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遭迫害致死

尹国志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遗容恐怖

【圆明网】辽宁省建平县法轮功学员尹国志二零一九年被绑架,后被中共法院诬判十年,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死因至今不详。六月二十二日家人获准可以认尸后,到达监狱看到尹国志遗体瘦骨嶙峋,遗容恐怖,眼睛鼓着……狱方让家属立即火化遗体。

尹国志的妻子付景华遭受七年冤狱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凄凉的租住房中含冤离世。

据悉,尹国志在遭诬判约半年后被劫持至沈阳第一监狱,至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他的家人两次去监狱探视,都被狱方以疫情为由不许探视。尹国志也一直未与家人电话联系,家人也不清楚尹国志在监狱情况。

二零二二年三月八日,沈阳第一监狱两名狱警(不知姓名),曾到尹国志户籍所在地的八家农场,由村委会人员带至尹国志亲人家中,狱警称尹国志近期患肺癌(晚期),正在医院输氧气,要家人拿钱治病。狱警未出示患者诊断证明等,只说尹国志胸疼。家人问:尹国志去时人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为什么两年时间就得了肺癌?狱警未答,家人未给钱。

狱警离开后经建平县坐高铁回沈阳,在建平县又打电话给尹国志的家人,通知他们去监狱看尹国志的视频。家人去后仅看到七秒钟视频,看到尹国志穿着病号服,人已严重脱相,尹国志未说话。家人发现尹国志头部右边太阳穴处有个坑,怀疑是被打所致。

此行后一直未有狱方消息,家人也未再去探视。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凌晨,尹国志家人接到沈阳第一监狱电话,告知尹国志刚刚去世,未告知尹国志因何原因去世,仅通知家人去认尸。

五月二十二日当天,几位家人开火化车去沈阳第一监狱,途中接到监狱电话,告知因疫情原因不能来验尸,如果家人坚持来要隔离十四天。家人只得返回。

六月二十二日,家人再联系沈阳第一监狱,获准可以认尸后,再次开火化车去沈阳第一监狱。到达监狱后,狱警带几位家人去停尸房,家人看到尹国志遗体穿着整齐。这时有人提醒说看看身体有没有伤,于是尹国志的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就掀开盖在遗体上的布,结果吓了一跳:只见尹国志瘦骨嶙峋,遗容恐怖,呈龇牙瞪眼状,眼睛鼓着……家人见此恐怖状不敢再多看一眼,仅摸摸脚、也未检查尹国志遗体状况就匆匆结束了所谓认尸。

狱方让家属立即火化遗体。火化费用狱方全额支付。家人当天将尹国志的骨灰带回户籍所在地。

尹国志、付景华夫妇遭迫害情况简述

建平县法轮功学员尹国志、付景华夫妇,家住国营八家农场刘家沟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上午,八家农场乡派出所原所长段伟军、指导员张宝凤、警察姚云阁突然闯入尹国志家中,疯狂抢劫,并将付景华绑架到派出所。尹国志从此流离失所。

付景华后被建平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家中只剩下两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和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家里的庄稼只得靠亲戚、邻居出手帮忙收拾。

付景华在二零一五年结束七年冤狱,终能在家中照顾八十多岁卧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公公。可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建平县保副大队长张立慧伙同八家农场派出所警察和所长于跃军、张宝凤、刘艳军、于勇等警察等人又再次绑架付景华、非法拘留十五天。由于这次付景华没有写“保证书”,张立慧、于跃军等警察又找借口两次闯入付景华的家中骚扰、恐吓她,并威胁说:“你要不写保证书,上次判你七年,这次就给你判刑十六年。”

付景华为躲避迫害,只好离家,过着有家不能回的艰苦日子。而尹国志的父亲已经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加上担心、思念儿子、儿媳,不长时间就离开人世。

朝阳市政法委对颠沛流离中的尹国志下达非法通缉令,并用五万元钱做诱饵抓捕他。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尹国志在朝阳凌源租房中因电源失火,被凌源市八间房派出所、建平县八家派出所警察绑架。

付景华听到丈夫被绑架的消息,担心忧虑,自己又居无定所,孤苦伶仃,在极度悲苦与打击下,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租住房中含冤离世。

在建平县看守所,警察因尹国志不配合所谓办案,让黑社会犯人毒打折磨他。

之后建平县公检法人员合谋,秘密对尹国志非法判刑十年(非法判刑时间、情况待查)。建平县法院直到将尹国志劫持到监狱后,才打电话通知他的家人。据资料推断,尹国志先被劫持到锦州监狱,大约半年后被转关到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准确信息仍待核实)。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尹国志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