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2707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

Print

【圆明网】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二二年上半年获知2707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骚扰。迫害分布于中国大陆二十八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共非法抄家943人,被迫离家出走32人,非法采集唾液、DNA、抽血51人。他们中有副局长、大学教授、高级工程师、警察、董事长、总经理、广播电视台主任编辑、老师、校长、医生、会计师、银行干部等社会精英人士。60岁以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399人(绑架241人,骚扰158人),其中年龄最长者92岁,90岁以上3人,80~90岁78人,70~80岁198人,60~70岁120人。

二零二二年,中共政法委、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在全国范围内继续发动所谓“清零行动”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大规模骚扰、绑架、枉判、经济重罚法轮功学员。中共为达到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几乎动用了所有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的工龄“清零”、停发养老金、解除公职、强行按手印、威逼家人代签、离间夫妻关系、关进洗脑班、采血、拍照、录像、建DNA数据库、地毯式排查、清零回访、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致残致死。

图1:2022年1~6月中国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二零二二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1447人,其中,一月份270人,二月份152人,三月份203人,四月份234人,五月份271人,六月份317人。绑架最严重地区:山东省203人,河北省181人,黑龙江142人,辽宁省126人,四川省110人,吉林省108人,湖北省99人。

上半年被骚扰1260人,其中,一月份219人,二月份140人,三月份145人,四月份185人,五月份316人,六月份255人。骚扰最严重地区:山东省215人,四川省213人,河北省116人,湖北省101人,吉林省91人,黑龙江省80人,湖南省73人,重庆市59人,辽宁省53人。

上半年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强制送入洗脑班98人。迫害最严重地区:湖北省42人,山东省14人,河北省7人,山西省6人,四川省5人。

上半年中共抢劫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人民币1602457元,美元10100美元。52人被非法扣发养老金。

信息采集时间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二二年六月三十日。

图2:2022年1~6月中国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迫害人次统计

一、上半年绑架1447人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二年上半年中共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1447人。

迫害案例

1、山东冠县税务局副局长周春宝被绑架、酷刑折磨

山东冠县税务局副局长、法轮功学员周春宝,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五日被冠县公安局绑架并非法抄家。不法人员在他家中搜出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威逼他说出具体参与细节,还逼问他母亲下落。周春宝七十多岁的母亲许吉梅被迫流离失所。

周春宝多次被非法提审,三天三夜没让他睡觉,身心遭受严重迫害,目前被劫持在山东临清华美医院。当日中午,冠县税务局正局长到派出所劝说周春宝辞职,还造假签字说是五月十二号辞职的。

冠县公安局人员欲强加给周春宝罪名,企图给迫害制造理由,在没有得到想要的所谓“罪证”的情况下,又从其他法轮功学员那里诱骗,问是否认识周春宝等问题信息。

周春宝见证父母修大法后身体的神奇改变,也加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他父亲周子明(乡村医生,已于二零零五年七月被迫害离世,终年65岁)、母亲许吉梅一九九五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道德升华,身心受益,家庭和睦,两人身体多处疾病好转并消失。父亲周子明修炼前患有严重冠心病和心梗病,两腿严重浮肿,腿部静脉曲张也很严重,基本丧失劳动能力,虽然他经常翻看医书,为自己精心诊疗,都收效甚微。修炼后,每天坚持打坐炼功,修炼心性,身体各项机能迅速恢复,逐渐能够参加各种体力劳动,头上白发变黑了不少,心脏病症状明显改善,从慢走还喘得走不动到轻松得快步行走,浮肿了七八年的两小腿从未再肿胀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一家人饱受骚扰、虐待和折磨等迫害。

2、贵州遵义市原监狱警察法轮功学员范士强又被绑架

贵州省遵义市法轮功学员范士强,原为遵义市忠庄监狱警察。他曾多次遭中共迫害,曾被迫流离失所八年,曾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二零二二年四月底,范士强又被中共邪党不法人员绑架,目前情况待查。

范士强,现年五十八岁,毕业于贵州省一警校法律系,原是忠庄监狱管内勤的中队长。范士强在修炼法轮功以前一身是病,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浅表性胃炎、颈椎炎、双肾结石等疾病,苦不堪言。身体不好自然脾气也不好,家庭矛盾日益激化,最后到了快离婚的地步。

一九九七年,范士强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半个月,他身上所有的疾病都好了。通过修炼,他变得和蔼能忍让,能与人为善,不记个人得失,还戒掉了赌博、酗酒、性格急躁和爱动手打人等等的不良习惯,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集团迫害法轮功后,范士强被当地警察视为重点骚扰迫害对象,屡遭中共迫害。在遵义市老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期间受尽折磨,几个牢头逼范士强脱光衣服蹲在墙角,用刺骨冰水对准他的头顶倒下来,范士强身体抽搐晃动,一个罪犯飞起一脚踢在他胸口,他倒下去了。出看守所时,他全身都是被打的伤痕,从头到脚都是肿大的。

二零零四年六月,因为范士强拒写“三书”(即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揭批书、决裂书),忠庄监狱领导要送他去洗脑班,范士强被迫出走,经历了长达七年流离失所的生活。监狱非法开除了他二十多年工龄的公职。

二零一四年十月范士强被当地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

3、辽宁省凌源钢铁公司前董事长夫妇被绑架

二零二二年六月一日,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伙同喀左县公安局对凌源钢铁公司前董事长郝志强进行了非法抄家,抄走郝志强妻子陈华的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师父照片以及手机等私人物品,并非法撬保险柜搜查。随后,他们将外出做头发后返家途中的郝志强夫妇绑架。

郝志强,二零一七年左右就任凌源钢铁公司董事长,为人正直,深得公众好评,现已退休在家。陈华,原在凌源钢铁公司工会工作,现亦退休在家。为照顾年迈的母亲,夫妇二人退休后回到老家喀左。陈华修炼法轮功多年,处处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得到亲朋好友众人的认可和尊敬,丈夫郝志强从而也受益良多。

现郝志强、陈华夫妇二人无辜被绑架,下落不明。请知情人士伸出援手,营救正直善良的郝志强夫妇回家。

4、北京朝阳区韩非女士再遭警察绑架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黄杉木店的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韩非,被朝阳分局国保局610及朝阳区平房乡派出所警察绑架。

北京时间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远在英国的女儿李慧给妈妈韩非打电话,但电话由她的爸爸接听,爸爸告诉女儿,妈妈韩非已被警察绑架。

法轮功学员韩非

据了解,此次韩非女士被绑架是因为她给朝阳区派出所的所长写了一封真相信,所以被朝阳分局的人盯上,并在近段时间,警察策划了这次绑架。警察非法从韩非家中抄出两袋真相材料、手机、电脑和平板电脑。目前,电子设备已归还给韩非的丈夫。办案警察尚不透露韩非被非法关押在哪里。

韩非的女儿在跟父亲交谈时,感觉到父亲被警察恐吓,目前精神压力很大。

韩非曾多次遭迫害,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夕,被非法关押劳教两年,于二零一零年获释回家。

从今年二零二二年一、二月份开始,这种骚扰变得更频繁,因为邪党在北京要开冬奥会和两会。韩非曾跟女儿多次提到,家门口有人盯梢,二十四小时都在。有时,她出门买菜、买水果,便衣都会跟着,而且肆无忌惮地对她拍照、拍视频。

韩非的女儿要求北京市朝阳区分局国保局610以及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派出所立即释放妈妈回家,不要再继续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上半年骚扰1260人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二年上半年中共警察、街道社区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1260人。

迫害案例

1、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红旗派出所一直迫害好人

二零二二年五月,石家庄市桥西区红旗派出所片警到数名法轮功学员家中照像,或打电话骚扰,干扰公民的正常生活。他们心里明知道已经无法改变法轮功学员的坚定信仰,只是无奈地按照所谓上级命令行事。

派出所作为最直接接近民众的基层执法部门,其实最了解法轮功学员是做好人的人。作为一个警察,也本应是具备维护一方平安,呵护善良正义,惩恶扬善的职业操守。可是,在中共体制下,尤其是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在中共利益、权利的操控下,一部份基层警察善恶不分,直接参与执行了对信仰“真、善、忍”民众的打压,他们非法入室、绑架、骚扰、抢劫、非法起诉,成为了中共邪党迫害好人的第一打手、急先锋。所谓的“执法”,实则是严重违法。

二十三年过去了,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向全社会讲清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中国民众。很多派出所的警察也逐渐明白了真相,不再参与或以各种方式保护法轮功学员。但仍有一些警察一意孤行,助恶为虐,“石家庄市桥西区红旗派出所”就是其中一例,其对辖区内遭受到迫害(包括去世)的法轮功学员负有直接责任。

法轮功学员蒲杏池,女,四十五岁左右,原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美术老师,家住石家庄桥西东五里小区。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三日被辖区红旗大街派出所警察非法入室绑架,至今尚无音信。

2、山东蒙阴县孙树菊、孟庆莲老人被迫离家

山东省蒙阴县联城镇有两位老太太,为避免被抓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二日被迫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这两位老人是葫芦坡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树菊,以及虎路坡村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孟庆莲。

据悉,联城镇“610”人员屡次想要绑架她们到蒙阴洗脑班实施“转化”迫害,一直未能得逞。

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凌晨两点左右,为了绑架孙树菊,蒙阴县联城镇,联城镇“610”及联城派出所警察,在葫芦坡村村书记孙树山带路下,挨家挨户骚扰、搜查孙树菊的邻居,引的全村一片犬吠。

而在这次搜查行动中,孟庆莲家中洗衣机、电视机、打印机等财物被抢劫一空,只剩下电冰箱和床铺。孟庆莲本人被迫离家出走,联城镇派出所曾动用警犬搜查出走的孟庆莲。

联城“610”和蒙阴“610”近两年来一直不停歇的“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近期更是扬言把全蒙阴法轮功学员都“转化”一遍,已有多家法轮功学员遭到骚扰或绑架。

3、江西省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长江村学员熊翠环遭骚扰

江西省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长江村学员熊翠环,曾是长江村的妇女主任,工作近三十年,由于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一直被该地区麻丘镇派出所的警察骚扰,绑架,非法关押多次。

今日,警察又威胁熊翠环,要求她家里还有什么真相资料,都交出来。警察进家里到处查看,现在,连墙上挂的平安符与大法有关的都被劫走了。而且,现在熊翠环家门前已经被安装了监控器、摄像头,出入都被监控。

警察黄志红:13576900927

三、关洗脑班迫害98人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获知二零二二年上半年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强制送入洗脑班98人。迫害最严重地区:湖北省42人,山东省14人,河北省7人,山西省6人,四川省5人。

图3:2022年1~6月中共洗脑班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次统计

迫害案例

1、武汉法轮功学员叶小芬遭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六日报道,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叶小芬,今年一月份才从洗脑班出来,近日,亲友们又联系不上叶小芬了。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日,叶小芬在江汉路水塔街附近的烧烤店给世人讲真相时,被水塔街派出所巡警绑架,并被劫持到蔡甸玉笋山洗脑班迫害了五十四天,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四日才被放出来。

在洗脑班,叶小芬不配合邪恶,每天被罚站十四、五个小时,并被强迫听诬蔑大法的宣传。她不愿听,就把录音机摔坏了,恶徒气急败坏地把叶小芬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最后送到蔡甸医院治疗。在医院,叶小芬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洗脑班人员又从医院将叶小芬拖回洗脑班。叶小芬的脑袋一直象针扎一样疼,晚上不能入眠。直到农历新年前夕,因为要放假,洗脑班人员才把叶小芬送到她姐姐家(叶小芬是一人独居)。

二零二二年清明节前后,万松派出所(户口所在地)、杨园派出所(居住地)联合社区对叶小芬进行跟踪监控,限制她的自由出行,持续了十多天后,万松派出所两人上门,威胁叶小芬放弃修炼,否则再送去玉笋山洗脑班。

而近日,亲友已联系不上叶小芬了。

2、湖北应城市610办洗脑班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孝感市应城市610不法人员二零二二年六月在天鹅镇综治办的三楼办强制洗脑班,用伪善欺骗和暴力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目前已知至少有张祥发、熊文志、方秋萍、杨文明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的有家不能归。张祥发、杨文明被非法关押一周后回家。

应城市610操控派出所、街道、社区等不法人员,打电话或上门强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对于不配合他们邪恶要求的法轮功学员,就由派出所警察直接绑架到洗脑班。派出所警察、街道、社区等人员光天化日之下无法无天的绑架好人,沦为了中共迫害好人的绑匪。

六月十六日下午,东马坊派出所和东马坊街道办事处的三个人(街道办事处的人是个女的,姓杨)闯到应城市三合镇鲁台村,将728盐厂的退休职工张祥发绑架到天鹅洗脑班去所谓“学习”。

大约在同一天,家住应城市城关的法轮功学员杨文明被不法人员绑架到天鹅洗脑班去所谓“学习”。

六月二十一日上午,东马坊派出所的人将正在湖北双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检修分厂上班的熊文志绑架到天鹅洗脑班去所谓“学习”,检修分厂的书记刘满英(女,43岁)参与了绑架。

六月二十四日上午,应城市四里棚派出所姓赵的所长、应城市盐矿社区姓雷的书记和姓陈的主任三人闯到法轮功学员陈想苟的家,威逼他到天鹅洗脑班去“学习”,陈想苟义正词严的指出他们这样做是在违法,《宪法》规定人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得受侵犯,就这样僵持了三四十分钟,他们就没趣的走了。这帮人还说他们已经把盐矿法轮功学员方秋萍绑架到天鹅洗脑班去了。

洗脑班里除了610人员、警察外,还有两个从仙桃来的犹大(两人是夫妻),还有村里派来的充当包夹的人员等,总共二十多人。每个法轮功学员住一个房间,配一个包夹专门监视和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行动自由。

四、对399名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二年上半年60岁以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399 人。其中,绑架241人,骚扰158人。年龄最长者92岁,90岁以上3人,80~90岁78人,70~80岁198人,60~70岁120人。

图4:2022年1~6月399名60岁以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

迫害案例

1、贵州凯里市老太罗琴先手术后被关看守所继续迫害

贵州黔东南州凯里市快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罗琴先,被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大半年,被构陷到法院。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六日,她被发现患急性淋巴瘤(恶性)送往凯里市州医院动手术;手术后,五月二十七日,她又被劫持到凯里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2、警察擅自换门锁、持钥匙 广东八旬廖婆婆家不成家

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林头镇大衙社区居委会人员,最近频繁给84岁的廖玉英老人的邻居打电话,追问廖玉英回来没有?目前廖玉英有家不能回。

八旬老人为什么不能回家?

廖玉英人称廖婆婆,家住茂名市电白区林头镇大衙圩西街。因老人喜独居,她的儿媳便请来60岁的麦伟莲女士照顾廖婆婆。因廖婆婆和麦女士都修炼法轮功,当地中共邪党的镇政府、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员就经常上门骚扰她们,最近更是迫害行径频频。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派出所警察用钳子撬开门锁,将麦伟莲和到廖婆婆家拜访的邓玉琼女士绑架到化州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天。导致廖玉英的亲人被迫辞退了麦伟莲。

六月九日上午十点左右,林头镇政府干部、林头派出所警察、大衙社区居委会人员等一行十几人,又闯到廖玉英的家,她不在家,于是这帮人把门锁撬坏,闯入屋内巡视一番,之后又擅自给廖婆婆家换上新锁,四把钥匙,只留两把钥匙由邻居转交给廖婆婆,警察自己留两把。

近来,大衙社区居委会人员隔两天就要给廖婆婆家的邻居打电话,问廖婆婆回来没有?廖婆婆自被换锁后一直没有回家。

请问这些警察和政府人员:这样随时能闯入他人的处所,还是家吗?廖婆婆能安心居住吗?

五、经济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上半年中共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人民币1602457元,美元10100美元。52人被非法扣发养老金。

迫害案例

1、吉林省白城市法轮功学员郭佩莹被非法停发养老金

吉林省白城市法轮功学员郭佩莹,自二零二一年一月至现在,已被非法停发养老金18个月之久,同时,被逼迫追缴近15万元人民币。

2、吉林省通化市刘玉华被老站派出所绑架,抢劫150000多元

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三日正月十三星期日,69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玉华与73岁的于桂兰,在老站街弘扬福音-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老站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派出所多个警察用从她们身上抢来的钥匙以搜查的名义公开抢劫。在刘玉华家抢走现金整款十五万元,还有上千元的零款,及包括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在内的众多的个人物品。刘玉华的丈夫因脑血栓需要妻子的照顾。同时,警察也到于桂兰家抢劫,抢走现金几万元。于桂兰的儿子因脑血栓病症没有工作能力,需要母亲抚养和照顾。

二零二二年二月十四日晚八点多钟,她们被通化看守所以身体体检不合格拒收,现在二人回家。

3、二零二二年五月十日明慧网报道,内蒙古赤峰市近期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扣发养老金

现知被扣发养老金的有:宁城县法轮功学员武秀荣、张相云、杨秀云被非法停发养老金。陈景玉被迫往社保局交十四万元钱,否则就停发养老金。马金兰被逼交钱九万多元,否则扣发养老金。马金兰被逼交钱后,含冤离世。红山区有李玉芝、杨秀荣、王素琴、王金荣被非法停发养老金。杨秀荣在找养老金期间含冤离世。元宝山区有孟祥芝、贾广林、任素英、翟翠霞被非法停发养老金。松山区有赵淑芳;翁旗有赵桂存;左旗有郭文、王晓艳、李玉芬等被非法停发养老金。

剥夺退休金,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直接实施经济迫害的邪恶手段之一,从经济上扼杀生活资源,等同剥夺人的生存权,这是中共实施群体灭绝罪的又一铁证。

结语

俗话说,三尺头上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迫害信仰神佛的法轮功学员,具体参与的迫害者不断遭到报应,中共官员们私下里不可能不心惊。近期以来,对于政法委、公安系统“倒查20年”的“过筛子”运动,已经处分的干警(含公检法警察)现有7万2千多名。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已经难以为继,走到了穷途末路。23年前,中共在动手迫害法轮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其自身灭亡的最终结局。只是神佛慈悲于人,给人得救的机会,如果人能真正的明辨是非,守住良知,远离邪恶,就有希望得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