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贵华被害死近一年 吉林女监急催火化遗体

Print

【圆明网】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付贵华及大女儿于健莉、两个女婿王东吉、孟祥岐等十四人被非法判刑七~九年。付贵华和于健莉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遭监狱持续残忍地采用剥夺睡眠、辱骂、殴打虐待以及指使和放纵他人殴打虐待等方式进行伤害。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付贵华被迫害致死,遗体被监狱存放于朝阳沟殡仪馆,家人不得见。

付贵华

近期,吉林省女子监狱狱政科多次打电话给付贵华家属,要求见面,图谋火化付贵华的遗体。

家属一直持续要求查看:付贵华的收押登记及入监健康和体表检查记录、管教民警谈话记录和禁闭及戒具使用记录、疾病诊疗救治记录及病志、付贵华生前最后15天的监控录像、死亡现场勘验记录和照片录像、尸表查验及遗体照片录像资料等基本文件视频证据资料,但至今统统被监狱无理拒绝。

付贵华,女,一九六六年出生。二十多年来,她因修炼法轮功,身体一直很健康,从无基础疾病或疾病表现,监狱方更是从未提示告知过付贵华患病需要治疗或监外执行。直至她被虐待致死前几天,狱警高阳还亲口告知付贵华身体挺好无恙。

付贵华突然死亡,整个吉林省女子监狱从监狱长到监区长到管教到门卫值班人员全体讳莫如深,对她死亡的原因、死亡过程、尸容尸表状况以及诊疗处理、处理方案等均守口如瓶。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家属和代理律师前往监狱问询死因和善后方案,更是遭致拒不告知姓名的一位自称狱政科副科长女警察的无理野蛮对待:付贵华生病死的,但病因无可奉告。家属与代理律师多次和城郊检察院、监狱管理局沟通、反映案情,均遭推诿、搪塞。家属依法向监狱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被监狱掩盖事实无理驳回,家属向监狱管理局提起复议,至今无回复(期间家属询问监狱管理局,被告知以疫情为由搁置)。家属和医院多次索要病例,无果;家属民事起诉吉大一院二部,相关法院不予立案。但监狱最近突然联系家属,更是要强制尸检,目的是尽快火化。

监狱狱政副科长两次联系家属让去监狱面谈

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五日,一位自称是吉林省女子监狱狱政科副科长姜薇(音,电话:18504302382)的人,突然给付贵华的家属打电话,说自己刚来狱政科不久,科长也换了,让家属最近去监狱一趟,谈付贵华善后事宜。家属问她怎么谈,她说会和法制科一起,见面谈,电话里不方便。家属询问付贵华生前病例、录像等,她还是说让见面谈,并说前期不是她接待,她还要再了解。又说这么长时间了,让付贵华早日入土为安比较好。家属问及于健莉的情况,要求会见和打电话,她只说见面谈。家属同意去一趟。

六月二十二日,姜薇再次联系家属,家属表示行程码有问题,近期不方便出行。家属询问她可不可以先在电话说一下,姜还是要求见面说,电话里不能说。家属询问监狱现在联系自己,是有什么解决方案吗?姜回答:“这个事不能就这么一直拖,这么在这放着,狱政科也有调整,想尽早解决这个事,双方见一面,再谈一谈。”家属再次提到于健莉,表示付贵华之前就一直不让见,现在于健莉也不让见,不让打电话,非常担忧于健莉的状况。姜还是说见面聊,表示于健莉会见和打电话都可以想办法解决,关键是付贵华尸体火化的事。家属回答:“火不火化,我之前也说了,付贵华生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入监体检报告,必须给我看,病例,你不是说有病死的吗,也得给我看,作为家属有知情权,还有生前十五天录像,遗容仪表照片,死亡证明。这些不给我,我去没有意义,我也不可能签字火化。”姜回答给不给都是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死亡证明火化完了再给。家属驳斥:“死亡证明有一联必须给家属的,你们监狱占着算咋回事啊。”

姜还是表示见面谈,电话没办法解答,于健莉会见和打电话的事可以商量,其他的见面谈,如果家属不方便来监狱,可以在外边约个地方。家属表示:“你们谈,只不过是想快点把尸体火化,但是我提的这些诉求,你们不解决,于情于理说不过去。作为家属,家人在监狱去世了,死亡原因到现在不知道因为啥死的,生前不让看,死后不让看,到殡仪馆还不让看,这种掩盖的做法,很难不让人怀疑真实死因,并且于健莉刚到监狱的时候,有一个来月不让睡觉,24小时只让睡1个小时觉,就那么熬着。”姜问听谁说的?家属回答:“于健莉亲口说的,还说包夹要把于健莉送小号。”家属质问:“同样是犯人,她有什么权利把其他的犯人关小号?谁给她的权利?!”

姜打断:“监狱的管理模式和相关规定都是按照严格的相关规定来执行,犯人说的话你不要相信,于健莉不可能不让睡觉,你宁愿相信家人,也不相信我们说的话。”家属表示当然会相信自己家人说的话了,她不可能好不容易会见一次,说这种谎,没必要。姜说:“那你看于健莉的状态是不让睡觉的状态吗?那不让睡觉得啥样啊,那不得躺下来啊。”家属说:“不让睡觉是刚到监狱时候的事,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身体恢复点了呗。再说一天就让睡一个小时觉,是真实发生过的事,谁也不能给抹杀掉啊。”姜回答:“于健莉或者是包夹说什么你就信,对我们监狱不公平,还是尽快定一个日子处理付贵华的事。”

家属听后表示:“像你作为体制内的人,在这个职位上,其实所有的内情你应该都是清楚的,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谁跟谁也没有冤没有仇,我不希望真正在监狱里发生这样的事,对谁都不好。你说呢?我说这些也没有别的意思,不是要改变你们监狱的制度……”姜:“我也理解,对于付贵华发生这种事,作为家属肯定是难以接受,作为监狱的角度,也是不想发生,这样后续我们面临很多问题。”家属回答:“付贵华已经是人死不能复生了,但是于健莉现在还是……她才30多岁,我不希望她有任何的生命和健康的问题,以及被剥夺任何作为犯人正常的权利。”姜回答:“我们都会保证、保护犯人的权利,如果她觉得她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你也可以向上反映,也有管监狱的。”家属回答:“你也知道,我针对这些也去过城郊检察院和监狱管理局,但是不调查,也不做任何的回复。”姜说:“不可能不调查,我们都有正常的程序……”仍然要求家属“见面谈,把这件事解决了,入土为安”。家属说:“你说入土为安,当时我说要带付贵华回家,人(遗体)都不给我,不让。我就不明白,是,人判过刑,归监狱管,那人死了还归监狱管吗?!”姜回复:“按照正常程序当时也不能给你。按照流程,需不需要尸检,火化之后才能交给你们。”家属说:“尸检的话,把人割的乱七八糟,对遗体也不尊重,如果确有必要,可以尸检,但前提是你必须先把病历、录像给我看,这些都没问题,确实是你们说的病死的,那我就火化,没必要不火化。但现在这些一律不给我看,直接尸检,那不行。”姜还是回复录像看不了,其他的见面说,于健莉的事再研究。

于健莉律师监狱会见被阻挠

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家属为于健莉聘请的长春本地律师预约到了上午九点会见,办完手续到达会见室后,监区迟迟不提人,等了两个多小时,狱政给律师打电话,问谁让来的?律师回答家属让来的,本人要求申诉。狱政的人说:“是不是家属和你撒谎啊,我们管教都问本人了,于健莉认罪、不申诉,不能听家属的。”律师说:“可能是认为判的重吧,要申诉。”狱政回答:“不是那么回事,你告诉家属吧,她不申诉。”

监狱狱政科长让家属马上到监狱面谈

二零二二年七月一日上午,一位自称是吉林女子监狱狱政新任科长王洪美(电话:18504301927)的人,给家属打电话,让家属当天马上去监狱,把家属认为(付贵华)疑点的事谈谈。家属问她为什么于健莉律师去了不让见。王回答:“电话不说了,你现在来监狱,我接待你。”家属:“这事在这摆着呢,于健丽半年多了不让接见,不让打电话,我找律师去见,你们也不让见。”王还是让家属去,家属说:“你不让我见,我去有啥意义啊。”王说:“你来,见面说,啥事不都得商量着来吗。”家属说:“律师我都找去了,都花完钱了,到那手续办完了,你不让我见,我不白花钱了嘛!”王说:“律师见和你见是两码事。”家属:“家属不让见,律师不让见,付贵华的病例和录像不给看,那这样没必要谈。你现在主要就是让我签字火化,但这些你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答复,病例最起码的你得给我,死亡证明你得给我,而且录像你必须给我看,你说付贵华是怎么死的,说病死的,什么病你得说明白,病例、实际情况得拿出来,不能你说是咋死的就咋死的,说(付贵华)吐血,什么情况吐血的,你得说明白。”王还是让家属当天去,有疑问当面谈。家属说:“你要是一味地就想让我签字火化那是不可能的。”王说:“那不可能说,你不签字我们按着你手签,那是不可能的。你来,咱俩见面谈,不行的话就见这一次。”家属说:“这样吧,你帮我安排于健莉会见,然后会见那天直接谈。因为付贵华生前一次没见到,然后突然去世了,于健莉这么长时间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并且于健莉之前长期的不让睡觉……”王打断:“你就今天来,我安排。”家属表示今天去不了,王说那就四号,星期一来。家属说:“那你让于健莉今天或者明天给我打个电话,或者让管会见的狱警提前打电话通知定一下。”但王都不同意,说:“也不是谈买卖,你那天直接早点来,我安排,我保证那天应该是能见上。”家属说:“你应该不行,我那天律师去了,手续办完了,到会见室一上午不让见。”王说:“你见和律师见是两码事,你是我安排来的。”家属说:“怎么是两码事,律师见是正常的,那是法律允许,律师的权利。你让于健莉先给我打个电话,这样我心里有底,我也惦记。”王说:“你来吧,我能让你见,电话不能打,监狱有很多规章制度,打电话要跟很多部门报备,经过监区。”家属问为什么不让于健莉给家打电话,是不是她现在被严管?王不回答,只说:“你来,别电话说,咱们当面谈。”家属:“那我得先会见,再和你谈。”王不作答,只是让她早点到。

面谈不成,狱政科长发短信告知强制尸检

二零二二年七月四日,家属有事没去监狱,上午九点多,狱政科长王洪美给家属打了五遍电话,家属没接到,五日晚上八点多,又给家属打了两次电话,没接通后,发了条短信:“我们要对付进行尸检,解除你的所有疑问,七月四日我等你一天,咱俩约好来我单位当面谈,你没来同时我给你打五个电话你也不接,我只能以这种方式告知,尸检参加人员监狱民警,检察院,同时邀请社会人员。也邀请你,如果你拒绝来,或者来了也拒绝在解剖告知书上签字,我们都正常进行。特此告知。”之后,又多次电话骚扰家属。

付贵华被迫害的简要事实

付贵华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被关进吉林省女子监狱第八监区,先是在一楼隔离关押半个月,尔后被监区负责人钱伟转移至三楼310“严管监室”严管,时间持续长达43天。“严管”后又转移关押到311“攻坚监室”进一步进行所谓攻坚严管,仅三天时间即于七月二十五日把付贵华“攻坚严管”致死。

1、“严管”虐待。付贵华在310监室期间,监狱警察钱伟指使犯人郑丹、李健、郭丽华等对她进行酷刑体罚辱骂虐待折磨。郭丽华每天强迫付贵华坐在只有五、六寸高的小凳上时间长达十二小时以上,凳子面上全是鼓包,而且逼迫付贵华双腿之间夹一张卡片,卡片掉下来就遭致污言秽语辱骂,不堪入耳。付贵华的臀部被硌得出血、流脓,七月的长春天气特别热,出血的地方很快就化脓,裤子外面脓血斑斑,都是血脓嘎巴。郭丽华还使用“渴刑”折磨付贵华,每天不给付贵华喝水,致她渴得连饭都咽不下去才给她一碗底儿水润一下嗓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2、“攻坚”虐待。付贵华在310监室被所谓严管43天,狱警钱伟又把付贵华关到311“攻坚监室”,并指使311“攻坚监室”的吕金淼加重迫害付贵华,每天不让付贵华睡觉,不让喝水,不让闭眼睛等进行邪恶迫害。仅仅三天,付贵华就被迫害致死。

付贵华被迫害致死的那天晚上一点多钟,参加轮班迫害的“少年犯”纪可心(十六岁杀人犯)交班后,还得意洋洋地对“护廊”(看走廊的)犯人炫耀说:“我一个半小时都没让付贵华闭一下眼睛。”三点多,付贵华被抬出去了。

在付贵华被迫害致死后的第二天,郭丽华吓得大病,两天不能起床,两天之后,她又侥幸地说:“反正我是老犯,就整死她了,能把我咋地。”

3、串通伪证。二零二一年八月七日,付贵华致死的责任人狱警钱伟下令相关刑事犯开会,让这些人搞签字说付贵华是病死的。也逼迫310监室的每个人都写假证明,说:付贵华有病没说,死了。搞伪证这样的签字,签了两、三次,还有些刑事犯被反复重签了五、六次。

4、剥夺会见。付贵华生前,家属曾多次与相关部门反映要求会见,但是均遭狱警钱伟拒绝。付贵华去世前几天,狱警高阳还亲口对家属表示:“付贵华身体挺好的!尽管放心。”付贵华去世前一天,家属还在与监狱沟通请求会见。付贵华去世当天,监狱联系家属称付贵华病危,在吉大一院二部,让家属赶快赶到与付贵华见最后一面。可是当家属赶到后,八监区小队长狱警高阳却说领导不让见,随后又称付贵华死亡了。家属强烈要求见付贵华遗体,监狱惊恐阻拦,始终拒绝家属亲见付贵华遗体。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