成,强逼其洗“冷水澡”,坐“喷气式”,将吴广成的手(指)脚(趾)甲用铁门缝夹掉;脚趾、手指被几个人摁在地板上用脚跺烂,鼻梁及小腿迎面骨被用塑料鞋底砍得鲜血淋漓……号里羁押人员说:“这都是警察让搞的,你们来之前所长专门给号长开了会”。吴广成被殴打后,脸上、手上、双腿都是伤,腰被打得无法躺卧站起。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吴广成被劫持回开封后,北书店派出所所长孙学江又让人用两把手铐将吴的两胳膊分开铐在铁床上,第二天,吴广成被送到看守所后,监号警察看到吴广成满身伤痕,怕承担意外死亡责任,还让吴广成专门写了一份“证明”,证明不是他的监号打的,是在北京被警察打的。关押一个月后,吴广成被非法劳教两年。

2、两次劳教遭酷刑:冬天“浇冷水”、夏天“裹棉被”、口中被“吐口痰”……

二零零一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一月,吴广成在开封市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劳教所政委指使犯人排队吐痰在吴广成口中;冬天,指使犯人把吴广成衣服扒光,用冷水浇;夏天,指使犯人用棉被裹在吴广成身上,并用电风扇吹;劳教所警察还将吃剩的馒头块用脚踩后强逼吴广成吞咽,还进行无端辱骂。吴广成受尽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四年三月,吴广成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开封市劳教所,在这一年中,吴广成被劳教所警察张勇打耳光,致使吴广成的右耳鼓膜被打穿孔。劳教所政委还指使警察让吴广成坐“约束椅”长达10小时以上。在吴广成的解教日期接近时,开封市劳教所所长、政委、警察威胁说:“如果还不‘转化’,不写保证书,就永远不放你出去!”当时吴广成正视中共打手们说:“(我)就是不转化!就是要修炼!”无奈之下,最后他们还是将吴广成释放。

3、被秘密非法判刑六年半

二零零五年七月九日午夜,吴广成再次被野蛮绑架后,开封市公安局龙亭分局到吴广成的单位威胁、恐吓其单位领导,勒索钱财。几天后,吴广成被绑架到“洗脑班”,吴广成曾绝食一天后走脱。在这期间,吴广成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开封市国安警察在其家附近蹲坑)。但是没过几天,吴广成就被国安警察绑架至开封市看守所关押长达一年零三个月,在此期间,看守所不让家属探望见面,公安警察也不给任何说法。

二零零六年十月,吴广成被法院秘密判刑六年半,关押在郑州市密县监狱。二零零八年,家属去密县监狱探望过吴广成一次,见他十分消瘦了,之后密县监狱就拒绝其家属探望。

4、再次被枉判五年、含冤离世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吴广成在向世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时,被昆明棕树营派出所警察刘建文绑架、非法抄家、关押构陷。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昆明市西山区法院非法对吴广成开庭,之后非法判他5年。

吴广成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关押在五监区期间,吴广成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干奴活,而长期被严管,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二零二二年四月六日出狱时吴广成被折磨的身体非常衰弱,一直没有恢复,又出现身体不适病状,最终于七月二十七日含冤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