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陷冤狱十年北京谭守礼又被构陷到法院

Print

【圆明网】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谭守礼先生二零二二年三月六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区分局李桥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八日,他被构陷到顺义区法院。

谭守礼

谭守礼今年六十四岁,原在中国作家协会下属文艺报社工作,任总务科科长。修炼法轮功后,他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谭守礼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曾陷冤狱十年,在北京前进监狱遭受迫害。

以下是谭守礼被中共邪党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和平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十二月一日,法轮功学员谭守礼、徐晶、李凤琴三人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当时遭信访局非法关押,被强迫坐在地上。

三人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分局新源里派出所的刘明和一张姓警察带到派出所后,被关进铁笼子,晚上被劫持到朝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月二十九日,三人被新源里派出所的警察刘明和张姓警察从朝阳看守所拉回新源里派出所,再次关进铁笼子。当晚谭守礼和徐晶被家人接回,李凤琴被关在铁笼子里整整一夜,第二天才被家人接回。

酷刑示意图:关铁笼子

二、被枉判十年,在北京前进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一年底,谭守礼在前门东大街一栋十二层的大楼(正对北京市公安局后门)悬挂了一个为法轮功讨公道的大型条幅,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

期间,谭守礼在洗脑班被关押迫害三个月,看守他的武警白天坐在屋角的桌子旁边,晚上在他床头和床边各站一个,每当他翻个身或打呼噜他们都会在记事本上注明:几点几分翻个身,几点几分打呼噜。如果说梦话,也会被记录下来。

有五个警察和两个“帮教”恶人每天给谭守礼洗脑。他们让谭守礼往大法书上坐,他不坐,警察就坐在他身上往下压,用笤帚篾子捅他的耳朵、鼻孔。白天黑夜罚他蹲着,蹲累了,也不许他坐地下。

警察岳爱华不但坐在谭守礼的肚子上使劲压,还两手揪着他的耳朵往起拽。谭守礼两耳朵被拽得火辣辣的疼,脸都被拽肿。后来,谭守礼又被罚站好几次,鼻尖对着墙,站着熬夜。最后一次罚站,他直挺挺的向后倒下去,昏倒在地。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七日,谭守礼被北京海淀区法院枉判十年,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迫害。

刚被劫入前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被“严管”。迫害手段主要有:强迫学员坐在一个只有十几公分高的小板凳上一动也不许动,体罚,减少睡眠时间,精神折磨,被“严管”的学员至少有两个“包夹”。如果被认为学员很“顽固”,会有三个、甚至四个“包夹”,走路时“包夹”寸步不离。就是一般被认为“转化”了的,至少有一个“包夹”。这些“包夹”会把学员的一言一行反映到警察那里,作为掌握学员思想的所谓素材,从而进行新的迫害。

中共刑具:强迫法轮功学员坐的小凳

对于出了“严管”的学员,若要加重迫害,那就是另外一种迫害方式,所谓“隔离审察”。就是在单独的一个房间里,学员被戴上脚镣,周围有“包夹”看着,除了大小便,站着一动不动。

三、绑架、非法关押、骚扰不断

谭守礼出狱后,一直被当地视为所谓“重点”人物,每逢所谓“敏感”日,都会上门绑架、抄家、非法关押、骚扰不断。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谭守礼被当地派出所抄家、绑架,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又劫往到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早上七点左右,北京公安局朝阳区分局和平街派出所警察闯到谭守礼家实施绑架、抄家,当时谭守礼不在家中,后在通州区被绑架。中午被朝阳看守所来人劫走。从他们谈话中听说这次行动是北京市局干的,通过跟踪、手机、微信窃听等。

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上午,谭守礼、赵平、李淑云、陈春花、崔国梅、王如胜、屠小敏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在通过怀柔检查站时遭拦截,随后被劫持到怀柔区汤河口派出所。三月十日凌晨,谭守礼、陈春花、王如胜被劫持到怀柔看守所关押迫害;赵平、涂晓敏、李淑云、崔国梅被劫持到顺义看守所关押迫害。四月八日,谭守礼被劫持到朝阳区一个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经绝食抗议,九日晚回到家中。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晚上九点多,谭守礼被朝阳区分局伙同区和平东街派出所绑架,家中两台笔记本电脑、大法书籍、部份资料被抢走。从朝阳区看守所出来,又被劫持到“转化”班继续迫害。

二零二一年六月以来,谭守礼被和平街派出所警察不断骚扰、二十四小时在门口安插人监控。

二零二二年三月六日,谭守礼再次被顺义区分局李桥派出所警察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被构陷到顺义法院。

北京市顺义区法院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府前东街
邮编:101300
电话:010-69444921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