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辩掩盖不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酷刑罪恶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千百万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向民众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遭到中共绑架、关押进洗脑班、劳教所、监狱。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人员、警察采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其目的就是迫使他们放弃信仰法轮功。

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共官员极力抵赖掩盖。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下称女二监)监狱长杨明山在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家属揭露监狱违法行为时叫嚣:“我们是按省‘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指示办事的,我作为监狱长有权制定监狱管理规定。在女二监《罪犯分级管理实施细则》第二章第六条第七款规定:法轮功人员不认罪伏法的实施严管,关于你们的控告检举信中说的对法轮功学员严管‘坐小凳’是体罚,你怎么界定,那是一种学习,你有体罚证据吗?”

云南省第一监狱(下称省一监)主管管教工作的副监狱长丁鹏祥,在接听法轮功学员的劝善电话时竟然说:“这不算迫害,我们没有迫害。只有吊打、用老虎凳折磨才算迫害。”但是诡辩掩盖不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酷刑罪恶。

根据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一条的定义:“‘酷刑’是指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报或供状,为了他或第三者所作或涉嫌的行为对他加以处罚,或为了恐吓或威胁他或第三者,或为了基于任何一种歧视的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为,而这种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职人员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职权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许下造成的”。我们列举一些案例让有良知的民众来看看省一监、女二监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是不是酷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省一监、女二监开始关押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在云南省“610”直接操控和指挥下,省一监、女二监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进行所谓转化。监狱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明文规定进行“严管”。严管就是由两名或多名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每天要记录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不得接见、不得打亲情电话、不得减刑。还常遭狱警或被狱警指使的犯人殴打、各种体罚、坐小凳子(有的罚坐小小凳子)、穿紧束衣、喷辣椒水、高压电棍电击、被戴上脚镣手铐吊铐、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野蛮灌食灌药等数十种酷刑。

尤其被劫持到女二监的法轮功学员,凡是表示不放弃信仰的,无论年纪大小(包括七、八十岁的老人),都先被关禁闭四个月,期间不准洗漱、不准洗澡、不准换洗衣服、不准卫生用水,来例假的也不得用卫生纸,每天还要被罚坐、强迫听高分贝侮辱法轮功的录音。四个月禁闭结束后,改为明天十六小时坐在小凳子上,两手还必须平放在两膝,两腿并拢,身体保持正直,被强制一动不动的坐着,罚坐期间,若手指交叉、伸胳膊、伸腿、移动身体、闭上眼睛、打呵欠,改变姿势等,都会遭到包夹轻则辱骂,重则动手拉扯、殴打。每天给一瓶水(约500-1000ML),规定上三次厕所,不转化就一直坐到出狱。凡是进过禁闭室出来的人听力都有不同障碍,甚至导致耳聋。由于长期坐小凳子,许多法轮功学员臀部、会阴部皮肤糜烂、流血、流脓,臀部坐出老茧。出现双下肢水肿、血压增高等多器官疾病。

“坐小凳”模拟图

以下是被监狱酷刑迫害致死部份案例:

◎四川攀枝花市罗江平在云南省一监被注射不明药物、殴打、野蛮灌食含冤去世

罗江平,男,当年五十一岁。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人。二零一二年一月在云南省楚雄州南华县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被关押在云南省一监。由于罗江平拒绝“转化”,被戴脚镣手铐,遭狱警和犯人脚踢手打、注射不明药物、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动,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单独关小号等摧残,被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罗江平的下牙被全部撬掉,只剩几颗松动的上牙。撬牙导致口腔大量出血,嘴里面都是烂肉。关押在省一监短短的三个月就出现生命垂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保外就医回家,仅五天就含冤离世。

罗江平去世前在家里的照片

◎四川省西昌市方征平在省一监关小号等多种酷刑致死

方征平,男,当年五十六岁,四川省西昌市人。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方征平被送往云南省一监途经云南曲靖时,押送方征平的警察将方征平借押在曲靖监狱一夜。曲靖监狱的狱警点名时,由于方征平年纪大,耳有点背,没能及时回答,曲靖监狱的三名狱警一拥而上,一顿拳打脚踢。方征平被打倒在地又挣扎着站起来,又被打倒。然后这三名狱警用穿着皮鞋的脚向方征平的脸上、身上狠狠踩踏。方征平每站起一次,都被狱警踢倒再打,这样反复三次,直到方征平不能站立。遍体鳞伤的方征平被抬到省一监四十五天后才基本能站立行走。

方征平被关押在云南省一监十监区三中队,因拒写“保证书”而遭到关小号等多种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下了病危通知书。他的父母希望方征平能取保回家,未得监狱同意。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在云南省一监去世。

◎昆明市史喜芝在女二监遭高压电棒电击后去世

史喜芝

史喜芝,女,当年六十多岁。在云南省女二监集训监区被关“禁闭”、坐小凳子“严管”,被长期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类药物,多种折磨导致史喜芝血压增高。有一天晚上监狱突然打电话给其女儿说史喜芝病危,据知情犯人透露史喜芝是被狱警用高压电棒电击后出现生命危险才送医院抢救。史喜芝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凌晨抢救无效含冤离世(监狱对外称患病死亡)。

◎昆明市73岁的王莲芝被注射不明药物后“精神失常”去世

王莲芝

王莲芝,女,当年七十三岁,昆明市退休工人。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劫持到云南省女二监就被关进禁闭室,王莲芝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端坐在光床板或小木凳上,经过三个多月折腾,十一月十日,儿子终于见到母亲,此时王莲芝虽然憔悴,但精神正常。之后女二监对王莲芝施以不明药物,导致其“精神失常”,身体状况日渐恶化,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最后几乎成了植物人。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监狱通知儿子去监狱,儿子看到母亲情况说:“十几天前母亲还好好的。”狱方告之市精神病院鉴定得“精神分裂症”,并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拌在饭里”,儿子怒责:“另外还拌有什么药?”狱方不敢回答。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家人费尽周折,将体质非常虚弱、几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莲芝“保外就医”接回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期间老人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后因救治无效含冤去世。

◎主治医师沈跃萍在云南省女二监被三年“禁闭”、用不明药物迫害致死

沈跃萍迫害前后对比

沈跃萍,女,当年四十九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师。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沈跃萍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期间,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关了三年“禁闭”。整天面对狱警的轮番轰炸(强迫洗脑)、辱骂及喇叭放到最大音量的洗脑录音。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不得洗澡、洗衣服,来例假也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包夹”打骂或用针扎、用手拧、掐,每天强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在恶劣的环境下,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致使沈跃萍咳嗽不止达八个多月,也没有得到医治,最后导致昏迷。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将沈跃萍送进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家人接到监狱“沈跃萍病危”的通知赶到医院时,沈跃萍的肺已穿孔,奄奄一息。在病情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监狱又强行将沈跃萍转到条件极差的监狱管理局医院。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监狱才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将她送到昆明市第三医院,终因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结语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23年,法轮功学员不但经受了残酷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被邪恶活摘器官,被迫害致死。但是法轮功不但没有被铲除,反而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香港、澳门),李洪志的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四十多种文字,越来越被世界各肤色民众所接受,真、善、忍普世价值在改变着世界。

我们善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法轮功是什么你们不会不知道,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你们更清楚,因为你们至今执行的仍然是江泽民通过非法组织“610”下达的没有法律依据,违背《宪法》、《监狱法》等法律法规的指令。你们要看清当前的国内外的乱世,“人不治天治”,“天灭中共”已经显现。中共这条破船已经下沉,跳船逃生是你们的当务之急!“人在做,天在看。”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收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将功补过,才是你们唯一的选择!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