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修之间的矛盾中实修自己

Print

【圆明网】去年五月十三日的前一晚上,我们学法点同修去偏远农村发真相资料,走时我和往常一样给师父敬香,请师父加持弟子强大的正念,所到之处邪恶全灭,手刚一合十就看见师父的法像前出现一条金黄色桥直通上去。心想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点悟我们走的是通向天国的一条大道。那天我们一路发着正念,到了地点,发的发,贴的贴,挂的挂,不到一个小时就把所有的真相资料全都送完了。途中没有一点干扰,真是一切都在被师父看护着,助师救人。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对A同修说了这一切,A同修也说是啊,我们时时刻刻都有师父在管着呢。
再说“五·一三”那天,我们小组同修准备了蛋糕和果盘集体恭祝慈悲伟大的师尊七十华诞。然后炼了第二套一小时的抱轮,再学师父的各地讲法,发完六点钟正念,晚上去贴真相,救度谜中的世人。

到了地点,C同修说咱们两人一组。分为三组一直向东贴,在最东头会合。我说晚上天黑找不到咋办,C同修说你怕丢了就留在车上(当时没悟到这颗不好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其他同修下车后C同修将车一直开到地点东边。C同修下车去贴,我在路中间发正念。到了西边碰到了D、E同修,她们说A、B同修就在前面,C同修示意让往东走,那时外面乘凉的人还很多。来到车前等了二十分钟左右,A、B同修还没来。同修又去找,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C同修就让我在车这儿等,他再去找。我心想我也不能静静站在这儿啊,就向前走,刚贴了几张就发现前面那个厂房门口装有摄像头,来到车前一看离车只有不到二十米,大约半小时后C同修和D、E同修回来了,说A、B同修没找见,就又让E同修和我在这等着,他和D同修继续去找。我就对E同修说乘凉的人也都回去了,咱俩站在这儿前面那个门口装有两个摄像头。E同修说头顶就是,我抬头一看发现后边的电线杆上有碗口大一个。这时我的抱怨心出来了:在这站有一个小时了!E同修说那就把剩余的去贴了吧。当我们贴完回来时C、D同修也走到了车前,发现A、B同修还没回来,就说咋办,再继续去找?我说:咱们往出走吧,你们要不走我先走了。以我们平时的配合来分析,A、B同修是不会一直待在这里的。同修问那怎么办,我说往村外走先离开这里。

开车来到她们下车的地方,路两边、车站都没有,同修又让我和E同修在这儿等着,我急忙下车说还是我去找吧。那时整个的村庄静悄悄的,但是发现这地方我们以前来过,往西走有一个桥泂,再往前有一条通往开发区的大道,同修开车又在那找了一遍,再顺原路往回找。车开到原点发现B同修的车子已经不在了,就猜想同修已经回家了。可C同修不放心,又让我骑车子去A同修那看看,并告诉我进了社区先摁门铃,接通后不要说话只听同修回来就行,因为怕惊动了她丈夫。第一次接通后听有人说话但没听清楚,第二次接通就听同修说喂,这时悬着的这颗心放下了,但抱怨心又出来了,说喂啥喂就挂了。

一出社区门,就看同修车已停在路边,问怎么样,我说好象回来了,同修见我的气还没消,就说他和E同修去看一下又让我等着,还拿走了我的钥匙。我就想没有偶然的事啊!这是在去我的什么心呀?可还是忍不住就对D同修说一个晚上不停的在等、等的,D同修却平静的说那就等吧。当C、E同修笑着说回来了时,我却接过钥匙说:笑啥笑都快一点了!骑着车子就走了,当我已经骑出很远时回头看见同修的车还在那儿停着。

回来后越想越惭愧,看同修们都象没事一样很平稳,但自己却几次的忍不住给同修发火。看似每天在做着三件事,但在实修上却非常的不足,抱怨心、急躁心、不让人说、强势、执着自我等,没在一思一念中实修自己。

同修之间的矛盾或者遇到不顺心的事,那都是慈悲的师父在给我们往上修的台阶,为什么就不能用谦卑的心礼敬对方?如何对待同修也是在归正我自身存在的被党文化灌输的变异观念。表面看好像是同修表现的不合我意,实则是我多年来形成的强烈的自我观念受到了冲击,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看不起别人、还不让人说的心,只看别人不找自己,其实真正提高的过程就是摆脱旧势力束缚的过程,也是真正同化法、返本归真的过程。

放下对同修的抱怨、指责,扎扎实实的找自己,修自己。感恩师尊给弟子倾注了无尽的心血与慈悲。在大法这炉钢水里熔炼自己,在不断的充实佛性、修去魔性的过程中升华。珍惜与师父生生世世结下的圣缘,兑现誓约,助师世间行。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