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吉林白山市尹君女士又被枉判

Print

【圆明网】吉林省白山市法轮功学员尹君女士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迫害。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七月二十日,她两次被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庭审。近日获悉,尹君被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十个月,她已提出上诉。

尹君四十一岁,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人。一九九七年年底,当时十七岁的尹君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自己,身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升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正读高三的尹君面临高考,被迫辍学。她曾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以下是尹君女士被中共邪党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高三面临高考,被迫辍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当时正读高三的尹君面临高考,当地警察知道她修炼法轮功,就到学校找她。学校校长、“党支部”、“团支部”、班主任全都找她训话,以不给毕业证要挟她放弃修炼,同时要她在政治考卷上答题(当时政治题有诬蔑大法的考题)。尹君被迫辍学、不能参加高考。

二、进京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尹君独自一人来到北京邮寄了上访信后,来到北京天安门讲述法轮功真相,被警察绑架;在遭到谩骂、毒打后,被关在铁笼子里。后来,她被劫持到北京郊区不知名的地方非法关押,在一个小屋里被十二个警察轮流看管,进行体罚(蹲马步)不让睡觉,让她说出家庭住址。

酷刑示意图:关铁笼子

两天一夜后,警察看她还不说,就伪善地对她好。警察欺骗她说:看你年纪小把你送回家。警察知道了住址后,把她劫持到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通知当地警察前来接人后,把她从丰台区看守所劫往白山驻北京办事处。

在白山驻北京办事处,尹君白天晚上被铐在桌子上。多天后,当地警察和尹君的父母来到北京接她。回到当地,尹君被直接关押到抚松县看守所。当时东北天气很冷,看守所没有暖气,睡觉的铺位也没有,尹君晚上只能站在地上,又冷又困又饿。看守所警察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就把法轮功学员推到外面雪地里冻。在没有棉袄、棉鞋,当时下的雪很厚,滴水成冰的情况下,尹君等法轮功学员没吃饭被冻了六个小时。过完年后,她才被放回家。

中共酷刑:冷冻

因尹君在看守所未放弃信仰,回家后警察又用欺骗的方式说找她谈话,说谈完就回来。尹君被骗到洗脑班关押迫害,同时被骗去的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被关押期间,每天须交三十元“伙食费”,最后不交钱就不放人。在关押了十多天后,尹君被勒索了“伙食费”才回家。

三、在看守所被迫害致严重心脏病、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天晚上九点多,尹君在姥姥家被二十多个警察绑架,把大法书和不干胶全部抢走。由于惊吓,尹君的姥姥和母亲一夜都没睡。

尹君被绑架后,警察张爱民和刘兴财把她戴上背铐(把胳膊扭到后边一上一下,抻铐在一起)折磨一个多小时。尹君被抻铐得满身是汗,放下铐子时,胳膊已经完全动不了,之后骨节总是疼痛,扭动时有声响。尹君问一位看守警察是怎么回事,警察说是被扭的软组织受伤了。尹君被秘密上报非法劳教,等她知道消息时要被劫往劳教所了。在被劫往长春劳教所那天,劳教所在检查身体时,发现她有严重的心肌缺血,被劳教所拒收。

酷刑演示:背铐

尹君在看守所被关押迫害期间,只能天天喝没有几根菜叶的汤,吃发霉的窝窝头,晚上更不让睡觉;多日迫害,身体出现了严重的不适。她被劳教所拒收后,看守所继续关押她,说二十岁怎么能有心脏病?后来又到几家医院检查几次,还是严重的心肌缺血,尹君这才被放回家。

四、在松江河林业局看守所遭受迫害

尹君在看守所被关押迫害了三个多月,回家后发现总被监控,被迫流离失所。

在松江河镇,尹君做真相资料又被绑架,在松江河林业局看守所遭多种酷刑折磨。尹君诉述:在提审阶段,警察把我和椅子用绳子从身上绑到身下,绑的象个粽子似的,扇耳光,用毛巾抽脸,手上戴着手铐,很紧很紧,还用电棍电手铐,电的两只胳膊刺痛。还有一次提审被一位有二百斤的男恶警打的晕了过去,后被两个犯人抬到小号,抬的过程中扔在了室外的地上好久,当时她还有些意识,当时是三月份,很冷很冷,那两个犯人把她象“荡秋千”似的扔到了床上,身体和脑袋都很痛。开始没有被褥的时候,坐在凉板床上冻的瑟瑟发抖,冻的睡不着觉。

尹君在一个人的小号里开始绝食,他们就开始给她强行灌食,几个男警和犯人把她的头、手、脚按住给她插鼻管,因为不会插食管插的尹君鼻子全是血,灌的是玉米面掺大量食盐,灌食完吐出的都是绿水。胃里面胀痛,口渴无比,嘴唇上起了厚厚的干皮,绝食几天的一次灌食后,尹君觉的眼前发黑,呼吸困难,心脏跳动的很慢很慢,最后睁不开眼睛,呼吸不动。

酷刑示意图:野蛮灌食

二零零二年,尹君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五、第一次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尹君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继续关押迫害。尹君坚持信仰,拒绝“转化”,又被多种酷刑折磨。尹君诉述:我被关押在二大队劳动奴役,住在五楼,扛书页子纸,很重,每天干十六个小时的活,从早五点到晚九点,中间没有休息,吃饭只有五分钟,吃不完就要挨饿,经常加班到晚上十二点,每天干活累的全身都疼,夏天加班干活忙时不让洗澡,冬天也只能用刚接出的凉水洗澡,只给十五分钟的时间,互相不准说话,都由刑事犯看管我们法轮功学员,去厕所是有时间的,不到时间不能去,晚上去厕所也得叫上“包夹”、和“整个互包小组”。

我刚到劳教所的时候,警察和包夹对我进行“帮教转化”期间不能睡觉,白天依然干活,体罚、罚站、拳打脚踢、灌食、用高压电警棍,有一次我写思想汇报,写证实大法的文字,署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的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腿被踢的走路一瘸一拐的,狱警在办公室对我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电到的地方红肿,严重的地方紫黑,剧痛无比,然后继续逼迫劳动。

尹君说,我绝食抗议好几次,每次都给我强行灌食,几个人把我按在地上,有的人坐在我的身上,给我带开口器把嘴撑大,灌入玉米面糊,如果不咽下去就捏住鼻子不让呼吸,或者恶警使劲的踢我的腿,有时被呛的又吐又咳嗽,腿肿的又粗又亮,一按一个坑,又麻又酸,脱不下裤子。我深深的知道那些被灌食迫害死的大法弟子都是怎么被折磨死的,当时我一米七的个头被迫害的不到一百斤,到医务室检查是心力衰竭,血压极低,之后我被一天两次量血压,还迫害我吃药,不吃就要电我。

不只是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太多非人的虐待,甚至有的迫害致死。两年后我被迫害到天天发高烧,我不干活,狱警让我坐最矮的小板凳,他们给我打退烧针也不好使,我依然发高烧,送到长春公安医院检查是严重的胆结石、胆囊炎之后被“保外”就医。

六、在抚松县看守所遭受迫害

尹君从劳教所回到家,继续做真相资料,被抚松县公安局警察绑架。那天她从居住的二楼跳下,在逃离过程中被警察绑架到公安局,警察打电话要求劳教所继续关押她。劳教所以她“有病”拒收。

尹君被劫持到抚松县看守所关押迫害,她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手脚全部被用铁链锁上,绑在“死人床”上,从鼻孔插入管子灌食。灌食管子天天插着,贴在脑门上不能洗漱、不能去厕所、大小便和来例假都得别人给接。十多天被放下时,胳膊和腿都不好使了。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尹君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四年五月被秘密劫往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

七、在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尹君被劫持到黑嘴子女子监狱,身体十分虚弱,不符合入监标准。当地警察特意给狱医送了礼,监狱才把她收下。尹君入狱后就被送到监狱医院天天输液,后来又被送到入监队迫害了半年。

尹君身体刚恢复好,又被调到了所谓“教育”监区迫害。她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晚上很晚才让睡觉、长期坐小板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尹君等法轮功学员在传看经文时,被发现后,监狱开始实施严酷的迫害。有的学员被弄到单独房间,把人绑在床上“抻”,就是四肢固定,身体腾空不能接触床板,所有的重力都在四肢上,其疼痛感撕心裂肺;还有的学员被面壁罚站、强迫坐小板凳。尹君被罚站后虚脱昏迷。

酷刑折磨示意图:“抻刑”(“五马分尸”)

二零零七年,尹君出狱前,每天从早到晚被强制坐着“学习”、记录,致使她全身浮肿,不能弯腰洗漱,不能弯腰去厕所,稍一弯腰就痛的不得了,最后连同腿的骨骼都十分疼痛。

八、第二次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尹君从黑嘴子女子监狱出狱后,身体恢复很久才找到一份工作。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长春市南关区公安分局南岭派出所警察将长春锦江印刷厂法轮功学员尹君、张凤琴、商晓东、姚美玲绑架,三月六日被关押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尹君、张凤琴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劫往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商晓东被非法劳教一年,劫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

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张凤琴因一直拒写所谓的“五书”和思想汇报,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刘莲英以此为由,对所有在二大队被关押人员进行严管。尹君因写声明否定前期在不理智下写的五书,遭刘莲英用电棍电击。非法劳教期满,尹君又被加期迫害了二十天。

九、控告迫害元凶,在白山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九月,尹君从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回家后,当地警察经常上门骚扰。尹君被迫离开了家乡,孤身一人在外打工、生活。三年多,她没有回家,在所谓“敏感日”,当地警察还经常到她家骚扰。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尹君应邀回家与同学相聚,七月二十一日准备坐十一点多的客车离开,十点多她回家取一些生活用品。两个警察突然闯入,把她从楼上拖到楼下;又叫来防暴警察,两次把她强制按跪在地上,膝盖被磕破了皮。

尹君被绑架到公安局后,尹君的母亲在公安局和警察交涉过程中,警察问尹君的母亲:你说法轮功好不好?尹君的母亲说:好啊。警察问:哪儿好?尹君的母亲说:对身体好,我支持我女儿炼。结果,尹君的母亲也遭非法关押。

尹君的父亲在家等了整整一夜未见娘俩回家,心里焦急万分。七月二十二日,警察找尹君的父亲到公安局去签字,这才知道尹君被非法拘留二十天,尹君的母亲也被以“妨碍公务”非法拘留了十天。母女俩被非法关押在白山市看守所。当尹君的父亲问警察为什么绑架女儿时,警察回答:是因为控告江泽民。

十、又被枉判两年十个月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上午八点多,尹君刚要出门,被蹲坑守在门外的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区分局红旗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家里的大法书籍、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私人物品被抢走。经家属多方打听,才得知尹君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尹君母亲请了律师到看守所要求会见女儿,被告知疫情期间不能会见,想了解女儿的身体情况,也被推脱。之后,家人又到红旗街派出所,也被阻拦在外。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长春市朝阳区法院在不通知家属和律师、不接律师手续、不允许律师上庭辩护的情况下,非法对四名法轮功学员尹君、李桂玲、于春波和李凤霞夫妇视频开庭(主审法官:王亚南)。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尹君再次被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开庭(主审法官:刑事庭庭长陈晓静)。

近日获悉,尹君被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十个月。尹君已提出上诉。

长春市朝阳区法院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卫星路7755号
邮编:130012
院长刘春梅:0431-88559227、17643109189
副院长陈凤英:17643109111、董艳:17643109000、包晓勇:17643109199、高源(兼执行局长):13251740603
庭长陈晓静:0431-88558278、13844197778、17643109068
庭长闫欣:0431-88559341、17643109107、王贵甫:0431-88559346、15904412675、张丹:0431-88559303、赵若愚:0431-88559210、18604450313
法官王亚南:0431-88559354、曲栋:0431-88559231、13596166414、17643109105、姜辉:0431-88559354、0431-88559352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