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心叵测的“体检” 四川八旬老太被非法判刑

Print

【圆明网】四川省泸州市现年八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昭荃老太太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被泸州市江阳区法院人员以“体检”为由将她从家中带走后一直没有回家。后来从她写回来的家书中得知,当日她被关进了合江看守所隔离。现已知,她被非法判刑两年,在泸州市看守所继续关押。

赵昭荃是泸州市龙马潭区特兴镇乡镇小学退休教师。她因修炼法轮功坚定信仰,不懈地向民众讲清真相,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至二零零五年间,就遭到四次拘留所非法拘留,四次被非法关看守所,二次被关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劳教两年。她还遭到高额罚款,剥夺退休金,不予转正等严重的经济迫害。二零一六年她被秘密庭审两次、非法判刑两年零六个月(监外执行),而今又被非法判刑两年。

据说,目前赵昭荃身体欠佳,家人想办保外。有人说,炼法轮功的,是政治犯,花多少钱都弄不出来;有的说,等着领骨灰盒吧。意思是,这么大年龄了关进监狱,不会有什么好的处境,熬不出来不奇怪。

一、频繁体检 居心叵测

二零二一年六月起至十一月,一直有法院的人到赵昭荃家里来带她去体检。去当地医院体检,去郊县、郊区医院体检,体检完了当天回家。有一天赵昭荃满身插着管子回来,还背着一个什么测心脏的仪器。赵昭荃感到很不舒服,把管子拔了。第二天到医院去,医生说要不得,数据不准确,还要重新测。

赵昭荃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她患关节炎、肩周炎、肾炎,更要命的是骨髓炎。各种无法治愈的疾病,令她活得苦不堪言。那时候,谁来关心她、帮助她,谁来主动带她去体检?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使她彻底摆脱了病痛的折磨,重新获得了身体的健康。

中共迫害法轮功,赵昭荃被非法关押拘留所数次,缴纳二十元一天的伙食费,吃的却是臭腌菜,那时谁在乎她的健康?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她进京上访,被天安门武警打得鼻青脸肿,全身是伤,差点丧命;十二月进京上访,被天安门武警抓去离北京很远的监狱,又冷又饿,与同修背靠背坐在几平方米的牢房冰冷的水泥板上,门外有持枪武警把守,牢房门开着,凛冽的北风刮来如刀割一样。来截访的当地派出所警察、镇政府干部,除了向她勒索两万多元的高额罚款,谁过问过她遭受的不公,谁在乎过她的身体是否健康?

北京上访回泸州后,她被关进离泸州市57公里的拘留所、灯杆山看守所、石堡湾戒毒所。邪党人员见各种转化手段失效,又把她弄到特兴镇派出所非法软禁一个多月,用饿饭来折磨……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八日,赵昭荃因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中共劳教所黑窝里,每天被逼迫看诬蔑诽谤法轮大法的电视录像,逼迫写体会,每天处于被非法剥夺信仰的强大精神迫害的高压下。赵昭荃身体出现了高血压症状,每晚还被逼迫面壁站立两个半小时,连续站了三个月之久……赵昭荃遭受着高强度的身心摧残,谁来维护她的人权,健康权,生命权?

赵昭荃被非法劳教身陷囹圄期间,特兴镇政府邪党官员、公安趁恶打劫加重迫害。他们闯进她所在的单位,穷凶极恶地威逼学校从她退休金中拿钱出来缴纳“罚款”,先后掠夺退休金人民币二万零八百元。(这些钱全部从赵昭荃退休金中扣除,一直扣到二零一零年)这一大笔钱到了恶徒手里连收据都没有。

高额罚款后,特兴镇邪党政府还把赵昭荃女儿从特兴镇政府退职的退职费近二万元强行扣下。她女儿的原单位领导陈志友说,政府没钱给你,你妈炼法轮功,就作为你妈今后再去北京上访的罚款吧。即“预支罚款”。

赵昭荃结束非法劳教回家后,领不到退休金,每月二百元的生活费维持了她七年的生活。

赵昭荃说,二零零四年中秋节,她在龙马潭区鱼塘镇转车,鱼塘派出所公安不由分说将她拖拽到龙马潭区公安分局,因皮包里有7张“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小粘贴,龙马潭区的潘公安就把她送去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还抄了她的家,把她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抢走,扬言这次如果还不转化就关死她,并说他们是下了决心的。赵昭荃还说:“把我关进洗脑班,文教局每天安排两个人来轮流给我洗脑。洗脑的人她们买了新被子、毯子、枕头、枕巾等生活用品,全由我每月仅有的两百元生活费来支付。我两个月没领到生活费。”

二零零六年国家实行乡镇民办教师转正公办教师的政策,特兴镇邪党政府伙同相关部门就是不给赵昭荃办理转正。与赵昭荃同等条件的人都转正享受国家公办教师待遇了,退休金每月两千元以上,赵昭荃却从二零一零年元月起领到的退休金一月只有一千多元。

长期以来,赵昭荃的信仰权、生存权、健康权、生命权遭受着中共邪党的恣意践踏。现在的情况却发生了陡然的变化,中共司法人员突然对这位老人生命的健康高度重视起来,不厌其烦地带她各处作全面体检。有时早上出门没吃早饭,来人说,不要紧,一会儿我们外面吃。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一大清早,赵昭荃被人从家里带去体检,一去便没有回来。一段时间后,赵昭荃的家人得到了一张逮捕证。后来从赵昭荃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写回来的家书中得知:那天早上,江阳区法院的办案人小李、小方说,今天请你到医院全面体检,以后就不来找你体检了。到了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作了全面体检,说一切正常;又到纳溪区全面体检,检查结果说同市二人医的一样。有了这样的结果,江阳区法院办案人当即就把赵昭荃送到合江县看守所关起来隔离十四天,然后转泸州市市级看守所继续关押,直到现在。

赵昭荃的家人焦急,这么大年龄了怎么受得了这个罪,想为她办取保。一打听,才知道赵昭荃已被非法判刑两年。有人告知,家属要见人,得等到下监狱前才有一次会见的机会。家属送衣物到看守所,有人说,等着领骨灰盒吧。

呜呼,原来中共的人民司法如此关心一位老人的健康,居心叵测呀。原来他们连续数月频繁带她体检,要的是她身体达标的数据,图谋将她投进监狱,置她于死地呀。中共的人民司法啊,觊觎人民的健康,用心之歹毒,目的之残酷,本质之邪恶,可见一斑。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六日,赵昭荃与同修谷元节到贵州平塘县掌布乡观看“中国共产党亡”的亿年奇石,途中向游客们讲真相,散发护身符,被掌布乡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关押派出所一整夜。赵昭荃拒绝国保警察非法搜身,国保就用拳头揍、打耳光、踩脚尖、用开水烫脸……她们被国保押到风景区有“亿年奇石”、“救星石”、“神石”、“中国共产党亡”的广告现场,国保警察要她们承认她们抄写了“中国共产党亡”的广告字样,宣传了上面的内容。还说这上面的字只能看,不能说。赵昭荃她们当着众多围观的游客高呼“法轮大法好”,谷元节被打昏在地。她们被贵州黔南劳动教育管理委员会以“颠覆国家罪”、违反“社团登记”的莫须有罪名非法判劳教,赵昭荃三年,谷元节两年。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劳管会人员将66岁的赵昭荃和60岁的谷元节非法劫往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由于连续两次体检复查都查出她们有严重高血压和心脏病等,她们才得以摆脱劳教迫害,得以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赵昭荃在市区内大山坪处等人,一辆车开来把她带走,说去看守所“学习”两天。到看守所体检后,因健康不合指标,当天就放回家。放回家时给了一张监视居住决定书……

老年法轮功学员因体检不合指标摆脱被非法关押的困境,赵昭荃就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江阳区法院居心要把赵昭荃关进监狱,于是格外重视获取赵昭荃的体检数据。历经数月的采集,他们终于把赵昭荃关进了牢笼。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清早,赵昭荃被带去作最后一次体检。先到市二人医全面体检后,因她没吃早饭,他们就给买了一盒牛奶,蛋糕。中午来到南城派出所,给她买了碗稀饭,三个包子,然后又到纳溪区全面体检。为达到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目的,邪党司法人员对这位“老辈子”可够关心,够热心,够煞费苦心了。

二、曾被两次骗上法庭当被告 被非法判刑两年零六个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共最高法院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须臾间二十万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告上了法庭。赵昭荃想到,社区、派出所人员身处迫害的最前沿,届时难逃被清算的厄运。为挽救他们,她亲自将真相资料送到社区,送到派出所,诚心希望体制内的他们能明了真相,及时停止迫害,为自己留下未来。有的派出所警察企图将送真相资料的赵昭荃扣押;有的派出所警察则非常客气,得到真相资料还说“谢谢”。赵昭荃与一位法轮功学员冒着酷暑,给一个派出所送去真相资料时,给警察买了个西瓜。警察感动地说,你们这么大年纪了,这么大热的天气,还出来为我们送资料,资料我们留下,谢谢你们。西瓜我们不能收,你们拿回去吧。因亲自上门传送真相资料,赵昭荃两次被骗上法庭受审,被非法判刑两年半(监外执行)。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晚上,龙马潭区大驿坝社区干部说她们要学炼法轮功,以找赵昭荃去教功为借口,骗赵昭荃到社区软禁了一宿。第二天泸州市江阳区国保人员带她到纳溪看守所去,说是“对证”一下。到了看守所进入法庭,赵昭荃才知道所谓的“对证”原来是对她进行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一早,泸州市江阳区两个国保人员堵在赵昭荃的家门口,对赵昭荃说:走,去龙透关(原泸州市江阳区法院所在地)看罗水珍(法轮功学员)开庭。结果他们把赵昭荃带到了纳溪区看守所内的法庭,去旁听别人开庭的赵昭荃才知道自己再次成为被告。

赵昭荃不否认自己把真相资料送到社区,送到了派出所。两次秘密庭审都是十来分钟就结束的闹剧,但赵昭荃不失时机地对法庭所有的人员说:“我是在救人,做好事,你们怎么把我当坏人?我们师父告诉我们救你们这些公检法司的人员,等到江泽民被抓起来了,你们就没有选择的机会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泸州市江阳区国保大队队长乔建华带领法院人员到赵昭荃家送达判决书。七十七岁的赵昭荃被非法判刑两年零六个月(监外执行),罚款三千。

三、迫害法轮功罪不可恕

近两年疫情全球爆发,多少生命处在危险中啊,法轮功学员救人更加紧迫。赵昭荃不懈地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一次次来家里的社区、派出所人员,带她去体检要落井下石迫害她的法院人员,她都不失时机地劝他们三退保平安。

83岁高龄的赵昭荃如今被非法判刑关押看守所,失去了人身自由。她究竟犯了什么法,犯了什么罪?谁起诉的?谁判的?什么时候判的?判决公正与否?本人上诉没?有谁告知过她,她有聘请律师的权利?这一切都无从知晓。冤狱构陷在秘密中做实。

历史上,中国的老人在传统社会里倍受尊重。反天反地反人类、颠覆中华传统的中共邪党,对老人的迫害从不手软。二零一九年泸州市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高贤英与七十七岁的赵文秀被非法判刑投进成都龙泉女子监狱“服刑”。高贤英被非法判刑七年,勒索罚款七千元;赵文秀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勒索罚款情况不明,二人均是第三次被非法判刑迫害。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一五年七月,赵文秀被泸县奇峰镇国保、警察绑架、拘留,赵文秀绝食抗议一个月,被狱警戴脚铐、手铐,被注射了两支不明药物后,她一下子就记不起以往的事情了,竭力回想,也只记得个大概。而原来她的记忆是最好的。这次赵文秀被迫害后,身体非常虚弱、吃不下东西、全身发软、心慌等……

二零零六年,高贤英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半月,江阳区国安“610”头目林敏、李正辉、唐德荣参与迫害,提案审讯十多次,每次都把她双手铐上手铐、捆在椅子上逼供,又哄又诈,威逼、恐吓。一次被关在监室,高贤英的双手被反铐身后,双臂剧痛难忍。而后高贤英被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判三缓五,第二年被所谓“收监”,投进了监狱迫害两年零两个月十二天……

中共迫害老年法轮功学员的罪恶罄竹难书,以上仅是二位老人在三次被非法判刑迫害经历中所遭受到身心摧残的大量事实中的一点一滴。现在她们已年近八旬,或年过八旬,仍在中共黑监狱的非法囚禁中度日如年。八十三岁的赵昭荃落入中共劳改营黑窝会遭遇什么?继续在看守所关押又会怎么样?“人民”的司法对她还会象哄着去体检那么客气吗?据说目前赵昭荃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以后的情况更令人担忧。

当前中国大陆各地疫情复燃,一波比一波凶险。人们在惶恐中,无助中,等待着法轮功学员把真相传递,把避疫的良方传递,等待着获救的机缘。然而在当前救人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被投进监狱,被剥夺了自由,多少世人会因此失去这份得救的机缘。中共的所谓人民司法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恶永远也偿还不尽。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