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九死一生 内蒙古王秀芳又被劫持

Print

【圆明网】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王秀芳在元宝山电厂打工,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三日给人讲大法真相,遭到受谎言毒害的人恶意举报,被绑架,现在她被非法关押内蒙古赤峰平庄看守所。

王秀芳,现年56岁,赤峰市平庄五家镇人,原是一名教师,以前身体不好,一九九七年学法轮大法以后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什么事情都要替别人着想,身体得到了健康,她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喜悦和幸福。

就是因为做好人、说真话,王秀芳曾多次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判刑两次(七年)、劳教三次六年又加期五个月,共计十三年多,遭到中共灭尽人性的迫害,被强制跪着、蹲着、撅着、掏镣子、开皮、坐铁椅子、背铐、吊铐、曝晒、电棍电击、罚站、掐、踢、站马步、走鸭子步、跳蛤蟆步、不让睡觉、脱光衣服冷冻、逼迫把头扎到屎尿桶里、逼迫在太阳底下跳正步,被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九死一生。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

就是因为说真话,遭迫害导致家庭破碎。丈夫因为她被绑架关押、抄家抢劫,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痛苦,承受不住离家而去,扔下两个幼小的女儿,两个女儿在害怕、痛苦、思念妈妈的悲伤中长大,大女儿十来岁就辍学了,十二、三岁就出去打工自谋生路了。有一次,她的丈夫为了逼迫她放弃修炼,拿起菜刀要杀她,拿起菜刀往她的背上狠狠地抽打,又找来一根绳子,套在她的脖子上狠狠的勒,说要勒死她,把两个女儿吓的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往爷爷家跑。爷爷听孙女一说,急忙跑过来,趴到窗户往屋里一看,见王秀芳从嘴和鼻子往外淌血,急忙用脚把窗户玻璃踹碎(窗户和门全部都插上了),钻到屋里,从他的儿子的手里把绳子拽了出来。

一、在看守所遭610、警察残忍折磨

二零零六年六月份的一天,王秀芳被绑架到平庄看守所,没几天,610的人来了(三男一女),女的叫崔桂芝,还有个姓郭的,还有个不知姓名(这个很邪恶),一个男的叫孟凡任(孟凡仁?),是来转化她们的。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有8名女学员:新秀英、张秀芹、翟翠霞、王秀芳、李翠兰、张玉玲、步国芹(迫害离世)、刘小新(迫害离世)。610恶徒一天24小时,采用各种迫害手段,连续很多天不让睡觉。一次610的人和所长张海清,还有几个警察,强迫他们围着看守所的大墙走鸭子步,就是人蹲在地上,两只手背在后边,蹲着往前走。大墙底下全是砂石,不让穿鞋穿袜子。

那时是六、七月份,天特别热,火辣辣的太阳底下,一走就是一上午,汗水顺着身体往下淌。中午放回监号吃饭,回到监舍大家就开始炼功,警察冲进来一顿暴打。接着拉出去在走廊里走鸭子步,他们还让犯人给每个法轮功肩上压上一袋玉米面,大约60多斤重。这8个人中年龄最大的55岁,最小的30岁,背上一袋玉米面,逼迫她们走了一中午。有的同修把脚磨烂了,血肉模糊。步国芹因为体型胖,蹲着走不了,被迫背着玉米面爬着走,两个膝盖全部磨烂。汗水从每个人的身体往下滴,即使蹲着不动,肩头的面袋还得扛着,最后还得自己把玉米面送到库房里。然后让犯人给每个法轮功学员拿来一个大洗衣盆,放满冷水,让她们坐在水里打坐。刚刚出的满身是汗,大法弟子步国芹还正来例假,就逼迫坐在冷水里。警察让几个男犯人把自来水打开一盆一盆接冷水,再从每个法轮功的头上一盆一盆的往下泼。警察看她们打坐纹丝不动,对迫害没有任何反应,就让大家出来跳正步。一个警察说:他在部队当兵时,连跳正步15分钟,心脏就停止跳动,如果你们不放弃修炼,就强迫她们跳正步,如果跳的不够高,一寸粗的硬塑料管子就狠狠的抽在腿上。

四个610人员及所长张海清、副所长白杰,还有很多警察一直看着她们,看他们跳了很长时间还能跳,就让停下来了,到屋外太阳底下跳正步。那时天正热,加上身体大量出汗,大家都口干舌燥,冒了烟一样,他们要水喝,610人员提来一壶水说:谁要说个“不炼”马上给水喝。大家谁都不说,他们一边往地上倒水,一边说:你们看这水都倒掉了多可惜呀。大家没人理会,又迫使这些法轮功学员跳了一个多小时才让停下来。

自从610三男一女来了以后,连续很多天,白天黑夜都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采用各种手段迫害,逼迫他们跳蛤蟆步:8个人站成一队蹲下,背后的人拽着前边的人的耳朵,8人连在一起,然后一起往前跳,有的耳朵都拽出了血。单腿跳,还是一个人拽着另一个人的耳朵,一圈一圈围着跳。逼迫光着脚跑步、逼迫站马步、逼迫跪着。有一次让大家到看守所菜园里水沟里,在那里打坐。因为菜园里是机井,水流特别猛,他们用浇园子用的大黑胶皮管子,拿起来冲着她们每个人的头上脸上刺水,刺的一时上不来气,地下水特别冰冷,冻得直打牙巴骨。

有一次晚上十一点多,警察把大家押回监号,说你们好多天没睡觉了,今天让你们睡觉。把门打开,警察管教把人都叫起来,都起来接水往地上泼,让她们趴在地上睡觉,再让往每个人的头上身上泼水。所长张海清破口大骂:“今天晚上我要不制服你们这些法轮功(学员),我这个所长都不当,你们看无产阶级专政怎么专政你们,打不零碎你们!打不死你们!把铁门打开,把她们拖出来开皮!”他们把王秀芳的半袖撩起来盖在头上,露出后背,让她趴在地上,用折叠的三角皮带暴打。这个警察叫王磊,打人最狠,敢下手,他使出全身力气,拼命抽打,只听啪啪的震耳声好象放鞭炮一样。因为还有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同时“开皮”,打王秀芳的恶警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就这样一直折磨到半夜两点多钟。

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铐上手铐和脚镣送回监号。铁门打开,犯人们惊呆了,他们以为王秀芳被打死了,即使打不死,也得抬回来,让她们吃惊的是:法轮功学员是戴着手铐脚镣走回来的。

进号以后,大家的衣服都是湿的,铐着手铐脚镣也没法脱衣服,每两个人连在一起铐着,根本没法睡觉,就让号里的犯人帮助把被褥卷起来。连续很多天昼夜不让睡觉,真想睡上一会儿。犯人们说:“你们背上肯定是血肉模糊,打烂了,还睡得着吗?那开皮的声音象放鞭炮一样响,我们全都吓哭了,都哭出声来了。”她们把王秀芳的后背衣服撩起来,一看,后背被连个印迹都没有。一个个目瞪口呆:“哎呀,太神奇了!以前你们给我们讲真相我们还不太相信,今天我们亲眼所见,我们相信了,出去后我们也要炼法轮功,太神奇了。”

早晨刚吃完饭,警察又把王秀芳等提出去,带进一个大房间,屋里有所长张海清,610的几个人,还有几个警察。张海清问大家:“你们谁去过北京上访把手举起来?”王秀芳和另外几个同修把手举起来。张海清猛地一脚把王秀芳踢到走廊里。他又高又壮,脚上穿着硬底皮鞋,抬起脚狠狠的往王秀芳的头上踢,边踢边骂:“我让你炼。”王秀芳大声喊:“炼!炼!炼!”又围上来一帮警察拳打脚踢,一顿暴打,又拿来电棍开始电击,电了很长时间,王秀芳不停的喊着:炼!炼!炼!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二、在图牧吉女子劳教所遭惨无人道摧残

就这样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后,送来一张劳教票,非法劳教王秀芳一年,把她送到赤峰看守所关押。赤峰看守所让法轮功学员背监规,她们拒绝背,遭到警察辱骂,炼功遭到电击、毒打和体罚,王秀芳就开始绝食反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王秀芳被转押到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一起被押走的法轮功学员有十五人。到那里她们被关押在一个很大的房间,当天晚上王秀芳和同修就开始集体炼功,然后冲进来很多警察大打出手,拿起法轮功学员穿的厚底硬底拖鞋拼命抽打,一边打一边骂,王秀芳被打的鼻口流血,有的被打的身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打完后强制王秀芳她们蹲着,一蹲就是一夜。白天让她们“上课”洗脑,就是转化。大队长伍洪霞专管迫害法轮功,她最狠毒,打人敢下手,不计后果,张口就骂、举手就打。那些真正的犯人看见她就发抖。

狱警伍洪霞让学监规,然后对每个人提问题,回答合格就过关。当她提问到王秀芳时问:王秀芳你今后怎么去做?王秀芳回答:我要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按着大法去做。她说:你再说一遍。王秀芳又说一遍。她在讲台上站着,说:“你给我过来。”王秀芳走过去站在她面前。她猛地一把揪住王秀芳的头发,另一只手攥着拳头,拼命的往她的脸上搥,一边搥一边说:“我看你还炼不炼!”她又用脚踢,用脚踹,打了很长时间,打不动了,伍洪霞累的气喘吁吁,两三个月过去了,还不让下中队。

王秀芳、翟翠霞、刘晓欣、周智慧等学员开始绝食反迫害。恶警还是天天逼迫她们转化,图牧吉女子劳教所警察王桂荣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王秀芳、刘晓新、周智慧、翟翠霞被弄到烈日下曝晒,刘晓新被曝晒昏倒,恶徒还给她们灌食迫害,用拖鞋底打她们的脸,用电棍电击,这四名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折磨的体无完肤,布满电痕、手指掐痕。绝食大约五六天的时候,才下中队。

图牧吉劳教所共有三个中队,王秀芳被分到一中队,被逼迫出工干活了。有一天晚上,王秀芳和另两名同修(翟翠霞、李素亚)炼功,被警察发现,叫了出去。大队长尹桂娟大打出手,拳打脚踢。白天逼迫出工干活,吃完晚饭让她们三个脱光衣服,只允许穿裤头和乳罩,给她们三个上撅铐,强迫她们撅着屁股,把头触到尿桶里,犯人出来解手,再把尿桶拽过来,解完手再把尿桶推到她们头底下。有时犯人拉肚子,或者有的犯人解大手憋不住也往桶里拉屎,因为监狱是平房,厕所在外面,晚上警察要把门锁上,犯人出不去,大小便只能在尿桶里解决。一个中队大约80多人,十冬腊月大东北的冬天特别寒冷,走廊里没有暖气,滴水成冰,逼迫王秀芳她们光着脚站在地砖上撅着。刚脱完衣服不长时间,身体就开始发抖,全身哆嗦,时间一长冻得就不会哆嗦了,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看人冻得不行了才让到屋里去。白天逼迫继续出工干活,犯人看管着,不让睡觉,不让闭眼。晚上继续给她们三个上厥铐,挨冻。一连几天不让她们三个睡一点儿觉。有一次逼迫王秀芳她们拖掉棉衣、棉裤、光着脚,冬天在外边站在那里冻着。后来允许她们穿线衣线裤冻着,一宿只允许睡一两个小时的觉。

有一次大队长尹桂娟找王秀芳谈话说:“你们两个必须停止炼功,否则大队就采取什么措施。”她们说的大队,包括所长、副所长、科长、干事,她们叫做大队。王秀芳对大队长尹桂娟说:“你就别劝了,无论大队采取什么措施我都要炼下去。”队长说:“你想好别后悔。”王秀芳说:“不后悔。”队长说:“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她说:“不用。”

三天后队长来问:“考虑好了吗,还炼不炼呀?”王秀芳她俩回答:“炼。”于是小队长拿手铐,用手铐把她们俩吊在横梁上。吊的时间一长,那种痛苦无法形容。吃饭的时候放下来,吃完饭再吊上去。两名法轮功修炼者说,宁可咱们俩吊死,也不能象邪恶妥协。如果咱们妥协了,警察就会用这种酷刑迫害别的法轮功学员。有一次警察把和王秀芳在一起吊的那个学员吊得昏死过去,鼻口流血,正好被这个中队负责的队长看见了,这个黄队长是新调来的,人特别善良,进屋就说:“把她给我卸下来,鼻口流血还吊着呢?”看管她们的几个犹大说:“没有事,没有事。”黄队长很生气:“还没事呢,都要吊死了!”黄队长让那几个犹大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抬到床上,过一会儿大队长尹桂娟来了,问这位学员“啥样?”她说:“还有气呢!”尹队长说:“你快说个不炼,别遭这份罪了!”她说:你就死了这个心吧,宁可死也得炼!后来又吊了两三次,以后就没有再用过这种酷刑。

中共酷刑:吊挂

有一天,王秀芳上厕所给一个犯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一个队长警察听见了,王秀芳被大队弄去了,对她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得她大小便失禁了,不一会儿,就听有人喊:“全中队集合。”大队中最恶的那个警察站在那里。大家排两行队,伍洪霞说:“我点到名的人都给我出来!”她把不转化的,没在监舍炼功的大多数学员都叫出去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被叫出去的法轮功学员说:“把我们叫出去是逼迫我们签在监舍不炼功的保证,如果不签就大打出手,拿电棍电我们,王秀芳,脸肿的很大,满是大水泡,象杏核仁那么大。

到食堂吃饭时,三个中队的人都在那食堂吃饭,刚端起碗要吃饭,王秀芳看见在三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刘小新、周彩霞、周智,大吃一惊,她们三个也是坚持每天炼功的,只见她们一个个被迫害得头和脸都变形了,头和脸肿的象盆一样大,脸是青紫的,眼睛睁不开,只露一条缝,她饭也没吃下去。

每天出工都得在大门口站队,在大队门前站四排,面向大门口,喊完口号才出工。队长一喊“立正”,犯人得喊:“洗刷污点,从新做人。” 这天早上出工,刚到大队门口,立刻出来六七个警察:所长、科长、队长,她们个个杀气腾腾,注视着每一个人。王秀芳一看那个阵势,就知道该怎么回事。她就站在最前排,看她们的意思是:把几个法轮功打的脸都变形了,又青又紫,肿的眼睛都睁不开,看不出人样来,看你们谁还敢不喊口号。大队长喊“立正”,王秀芳就看着她们,因为她俩从来就不喊口号。犯人喊完口号,大队长伍洪霞就说:“谁没有喊口号留下来。”最后只剩下王秀芳和翟翠霞两个人留在那里。大队长把她俩带进屋,随即就是一顿暴打。王秀芳昨天晚上就被她们迫害的大小便失禁了,满脸都是杏核仁大小的水泡,伍红霞攥紧拳头冲着王秀芳的脸就连搥带扇的毒打,脸上的水泡打破了,打完以后,带着伤继续出工。到了中午收工回来,还得站在大门口喊口号。大队那些狱警又出来了,依然怒视每一个人。大家喊完口号,伍红霞说:“没喊口号的留下。”还是她们两个。伍红霞说话,你们俩给我上大门口站着去!”

因为王秀芳在劳教所里长期坚持炼功,所以劳教所警察擅自加期两次。第一次加期三个月,第二次加期两个月,总计加期五个月。

有一次队长尹桂娟逼迫王秀芳背监规,她不背监规,尹丽娟对她大打出手,把她打的鼻口流血。

后来王秀芳又被调到二中队遭受迫害,王秀芳抗议加期,开始反迫害绝食,绝食八到九天的时候,二中队的恶警四、五人逼王秀芳吃饭,不吃就打、折磨了一两个小时,强制灌食用铁棍把她的牙撬掉了。一直坚持两三个月,人瘦的皮包骨头,最后图牧吉女子劳教所开车把她送回家去。

三、又两次劳教迫害

二零零三年王秀芳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在那里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零五年回到家中。有一次王秀芳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元宝山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绝食反迫害,绝食一个多月,押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到医院体检不合格,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拒收,又被拉回到当地看守所,王秀芳还在继续绝食。最后王秀芳堂堂正正的走出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王秀芳又被绑架到赤峰元宝山看守所,在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期间,被看守所所长白杰及恶警金森林、徐鹏杰多次灌浓盐水。有一次,恶警将两斤盐掺进洗脸盆水中,全部灌进王秀芳的肚子里。王秀芳被灌进盐水后,腹部膨胀、呕吐,吐出的条状粘膜物从嘴里都能拽出来,又被恶警呈现“大”字形铐在床上,被非法劳教两年,押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同样遭到灭绝人性的迫害,她不配合邪恶的一切,不代胸牌,不听邪恶的一切命令和要求,加期二十天。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王秀芳非法劳教期满,又被劫持到赤峰洗脑班迫害。

四、被枉判三年半、在内蒙古女子监狱遭酷刑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王秀芳在赤峰市喀喇沁旗楼子店镇发放神韵光盘时,被喀喇沁旗锦山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时她被非法关押在喀喇沁旗锦山看守所。后来被喀喇沁旗公检法诬判三年半。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王秀芳被投入内蒙古女子监狱,惨遭酷刑迫害。一次,王秀芳被康建伟带到值班室,康建伟喊着他的白姐拿来电棍充足电。康建伟开始薅着王秀芳的头发,拿拳头打她前额,不停的捶打,又开始打她的前胸,不知打了多少下,王秀芳的右前胸骨头被打断,疼了三年多,出狱时还疼,呼吸就疼得很。康建伟穿着大皮鞋,用脚踢王秀芳的小腹下面,猛的踢倒她,用穿着大皮鞋的脚踩着王秀芳的脑袋,又把她拽起来用电棍电,电棍大的、小的用了好几个。先电脸,看没有反应,又开始电她手背也没反应,又开始踢,满屋子是烧焦的呛人气味。王秀芳的头发被揪落一地,至今王秀芳的头顶有好几块再也没有长出头发来。

被毒打后王秀芳被关入监室,被五、六个犯人轮班监视着,不让她合眼,眼皮一合,就被踢踹。就这样,王秀芳八天八夜没有合过眼。第八天上午,警察指使犯人赵青打王秀芳,打了一个上午,警察在监控里看,看着也不说话,后王秀芳又被叫到值班室,康建伟再次开始暴打王秀芳,踢她阴部。王秀芳被反复的折磨羞辱,直到承受力达到极限。王秀芳被分到监区后,天天被强迫干活,一天十五、六个小时,恶人不让她上厕所,定时定点上,有的犯人都尿裤子了。有人有钱的,往家打电话不计时间,警察用笑脸相迎;没人没钱的,打电话计时间。王秀芳往家打电话受严格限制。

二零一五年期满释放,王秀芳被大女儿接到北京家中。她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有一次在讲真相中又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又被绑架到北京看守所。警察敲诈她女儿很多钱才把她放出来。

五、第二次被枉判四年,又在监狱遭酷刑折磨

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王秀芳在喀喇沁旗西桥镇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喀喇沁旗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喀喇沁旗锦山看守所;被喀喇沁旗法院枉判四年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再被劫入内蒙古女子监狱迫害。入狱后,王秀芳拒绝“转化”,不放弃信仰,十天后被转到“攻坚组”迫害了九个月。一天,狱警王颖把王秀芳叫房间里,问她为什么不戴胸牌(胸牌是写着刑期罪名人名等的一个小牌),王秀芳说:我也不是犯人,我没犯法。康建伟听后非常恼怒,把王秀芳叫到他的办公室,拿起电棍电击王秀芳的嘴、耳朵、脖子、手,并声嘶力竭地叫骂。王秀芳抵制迫害,被监狱长的手下拿着绳子抽脸;王秀芳被戴上手铐、脚镣,十多人抬着去关小号;因小号没有地方,又抬到监舍,又用绳子把王秀芳手脚捆住,再捆到“舒松塔”(是用粘扣等做的有一人高的架子,把人捆住,再绑到架子上,用粘扣一粘,人一点也动不了)王秀芳被捆了两天两夜,手铐、脚镣一个星期后才拿掉。

然后,康健伟强迫王秀芳回宿舍罚站,王秀芳不站,康健伟就打她,王秀芳坐在地上,看见旁边有一个小凳子,王秀芳就坐到小凳子上,康健伟看王秀芳不配合,就咬牙切齿的骂,因马上要开会了,所以他们只好收场。王秀芳在“攻坚组”被迫害了九个月后,又被转到二监区。

二零一八年五月份,王秀芳在床上发正念,被一个杀人犯拿着拖鞋毒打。二零一九年五月份,康健伟让法轮功学员郑金玲和李彩芝去“攻坚组”做“转化”,她俩不去。康健伟就把郑金玲摔在地上,用力拽着她的胳膊,拖出十多米远,然后让犯人把她拖走,摔在地上,听其他犯人说,李彩芝胳膊被拧断了。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晚上六点,王秀芳没打手势,闭着眼,托着腮,发正念,张姓监区长过来踹她,问她干什么呢?张姓监区长说,把手拿下。张姓监区长见王秀芳无动于衷,张姓监区长叫谁是她的监护?然后罚她站,王秀芳没听,说没罪凭啥站着,接着张叫来十多人拽王秀芳站着,王秀芳大声说:“大法是清白的,我没有犯罪!”警察队长郭丽,叫犯人两个小时一换班,轮流看着王秀芳,不让她闭眼,王秀芳一夜没合眼,早晨七点多,张姓监区长派人告诉王秀芳,可以合眼。王秀芳在里面被捆了两天两夜,手铐、脚镣一个星期后才拿掉,监狱对王秀芳实施非人的迫害,惨不忍睹。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警察又让王秀芳戴胸牌,她没配合,狱警就让十多个犯人把王秀芳摁在地上,衣服扒下,把胸牌用缝纫机缝在衣服上,再把她摁倒在地上穿上,把她的胳膊弄到后面捆绑起来。

“监护”就是监视看着法轮功学员的,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说话,也不让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说话。监护和包夹一样,专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一天给她们三元钱,让她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监护和包夹都听队长的指令迫害法轮功学员,也有其他犯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个善良人把这个情况告诉张姓监区长,张大骂她一顿,说不让她管闲事。

王秀芳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四年中,在严酷高压极其残忍的迫害下,没有忘记救人的使命。在监狱,只要她接触到每一个警察、每一个犯人她都不会错过一次机会,给她们讲大法真相,救度众生。只要发现进来一个新犯人,王秀芳都在想法设法把真相讲给犯人,让犯人真正明白真相,有美好的未来。王秀芳一直不配合警察和监狱的各种要求,心灵和肉体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但是修炼的意志,信师信法的信念没有变。在人间地狱般的日子里,她和法轮功学员相互鼓励扶持,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监狱。

结语

王秀芳身为教师,具有智慧的头脑,理性的思维,为何在如此残酷的迫害下,依然坚持信仰呢?因为她是法轮功修炼的亲身实践者,又是受益者。法轮功使所有的真正修炼的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法轮大法把真修者从苦难疾病中解救出来,变成一个个身体健康、心灵高尚、对社会和家庭都有益的好人。王秀芳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都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各阶层的善良民众,因为从法轮大法中受益无穷,一心想把大法的美好讲给善良的人,愿好人都能从法中受益。可是习惯于搞假、恶、斗的中共邪党,采取抓人、打人、杀人等残暴的手段,对按真善忍修炼的善良民众肆意迫害,栽赃,任意定罪,不断制造冤屈、冤狱,破坏着无数家庭,直接残害着无数个需要父母照顾的孩童。

在被不公正对待和迫害中,大法修炼者坚守信念,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是在修“真”,敢于说真话,使这个诚信危机的社会重新有了希望;他们告诉人们未来将面临的危险,告诉人们保平安的方法,是在修“善”,希望人们了解真相后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走出人类历史的大劫,走向美好的未来;他们承受着压力、迫害、个人的痛苦和磨难,还要坚持正信,是在修“忍”,是为了让世人对大法有个正确的认识,不要被谎言带入对宇宙大法的仇视,毁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

希望所有的善良人,都要认清邪党、远离邪党,真心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有美好的为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