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枉判七年入狱 杨智雄命危入重症监护室

Print

【圆明网】今年五十八岁的杨智雄,一直身体健康,精神矍铄,说话铿锵有力,因修炼法轮大法遭非法判刑七年后,二零二一年四、五月被劫持到冀东分局第五监狱第五监区。仅一年余,杨智雄被迫害出“骨髓瘤”,身体非常瘦弱。

近期,家属接到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五监狱的电话,说杨智雄病重,住进唐山协和医院重症监护室,让家属去看。

在这之前,监狱曾在二零二二年五月及六月给家属打过两个电话,一次是给杨智雄要生活费500元,一次是给杨志雄治疗腰椎间盘突出3000元。

这次,家属接到电话后,来到唐山协和医院,见到杨智雄。杨智雄身体非常消瘦,身上戴着手铐、脚镣,插着各种管子。医生介绍说:“杨智雄被诊断为骨髓瘤,身体状况不太好,不敢对其化疗,只能给其输血及蛋白,让其恢复一些后,再进行化疗。”

看护的警察悄悄对家属说,赶快接回家吧,想见谁就见见谁,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这说明杨智雄的病情非常严重。

但是,邪党多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杨智雄的迫害,给他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他妻子祁荭瑾现在音讯全无,不知在哪里打工,多年没有回家;岳母被迫害致死。儿子因父母多次遭到绑架及关押,加上邪党的造谣宣传,对大法产生误解。现在,不想马上签字接父亲回家。

三遭非法判刑迫害

杨智雄先后担任河北《法制日报》社记者、石家庄卓达房地产公司销售主管及北京某外企公司办公室主任。

二零零三年六月,杨智雄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妻子祁荭瑾被非法劳教两年。

杨智雄出狱后,失去工作,靠打工维持生活。二零零八年,杨智雄被骗至保定市所谓“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非法拘禁一个多月。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杨智雄在北京工作单位的宿舍,被雄县国保警察郭军学等人绑架、构陷。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杨智雄被雄县法院非法开庭。他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整个庭审过程,证明了六一零、公、检、法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恶意构陷,恰恰证明了杨智雄在哪都是做好人。然而,雄县法院人员枉判杨智雄三年。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杨智雄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迫害。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杨智雄驾车在容城检查站,被容城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在警察获知其是法轮功学员身份后,上报雄安新区公安局,雄安新区公安局伙同容城公安局、雄县公安局非法抄了他家。

在容城拘留所数日后,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杨智雄被转入雄县看守所继续关押。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杨智雄被非法开庭,国保警察给他罗列了一系列罪名,杨智雄被非法判刑七年,他没有签字。

杨智雄上诉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号,第二次非法开庭,他被非法维持冤判。大约在二零二一年四、五月,他被劫持到冀东分局第五监狱第五监区。

坚持信仰 被迫害命危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因杨智雄没有“转化”(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监狱不让他给家里打一次电话,更没有视频会见过。家属去过一次,监狱以疫情为由,不让见。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杨智雄在里面经历了什么,遭受怎样的以强制转化为主的各种迫害,目前,家人和朋友还不得而知。

在生活中,杨智雄一直身体健康,精神矍铄,说话铿锵有力,短短一年,就被迫害出现命危,进到重症监护室。

人们都知道,以各种方式,包括监禁、暴力折磨、洗脑等强制手段,企图逼迫那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去放弃信仰,是无论监狱内外都堪称登峰造极的迫害方式,更是违反中国宪法和法律的。

据明慧网不完全的报道:冀东分局五监狱,在二零一五年十月,把涿州高级工程师董汉杰迫害致死;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七十岁的潘英顺被迫害致死;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保定市七十六岁的韩俊德老人在被迫害中离世,现在老人的遗体还在唐山曹妃甸殡仪馆。

现在,监狱想让家属签字接人,目的是推卸责任。如果监狱真的是想挽救杨智雄的生命,就应该尽快把人送回家来。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不因是已到了每天输血、输蛋白的重症病人,就是健康的法轮功学员,也应该是无条件释放的。


直接责任人:
雄县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张保中:13803121575
冀东分局五监狱教育科科长王森虎,宅电:0315-8317463,手机:13832977706
主管田队长:18831568277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