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责任就是讲真相救人

Print

【圆明网】我修炼二十多年了,师尊给予我们的也太多太多了,想要向师尊汇报的东西也太多太多了。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表达,只能在师尊用最大的承受和付出延续来的时间里,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
一、用手机讲真相救人

我地区的大法弟子较多,基本上都有学法点。多数是上午学法,下午出去救人。多数是在街上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我是从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五年,使用手机群发彩信,自动拨打真相电话救人。从二零一六年三月十日到二零二零年五月用手机对讲救人。我们学法小组有四个人,上午学法,下午用手机对讲救人(因我们都已退休)。

四年多来,现在打电话讲真相很少听到骂人的、恐吓要举报的、要给定位的,这也是我们修过来的,我们不动心,用正念抑制对方,让他们听我们讲真相了。

有一通电话,我告诉他记住“九字真言”后给他讲“三退”(退出邪恶党、团、队组织)的事。问他入过党吗?他说:“你讲,你讲。”我就继续讲中共历次运动杀害死八千多万同胞,欠命要偿还的,这是天理。特别是这二十多年来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進行血腥镇压,更是天理不容!你是中共的一员,举着拳头对天发过誓,要为它奋斗终生。你不发自内心的把这个毒誓废除,当上天惩治中共时你就要为它陪葬,因为你是它的一分子。三尺头上有神灵,你宣布退出中共,你与它脱离关系,才能保平安。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我说,给你起个化名退出中共好不好?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公安厅的。”我说:“那是你的工作,退出中共才能让你保平安。”我又讲了一些大法洪传的情况,中共是外来货,是幽灵,就是魔鬼,最后跟着它下地狱,不值得。咱们是炎黄子孙,华夏儿女。最后问他是否同意退,他爽快的说:“同意。”并说:“大姐你可要注意啊!共产党可不是讲理的。”说了两遍。

我连忙说“谢谢,谢谢”。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为这个生命得救而激动。

有的世人表态退完后一再说谢谢,也有已经三退了并让我代他向李大师问好的,也有反映当地腐败情况的。

在疫情爆发后,打电话讲真相救人没有受影响,但居住的小区限制出入。

先是隔一天允许一家出去一人,后隔两天出去一人,三月十号以后不限制了。我与同小区的同修交流,我说:“我打电话救人没停止过,现在情况特殊,更需要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却出不去了。”这时同修的丈夫(常人)告诉我他知道的有个地方能出去。这样,我每天下午又可以出去救人了。

有一通电话是个湖南长沙的男士接的,我问:“你那里还好吧!是否有疫情?”他说:没有。我说那很好,那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那是佛法,是救人的,灾难来了,只有佛法能救人啊,中共是害人的。隐瞒疫情,武汉死多少人,它不敢报实数。他告诉我,他有个同学在武汉。同学告诉他武汉已死了两万多人了(那是二月十几号),中共却只报几百人。他说中共始终在造假。最后他嘱咐我说:“大姐,多保重啊!”我说:“谢谢!”

中国百姓有受谎言毒害的,也有清醒的,只是不敢说真话而已。

二、回老家 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

第一次疫情过后,大概当年的五月上旬的一个晚上,我和同修们就开始外出给民众发真相小册子,贴真相粘贴了。有时开电动车去六十多里路以外的地方发真相资料。

一次我去侄儿家住了八天,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邪恶组织)。那个村子三百户左右,有的外出打工不在家,有以前已经做过三退。这次共劝退了一百九十六人。

第一天要出去时,觉的那一步很难迈出,各种想法在脑海出现:我已离开家乡三十八年了,与年轻人彼此都不认识,去人家家里怎么开口?跟人家说什么?人家会是什么态度对我……这时我想到了师父,求师父加持我,解体一切干扰我讲真相救人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当我决心那一步迈出去,邪恶的干扰就解体了。

世人都在等着救度呢,每到一家,先和他们聊家常,再讲真相,基本都能接受。我说,“我是这村出去的姑娘,我必须在这个关键时刻把这个保平安的真相告诉家乡亲人。”年岁大点的,我给他们护身符,年轻人就给二维码卡片。村里有影碟机的人家很少,只发出去两张光盘。入过邪党组织的人多数都同意退出了。只有那么一两家不退的。还有那么两、三家的孩子说不认识我们,不让進院。

我想这种救人的方式很好,先讲大法真相,再劝三退,明白真相的再给他们资料看。效果好。

三、三分钟走出派出所

在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那天,发生一件事,但丝毫没有影响我们救度众生。

我们学法小组是上午八点半开始发正念,然后学法,发完十二点正念,两人一组就到街上讲真相劝三退了。

当我和同修劝退了一位阿姨继续前行时,看到对面过来一位穿白背心的中年男子。我迎过去与他搭话并与他同行,送他两张二维码卡片,其中一张有关三退的,一张是《永恒的五十分钟》电影。男子问我二维码怎么用,对他有什么好处?我说你用手机扫码,下载APP安装,能看到真实的信息,每天都有更新。他问“有什么危险吗?”我说没有,他说前阶段他被抓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为维权。我说关了你一周啊?他说没有,就关了两天。我说你好好看看这里边的内容,维权方面的也有。

我开始给他讲三退,他入过团、队,没同意退。我继续讲为什么要三退,讲法轮功真相。再问他是否同意退,用化名,他仍不表态。当走到一个派出所门口时,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说:“别走了,進去吧!我就是这个派出所的。我还是党员呢。”说着就一把把我推到门里。

屋里有个警察。在这一瞬间,一念闪过:“这不是我待的地方。”紧接着我高喊两声:“师父救我!”接着又喊:“法轮大法好!”门外边有三、四个人在看。他把门上下都插上。我把胳膊伸到门把里,紧紧的挎住门,谁也动不了我。

我的喊声把屋里的人吓的离我远远的。这时从另一间屋里出来一男一女,男的着装,看上去可能是个所长;女的着夏装。此时屋里共有三男一女四个警察。

这时那个便衣警察说:“她是法轮功,给我讲了一路,还给我卡片,让我下载APP。”那位着装的对我说:“你别喊了,你叫啥?家住哪里?”我没有接他们的话茬,就是喊:“法轮大法好!放我出去!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这时,女警察过来看着我,她和那个便衣警察说:“给你卡片不想要就算了,你把人家拽屋来干啥!”我赶紧说:“这位女士善良。”又接着喊:“大淘汰就要来了,我是要告诉你们保平安的方法。快放我回家!”

女警察站在我的跟前,说:“你看她的嘴唇都白了。”我说:“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这时,后边有个人说:“你别喊了,放你走。”三个男警察都站在我后边很远,看到其中一个把门打开,我就往门外走,到门口转过身来,对着他们四个警察,双手合十,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灾难来了命能保。”

前后不过三分钟。这几分钟的经历,让我看到世人是在不同成度上明白了一些真相,每个人也都在摆放着自己的位置。而我,也正念十足,师父就让他们马上把我放了。

在派出所的这三分钟的经历,我看到了我们还需要加大力度讲真相救人,对那些迷失的世人要无怨无恨,包括迫害我们的警察,他们都是被蒙蔽的。叫醒他们,这是大法的慈悲、师尊的慈悲。是大法弟子的职责。师尊都为我们铺垫好了。我们只管去做。

叩拜师尊!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