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获知9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二年疫情期间,中共江氏集团余孽惧怕法轮功学员传真相救人,继续执行迫害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同时,中共监狱、看守所、拘留所等仍使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上,以“清零”为借口,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街道社区等人员大面积骚扰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属,企图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二年一至六月份获知,又有92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其中,男性法轮功学员37名,女性法轮功学员55名,年龄最长者八十九岁,最年轻者四十四岁。他们中有各种职业,如国家公务员、副教授、警察、财务总管、工程师、教师、中国网通集团职员等。

迫害致死案例分布于二十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中,一月份二十人,二月份十一人,三月份十三人,四月份十九人,五月份十七人,六月份十二人。其中,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狱、看守所、派出所、精神病院非法关押期间遭迫害离世,有一人被迫害后出狱,回家二十几天就含冤离世。

迫害致死最严重地区依次为:辽宁省22人,黑龙江省14人;河北省、湖北省各7人;湖南省、内蒙古、四川省各5人。其中,大连地区尤为严重,有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大连市八旬法轮功学员刘希永在大连市第三监狱被迫害致死,狱方称:有一口气就不能让他回家;法轮功学员贾春臻在兰州监狱被迫害致死,狱警声称老人是“自己用衣服把自己勒死的”;赤峰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季云芝,每天都被殴打折磨和精神摧残,食管被切开,在看守所四十八天,被迫害致死;哈尔滨市八十八岁朝鲜族法轮功学员崔金实,原本非常健康,遭到警察绑架,在数小时内,离奇去世,她的气管被割开,警方强行拉走她的遗体,至今老人的遗体还躺在殡仪馆的冰柜里;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黄素兰仅仅三天被成都彭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警察迫害致死。

图:2022年1~6月份,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按省的分布表

2022年1~6月份被中共监狱、看守所、派出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统计表


信息采集时间,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二二年六月三十日,其中包括以前月份没有发表的迫害致死案例。

部份迫害致死案例:

一、崔金实老人遭警察绑架,气管被割开,在数小时内离奇去世

居住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的八十八岁朝鲜族崔金实老太太,身体非常健康,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三日因在家中阅读法轮大法的著作,遭到警察绑架,在数小时内离奇去世。警方强行拉走她遗体,千方百计地不让家属检视。由于警察扣押死亡证明,至今老人的遗体还躺在殡仪馆的冰柜里。

崔金实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三日,一帮便衣警察在无警号、无出示工作证件、无任何司法文件的前提下,非法闯入崔金实的家中,蛮横粗暴的抢夺她供奉的大法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两名年轻力壮的警察粗暴地将八十八岁老人拖拽到室内沙发上控制就座,随同的警察同伙搜走了她赖以生存的退休金(金额数量不详)。

老太太在遭遇野蛮骚扰和绑架数小时内不幸去世,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没有家属在身边,只有警察、医生和国保大队人员在场。

崔金实的次子在警方电话告知他母病危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242医院急诊室,国保警察让她儿子去交付医疗费用,这时急诊医生走过来告知:人已过世。她儿子与警方发生争执,警方和急诊医生最后也没让她儿子与母亲见上最后一面。为什么不让儿子见母亲最后一面呢?警察和医生有这个权力吗?

在她儿子去通知其他亲属的过程中,警察在未告知家属的情况下,擅自做主,调来殡仪馆车辆,将崔金实的遗体强行拉走。她家属全部赶到发现后,要求殡葬车停车,可是殡葬车在警察驾驶的车辆挟持下,一路狂奔到殡仪馆。她家属追随到殡仪馆后,被拒之门外,不许见遗体。直到四月十五日,家属才在警察的监控挟持下,到殡仪馆匆匆的见到老人遗体一面。

崔金实在被警方挟持数小时内过世,没人知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气管被割开,身穿的居家服凌乱不整,脚上没穿鞋。

崔金实已去世两个多月了,至今仍躺在冰冷的冰柜里。中国人讲: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可是至今警察仍扣押死亡证明,却不给家属一个合理的解释。中共的邪恶灭绝政策致使老人到现在连寿衣都没穿上,因家属没有逝者寄存手续,殡仪馆不让进门。

哈尔滨市平房区国保大队警察以上行为已构成犯罪,其恶行等同黑恶势力,应归入扫黑除恶的名单。

二、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黄素兰三天被迫害致死

成都市郫都区法轮功学员黄素兰,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日被彭州市警察绑架后,仅仅三天,于二十三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一岁。

黄素兰,女,一九六九年出生。身体非常健康。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日下午一点左右,她在自己居住的小区内被彭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张军和彭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派出所的人员绑架。晚上十二点多都被送往彭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

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一日晚,黄素兰在彭州老县医院做完身体检查后,再次被劫持到刑侦大队做笔录、采指纹。然后以监视居住的名义被戴上头套拉到了成都市云端酒店四楼416号房间,她被戴上手铐脚镣,有两人二十四小时监控。

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黄素兰再次被非法讯问。一月二十三日晚,黄素兰又被非法讯问,对面房间的人员听到了提讯室内打人和拖椅子的声音,当晚约十二点或者一点左右,她被120送往医院抢救。

一月二十四日下午,黄素兰的家属得到通知去殡仪馆领尸体。具体死亡原因需要等待尸检的结果。

一个鲜活、健康的生命,仅仅因为坚守真、善、忍的信仰,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就惨遭扼杀,这是中共流氓集团残害老百姓的又一笔血债啊!

三、赤峰市季云芝女士四十八被迫害致死 食管已被切开

季云芝

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发生了杀人案,公安警察们是凶手、刽子手,但是当地政府在封锁警察杀人真相消息。

季云芝,是赤峰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二零二二年二月一日,被九个警察绑架,关到看守所,三月二十一日,季云芝被虐杀。看守所关押期间季云芝都在被殴打折磨和精神摧残。警察不许家人到季云芝遗体跟前,在门外看见季云芝的食管已被切开,她脸上和肩膀处都有血迹。

季云芝被所长高永刚、法医田志军、其他警察和在押犯人打骂、凌辱和酷刑折磨。季云芝绝食反迫害,所长高永刚指使法医田志军给季云芝插鼻饲野蛮灌食,法医田志军还多次打她嘴巴子。被折磨致奄奄一息的季云芝曾跟监室的人说:“如果我死了,就是被迫害死的。”

二月十一日,左旗公安局通知季云芝的家属去了左旗医院。医院向家属出具季云芝病危通知书。当时,季云芝已昏迷不醒,没有意识,但是,脚上还是被戴着脚镣。

二月十二日,家属去公安局申请保外就医,公安局要求必须满足他们提出的三个无理条件才放人,因家属无法满足公安局提出的无理要求,巴林左旗公安局拒绝放人。

第二天,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季云芝的家人接到公安局的通知,告知季云芝已去世。

季云芝被迫害致死后,巴林左旗公安局动用大量的警力,严控季云芝的遗体。医院的走廊里、左旗殡仪馆都有大量的警察,殡仪馆有四、五十个警察把守,季云芝的家周围也布满警察。这样大动干戈的背后,就是在竭力掩盖杀人罪行及证据,以防泄漏真相。

迫害季云芝的主要责任人有:巴林左旗旗委政法委书记韩颖、政法委副书记、副旗长、公安局长孟凡驰,公安局政保大队队长徐剑峰、看守所所长高永刚等人。

四、狱方称:有一口气就不能让他回家 八旬老人刘希永狱中被迫害离世

刘希永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是刘希永三年冤狱期满的日子,家人去监狱接他回家,结果他被炮台派出所和石河派出所共四个警察强行劫持,非法关押到大连金州三里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刘希永在看守所被迫害成肺积水,不能自理,被送到金州医院,住了二十八天,期间警方雇了一个人给刘希永做陪护,同时还有一个狱警、两个武警及炮台派出所对一个警察共同看守。

在医院期间,刘希永的老伴和儿子每天两次去送饭,警察却不让见面。后来刘希永再次被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罚金六千元。他被劫持到大连市第三监狱。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刘希永因为病重再次被送进大连中心医院。家人去照顾他,这时他的手、脚、脸全肿,不能自理,言语不能表达清楚。十二月二十日,他的家人要把他带回家,狱方拒绝,称不“转化”,刘希永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能让他回家;还称他的病在看守所得的,与大连第三监狱无关;如果医院出示病危通知,监狱要花两三万元抢救,狱方要家人给付一切医疗费用。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刘希永被迫害离世,终年八十岁。

刘希永被迫害离世后,他的儿子要拉回遗体,大连市第三监狱警察不允许,说怕他们拉着尸体到处上告。狱警把刘希永的遗体送到大连市金州区南山殡仪馆,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火化。

五、辽宁建平县尹国志被沈阳第一监狱迫害致死

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法轮功学员尹国志,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尹国志的妻子付景华,遭受七年冤狱后,被迫流离失所。在付景华听到丈夫被绑架后,担心忧虑,自己又居无定所,孤苦伶仃。在极度悲苦与打击下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租住房中含冤离世。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尹国志在朝阳凌源租房家中,因电源失火,被凌源市八间房派出所警察伙同建平县八家派出所警察绑架。他被非法关押在建平县看守所,因他不配合迫害,警察曾把尹国志与黑社会人员关在一起,让黑社会人员对尹国志毒打折磨。建平检察院与法院秘密将尹国志无罪冤判十年重刑,直到送往锦州监狱后,建平法院才打电话告知尹国志的家人。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尹国志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六、河北保定市韩俊德老人被冀东第五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韩俊德老人的家属接到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五监狱的电话,被告知韩俊德于当日上午十点三十五分“去世”。

韩俊德

韩俊德老先生现年七十七岁,蒙冤入狱有两年多。他因在小葫芦上刻字“真善忍好”,于二零二零年二月被保定市高阳县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半、勒索罚金一万元((2019)冀628刑初288号)。上诉后,二零二零年五月,保定中级法院作为二审法院罔顾法律,维持冤判。

韩俊德被送到唐山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后,屡屡被逼认罪,仅被允许通过几次电话,后以他没有“转化”为由,剥夺他通信、通话、会见亲人的权利。后来家属得知韩俊德长期严重贫血,一只眼睛几乎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出行都得让人用轮椅推着,随时有生命危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韩俊德不放弃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被非法关押、劳教、敲门骚扰、蹲坑监视,为躲避迫害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后又被冤判八年半关进监狱被迫害致死。

七、黑龙江密山市钟国全被枉判关押迫害致死

密山市牡丹江农垦社区七旬法轮功学员钟国全,二零二零年八月被密山法院非法判三年六个月,十一月十七日被劫持到鸡西市监狱集训队,后转泰来监狱,于二零二二年二月六日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一直被黑龙江省六一零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作为暴力转化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地”,拒绝写所谓“转化的四书”的人,会遭到多种酷刑迫害和体罚虐待,如:上大挂、架飞机、罚站、罚蹲、熬鹰(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灌辣椒水、站水牢(冬天双脚站在凉水里)、关小号锁地环、坐老虎凳、恶毒侮辱谩骂等等。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法轮功学员刘晶明,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吕观茹被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离世。

八、沈阳市七旬老人刘清飞在辽中区看守所被绑架致死

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区七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清飞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辽中区看守所,已经被构陷到法院,于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家属被通知看遗体。

家属急忙赶到医院,看到刘清飞眼睛睁着、嘴也张着,并且目光明亮,不象已死亡人的目光,用手摸身体还是热的,就问看守所的人:人还没死为什么就停止抢救?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相关人员对刘清飞老人“抢救”,但人没有抢救回来,最终离世。

刘清飞

八月二十九日下午五点,刘青飞老人在辽中区公安局办案中心惨遭辽中国保大队酷刑与折磨,使老人因炼功炼好的心脏病又复发,浑身无力冒虚汗。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晚八点二十五分,家属突然在接到看守所通知说:刘清飞突发疾病,经辽中区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种种迹象表明,刘清飞死因可疑。家属已把刘的遗体寄存到殡仪馆的冰柜,准备和看守所要说法。

九、辽宁鞍山市雍芳遭九年冤狱 出狱一百一十八天含冤离世

雍芳

鞍山市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雍芳,遭受九年冤狱迫害,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出狱时,满头白发、脸色苍白,她虚弱得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九年的残酷迫害使她说话都不能大声,腿走路没劲,上楼都费劲,于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妹妹雍芳智生前照片

妹妹雍芳智自被绑架后,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

二十多年来,雍芳的丈夫和儿子,在精神上和生活中承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她丈夫长期以来担心狱中妻子的身体,抑郁成疾,几年前,突发疾病半身不遂,不能说话。他们的儿子四十多岁,至今未婚,为照顾父母双亲无法工作,只能靠父亲的养老金维持生活。

雍芳从监狱回家后,被非法停发了养老金。雍芳原来是中华商店的一名会计,她到鞍山市铁西区劳动大厦索要工资,工作人员说,是上面下的通知,根据相关规定要求出示释放证明和被冤判的判决书,而且需要在一个月内办理,否则不予办理。另外,还要求雍芳补交六万多的工资,借口是追缴雍芳在多年前在非法劳教期间曾经发放的工资。

雍芳从监狱回家后的第一百一十八天,排不出尿,心衰,昏迷不醒,于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九日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十、贾春臻在兰州监狱被迫害致死 狱警声称老人是“自己用衣服把自己勒死的”

甘肃临夏县现年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贾春臻,被绑架构陷、枉判四年,二零二二年三月,他在兰州监狱被迫害致死,老人的脖子有伤,狱警声称他是“自己用衣服把自己勒死的”。

贾春臻家住甘肃省临夏县新集镇梁家山村六社。二零二零年四月份,他被临夏县国保大队及新集镇派出所绑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底,他被秘密枉判四年,并处罚金三千元。为抵制迫害,二零二一年过年期间,贾春臻反迫害绝食,当时家人探视时,发现他已基本失去听觉,眼睛基本上己失明。

二零二二年三月份,贾春臻老人的家属接到兰州监狱的电话通知,称贾春臻已经在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八日在兰州监狱“去世”。家人赶到兰州监狱,强烈要求查看老人的遗体。

在多个警察的包围监视下,家人看到了贾春臻的遗体。他脖子和胳膊上有伤,家属质问警察遗体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警察声称老人是“自己用衣服把自己勒死的”。

随后,警察将贾春臻的遗体匆匆火化,给了家属二百元人民币了结此事。

此前近一年,兰州监狱以疫情防控为名,拒绝贾春臻的家属探视他。因为中共邪党的信息封锁,贾春臻被迫害致死的详细情况待查。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贾春臻长期处于被中共邪党的监控中,多次被骚扰绑架。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他被临夏县委书记安华山、政法委书记汪建林指挥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被非法庭审,诬判五年,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从甘肃省天水监狱出狱。

十一、黑龙江通北林业局马淑芳被迫害离世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晚六点多,马淑芳被黑龙江省北安市通北林业局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察强行非法抄家、绑架、构陷,二零二一年十二月被枉判三年,上诉后,于二零二二年六月初视频开庭,参与审判人员不允许她辩护。

两年来公检法部门一次又一次的骚扰,恐吓,给马淑芳的身心造成巨大的伤害,她于二零二二年六月四日突发脑出血,经抢救无效,二零二二年六月十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马淑芳,原是通北林业局公安局户政科科长,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修心向善,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和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马淑芳坚定修炼,不放弃信仰,被开除,不再从事公安局工作,曾几次被绑架、关进看守所、洗脑班迫害。她一直坚定的走在修炼大法的路上,心系众生安危,坚持讲真相救人。

结语

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近期以来,对于政法委、公安系统“倒查二十年”的“过筛子”运动,已经处分相关警察(含公检法警察),现有七万二千多名。表面上是因为贪腐或在政治斗争中被剔除,实际是因参与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而遭到了天谴恶报。

“六一零”仍然存在,迫害法轮功并未停止,但是,从政法官员、“六一零”执行者被大面积清算,已清楚地表明一点,那就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已经难以为继,走到了穷途末路,这是迫害真、善、忍而自作孽的结局,也是冥冥天意的展现。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前一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宣布,制裁四川省成都市前“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余辉。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2 年来,美国首次公开点名制裁中共“六一零”官员。

二零二一年,38国的法轮功学员将主要来自明慧网的9千3百名中共“六一零”人员名单递交给本国政府,要求本国政府依法对恶人及其家属实施制裁,禁止入境、冻结资产。

二十三年前,中共在动手迫害法轮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其自身的灭亡。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