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80岁陈凤鸣退休金被扣、行踪被监视

Print

【圆明网】重庆市綦江区原松藻煤电公司80岁的退休职工陈凤鸣因坚修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抓捕、关押迫害,退管科、家委会、公安科和派出所对他进行多次骚扰,至今矿里都暗地有人看管他的行踪。

陈凤鸣,男,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向善、做好人后,家庭和睦,邻里友善,受人称赞。同时在不知不觉中,折磨他多年的慢性肝炎、疝气、慢性胃炎和关节疼痛都消失并痊愈了,身体消瘦无力变得强壮了。他认识到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的上乘佛家修炼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当地派出所、矿公安科、矿“610办公室”、矿退管科、家委会、地段段长等组织一班子人不准人们炼法轮功,不准集体学法,更不准党员介入。当时陈凤鸣是邪党党员,从此他被暗地监视,随时被组织批评、教训。陈凤鸣提出申请退党,并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批准。

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日,陈凤鸣和同修一起去安稳派出所驻松藻煤矿警务值班室,因发现新颁布了才修改过的《宪法》、《刑法》,觉得《宪法》、《刑法》不为老百姓说话,反而还要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于是,他们就找值班员问个究竟,讨个说法。没见到警察,他们反被松藻煤矿党委书记叫来宣传科工作人员,拿来摄像机摄了像。事后松藻煤矿和綦江县公安局按摄像中的人物绑架了陈凤鸣和雷志华、陈炎秀、何德容(已故)、杜祯容、孙敬芳、郑雪尧七人。

当时陈凤鸣是在松矿中心区球场被绑架的,他被直接带到松藻派出所,接着押送到綦江看守所。在那里,陈凤鸣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把陈凤鸣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重庆市政府劳教委员会非法劳教陈凤鸣一年。

在劳教期间,狱警安排宿舍的四个毒贩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陈凤鸣的宿舍有两个法轮功学员,由八个毒贩监管,强迫两名法轮功学员转化写“三书”,不转化的只分一半的饭吃,不给水喝,用一个塑料小凳,面朝墙壁高姿背手坐着,一天坐三次,早七点~九点,午一点~三点,晚十点~十二点,要求头要正,腰要直,若做不到就被脚踢,还不准洗澡。毒贩们是轮换睡觉看管陈凤鸣。解小便时还要求头额要顶住墙壁,睡觉不能打鼾,若打鼾就用鞋底打或者手弹额头。每个星期有两次放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片,低头不看就会被挨打。一切手段的目的就是强行要求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

一年后,陈凤鸣由松藻煤矿保卫科、退管科、家委会,各派一人到西山坪劳教所接回家(释放证由来接人员带回交给了当地派出所)。

二零一八年六月,陈凤鸣给同修送资料时被重庆市綦江区安稳镇派出所绑架,当天安稳派出所还非法闯入他家中抢走电脑、打印机、一些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陈凤鸣被非法关押在安稳派出所里,期间不准睡觉,一直囚在审讯室,第二天上午十点多被绑架到綦江看守所。过程中只给了他一餐饭吃。

后来,陈凤鸣被非法判两年徒刑,还被勒索2000元。他又被绑架到永川监狱。在永川监狱里狱警少于直接出面迫害,多数是安排两个吸毒犯人做包夹,天天念一些攻击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要求写所谓“五书”,不写就不准睡觉或很少睡觉,并在购买物品上即使有钱也不让买或很少准买,更不准打坐和炼功。

出狱后,陈凤鸣发现在狱中的两年退休金全被扣发了,两年应增加的补贴费也没有。中共邪恶之徒还要求陈凤鸣电话24小时开机实行定位监控迫害,至今一些不知名的人和部门还时不时的打电话骚扰或找其家属和子女。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